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暗花明欢迎您的到来

我在起点与终点之间 两全其美

 
 
 

日志

 
 

宝庆老大传奇第三十章 牡丹涅磐  

2017-05-13 08:58:54|  分类: 学写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火车过了韶关,山峦渐渐平缓,绿色更加浓烈,阔叶植物象浓妆妇人华丽大方袭进眼帘,令人心动的是每一位美人都各具特色,让人应接不暇又触摸不到,就算将脸贴在车窗旁想与这一队队的美人儿接个吻,她们也只是露个笑脸就闪了。车窗外的阳光白得刺眼,透过玻璃窗也能感觉到搁在小茶几上手背的灼热。车厢里许多人都在脱衣裳,牡丹将帅帅从窗户旁拉到身边:“来,儿子,脱了棉衣吧。穿毛衣就够了。”帅帅正在研究芭蕉的叶子怎么比树还长?两只大眼睛凑在玻璃上寻找椰子树。听到妈妈的声音,不安地扭动着身子,两只手象做广播体操一样地伸直,任由妈妈脱衣裳,脑子里还在想象着要喂多少猴子去摘那一片一片的椰子?衣裳从肩膀上剥皮一样地卸下来,帅帅头一缩,汗津津的额头蹭在衣裳上。
   “ 为什么爸爸在这么热的地方工作呀,他不穿棉衣吗?”
    “爸爸呀,里边穿白色衬衣,外面穿深色西装,还得打上条纹领带。爸爸是经理,讲究仪表。”牡丹的语气中透着自豪,将帅帅天蓝色的格子棉衣脱下来放在座位旁。又从背包里拿出一瓶饮料递给儿子。自己也将米色风衣脱了,只穿着一件薄毛衫。她有点后悔不该穿半统靴,湖南的时尚到了深圳也许成了土气。好在带着羊毛裙子,牡丹起身从旅行箱里拿出一条咖啡色的薄呢喇叭裙,将裙子套在裤子上,然后在座位上站起来,双手伸到裙子里边,稍稍弯腰就将裤子褪下来。裙子的长度正好扫在靴子的边沿,与靴子完美结合起来。靴子的好处是将脚踝延伸了,加上高跟使小腿精致而性感,这是裤子永远达不到的效果。这两年不知是谁发明的踩脚裤,风靡全国,胖人穿着双腿更象大萝卜,瘦人穿着又象里面撑着两根细竹篙。女人还是要穿裙子,无论是大摆裙还是西服裙都是上帝对女人的恩赐。她将换下来的高弹力踩脚裤叠好,弯腰从旅行箱里拿出一条长长的丝巾绕在脖子上,一个丰韵少妇亮丽起来。
    帅帅不再看外面的风景,拿出魔方躺在在卧铺上玩了起来。
   这边母子俩忙着换衣裳,对面卧铺一位男士静静地看着手中的杂志,他用眼角的余光一直看着这一幕换衣情景剧,中年男人对于女性的欣赏趋于气质而不再局限于漂亮的脸蛋,牡丹脸上有他喜欢忧郁气质,那眼睛里仿佛藏着故事,一个遥远的童话。待对面安宁下来,他也顺手也脱去身上浅灰色夹克衫,挂在车厢的衣帽勾上,又将一直看着的杂志放在枕头上,这才打起精神与牡丹母子聊天。
    “小朋友,爸爸在深圳工作吗?你几岁啦?”
    “我五岁了,幼儿园大班。” 帅帅双手翻弄着魔方,加了一句:“我爸爸在深圳当大官。”
   “ 哟,看这孩子的机灵劲儿,你爸爸肯定是个成功人士啦。”
    牡丹将眼神从窗外收回来,对着男士笑了笑,脸上泛起红晕,责怪道:“帅帅,爸爸不是什么大官,是在做技术工作,这孩子,平时听到家里人说的话,不知道轻重,不好意思啦。"
