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暗花明欢迎您的到来

我在起点与终点之间 两全其美

 
 
 

日志

 
 

宝庆老大传奇第二十九章 牡丹情伤  

2017-05-11 11:59:35|  分类: 学写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定要在大学谈一场恋爱!
    八十年代的校园有梧桐树茂密得枝叶相接的林荫道,人工湖边有梅林,教室后边的池塘旁有斜向水面的桃树,从林荫道上走过来,站在梅林里赏着梅花呼吸雪后清新的空气或者坐在桃树下,任粉红的花瓣飘洒在衣襟,拿一本诗集在手,漫不经心翻阅,最适合等待恋人的到来!
      黄昏后校园的小树林里,食堂后边的小山坡上,成对成双的恋人从男女寝室里出来在夜色朦胧中慢慢地聚拢,星星和月亮帮他们设计了两人世界,不远处还有一对恋人,四人遇见相视一笑,互不打扰,你侬我侬,忒煞情多。
   八十年代的校园最适宜约会。
   八十年代的生活仍然俭朴,相恋的人无需去酒吧无需唱K无需送礼品无需聚餐甚至没有生日蛋糕,写一首小诗就是真情,共一把雨伞就是温馨,感冒时送一碗面条就叫体贴关心。没有攀比没有贫富没有家庭背景,图书馆里嫣然一笑就能触电,球场上喊声加油就能相互吸引。
    八十年代的爱情才叫爱情!
    八十年代的思想最为单纯,青春热血理想前程,辩论讲演学术考试只要努力就有前程。没有相互利用,没有尔虞我诈,没有投机钻营。八十年代不仅天上有蓝天白云,心中也永远充满了阳光激情。
     八十年代的恋情只需心心相印。八十年代的大学生,不在校园里谈一场恋爱,人生就不完整!
     校园恋情只在乎过程,只有毕业时才到尾声,不是凄然分手,就是风雨兼程。

