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暗花明欢迎您的到来

我在起点与终点之间 两全其美

 
 
 

日志

 
 

宝庆老大传奇第四十八章 悠悠往事  

2017-07-29 10:57:17|  分类: 学写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芙蓉阿姨给李杜打来电话,约在资江南路的一个酒吧见面,芙蓉阿姨说妈妈的闺蜜春桃阿姨也会来,她白天要带孙子,只有晚上有空,她们陪李杜去看老城墙。

  资江南岸有一溜酒吧,露天摆着小圆桌,挂着铁艺小风灯,是情人约会的好地方,芙蓉阿姨和春桃阿姨早就来了,坐在A五酒吧的藤椅上看风景,她们俩啜着饮料窃窃私语。更暗处有情侣紧搂在一起,只有动作没有语言。

  见李杜来了,芙蓉和春桃都站起来,免不了一番寒喧。 春桃阿姨特意化了妆出来,穿着大红蝙蝠衫,头发上喷了发胶,高矗的发型将她不高的个子整体上拉得高了一点,却又将她的脸型压低了,反而显得不协调。李杜觉得还是芙蓉阿姨清水出芙蓉的打扮来得自然。

   春桃阿姨风风火火的拉着李杜说,你妈都忘记我们了,这么多年也不回来看我们,电话也没有一个。那时候我们仨人好得睡一头,悄悄话可以讲半夜,与男孩恋爱过程都要一、一交待的,回头对芙蓉说,哈,那时候懂什么叫隐私啊,好朋友不能隐瞒一丁点,我们俩那时候好奇,什么都问,记得你问过,接吻是不是象大人亲一下孩子的脸颊,象鸡啄米一样?牡丹有点害怕地告诉我们,那男孩子用牙撬开了她的嘴,将舌头伸进去搅拌。我们俩大吃一惊说,那得多脏啊,尽是口水,怎么接吻也这么可怕,男人真坏。芙蓉说,后来你就主动与胖子接吻,还告诉我,一点也不觉得脏。

春桃笑着打了芙蓉一拳。李杜听着两位阿姨直白的打浑,笑了笑。

春桃接着说,唉,那时候,我们多么天真,那时候的天,多么蓝啊!人啊,只有在小时候才能交到知心朋友,长大了,就被利益约束了,再也没有能换心的人了。几十年了,知交四零落!你妈让你来看看我们,我们何尝不想你妈啊!说着说着,声音竟然哽咽了。 

    芙蓉阿姨显然是得到了妈妈的授权,转了话题说,接着说,那时候你们俩都有男朋友,就我没有。我是一个好听众。

     李杜不愿意阿姨们耽溺于伤感中,忙说,我们先去看看老城墙吧。仨人起身,沿着步行街边走边聊。

      夜晚的资江南路凉风习习,李杜感兴趣的不是修缮一新象铜墙铁壁似的岿然矗立的老 城墙,而是那保留着真正古迹那截城门洞子,城门洞子没有想象那么威武宽敞,只比一个人高一点儿,三人来宽,青石砌成。千面年来,进城的贩夫走卒,达官贵人,平头百姓通过这城门进入宝庆城,脚与石头的摩擦,使青石台阶凹陷成一个个光滑滑的圆坑。李杜将脚踩在前人的足迹中,心想,这才是历史。

    沿江步行街隔三差五地摆着一些市井雕塑,雕塑是仿铜质的,在幽暗的路灯下很有些沧桑感。路口处的小草坪上的一组是头戴瓜皮帽的老帐房先生在打算盘,翻开的老帐薄上篆写着竖行的毛笔字,老农民挑着箩筐佝着身子站在旁边等着付款。不远处的大樟树下有另一组雕塑,桌子上摆着一张圆簸箕,里面摊着做好的糍粑。三个穿棉袍的民国时期孩童踮起脚跟,伸着脖子趴在桌沿上,眼睛瞪着糍粑露出迫不及待的模样。旁边是打糍粑的大石碓,两个男人将棉衣捆在腰间,赤膊着上身抡着粑锤打糯米。

      不少游客围绕在雕塑周围照相议论,也有人抚摸察看。李杜看不懂的民俗,芙蓉和春桃一一为她讲解。

      这样的场景象行为艺术,勾起人们怀旧情绪。走过城门眼前突然一片明亮——资江对岸密集的高层建筑象灯火通明的巨人,用霓虹灯装饰得灿烂辉煌,闪耀的霓虹将红的、蓝的刺眼的光芒倾倒在资江里,象煮了一江沸腾的彩霞,一把子把人拉到了前卫的现代。从旧雕塑穿越到高楼大厦,不过几百米距离,却让人宛如隔世。
    资江南路,让人产生左手牵着历史,右手牵着现代的感觉。倚靠着老城墙的秦砖汉瓦,眺望对岸霓虹熣灿,人们到资江南路来散步,是将怀旧与时尚混搭。
       李杜是来寻旧的,问道,那时你们多大啊?芙蓉说,十五六岁吧,你妈还在读高中呢,春桃读了初中就辍学了,在资江桥下摆凉茶摊,象阿庆嫂一样,垒起七星灶,铜壶煮四方。好多男孩子吃她的凉茶。