男士哈哈一笑说:"孩子说的是真话。看你这么漂亮,你先生很不简单啦!”他说的是广东普通话。从戴着超溥型的进口眼镜和身上的穿着来看,也绝非打工一族。看年龄可能比陈曦大一点,有一种流行的说法:在北京扔个砖头能砸死八个处长,到了深圳一个砖头能砸死八个老板。看来这也是个大老板。帅帅将魔方抛起来又接住,象玩小皮球,随口说道:“爸爸不简单,妈妈很简单,因为妈妈只会做简单的饭。”牡丹的脸更红了,嗔怪道:“帅帅不要乱讲话。”帅帅说:“我可没有乱讲话,爸爸每次都说,你能不能学着将菜做好点啊!”帅帅将魔方拿在手里,学着爸爸责怪的语气。牡丹感觉自己的脸都丢光了。男士也有点讪讪的,童言无忌,他们无法客气地应酬。为了打破僵局,只得又问道:“小朋友,你妈妈最大的优点是什么呀?”帅帅拧着魔方说:“我妈妈嘛,她的优点就是看书!爸爸老是说,看小说能当饭吃么,你以为你还在读大学吗?可是,妈妈看了书会给我讲好多故事,所以我认为看书是妈妈大大的优点。”男士边忙说,对对对,小朋友真聪明,看书比做饭更重要,看书才是最大的优点。他拿出纸巾擦汗,微笑着对牡丹说:“我也喜欢看书。你最近在看什么书?”牡丹将削好苹果递给帅帅吃,以堵住儿子的嘴。一面拿出毛巾擦手说,我看书很杂的,最近在看托福资料,大学英语基础太差了,唉,我们这一代人。男士说,想出国进修?很好的想法啦,我才从德国回来不久,外面的世界发展得很快啊,差距不止一百年呢。我们在美国也有合作项目,多多指教啦。说完从枕头旁的皮夹里面拿出一张名片双手递了了过来。
牡丹恭恭敬敬地接过名片,看那上面印着:中科国际有限公司副经理、高级工程师、杜清诚。牡丹将名片收到自己的小坤包里,随手拎出了一张自己的香水名片双手递了过去:蒸湘日报记者李牡丹。嘴里说着,杜先生见笑了。
  杜先生说,不错,不错,才女啊!又打趣着说,才女不食人间烟火啦。
       于是,两人算是认识了,相逢一笑免尴尬,在余下的旅途中两人相谈甚欢。
  一直在内地工作的牡丹对于改革开放的前沿深圳的思想观念感到十分新奇,更别说才从国外回来的杜清诚那满脑子的新锐观点。股份制,股东权益保障,科技入股等概念从杜先生口中滔滔不绝,国外企业管理科学和严谨更让杜先生赞不绝口。
     牡丹其实知道从自一个伟人在南海边划了一个圈,深圳就象一股龙卷风,所到之处将人才尽数吸走。南方各城市医生、老师都以到深圳工作为新的追求。而国有企业科研机构也派出技术骨干先行探路,将科研与市场相结合。自己的先生陈曦所在的研究所派他“下海”办企业,将研究所的新产品推向市场。这正是八十年代出现的双轨制,一方面在计划体制内拿工资,一方面试一试海水的深浅,在市场经济中搏一搏。陈曦就这样成了弄潮儿,两年下来,效益明显。研究所的奖金来源于深圳公司,陈曦成为了功臣,行政级别也上到了副处。正是春风得意的年龄,大有作为的时代,陈曦成为时代骄子!
      一个成功的男子对少妇的杀伤力不在外貌,更在于知识渊博。何况杜先生外貌儒雅气质不俗。牡丹甘当小学生,眼神里流露出单纯和疑惑,引导杜先生层层深入,抽丝剥茧,象是给美女研究生上课。
        车窗外逐渐出现了小洋楼,从土砖房子到小洋楼,再到外墙包装得很华丽的别墅,越往南走越密集的现代建筑,使人感受到了南方改革开放的火热和随之而来的富足。
     深圳越来越近, 帅帅的魔方滚在身旁,靠在被子上睡着了。牡丹将脱下来的棉衣搭在儿子身上,将他摊在卧铺外的小手轻轻地放拢,让他的睡姿好看一点。心想,这五官多象陈曦啊。——“母以子贵”,牡丹想起陈曦说过的这句话。不由得深深地叹了一口气。难道维系爱情得靠儿子吗?牡丹看着儿子可爱的面容,沉睡中的孩子长长的睫毛象两片嘴唇在轻轻翕合,象是在诉说梦中的故事。
     到了快要下车的时候,牡丹从杜先生眼睛里看到了欣赏和留恋。她留给杜先生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不论怎么说,这是一次愉快的邂逅。
下车后,陈曦派了司机来接,杜先生也有车来接,杜先生很绅士地看着牡丹带着儿子上了车,才低头跨进了车里绝尘而去 。
 
