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暗花明欢迎您的到来

我在起点与终点之间 两全其美

 
 
 

日志

 
 

宝庆老大传奇第四十二章 武汉经商  

2017-06-30 10:26:02|  分类: 学写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汉口常青路上一间不大的门面,我选个吉日开张了。
      一挂一千响的鞭炮挑在门前梧桐树的枝丫上,两个新请来的妹子——穿红衣的小黄和穿绿衣的小朱双手捂着耳朵,带着一点羞涩和拘谨紧紧挨在一起站在柜台后面,似乎这样一来,鞭炮就炸不到她们。高老师和老王送来两个大花篮,他俩象两尊门神穿得笔挺地站在大门两旁为我壮威,隔壁和对门的同行们带着礼貌的笑容围着看热闹。我拱着手对大伙说:“各位哥哥叔叔,我叫赵大宝,今后请多多关照。”
   “哈,哈,赵老板好,赵老板年轻有为啊!”应酬声中,噼里啪啦一阵鞭炮抖落了梧桐树叶子,硝烟刺鼻,浓雾滚滚,笼罩一地红纸屑,仿佛在戏台上作秀,众人将我从烟雾中推出来,我成了化工产品一条街上的小老板。
     有了前两年做销售积累下来的人脉,店子的生意还不错,即有大宗的批发又有络绎不绝的零售,幸亏高老师的关系,化工厂的贺老板允许我先货后款。零售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买卖,流动资金又得以宽裕。资金问题解决了,客户慢慢地壮大着,我本就是一个喜欢热闹好折腾的人,忙前忙后地的日子感觉特别充实。       
    小朱和小黄象我的左右臂膀。小朱是财会中专毕业生,戴白色镜框的近视眼镜,长发梳成马尾,打扮得很端庄,我让她管账,记录每一笔货物的进出、钱帐的出入。她写一手绢秀的钢笔字,账目记得一丝不苟,清清楚楚,是个把工作当成事业的女孩。工作了一段时间,她慢慢地摸出了门道:老板,这笔款我们给张老板发了十吨货,他只预付了五万块钱,还有十万块钱月底才付清吗?我说,是啊!我们在贺老板那里拿货也是这样啊!预付款百分之三十。第一批货他照顾我,没让我打预付款过去呢,白拿了他几十吨货,三个月后才付款。做生意讲究的是信誉。如果每一笔款子都是现付,生意就做不成了。你得注意对方付款时间,快要到时记得打电话催。要说厂里付款时间到了,不付款厂里不会给我们发货了。
   嗯,小朱翻着一叠提货单,制出表格,将付款日期那项用红笔写在台历上。
   小黄比小朱小两岁,是个农村来的打工妹,圆脸大眼睛,脸上还带着太阳色。没有生意时就拿出一面小镜子描眉画眼。十指兰花手,拈一个小摄子将眉毛一根根地拔掉,没事就拔眉毛的习惯使得她眉毛长得慢拔得快,眼睛上留下一道得细细弯弯的淡月,与大眼睛不协调。我心想,哪次晶晶来武汉,让她教教小黄怎么化妆,教教小朱怎么穿衣。小朱总是长衣长裤,没有看到她穿裙子。
   我安排小黄招呼店面,做零售买货,她嘴甜手脚勤快,见人满脸笑,一口黄陂普通话,见男人叫叔叔,见女人叫姐姐,有时明明看到进来的是俩口子,她也这么叫,那些女人倒也不气恼。
     两个小妹子个性不一样,各人做着份内的事,配合得不错。才开店不久,她们在我面很老实拘谨,象幼儿园的孩子在老师面前背着双手坐着,老师说一就一,就二就二。我是个自来熟的人,端了几天架子就放下了,和他们有讲有笑起来。晚上没有生意,我们在租住的房子里看电视,看《上海滩》,她们说我长得象周润发,看《唐伯虎点秋香》,她们讲我长得象周星驰,我笑道:你们两位有没有眼光,其实我长得最象西门庆,一个人可以讨五个老婆。她们不好意思了,说,老板说话太没有名堂。我哈哈一笑,来来,看看我崽的照片。她们凑过来看照片,眼睛里露出羡慕的神色。  我知道对员工的分寸,不远不近地对她们,该做的事情她们不能做错,该开的玩笑我也适度调调口味,按我从前的脾气,将这两个妹子调上床是分分秒秒的事情。但我不会那么做,我是生意人,把店子搞乱了怎么赚钱。我让她们抓耳挠腮当猴子,看身边活动的电影明星过干瘾。
   我仍然当着半个销售人员,一面维持着从前的老客户,一面还要发展新客户。一个月时间里有半个月我仍然在武汉各市县跑业务。据说好老板很多都是从做销售开始,或者说,不想当老板的销售人员不是好销售人员。做销售的好处是炼就了厚脸皮,炼成了好嘴皮,磨平了个性的棱角,会察颜观色,八面玲珑。这些销售人员的基本素质,我完全具备了。可以说,现在让我去推销任何产品,我都不会打怵,我都能做得很好。
    每次我风尘仆仆地回到店里时,小黄立马围着我转,端茶倒水忙个不停。小朱则静静地坐在柜台后,镜片里透着欣喜。我则陶醉在订单和两个小妹子眉眼间的绿水青山里。
     
