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暗花明欢迎您的到来

我在起点与终点之间 两全其美

 
 
 

日志

 
 

宝庆老大传奇第三十八章 提前释放  

2017-06-13 17:08:11|  分类: 学写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晶晶:



     今天我写字的手在颤抖,整个人有死而复生的感觉。直到现在我两条脚还是软的。人活着不容易,死起来快得很,生死只在一瞬间。我先是坠到冰窟窿里,又被开水烫得浑身发热,冰火两重天!不知还有没有山崩地裂来考验我,我拧了把冷毛巾擦了擦脸,坐在饲养场听了一阵猪叫,冷静了一下,再慢慢告诉你。

    监狱起床号声总是在太阳升起之时吹响。我们闻声而起,象军队的士兵一样迅速做好内勤,然而去操场跑步,除了光头和条形囚犯服与军队不同,我们跑步的队列和整齐的步伐与部队是一样的。跑完步,听队长训话、学习。然后才吃早饭。监狱的早晨是紧张而忙碌的。

    自从我到了外勤,这一套早课就可以不参加了。早晨我在各个猪圈里巡视,检查卫生,给饲养员发放双氧水消毒。

   晶晶你不知道,在养猪场也有很多乐趣,我最喜欢看小猪崽。才生下的小猪可爱极了,它们的身体圆滚滚的,透过浅浅的亮晶晶的绒毛,显露出红嫩嫩的皮肉。眼睛还没有睁开呢,猪崽就会拖着脐带象干干净净的毛线团,一滚滚的自己爬到母猪身旁去拱奶吃。母猪象伟大的母亲,一边生育一边哺乳。有的母猪一胎可以生十五六只小猪,母猪生育大约一个来小时吧,我痴痴地站在猪栏旁,看着才出生的小猪找母乳,有时它们会在寻找的过程中踉踉跄跄,在母猪的腿上跨越障碍,摔上几跤才能到达母猪的大肚皮。当这些小猪象排队的士兵一样整整齐齐地躺在母猪那双排扣式的乳房前吮吸时,母猪的神态象个安详的母亲在享受哺乳的幸福。

     有时猪崽下多了,母猪的乳头分配不够,小猪崽就会挤来挤去,争先恐后地占位置。弱小的猪崽有可能吃不饱奶,早晨会发现有死猪崽冰冷地躺在水泥地上。

    这时候我会将还很新鲜的死猪崽藏起来,偷偷地拿到老王的菜园小屋去,请老王将猪崽洗净腌好,晚上我们就能吃到烤乳猪了。

   我们农场里养的是良种猪,大白猪是外国种,叫“约克夏”,黑猪是土猪,叫:长白山”,个头都很大,外国种体重可达二三百公斤。肥猪大大的耳朵象两把大蒲扇,眼睛象两颗黑宝石,鼻子翘得老高,嘴巴大尾巴短,走起路来一摇一摆的,象个将军。猪特别贪吃,每次喂食前都会象演奏交响乐一样歇斯底里大叫,坚固的水泥猪舍被叫声震得天花板象地震,养猪场的墙壁上灰尘被猪叫声震得“索索”地往下掉。

   吃完了食的猪则立马乖乖地走到圈里,哼哼地躺下,一副称心如意的样子。猪们简单的幸福真令人羡慕。有时候我想,变一只猪多好啊!吃了睡,睡了吃,最后一步一步走向屠宰场。人辛辛苦苦一辈子最后不也是死路一条吗?

    在猪场当饲养员是饿不着的,比在生产大队好得多。他们偷吃喂猪的红薯。一个个吃得红光满面,肥头大耳,象猪一样。

    我的顶头上司是养殖中队的技术员,他是个胖胖的中年干部,叫周大福。除了中队长,他的权力最大。

   今天是到岳阳送猪的日子, 天蒙蒙亮我们就吃过早餐,周大福往猪场一站,猪们看到他的影子就象看到索命的阎王,此起彼伏地尖叫起来。听到领头的猪叫,其他的猪象得了传染病一样地惨叫起来,叫声里有抗拒有挣扎更多的是恐惧。如果你在猪舍里住久了,你就能分辨得出猪叫声里哪些是饥饿,哪些是恐惧。当整个猪场上空都响彻了猪们鼓着惊惶失措的小眼睛,裂着一尺长的大嘴巴发出的凄厉叫声时,人们就知道有一批猪的死期到了。