    陈曦住在公司为他租的公寓楼,两居室的房子家具电器齐全。
  直到夜深陈曦才回家,进得门来的陈曦果然象牡丹说的那样,穿着白衬衣,深色西装,打着条纹领带。他脱掉西装,松了领带。能将白衬衣穿出伟岸来,非得有修长挺拔好身材。比起大学时代那个瘦高个青年,陈曦多了几分成熟男人的坚毅和稳健。牡丹满面笑容地迎上前,接过陈曦脱下的衣服挂起来。
     看到已经被牡丹收拾得窗明几净的家,陈曦心情大好,俯在床边亲了亲宝贝儿子,嘴里说着,儿子,爸爸回来了,我儿子长大了哦。帅帅揉了揉眼睛,翻了个身,嘟囔了一句“爸爸”,终究没有醒来。
    牡丹说,谁叫你这么晚回来?别吵着他,累了一天了。
    陈曦转身与牡丹相拥,露出少有的温柔,亲爱的,辛苦你啦,晚饭吃的什么?
    牡丹嗔怪道:我们能吃什么,就在楼下吃了个肯德基。帅帅愿意吃。
    嗯。陈曦今天不愿意讨论肯德基的营养问题。他心情不错,签下一个大单,一年的任务超额完成了。
    更何况陈曦为牡丹带来了好消息,《特区报》要招编辑,让牡丹过几天去面试。 
    窗外特区特有的高楼和更高的手脚架上点点灯火透过窗帘象萤火虫在室内闪烁。
     望着陈曦沉沉睡去,牡丹的心里涌上一股幸福的暖流。可爱的儿子,有成就的老公。爱的家。
     牡丹闭上了眼睛,不想明天。甘愿于一腔痴情中品味沧海桑田。
    几个月不见了,牡丹在等着陈曦的亲热。可陈曦在短暂的兴奋后却拿起了公文包,坐到了书桌前看文件。牡丹的心一下子沉到了井里。她有着自己的矜持,不会主动上前示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窗帘上灯光的流淌。
  在大学里遇到陈曦牡丹才知道自己理想中的爱人是陈曦这样实实在在的高素质男人。俩人在才华外貌上是那样的吻合,就象一朵云遇到另一朵云,一首诗遇到另一首诗,心灵的撞击如电闪雷鸣。牡丹对陈曦的爱情是成熟和深刻的。
    毕业一年后,当陈曦带着殉道者的悲壮情怀再次出现在牡丹面前时,牡丹感动了,她知道陈曦对她的爱情战胜了血液里的处女情结。 象太阳终于驱赶了阴霾,陈曦的爱情再次照亮了牡丹的天空,牡丹义无反顾地跟陈曦调到省城。
    男人心中的处女情结,象血液中的顽疾,爱情只是一次有效的透析,过不久这顽疾还会抬头,而爱情的力量不可能永远持久。随着爱情的平淡,处女情结象杀不完的病菌又会冒出来干扰俩人的感情。
   尽管俩人重归于好,但陈曦却象变了一个人,他的爱情里面掺杂了太多的怜悯和责任,象上帝赐给了人们土地,同时又让人们劳作一样,牡丹与陈曦两人肩负着沉重的包袱结婚了。
   一段不对等的婚姻总有一方如履薄冰小心翼翼。陈曦不再是那个牡丹狂热的追求者,倒成了挽救那条冻僵了的蛇的农夫。这种居高临下的感情让陈曦更象解放大军救牡丹于水火,没有他的挽救,李牡丹就会如同折枝的牡丹,别说美丽,连性命也休了。陈曦将自己想象成一个伟大的骑士,为了心爱的女人作出巨大的牺牲,这牺牲的代价是要心上人从此对他绝对服从俯首帖耳言听计从。当他爱情的奴隶。
     牡丹高傲的头颅要在陈曦面前低下,是牡丹所受的教育里面不允许的。牡丹从来都是很自我的人,她讲究人格的独立 和平等。宁愿玉碎也不愿意瓦全。当年大宝被屈打成招,牡丹宁愿牺牲初恋的感情也不能原谅大宝的屈服。在与陈曦的爱情中她凛然承认自己的过去,并不要求陈曦的原谅,而是信心满满地以为陈曦一定会理解她的少女情怀。当陈曦不能接受她时,她宁愿独自一个到陌生的城市去生活,象一只受伤的猫,夜里独自躲在屋角舔伤口,黎明后又昂着高傲的头在屋顶踱步。