   时间过得飞快, 开了两年店,我的经济状况好多了,我为自己配备了象砖头那么厚实的“大哥大”,手指上戴了四五个金戒指,穿的是汉正街买的西装。给客户敬的烟更是拿得出手的“中华”烟。找的客户也是大客户。谈业务不再是涎着脸皮在客户的办公室磨蹭,而是由其他客户引见,在酒桌上应酬中谈成。
     时间就是金钱,几年下来,金钱多了起来,我还清了宝平哥的三万块钱,还经常送钱回家,看望晶晶和宝贝儿子。
    我一人孤身在外,好讲义气的我朋友自然多了起来,俩个广东客户张老板和刘老板是做销售的,他们要的货多,我们经常在一起吃吃喝喝,称兄道弟,既讲信用,也讲义气,大客户长期维持下来了。
    这天我过生日,将高老师和老王叫了过来,又将俩个广东客户请来,两个帮手小黄和小朱也被我叫来吃饭。
    汉口扬子江大酒店装修得富丽堂皇,包厢的窗口正对着长江左岸,江风掀起了金丝绒窗帘,从窗口望出去,一街璨灿的灯火,星河暗淡,人间繁华。
   我拿起卡啦OK唱了一首《少年壮志不言愁》,周围响起热烈的掌声。小黄接过麦,接着唱了一首《月亮走我也走》。大家更是起哄,广东的客户张老板说:“小黄妹妹呀,你就跟着你大哥走啦。”小黄倚着小朱站着,半真半假地嗔道:“张老板,你这么不正经,你老婆怎么放心哦。”小朱只是微笑着,不吱声。
   张老板露出一口烟熏的黄牙笑道:“我老婆只要钱,随我去找二奶啦。你有没有兴趣当我的二奶啊?哈哈,你有兴趣我也不敢呀,你是老大的人啦!”
  小黄红着脸气得跺脚道:“张老板,不要拿我们打工的人开玩笑!”
   张老板哈哈大笑,将西服扣子解开,嘴里喷着酒气:“开个玩笑,不要当真啦!你们老板的太太来武汉,我见过几次,是绝色美女呀。难怪他这几年当和尚也开心呀!佩服,佩服啦!”
    小黄不再与张老板搭讪。转身与小朱说悄悄话。
    大家围坐在桌子前,热气腾腾的酒菜端了上来,服务生将手背在身后,笔直地挺立在包厢门边。
    与我同年的张老板端起酒杯奉承我说,赵老板啦,祝你生日快乐,我们俩是同年,我不及你啦,今天我们要好好庆祝一下。
     年长一点的刘老板也夸奖道:“赵老板很会做生意,两年时间就在汉口有点名气,是个讲义气的好人啦。”
   高老师也端着酒杯说:“大宝,真行,原先我还担心你吃不了苦,谁知你真能打下了一片天下。”
   老王慢悠悠地笑道:“大宝,来。不忘过去苦,牢记今日甜。”
   小朱端着酒杯露出笑容说:“老板,我敬你。”
   小黄笑咪咪地说,老板吃肉,我们喝汤呀。
     我心中大悦,端起酒杯回敬道:“高叔,王叔,没有你们的引路,我还不知在哪里打土方呢,没有你们的关照我哪有今天的好日子,你们是我的恩人啊。张老板,刘老板,谢谢你们的支持,我们不仅是生意上的伙伴,还是永远的朋友。小黄,小朱,谢谢你们俩个勤快的小妹子。今天是我的生日,也是我要感恩的日子。谢谢各位,我先干为敬了。一仰头将酒饮下。”
   推杯换盏中说不完的生意经,兄弟情。
   我称老高老王为叔,他们总是叫我兄弟。这种感情既有长辈的关爱又有兄弟的情谊,让我这个没有了兄弟父母,只身在外经商的人感到温暖。
 “洞庭湖的水清又清,我们兄弟情份深!”干杯!
 “才饮长沙水,又食武昌鱼!”吃菜!
“万水千山总是情,我和小妹有感情!”来,小黄小朱闷一口!
    酒醉饭饱后已经灯火阑栅,我和小黄小朱与众人握手告别。中国的饭局对商人而言不仅是加深感情的场所,更是谈生意的场所,一场饭局下来,我与张老板和刘老板达成了四十万的供货意向。这是我到武汉经商以来最大一笔买卖,张老板和刘老板与我不是一天两天的合作伙伴,在我最困难的时候,他们甚至将全款打给我,提完货以后再结算。正是在他们的支持下我才将生意越做越大。刚才说到四十万订单时,高老师和老王都羡慕不已,他们一年的销售总额也不过四五十万。何况张刘两位还答应下个月就将百分之三十的预付款汇给我,提一批货就结一次账。