     周大福将双手背在身后看饲养员拿着棍子将那些膘肥体壮的猪赶进竹猪笼。猪们象囚徒,左冲右突仅仅是求生的本能,改变不了进屠宰场的命运。徒然增加了饲养员的劳动,待到饲养员一身臭汗将一头头粉红色的“约克夏大白猪”装满了一辆卡车后,太阳才升起来。周大福才踱着步子走出猪圈,费力地爬上驾驶台,他的身子快要与车门一般宽了,我在后面推着他屁股加了一把油,他才坐端正。我自觉地爬上驾驶室的顶蓬,看守那一笼一笼的肥猪。司机老吴将车门一碰,卡车扬起一路灰尘驶向码头。

    卡车到码头时,前面已经有几辆车在排队。我们从卡车上下来站在车旁休息。

    八百里洞庭好风光,正是初夏天气,荷花盛开,莲蓬还未结籽。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霞光中一艘艘渔船在湖中撒网,渔网在阳光下象银色的波浪翻滚着沉到水底。拉上来的网里有洞庭鲤鱼欢腾的跳跃,我一时高兴唱起了湖南民歌“洞庭鱼米香”——

   洞庭啊,湖上哟,好风哟光呃嘿 ;

   八月哟,风吹呀,稻花哟香呃嘿;

   千张啊,白帆哟,盖湖哟面呃嘿;

   金丝哟,鲤鱼呀,装满哟仓呃嘿........

   歌还未唱完,轮到我们过轮渡了,老吴将卡车开上轮渡。轮渡并排停两辆大汽车,前后四辆车。我们的车在后排右边。车的周边是过渡的旅客,男男女女挑箩挽担随意地站在轮渡的栏杆旁。几个老者坐在搁在箩筐的扁担上抽烟摆龙门阵。 

 周大福见我唱着歌引来许多人注目,不禁笑道:“狗日的大宝歌真唱得不错!要是在香港,只怕是个歌星的料子。”

     我光头囚衣。对于射来的异样眼神,我早已见怪不怪。才调到养殖中队坐轮渡进城送猪时,我除了兴奋还自卑,面对鄙视的目光,我横眉冷对,凶道:“看什么看,没见过你祖宗吗?”吓得别人厌恶地转身离去。现在我早已认命,我知道我歌唱得好,注视我的人不仅仅是好奇,也有欣赏。只是这些我都不在意。

   我手扶栏杆,深深地吸了一口潮湿的空气,看轮渡在脚下破浪而行,水波象箭一样两边分开,湖水清澈跳跃,远眺烟波浩渺的湖水,不禁想到我的朋友胖子、国祥、建设,他们在香港还好吗?是否有朝一日也在维多利亚港隔海相望,思念家中的亲人,想到我们曾经的友谊?他们哪里知道我一念之差,没有与他们一同逃港,如今在这洞庭湖中劳改。唉,人生不像梦,因为它太真实,人生不像酒,因为它太无味,人生不像棋,因为它不会重新来过。人生不像迷,因为它太通俗易懂。人生就是在无法悔过时悔过。无法忘记时忘记。

      汽笛一声长鸣,打断了我的思绪,轮渡靠岸了。

     我们的卡车跟着前面一辆大货车慢慢地上了轮渡码头。在轮渡码头和公路之间,有一一道长长的土堤相连,这里是轮渡驶不进来的浅水区,这条窄窄的沙石路是连接大湖与公路的桥梁。前几天下雨,沙土很松,前面那辆大货车象喝醉酒的醉汉,摇摇摆摆,东倒西歪,我们的车窗被它卷起的沙尘飞溅成了麻花脸,突然,“啪”地一声巨响,老吴大喊:“不好,爆胎了!”慌忙往左打方向盘,谁知路太窄,方向打得太猛,左边轮胎一下就陷进软沙边沿,沙土崩溃了,半边车身瞬时严重倾斜,往左边的湖水中翻倒,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飞身跳向水中,好在湖水不太深,我踩着水用力打开一侧的车门,双手拖着挣扎着的周大福,周大福太重太胖,比拖一头猪还吃力,将他卡在车门前的大肚子拖出来时,水已经淹到我的胸口。我一面踩水一面架着他的胳膊往岸上游,将他扔在岸边后,我往水里看,车已经倒翻在土堤下面的湖水里,数个猪笼从车里翻到湖水里,猪叫声炸翻了天。跟着车走在后面的游客都上前围观,可都不敢下水救人,也不敢去拖猪,只在一边大喊大叫干着急。驾驶室早已沉在水里,我大场呼叫老吴,老吴,我看到老吴砸开了前面挡风玻璃,正在将脑袋伸出豁口,他的脸被玻璃茬刺得一脸鲜血,肩膀被卡在玻璃后面,还是挣扎不出来,正红着眼睛急得大喊“大宝,快来救命”。我赶紧游到车窗旁,爬上去车顶,用力击碎老吴头旁的玻璃,双手拽住老吴的肩膀,将他拖了出来。这时,卡车已经象猪一样地只有鼻孔还露在水外面。