     李牡丹坐在寝室的小桌子前,桌子上摆放着用细毛线钩的一个小小的笔筒套,一个用过的罐头瓶装在好看的笔筒里,里面插着两三只铅笔钢笔和圆珠笔。笔筒套钩的是俩个天蓝色的小人儿牵着手,走在玫瑰色的天空里,下面是一圈绿色的丫字形草地。
       笔筒的旁边是一面小镜子,牡丹仍然保留着与镜子里的自己对话的习惯。只是镜子里的少女长大了,仍然是两个小辫,只是发梢烫起来向外翻卷,蓝色绣花高领毛衣衬托着一张清秀的脸,眼睛象对着一江春水凝视。牡丹笑的时候再也不故意抿着嘴唇,而是自然地露出小虎牙,小虎牙配着深深地梨涡未免不是另一类妩媚。
        她将镜子翻过来,镜子后面嵌着自己一张黑白照片,四分之三侧影,高挽发髻,深色衣服翻着白色尖领,整个面庞象大理石雕塑浮在光影里,追光打在眼睫上,睫毛的阴影里眼眸中有一丝忧郁浮出昨日的梦境。
        李牡丹在寝室整理陈曦和她的诗集。他们相恋两年多,那些热烈的、缠绵的、带点喻意的小诗记录着爱情中的某一个场景,某一刻心情,象一颗颗珍珠串起一点一滴的幸福。她每次都将那些写在信笺上、笔记纸、草稿上的小诗一张一张摁平,仔细地贴在黄色封面的八开笔记本里,用娟秀的字体在诗的下面写上日期,然后翻过一面,在诗的背面写上一个小故事。
      也许这么做只是为几十年后的某个冬夜,当了奶奶的她坐在客厅的摇椅上,围着厚厚的披肩,戴着老花眼镜,翻开这些幼稚得近乎肉麻的句子时感慨一声:多好的青春。
    这个阳光灿烂的下午,窗外那株高高的梧桐树上知了不知疲倦地长鸣,树影投在窗内,地面留下斑驳的花纹,牡丹打开抽屉拿出一枝红蓝铅笔,象要为一所房子作最后的修整。她打开笔记本,看到第一首诗:
                《偶遇》—— 陈曦
  只是偶遇\便在心里\种下眷恋\我的眼帘\挂满欢喜\
   视线\开始\沿着你   远行的\背景 \蜿蜒  蔓延\
    无眠 许多的梦\也在星夜里\破茧。
     后面写的是,早春二月,李牡丹和陈曦在校图书馆偶遇,——倾心相遇,今生缘起,依恋之情若落花如流水,回眸时,岁月依旧静好,那安然,是一朵花对另一朵花的微笑。
    她用蓝色的铅笔,在“偶遇”两个字的右上方画了几个闪亮的小星星。
      再往后翻看,这一页上有两首诗贴在一起:
      《 桃红、残烛》—— 李牡丹
       古青色的桃枝  有数点红蕾\娇羞绽放
       为何\春天的梦\总成碎片\略带愁容
       你将北上\留下我\独守江南\三月烟雨  
       路万里\泪千行\,残烛   孤旅人心殇
      《 细雨》—— 陈曦
       天吻着地没有缝隙让人呼吸
       我牵着你没有空白写满惊喜
       碧绿的心湿了梦想一地童话 
       温柔复活无悔向往湖影迷离
        后面写的是一九八零年清明,冒着微微细雨,牡丹陈曦外出踏青,一路见残红满地,茑飞草长,杂花生树,心中不胜伤感,两人谈柳永杨柳岸晓风残月,谈李清照寻寻觅觅凄凄惨惨戚戚。想远方父母姐弟,念人有悲欢离合。故发悲声作《桃红、残烛》。陈曦安慰牡丹,手心相握,笑作《细雨》一首。
    她用蓝色的铅笔斜画了一株桃树,再用红色的笔画上一朵朵灼灼桃花,用笔将桃红点点洒落地下。然后伸出指尖擦揉着桃枝周围的空间晕染出烟雨朦胧的感觉。
      牡丹的指尖停留在纸上,感受一年前的温馨,谁曾从谁的青春里走过,留下笑靥,谁曾从谁的花季里停留,温暖了想念,谁又从谁的雨季里消失,泛滥了泪水。
    再随意往后翻页,这是从笔记本上撕下来的一页纸,纸的边沿参差不齐,字也写得很潦草。曾经被揉成一团,后又被展开细心贴好。
       《 飘雪》—— 李牡丹
       雪飘下来隔离了时间也隔离了万里晴空 陡然的疼痛模糊了视线也模糊了未来
        这些省略号象一串涟漪,荡漾起牡丹的记忆.......
      那是一个飘雪的夜晚,牡丹和陈曦俩人坐在校外一处梨园旁,梨树插了满头的雪花,象春天朵朵梨花开遍天涯。四周静悄悄的,远处的山象黑色的屏障,地面有积雪反射出一点点光亮,梨树上不时弹下一小片霏雪,象撒下小小的烟幕弹,能听到雪花爆破细细的声响。在这样的夜晚,俩人冰凉的鼻尖相碰,再用冰凉的脸颊取暖。南方的冬天,雪花带着丝丝的甜味,空气清新而安详。
         陈曦用大衣裹紧了牡丹,让牡丹坐在他的膝上,两人的呼吸之间建立起微循环,这是爱的暖流,严寒也为他们让步。一件大衣 就是一个世界,陈曦想在这个世界当王。他在牡丹的耳边喃喃地念着惠特曼的诗《一个女人等着我》:
         一个女人等着我,她拥有一切,什么也不缺,可是如果缺少了性,或者缺少健壮男人的水分,那就缺少了一切。