   李杜笑道,阿姨那时候够开放的啊,怎么说文革时期很封闭呢。

    芙蓉说,少女怀春是人的本性。那时候读书无用论盛行,初中毕业后,宁愿想到社会上去打土方挣钱,也不愿意读高中呢,不读书干什么,男女同学自然会胡思乱想,胆子大的就谈上了恋爱。只有你妈妈,恋爱也谈了,书也读了,还考上了大学,留了洋。那年我们全知青点三百多人,考上大学的就你妈一个。

哦,哦,我妈还是蛮聪明的嘛。芙蓉春桃笑道,那是肯定的,你妈天天上课看小说,考试却排在前面,我们交的学费都帮她交了。

  看了一阵风景,身边散步的人太多,不便交谈,仨人又回到酒吧。

  李杜啜了一口茶说,我想了解我妈为什么会谈恋爱,她找了个什么男孩子谈恋爱。

  春桃阿姨对芙蓉说,认识大宝还是我们仨一起去双清公园那次吧。还是资江桥上学单车以后?芙蓉阿姨说,我哪里还记得清楚。反正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们俩就好上了。他们俩好上了,我的灾星就来了,大宝动不动就到我家喊我去叫牡丹出来约会,他们俩上了东塔山,钻进灌木丛,大宝脱了衣裳铺在地上,在月亮照不到的地方,俩人卿卿我我。我一个人孤零零地回家,他们真不考虑我的感受。后来,牡丹爸爸知道了,特意到我家来骂我,说我为什么不拦着牡丹,还帮她打掩护,说什么牡丹学坏了,我有责任。我真是比窦娥还冤。

李杜说,大宝是你们同学吧?

春桃说,是同学就好了,是个社会上的烂崽呀。唉,当年风波大了。四十年多了,还历历在目呢。

李杜说,我妈为什么找个烂崽——小流氓恋爱呢,她没有一点辨别能力吗?

芙蓉说,文革时期,你外公外婆被整到县城工作去了,留你妈一个人在家独自生活。你妈呀,天天看小说,除了看小说,就呆在我家,不知在我家吃过多少顿饭呢。你妈内心其实是缺少母爱的,很孤独的,因为父母在运动中受到冲击,学校里不能入团,当不上班干部。还受到邻居的欺负。芙蓉转过脸对春桃说,小海偷看牡丹洗澡的事你知道吗?

春桃说,知道呀,不是后来还打了一架吗,牡丹那时候很依恋大宝,说是大宝可以为她撑腰。大宝那人讲义气,在社会上有势力。牡丹和大宝好上后,牡丹也变了,你觉得吗?和我们在一起三句话不离大宝,神气多了。

李杜说,我妈是书香门第出身,怎么那时候成了太妹呢。

芙蓉说,你妈将大宝看成了白马王子,仗剑行天下的英雄。把自己当作朱丽叶,林黛玉,绝对的爱情至上主义。加之大宝长得英俊,又会献殷勤,哄得你妈团团转。十五六岁的小妹子,那里经得起穷追猛打,三五两下,就成了大宝的菜。

春桃却说,别说是大宝,就是金宝,银宝,那四类分子子弟的身份,工作没有工作,户口没有户口,就算比唐伯虎更潇洒,我也不会动心。那时候我们俩劝过你妈多少次,告诉她大宝这人靠不住,花花公子,不知跟多少妹子谈恋爱。可是你妈半句话也听不进去,为这事,她和我们的感情都疏淡了。不是派出所抓大宝流氓,不是大宝游街示众,你妈还蒙在鼓里呢。

李杜吃了惊说,这个大宝真这么坏啊!

芙蓉说,那时候大宝既打群架,又玩弄女生。后来因为这个事还坐过几年牢,你说他坏不坏。

你妈当年那个伤心啊,不仅是自己的名气坏了,在学校抬不起头,在家里被家长骂,更伤心的是感情上的创伤,到这时她才真正明白自己是上当受骗!

  李杜问 ,我妈,可曾与大宝偷食禁果?

芙蓉说,肯定的,你妈还和大宝写过血书呢,她傻傻的将血书放在文具盒的最底层,被你外公翻出来了。后来,你妈将她和大宝照的相片都拿给我,让我帮她藏起来。我爸妈没有文化,从来不会翻我的东西。现在那俩张照片还在我家里呢。

阿姨明天拿照片给我看好么?李杜这才知道妈妈少女时期是怎么度过的。她想接触问题的本质。问道:我妈这个事情影响到她的婚姻吗?

