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暗花明欢迎您的到来

我在起点与终点之间 两全其美

 
 
 

日志

 
 

宝庆老大传奇第四十章 城南公园  

2017-06-20 09:42:59|  分类: 学写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花,收拾好你的玩具,我们回外婆家!”海燕将大包小包的礼品归置在一起,对着看卡通片的女儿招呼着。
       穿着红毛线裙子,扎着两只朝天辫的小姑娘听到海燕招呼声,高兴得跳起来:“回外婆家喽,回外婆家喽。爸爸,快点呀,再不快点我和妈妈就先走了,我要去找娇娇玩。”娇娇是海燕的好朋友月亮的女儿,比小花大一岁多,俩人早就是好朋友。
       看到活蹦乱跳的女儿,李老板心里美滋滋的,他好脾气地笑道:“好吧,你们不等我一起走,我看哪个给你们拿东西、背书包。”边说边离开沙发。
     生意繁忙,海燕已经几个月没有回娘家了,明天是母亲的生日,才抽空回去看一看。一家三口收拾好东西准备出发。家庭主妇海燕落在最后,她在梳妆台前对着镜子画好最后一笔口红才起身。小花迫不及待地站在门口等急了,而李老板已经将带回宝庆的几样大东西拿到楼下的面包车的后座里。  
      面包车转一个弯从服装城里驶出来,上了国道。小花趴着窗玻璃看风景,秋风吹黄了夏日的绿,远处云烟雾绕,一涧溪水,几声鸟鸣。车窗玻璃象一幅画框,闪过一幅幅秋日美景。一片金黄色的落叶飘进车窗,小花连忙捉住,捏住叶柄象转风车似的用两根手指搓着滴溜溜地转,直把那片小枫叶转成一朵花:“妈妈,你看,叶子象花一样”。海燕看着女儿手中的落叶,真象手中生花。笑着接过来,见那叶脉如书写的神迹,记录着树叶一季的风采,不仅感慨地说:“小花你看,这树叶的脉纹多好看啊,你把它压在书本里,等明年再看,就是一张树叶的网络,那是叶的灵魂,更漂亮呢。小花问:“什么是灵魂?”海燕说:“就是精神气儿啊。"说着将红叶递给女儿,小花拿起书包,翻开漫画书,将红叶压在书页里。不知明年的今日,小花可还记得今天飘来的红叶在书页里盼她去相思。
        思念,象秋天的落叶,落地成伤。
        秋天是伤感的季节, 只是海燕已经成了一个繁忙的小妇人,早就只顾眼前的热辣的生活,没有功夫触景生情了。
不知她在有闲的时候,是否曾思念逝去的年华。
      面包车驶过一个小镇,集市就开在马路旁边,各种日杂和蔬菜摊子堵塞了交通,路旁有水果摊,还有凉粉摊子。小花嚷着吃凉粉,海燕说,不能吃凉粉,凉粉要用好井水才做得好吃,凉粉不能用自来水做,自来水里有漂白粉,做的凉粉不好吃,街边的凉粉怕不卫生。
   胖胖的李老板把着方向盘,对海燕说,我们买一辆小汽车吧,只有一辆面包车太不方便,咱们回家开这个车子又脏又不客气。
       海燕双腿并拢,将西服裙下摆抚整齐,又将小花的厚毛线裙理成荷叶状,嘴里说着:“小姑娘要注意形象啊,不要将腿乱伸。”再对坐在前排的李老板说:“别急吧,我们市场里只有张老板和刘老板买了小车,我们靠后点没有关系,不要那么显眼嘛。反正一年也回不了几次家。”
      李老板说:“钱不就是拿来富贵人的吗?我们拚死累活了五六年,除了过年休息几天,平时哪天不是起早贪黑地做事。晚上打点小牌你还要讲罗嗦呢。”
  海燕笑道:“打点小牌,你好大的口气。回过去五六年你还在田里打禾,看到现在你一晚上输的钱,眼睛都会出血。”
  李老板笑道:“可惜现在不是从前,要是从前你也不会嫁给我这乡巴佬。”
 小花接嘴道:“爸爸就是乡巴佬 ,妈妈漂亮!”
 海燕嗔怪道:“小花,别乱讲,没有爸爸挣钱,哪有我们穿漂亮衣服。爸爸不是乡巴佬 ,爸爸是大老板 。”
“哈哈”,李老板开心得将车开得飞快:“小花,你妈在服装城可是有名的抓钱手,能干得要死,我哪里是她的对手,她才是我们家的功臣。”
“我长大也要挣大钱,给爸爸买高级轿车。”小花不愧是商人的孩子,耳濡目染里天天都是钱钱钱!
“你呀,你是我的招财猫,自从生了你,我们家的生意是越做越发啊!“
“啦啦啦!”李老板握着方向盘得唱了起来:“啦啦啦啦呀那!”
 “要是你妈帮我再生个儿子,我就齐全啦!”
  “美得你呀。”海燕拿出洗好的苹果削了皮,切成两半,一半递给小花,另一半切成片,一片留给自己,拿起一片起身递到开车的李老板嘴里。
  面包车行驶在湘中大地上,远处是起伏的丘陵,暗绿中夹着一片一片的火红,象是树木在奉献了绿色之后还在燃烧生命。田野一片金黄,当季节将金黄也吸走时,田野就枯萎了,象老人的生命,只剩下残躯喘息。村落仍然是以土砖屋为主,不时也闪过新砌的红砖楼房,比起沿海的农村已经有了外墙装修好的别墅洋房,湖南显然落后多了。