     性包括一切,肉体,灵魂。意义、证据、贞洁、雅致、成果、传送,诗歌、命令、健康、骄傲、母性的神秘、生殖的奶汁。地球上一切的希望、善行、赠品,一切的激情、爱、美、欢欣,地球上所有的政府、法官、神明、被追随的人,这些,作为性本身的部分和它自己存在的理由,都包括在性之中。如今我要拒不接近那些缺乏热情的妇女,我要去跟那个等着我的人,跟那些情欲如火的的可以满足我的女人们同往,我看她们了解我,也不拒绝我,我看她们值得我有,我要做那些女人强壮的丈夫。。。。。
     今夜,陈曦除了热情还带有强烈的逆反情绪,他抱着牡丹说:“亲爱的,我等了你两年,你不让我做你的丈夫吗?你是那个拒绝我的人吗?难道你真的要将我从你的身边赶走?你能不能不在我面前装女神?我会珍惜你的,你相信我吗?” 
       牡丹被这一连串的问号吓住了,她真怕吓走陈曦,陈曦是个优秀的男生,学习努力,个人素质好,父亲平反后,全家迁居省城,家境优越。这样的男生在校园里很受女孩子青睐,牡丹如果将陈曦抛弃,人还在空中,就会被一双双纤纤纤玉手接过去。也许不到一个月,那些可 爱的纯洁的女孩就会与陈曦共享鱼水之欢,然后留在省城工作。
       牡丹正是舍不下对陈曦的深爱,才一次又次地回避陈曦的示爱。谁知爱情的气球越吹越大,陈曦能接受牡丹用银针刺破他的终极理想吗?
       牡丹在这个冬夜里紧咬牙关,她想,是时候了,该来的一定会来,如果陈曦不是我的,我留他何用。若教眼底无遗恨,不信人间有白头。我今天必须做个了断。想到这里,牡丹轻声说,陈曦,我有话对你说,我要告诉你,我........
     谁知陈曦仍然沉浸在自己的思维中,也许牡丹的拒绝他早就习惯,他气愤地说:“你不要再说,我也不要再听你说,哦,可怜的中国女人,要将你的贞洁留到新婚之夜吗?让我们的爱情永远停留在眉目传情吗?哦,我不能再等待,也不愿再忍耐!”陈曦一把掀开大衣,推开牡丹,奋力站了起来从梨树上抓一把雪搓在脸上。
     陈曦总是一次又一次地将牡丹逼成贞女,让牡丹死无葬身之地。牡丹不忍再辜负陈曦的爱情,她不再想后果,就当自己是一只羔羊,也要将自己亲手送上坛。好吧,快乐起来,她对自己说,何必再当贞女,和有情人做快乐事,别问是劫是缘。她默默站起来紧紧地拥抱着陈曦,放开手后,主动地脱下自己的花棉袄垫在俩人刚才坐过的报纸上.........
       在这首小诗下面贴着陈曦在第二天写给牡丹的一张纸条:“哦,我的爱人,我要用青春的热情赠给你银色的甘露,用爱的呼吸感受你的踪迹,感受你那幸福的颤抖和喘息。我觉醒在温暖的雨水润湿的草原,凝视水流深处美妙的树叶,看它向爱张开扇形的叶子,又在亲吻中将叶子闭住。一层又一层美丽的花瓣让我神魂荡漾,我倾听醉人的呻吟,就象听到天堂欢乐的管风琴让我们一起飞升。”
  牡丹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先是绯红了脸,然后脸色变得更加惨白。他们有许多次的激情,直到那一次陈曦从老家归来........ 
     仍然是那片梨园,梨花已经开过,青涩的小小的梨子在枝头结果。月亮升起来了,象一个大大的银钩,夜色下,牡丹感觉陈曦的脸色有点凝重。陈曦这 次回省城是让父母联系毕业分配事宜,难道有什么阻力吗?
      “陈曦,你留省城应该没有问题 ,我还是回宝庆吧,不必为难你父母了。好吗?过两年,我们结婚后还可以想办法调动!”牡丹言不由衷地说。
      “牡丹”,陈曦象遇到难以启齿的事情,用脚踢了踢老梨树的枝干,震得几个青涩的果子往下掉。“牡丹,我回家和我妈说了我俩的关系,我妈很是赞成,但她很传统,怕校园的爱情靠不住。她、她是个老封建,让我在毕业前将生米煮成熟饭,让你成为我们 老陈家真正的儿媳妇。我妈说,非得是自己家里人才能想办法分配到省城,如果费尽了力气又鸡飞蛋打就太不合算了。
     陈曦有点不自然地笑了笑说:我妈给我说了很多,又拿出一块雪白的毛巾给我,说她必须“见红。”听我妈说的那些话,我,我对这件事似乎也有点怀疑,你从前那么坚决地拒绝我到底是不是有别的原因,我真不想知道,可又越想又越疑心重重........那天.........”
     听了这番话,牡丹仿佛看到陈曦毕恭毕敬地站在堂屋前听任年迈高堂为他安排一桩包办婚姻,这样的男人会在结婚后第二天早晨将一块染着处女红的毛巾双手呈交给母亲,然后接过母亲亲手为他煮的一碗荷包蛋。牡丹发现自己失算了,一直以为陈曦迫不及待地想得到她是崇尚开放自由的男人,却原来那不过的欲望的本能,陈曦是被传统贞操观浸润了五千年的男人,而不是思想解放观念前卫的新潮青年。
      牡丹沉默了,陈曦绝对是有备而来。牡丹可以来个死无对证,但陈曦的疑心什么时候能消?更让牡丹为难的是,牡丹是个理想主义者,她的内心十分纯洁,她的眼里容不下‘欺骗’二字,她坚信不要去骗一个对你好的人,一辈子碰到这样的人不容易,有一种东西不能利用,那就是善良,有一种东西不可玩弄那就是信任,有一种东西不可愚弄,那就是真诚,有一种东西不可欺骗,那就是感情。让她欺骗陈曦一辈子,她觉得不公平,更不道德。她的信条是宁可人负我,我不负人!