  春桃说,唉,你妈这个人啊,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好不容易摆脱初恋的阴影。上了大学,遇到了自己喜欢的男生。你妈却又犯了傻气。

芙蓉说,记得那年春节你妈回家过年,我们仨人坐在人民广场的栏杆旁,你妈对我们说了一晚陈曦,最后说她不想隐瞒自己的过去,只有忠诚和坦荡才能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她说,如果陈曦真心爱她,是不会计较她少女时期的过错的。她当时也是爱大宝的,是为了爱的付出。

芙蓉接着说,那天晚上不冷,你妈围着一条大红毛线围巾,眼睛亮闪闪的,全是对陈曦的爱,你妈对我们说起陈曦时,简直令我们妒嫉死了,才貌双全,家世又好,后来带到宝庆来给你外公外婆看,嘿嘿,果然一条街的男孩都比不上。到底是读上了大学,才找得到这么优秀的男孩子。我们俩为她着急,她不听劝,还有自己一套理论。事实证明她是一错再错。错得一败涂地。

李杜说,我妈这么说是对的呀,这样才不会背负的良心的谴责啊。

春桃说,对什么对啊,硬是冷水里冒热气,你在国外长大的,哪里知道中国几千年的传统观念。女人失了贞,变成了贱货,不值钱的。你妈一坦白,哪里还配得上陈曦呢。尽管后来陈曦虽然与你妈结婚生子,你妈却过得象受气的小媳妇。如果你妈能认命,象从前时代的女人,一辈子也就凑合了,可是她读了书的人怎么会甘心受一辈子气呢。你妈回家探亲时,没有在我们俩面前少哭过。

李杜辩解道,可我妈与我爸结婚后,生活还是很幸福的啊。

芙蓉说,哦,那是表面的,青春时期的伤痕既使缝合,那难看的疤痕会烙在心上一辈子。何况与陈曦还有儿子呢,你同父异母的哥哥最终成了一个没有母爱的可怜孩子。你看我们身边,好多婚姻不好的姐妹,为了孩子都凑合了一辈子。再看你爸爸,不也是为了所谓感情,离开了结发妻子,抛下了孩子与你妈结合的吗?我有次到长沙听你妈大学同学说,你妈是认识你爸后才离婚的,是红杏出墙呢。所以才在美国生活,不愿意回国。

   你妈这一辈子在感情上,道德上都不是不完美的。

李杜无言以对,面对这俩位封建卫道士,也不想再解释了。

李杜转换了一个话题,问道,俩位阿姨,你们是不是都是与初恋结婚,过得很幸福啊!

芙蓉说,幸福不是大起大落,我与我们家那位是经人介绍结婚的,他三句话打不出个屁来,见到我也没有吱声,回去和介绍人说,就这个女孩子吧,她很稳重。我硬是将自己的贞操留到了新婚之夜。 我们那时候结婚前要婚检的,那个女医生检查到我,对那些来婚检的女孩子说,你们看,这才是真正的干干净净的处女。

春桃说,你辛辛苦苦一辈子,他游手好闲过日子,帮你拖一次地你就觉得他作了贡献。他为你赚过钱吗?他要是有本事,事情也许不一样呢。

芙蓉有点不高兴地说,世界上的事情没有假设,事实证明我这一辈子平平安安。你呢,你是一个爱钱的女人。

春桃笑道,人不爱钱,天诛地灭。

李杜好奇地问,春桃阿姨,你找的是有钱人吗?

春桃笑道,我要是找的有钱 人,我还这么爱钱做什么?我在居民会工作,找的老公也是工人,可惜他命不好,早早地去世了。我一个人带着孩子,怕别人对孩子不好,一直没有再嫁。你想想,一个女人拖着个油瓶能嫁个好男人吗?不如自己自由自在。现在不是八十年代,九十年代,闲言闲语杀不了人的。

李杜说,难怪阿姨打扮得这么好看。

春桃说,再老的狐狸精也是狐狸精。说着,伸手摸了摸高矗的发髻,抚着腮部的手,久久没有放下来。

李杜回到家里,将今天与两位阿姨见面的事告诉了治愈师。

   在微信的里她留下了自己的思考: 我今天才知道东西方之间的价值观有这么大的区别。我的母亲在她从小一起长大的闺蜜眼中,竟然是一个失败者,她诚实面对爱情,她为了尊严而离异,为了爱情而再婚,都被认为是傻气、愚蠢,自私和违背道德。最后的结论竟然是她的一生是失败的,不完整的。

  这样的结论令我大吃一惊,什么才是合乎道德的规则的爱情,不是逢场作戏,而是为了爱情失去的所谓贞操,仅此一点,就可以惨遭抛弃,而那些以种种方式欺骗结婚对象的失贞女孩,被称作聪明,并且可以获得幸福的家庭生活。这真是天下奇闻。

  更是严重的是,一个女人为了孩子的生活,在老公去世后不再结婚,却又违背道德地去找情人,找情人的目的不是为了爱情,而是为了钱,用情人的钱去养大的自己的孩子,这同样令我无法接受。我回国后仅两天,接触两位阿姨,所得的印象竟然荒谬和可怕的。

治愈师回答,你所说的故事在在我们父辈这代人中都是很普通和正常的。我也在一个离异家庭长大,明天,我有空说说,我父母的故事给你听,为你的社会调查提供一个案件。

李杜发去一个笑脸。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