    岸上人山人海看热闹,除了离岸近的几头猪自己游上 岸,其它的猪白花花的一片在湖里沉浮。叫的叫,扑腾的扑腾,竹子做的猪笼浮在水面上破的破、碎的碎,漂走了。 好在这道土堤是个围堰,猪不会漂到深水湖里去。

   我们三人坐在河滩上象三只落汤鸡, 惊魂未定的周大福感激地看着我说,大宝,今天多亏了你救了我和吴师傅的命。我回去就给你申请减刑!

    听到这话真象被热油淋了个透顶,看着周大福一起一伏的肚皮,我赶紧敲一句:“周领导,刚刚你的命在我手里,现在我的命在你手里。有你这句话,今后无论什么情况下你都会逢凶化吉的。你看你,一脸的福相,毫发不损。我的腿早就磕破了。

   周大福看着老吴脸上一道道血印子,又低头看到我裤管上斑斑血迹,感激地说,大宝,我说话算数的,今天没有你,我和老吴就没命了。”

   老吴摸着脸上的伤说,老周,大宝这个伢子不自私,胆大心细,换了别人,自己逃命了,哪里还会回过头来救我们俩个,尤其是我,大宝不来帮我打碎玻璃,再过一分钟我就沉下去了。给他减刑确实才对得他起。

    直到码头和农场派人来将猪抓回,我才有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想法冒出来。

    晶晶,我本是三年有期徒刑,只能减刑半年。我已经服了两年刑,这意味着我只消半年就能回来与你和我妈团聚,我能早半年脱离这人间地狱,呼吸到自由的空气,这是多么令人欣慰啊!晶晶,我从稿纸上抬起头来看月亮,月亮也在对我笑!亲爱的,我能早日回家了!


       晶晶呀,晶晶,

   老天为什么让我刚才大喜马上就大悲啊!我将写了一半的信放在桌子上,从猪圈巡视回来就接到你信,我三步并作两步跑到房间,高兴地撕开信封,才看两行就瘫倒在地上。这真是天崩地裂了啊!

    妈呀,我的妈呀!儿子还有半年就回家了,你怎么不等我回来看最后一面呀!

    晶晶,我妈才六十一岁,怎么就突发脑溢血去世了呢。她还没有看到我们结婚,她说好要给我们带孩子的,她还没有看到姓赵的孙子出世,怎么就能离开了我们呢?

     你说 我妈死了几天才被人发现,尸体都快要腐烂了,我的妈呀,你怎么死得这么惨呀!这都怪儿子不在你身边呀!

     妈呀,我的妈啊!儿子不争气,不能回来给你送葬,不能为你披麻戴孝,打幡摔盆。

      妈呀,我在肝肠寸断之际,脑子想到的都是你对我爱,对我的好。

     呜、、、、呜、、、、晶晶,谁说男人有泪不轻弹,那是没到伤处,我哭了半夜,哭得双眼红肿,喉咙嘶哑,饲养员们都跑过来安慰我说,人死不能复生,要我节哀顺变。还有人告诉我说,有个狱友夫妻同时犯罪,家住在山里,被捕时两个小孩才一二岁,没人关照,在屋里爬不出来,过了几天活活饿死了。他们说我妈死在家里没人知道对于坐牢的人来说正常不过。唉,晶晶啊,真是一人犯法,全家遭秧啊!