     三十六岁生日时能够在事业上有这种作为,我心花怒放,一路高歌地往回走。旁边是两个花样年华的小姑娘,无比崇敬爱慕地奉承着我。
   正在将醉未醉之际,夜风吹来,我敞开外衣,呵着酒气,脸上和心上都是热的,路上行人看着两个姑娘掺扶着一个醉汉,三人笑嘻嘻的谈笑风生,见人走来也不让路,行人吓得绕道而行,我则更加呵呵大笑,兴奋得手舞足蹈。一手揽过小黄,一手揽过小朱,让她们俩人架着我走,走了几步,我将酒气往她们脸上呵,她俩费力地将我的手挪开,将脸扭了过去。我象狗刨式游泳双臂乱舞着往前冲。
   在常青路的转角处,小朱与我们分手回家了。只剩下小黄与我一起回到店铺。
     打开店门,一股化学品的呛味迎面袭来,货架上满满当当都是大桶小桶的原料,地下也堆着编织袋,我已经闻惯了这刺鼻的气味,对我来说这就是金钱的气味。我与小黄往里间走,里间是仓库,仍然堆放着大桶大包的原料,一直码到天花板,只留一条小小的通道。绕过黑黑乎乎的仓库进到一个小院,才是我们住的地方,那是我才开店时租的一套五十平米的房子,我住一间,小黄和小朱住一间,还有厨房和卫生间。条件只能算将就,最近两年我住在这里的日子不多,多数时间住在酒店。我没有为她们换房子,地主家也没有余粮,我怎么敢挥霍。
    绕过仓库里黑坯坯的货物时,我脚下哧溜一滑,脑袋撞在小黄胸脯上,那热乎柔软的乳房象一个巨大的热水袋烫晕了我本来醉酒的脑袋,我的脑袋里顿时翻腾起来。 拧开灯,进到客厅,我佯装醉酒倒在沙发上,顺手将小黄往我怀里拖,小黄挣脱我的手说,老板,我给你倒杯开水喝吧。我斜着眼睛看着越来越成熟的小黄,我心里的蚂蚁从眼睛里爬出来,粘在小黄的屁股上。一个被关了几年的魔鬼从潘多拉的瓶子里跑了出来,附在我耳边悄悄地说,红袖添香是才子佳人盼望的境界,红颜知己是官场追求的艳遇,彩旗飘飘是商人生活的必需,
     从二十三岁到现在我的生活中只有晶晶这一个女人,我与晶晶的性爱同样也是不正常的,我坐了近三年牢,坐牢除了没有人身自由,更难熬的是光棍生活。出狱后就到武汉做生意,其间一年只能回家几次,晶晶一年也只有一次探亲假到武汉来玩。说起来这真是天大的笑话,一个风流浪子,其实却是性压抑者。饱一顿饥一顿,象我出生的那个年代的儿童们一样,营养不良加上胃溃疡。听说外国人两地分居只需要半年,就可以宣布离婚,而在我们国家,这种情况太正常了。我就是这种正常状况下一个不太正常的人。 据说郭沫若有中国夫人、日本夫人,革命夫人。我想他并非想背叛爱情,更多是环境使然吧。外人只说我是个游荡子,好色之徒,好比笼中的老虎羡慕山中的老虎,却不知山中的老虎虽然有自由却时时饥饿着。
     今夜,在半醉半醒之间,我压抑的性复苏了,象一头猛虎想撞开栅栏,这与爱无关,与婚姻更无关,只与性有关,与一个性饥渴的男人有关。
   小黄到我店里来打工已经三年了,这三年,脸上的太阳红褪尽了,下巴尖了,走路如杨柳摆风学会了扭腰,从前都是我追求女孩子,说尽了好话,用尽了功夫才能到手。可这小黄近一年来胆子操练大了,时不时地对我飞起了媚眼,大眼睛一闪一闪地放电,嘴里老板长,老板短的有事没事地叫着,一副初省人事的模样,引诱我这个经不起考验的男人 。今天小朱不在,正是好机会,送到嘴里来的菜,我吃还是不吃呢?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