   李老板是洗脚上岸的农民,海燕是石山寨搬运公司的工人,俩人都是能吃苦耐劳的年轻人,改革开放后,李老板到株洲南大门服装市场做批发生意,几年时间就成了万户,海燕在服装城进货到宝庆做零售生意,也是最先致富起来的一部分人,俩人都是生意行家,相识相恋后自然珠联碧合,强强联手,不仅婚姻美满,生意也大发了。
    海燕听了好朋友月亮的话,将与大宝的过去隐瞒得干干净净。在李老板面前装纯洁圣女,即温柔又天真,既泼辣又懂事,既会经营生意又能料理家务。李老板数遍南大门批发城的女老板,没有一个人能及得上海燕,五短身材的李老板对她情有独钟,心满意足。
    俩人感情成熟时,在例假渐要干净的最后一天,海燕对李老板稍作挑逗,俩人既成鸳鸯。
   仿佛八月十五的钱塘江潮水,女人经期的子宫翻江倒海,到了退潮之际,又象平静的湖面正在慢慢冰冻,身体婉如一张白纸般安宁。这时突如其来的一场性事,如天外飞来的陨石,一石激起千层浪,受此刺激,体内一股残余的经血倒流而出,当此时,一股热量伴着微痛而出,海燕故意百般抵抗呼痛叫停,可男人正在欲罢不能之际,怜香惜玉那里来得及,待到踩住刹车时,海燕心知好事已成,才含羞穿衣允许开灯。李老板见床单上红红的一滩,大喜过望,心肝宝贝大呼小喊。从此将海燕奉为女神。
    男人就是这么简单的动物,男权主义发展到了极致,私有观念凝成了处女情结,对初夜权的占有让男性心理达到极度的满足。以至于将贞节观上升成全社会的道德观,以维持社会风俗的纯净。处女情结不知害了多少优秀的女孩,压抑了多少健康的人性。畸形的封建意识不需洗脑,只需长辈的一句,”初夜要见红“,即根深蒂固在男人的脑海里,比铁钉还扎实。
   海燕回家两天给妈妈办了场隆重的生日宴,将家务料理清楚后,一个电话约来女友月亮。俩人带着孩子到军分区后面的白宫馆吃饭喝茶。原来是海燕和月亮俩个闺蜜每次回家都要相约说话,现在更加上俩个小女孩都次都要在一起玩耍。娇娇很懂事的样子,自动站到姐姐的位置上,小花对小姐姐特别亲热,友谊在下一代身上延续,更可亲可叹。海燕给娇娇送了两条漂亮的粉红色蕾丝裙。两个小女孩叽叽喳喳有说不完的话,吃过饭,又吃了一些水果,手拉着手跑到一边玩去了。海燕和月亮喝着茶闲聊。 
   月亮越发丰腴了,在厂里当个小领导,要风得风,要水得水。老公又在政府部门任职,小家庭甜美幸福。俩人说了一阵老公孩子和工作,话题又转到认识的人和事上去了。
  海燕问:“大宝出狱后干什么工作?怎么没有一点消息?”
  月亮说:“我也不清楚,不过和肖晶晶的婚礼倒是办得很热闹,高家巷那些哥们都去捧场了,还有肖晶晶厂里的同事,吵房吵得没有名堂。听说大宝在吵到表演上双人梯子吃苹果时,吼了一句“我老婆怀孕五个月了,你们还要她上梯子,我今夜没有空,不然要与你们过硬了。”全场哄堂大笑说,你今夜要与肖晶晶过硬呀。
    “哦”,海燕也笑了说:“大宝终于当爹了。希望他有点责任心。”又问:“听到国祥的消息没有?”月亮说:“唉,别以为到了香港就到了天堂啊,他又没有文化,又不会讲广东话,只有二两死力气。人家建设长得帅可以招郎,大祥啊,听说在背死人呢。香港的楼都是电梯楼,人死在家里不准从电梯上下,只能请人背下去。大祥就做这工作。”
  海燕也叹了一口气:“唉,还是规矩一点好,赚几个辛苦钱过安稳日子。”
  月亮笑道:“你现在早就是百万富婆了吧!家产大得很。要是允许买房子买地,你还不是地主啊。”
  海燕挥了挥手:“别乱讲哦,我有什么钱,只有小菜钱呀。你到株洲来,包吃包住还是没有问题的。别的方面哪里比起上你们拿工资的。”
    两人相谈甚欢时,两个女孩子牵着手跑了过来:“妈妈,妈妈,你们怎么还没有吃完呀,我们要去城南公园游乐场去玩。”
   两孩子一齐拍手说:“一二三四五六七,我们等得好着急”。
  海燕望了一眼月亮说:“好吧!反正出来就玩一天,我家老李坐在牌桌上送钱。”月亮说:“你怎么晓得是送钱?也许赢钱呢?”
     “怎么会赢钱,我妈过生日,他敢赢我妈的钱吗?也不敢赢我爸爸和弟弟的钱。只好送钱给他们。”
     月亮笑道:“你将老公教育得真好。”
     俩人带着孩子来到城南公园。城南公园经过修建,大门口挂着大红灯笼,花木修剪得整整齐齐,空地上开辟了许多游乐项目,看到碰碰车游乐场,俩孩子兴冲冲地要去坐碰碰车玩。月亮买了两张票让她们进去。自己与海燕坐在游乐场旁边的塑料靠椅上看着。
     月亮悄悄地对海燕说:“你知这个游戏场是哪个承包的?”
      海燕说:“不晓得。”
     “是大宝的亲哥哥何平。”刚才我买票时他坐在里面,卖票的称他老板。
      “哦,他从厂里出来包游乐园了。他没有看到我吧,我们俩走远点,懒得跟他们打交道。”说着站起身来。