      牡丹曾经听过知青点的朋友们和小时的姐妹们议论过怎么在新的男朋友面前遮掩曾经的失足。那些方法只要找好时机是很容易蒙混过关的。但牡丹不愿意这么做。牡丹没有想过陈曦接受不了她,她只是想找个时机解释,而从未想到过隐瞒。
      谁能保证初恋一定成功,初恋失败的女孩从此就会成为次品或是废品?那么男孩子呢,他们缺少那张膜,就可以永远理直气壮,永远伪装成君子而道貌岸然?牡丹最恨“失足”这个词,更恨‘一失足成千古恨’这句话。假如两年的感情,一车的情书都抵不了一张小小的处女膜,牡丹宁愿再次痛苦,也不愿意违背自己的良心去换取虚伪的爱情!牡丹恨不能大声喊:“你爱的是我,还是爱的那张膜!”
        牡丹横了心,脸上显得很平静,她没有看陈曦,只顾自说自话:“陈曦,我早就有话想对你说,你不给我机会,这些话只能在特定的场合才能说,可是,几次我都是欲说还休,请你不要责怪我。我曾经在十几岁时有过一次初恋,然后,因为相爱,做了相爱的人会做的事情。正如你我相爱一样。如果你很在意这件事情,我能理解,如果你因此想与我分手,我也同意,决不会找什么借口怪罪于你。我不是贞女,我看重的是心灵的纯洁。我认为相爱的人在一起很正常.........”
       牡丹的话还没有说完,陈曦的世界在这一秒整个的崩溃了,他转身就跑,跑到很远的地方扶着一颗歪脖子梨树才站稳。
     梨园很黑,那弯银钩不能将黑夜照亮,夜晚的云层很厚,明天似乎会有雨下。
     牡丹将内心的隐私说出来后,反而放下一个很大的包袱,她忘记顾及陈曦的感受,只顾阐明自己的观点。她更没有想到的受过高等教育的陈曦,骨子里还是这么封建。她走近陈曦,看到陈曦的肩膀在耸动,有低声嚎哭压抑地传出,象是在为自己送葬。
      “牡丹,对不起,我不能接受,从小我就听说........”
      牡丹知道陈曦的眼泪不是为她而流,而是为他自己付出的感情。牡丹没有了眼泪。默默地转身走了。
      牡丹拿出蓝笔在这首诗下画了一个女孩的背影,再用红笔画了一条红色的长围巾,这条围巾在背影里迤逦得很远,几乎拖到地下。
    学校生活还在继续,有人相恋也有人失恋。还有一场接一场的考试和毕业分配时的忙乱。牡丹只是脸色苍白了一些,话少了一些。寝室的同学也都在各奔前程。
      陈曦有时还在为牡丹写诗,默默地放在图书馆他们经常去的座位上。虽然每周去阅览室仍然雷打不动,但俩人的关系在捅破窗户纸后再也没有从前的甜蜜亲近,俩人正襟危坐,各看各的书,各想各的心事,从前一上午的时间过得如白驹过隙,现在一上午却如坐针毡,牡丹有时会默默地离开座位,无法忍受这种精神惩罚,她站在图书馆过道的窗前看着一枝树叶,看那树叶在阳光下的变化,一会儿阴冷,一会儿明媚。她想主动退却,不再上阅览室,不再看到陈曦,可双脚到了星期天却仍然往图书馆走,看到陈曦的脸,俩人对视一眼,心中的那根弦就还延续着,曾经的爱情篇章仍然在流淌。
      两个月后的毕业前夕,陈曦递过一张纸条:“今晚在老地方等你。”
      他们再次走在往梨园的路上,梨树早已枝繁叶茂,硕果累累。他们没有走进去相依而坐,而是在外面绕了一 圈。陈曦似乎瘦了,眼里有几分落寞,缓缓地说:牡丹,我离不开你。我想,我会理解你、接受你的,请你给我时间。请你理解我的痛苦,我得和自己作斗争。
   牡丹的神色中有故作的安详,她微笑着说,陈曦,我爱你,我会记住过曾经拥有过的感情,不管怎么样我都感激你给予我的爱和关怀,那怕几十年后,撕开尘封的记忆,这两年写满的都是幸福。

    牡丹不忍再翻下去,她放下手中的笔,两手托腮,沉吟道:相恋三年,两手空空,唯有心伤!
    她拿出一张信笺,这是陈曦昨天写给她的一首诗:
     《生离》——陈曦
     你  已经起程  天际  是愈行愈远的帆影  你的气息  也已杳然  只有莫名的风  披星戴月  那株守候的小草  开始萧瑟  心思依然翠绿  日子,却开始老去  记忆  在无奈中蔓长  点点滴滴  都是你的美丽 

        她将这首诗贴在笔记本的最后一页,从笔筒里拿出一枝钢笔,在这首诗的下面写道:
       《生离》——李牡丹 
      告别千山告别万水怎能告别你闪着泪光的双眼怎能告别你我曾经的相约直面浮华直面死亡
     如何直 面有你相伴的岁月如何直面那些心手相连的记忆生离是难以言说的悲是不会愈合的痛。

       搁笔后,她掩上笔记本。象给自己的大学生活画上一个句号。
       笔记本的下面是一张学校发的毕业派遣证。上面写的地址是:湖南衡阳。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