        晶晶,这两三天我没有了减刑的快乐,茶不思,饭不想,睡也睡不着,满脑子里全是我妈的身影。

    晶晶,你知道吗?养育之恩大过生育之恩,尽管我这二十多年过得艰难,但我妈给我的爱不亚于其他任何母亲。

晶晶,我是妈妈的过继来的孩子。我记忆中最早的一件事是妈妈抱着我坐在街边。我看到有个阿姨怀里的孩子在吃奶,就伸手掀妈妈的衣襟下摆摸妈妈的乳房,妈妈轻轻地将我的手放在一旁,起身进屋拿出一筒饼干,从中剥了两块给我吃。口里说着,大宝,吃饼干吧。我感到奇怪的是,妈妈给我吃饼干时,为什么会流泪呢。

我记忆中最痛苦的一件事,就是文革时期居委会将妈妈揪出陪斗,妈妈身子胖重,那些造反派们让妈妈打着赤脚游街,夜里妈妈痛得不住地呻吟,脚上全是血泡。第二天,我找了几块砖头要去砸居委会主任的窗户。妈妈死死地拉住我说,大宝,是上面安排的,不怪他们。我不听妈妈的话,自己拿毛笔写了“独立兵团造反派”几个字贴到课桌上,被班主任老师撕碎,并对我说:你是四类分子子弟,不能当造反派。罚我每天扫地,改造思想。妈妈见天已断黑我还没有回家,到学校来接我,空荡荡的教室里灰尘弥漫,我独自一人勾脑袋挥舞着扫帚扫地,见到妈妈,无限委屈涌上心头,扑在妈妈怀里问:什么是四类分子?我为什么不能当造反派。妈妈说,你还小,你不懂。撩起衣襟擦起了眼泪。

我记得最深刻的一件事十四岁那年的大年夜,我从双峰青树坪冒雪回家,饿了两天的我,踉踉跄跄面无人色跌进家门,口里嚷着:“我再也不到乡下去了!”妈妈见我那个惨相,转身含着眼泪为我下面条。吃完面条我还嚷着要吃饭,妈妈又去给我热饭,饭还没有吃完,派出所包围了我家,抓我的流窜犯,我被五花大绑地抓走时,身后传来妈妈嚎啕大哭声。

我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在社会上混江湖,和一帮哥们充老大,打架滋事。今天在这里躲风,明天在那里养伤。妈妈无数次为我担惊受怕,被派出所训斥,说她没有教育好儿子。每当这时,妈妈总是象罪人一样地低着头接受训斥。

记得有一年端午节妈妈做了几十个棕子,将家里的鸡蛋和棕子放在一个篮子里,上面盖着两把波菜,提着篮子往外走,走了几步又回转身,从磁坛里拿出一包过年舍不得吃的点心添进篮子。我见妈妈将东西都提出去,不高兴地说,自己家里不要吃啦!妈妈长叹一口气,眼里闪着泪花道:“还不是为了你这个不争气的东西!”我这才知道妈妈又是去派出所刘长子家送礼!

妈妈经常规劝我:“儿子啊,你不要惹事,老老实实地做人有吧!有些人生来就霸道,有些人生来就挨欺负。多受点苦,多受点累也就这么过了,何必去争强好胜,人是斗不过社会的,认命吧。”可我总是不听妈妈的话,仇恨这个不公平的世道,逞强霸道,呼朋引类,以此来赢得江湖地位。妈妈为我哭肿了眼睛,见风流泪。

我最遗憾的一件事,就是妈妈没有看到我出狱,没有看到我成家立业。妈妈一辈子省吃俭用,却悄悄地买下几床昂贵的湘绣被面,心情好的时候就打开樟木箱子里拿出来观赏,手里抚摸着光滑柔顺的锦缎,口里念叨着,我还要等几年才能抱得上孙子呀。只要我带回女孩子,妈妈就高兴得眉开眼笑,她生怕因为我们家庭成分不好,女孩子家里不会同意,千方百计地笼络对方。在妈妈眼里,能够爱上我的女孩,都是不嫌贫爱富的好女孩。对于离我而去的女孩,妈妈总是恋恋不舍,悄然流泪。

晶晶:世上没有后悔药,人死亦不能复生。我这一辈子再也没有妈妈了,妈妈,儿子对不住你呀!妈妈!

长歌当哭!呜呼!我的妈呀!

                                                                                  大宝一九八五年夏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1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