    话音刚落,何平迎面走来。隔着老远就嚷着说:“月亮,海燕,你们来了,也不打个招呼,还去买票做什么?”
    何平三十多岁年纪,微胖身材,理着平头,穿着一身西装,脚下配着一双运动鞋,海燕瞄了一眼就知道那西装是南大门的货。
    “嘿,嘿,来来。坐到这边来。”何平过来握手,粗粗的无名指上戴着四方形金灿灿的戒指。
   两人也露出应酬的笑容,与何平一起坐在遮阳伞下。何平又令售票的小妹子送来两瓶矿泉水。三人 随便说着话。
   何平打量着眼前这个差一点就成了弟媳妇的女人。他惊叹于时光象个美容师,将过去的黄毛丫头变成了气质美女。不由得暗暗地赞叹大宝的眼光,夸张地拍着膝盖说:“唉,海燕越来越漂亮了,我家大宝真象愚蠢的矿工,总有运气挖到金子,又蠢得将黄金当泥巴丢掉。没有福气呀,没有福气呀!”
   月亮冷笑一声:“人难量,水难量。我们海燕偏偏就不是拖板车的命。肖晶晶恐怕还是做一世工人的命!”
  “那是,那是,只怪大宝伢子没有这么好的命。我早就听说海燕出嫁的时候整个宝庆城都惊动了。电器齐全呀,洗衣机是双缸的,电视机是彩色的,收录机是双卡的。还陪嫁了摩托车,据说几千块呢。海燕,是不是?有这么贵的摩托车么?你爸爸真下了大本钱。太舍得了。”何平那模样活脱脱是对先富起来的海燕露骨的羡慕。
    为了要气一下何平,月亮加油添醋地说:“海燕如今在株洲做服装生意的老板里面是数一数二的。南大门的服装店子有一溜是她开的。门面买了十几家呢。”
    海燕淡然一笑:“哪里,哪里,只买了几个门面。其他都是租的。我们是小本生意,辛苦钱。”
   “那也不得了,不得了啊。我们这一世也挣不出来啊!”何平在金钱面前矮了下去。
    “唉,我家大宝比起海燕真是天壤之别。”何平故意将话题往大宝身上引。
   月亮忙问:“哦,大宝在哪里发财。”
   “发什么财哦,发棺材!前俩天到我这里借钱,说要在武汉开店子,销化工材料,少几万块钱。我才承包这个游乐场, 生意一般般,哪有钱借给他呢?看他那个样子,心里着急得很。”说着,意味深长看着海燕,仿佛海燕是个金子塑的美人儿,随便刮刮就能得到一包金子。
    海燕见何平别有用心地看着她,立刻将眼睛转开,看着那墙边的一树枫叶飘摇着萧瑟。吹过来的一缕秋风,遮掩了心事,忘不了的初恋,变成了一眼的寂寞。
   “难怪几年没有看到他,原来到武汉发财去了。哪好啊,开店子做生意,扎正了。肖晶晶生了孩子没有呀?”月亮好奇地打听。
   “才生了个崽,还没有满月呢。”
    “有本事生崽,不错啊。我们俩个都生女儿。”
    “ 生崽是个名,生女富贵人。还是生女好哦。”
   三人又聊了一阵,留了联系电话,月亮和海燕才带着孩子离开。
   晚上,海燕哄睡了女儿,坐在牌桌旁边看老公和家人打麻将。在全民娱乐的时代,麻将是最好的娱乐工具,对于做生意的人来说,没有过多的文化看小说杂志,也没有过多的时间进电影院。就连坐在家里看电视都抽不出空来。而在店子外面摆一张麻将桌是最好联络感情的娱乐活动。家人团聚也只有围在麻将桌上才随和亲切。
  海燕看了一阵牌,见李老板输赢不大,分寸拿捏得很准,既给了父母面子,又不会让弟弟们将他当作冤大头。正准备去休息时,电话响了,电话那头一声问候,正是那让她蚀骨铭心永生难忘的声音。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