   生活本来就是一堆一堆令人厌烦的柴米油盐堆积起来的日子,牡丹和陈曦都出身于书香门弟,喂不活一群‘油子鸡’。结婚生子后,衣食住行的矛盾层出不穷。陈曦象恶毒的奴隶主,总在苛求和指责,从前的处女情结化身为大男子主义,尤其是对儿子的疼爱到无以复加的地步,陈曦的神经质是牡丹的灾难,牡丹在他的眼里仿佛是狼外婆、坏后妈,经常虐待他的儿子,他要当儿子的保护神,只要回家他就四处巡梭,寻找牡丹虐待儿子的证据。
    陈曦:“你怎么弄的,帅帅的毛衣袖子怎么湿了?"陈曦的责怪是不容置疑的。
牡丹:"哦,帅帅玩水来着。"赶上来给帅帅换衣服。
陈曦:“你做事怎么不留点心,感冒了怎么办?”
牡丹:“我在做饭,没有看到,你看到了,怎么不给他换一换,非要叫我吗?为什么不能公平地对待我!你就会坐着看报喝茶!
陈曦气愤地:“我来换,要你这女人做什么?”将手中的报纸往茶几上一摔,将帅帅吓得哭了起来。
牡丹也气了:“我怎么没有留心,你留了什么心!
陈曦:“没带好孩子你还有说的?你这女人怎么这样差劲?”
牡丹咬站嘴唇说:除了指责,你还有什么?
  吃饭时, 陈曦伸筷子在菜碗里拔拉了几下,夹了两根豆角放在嘴里,叹了一口气,什么也不说,倒点汤吃了碗里的剩饭,将碗搁下。那碗重重的一搁,象一根鞭子抽在牡丹身上。
   牡丹象受气的小媳妇遇到恶婆婆,一天下来不知哪件事做错了,诚惶诚恐,象个长了天花的美女,再也寻不回美丽的容颜。甚至看到陈曦板着的脸孔就恐惧,心里委屈得要哭出来。
   直到晚上上床前,陈曦一面脱衣服一面才将谜底揭出来:街上的盐不要钱吗?你用点心好不好!你看孩子也瘦,我也瘦,就不知道想办法将饭菜做好一点。应付,我看你做事就知道应付!
     牡丹气歪了脸,她不知是谁将自己变成一个狡辩的怨妇:“我什么时候应付了?哪样菜咸了?哪样菜又淡了?你的口味是根据情绪而变化的吧!你是不满意我这个人,而对我事事不满意!你对我这么不满,为什么要与我结婚?.”
    牡丹最恨的是自己这种被动的辩解,她很想主动反击,却又怕争吵,生怕自己的一句话又引起陈曦的反感,只能恨自己的软弱。
  陈曦的处女情结堵住了她的嘴和心。只要吵架,她就想到陈曦对她的嫌弃,将自己当成犯了原罪的夏娃,要永远受苦。
   牡丹更恐惧于陈曦的优秀,怕陈曦更优秀后离她而去。她一直生活在矛盾中,她后悔自己向陈曦坦白过去和大宝的事情,这自以为是的美德毁了她的幸福也将陈曦拖下了苦海。她爱的陈曦不是眼前这位陈曦,可眼前这位陈曦她不得不爱。她只能在陈曦面前退缩,也许后边就是悬崖,她将退无可退。她痛苦如海一样地深! 
    两地分居状况形成以后,两人的关系才有了改善,他们成为了探亲夫妻,吵架的苗头刚刚冒出,分别又要来临,有时候心里怨恨还没有来得及发泄,只能板着脸各走各的 。少了一些柴米油盐,陈曦习惯沉默,少有的亲热象是装出来的木偶剧。
     牡丹一动不动地躺着,象个宫女等待君王的召幸,她已经忘记了自己是一个有温度的女人。一直等到陈曦起身进了卫生间,一阵水响,复又出来,当他依偎在牡丹身边时,牡丹的热情已然化成了眼泪,眼泪干了,丰腴的肌肤也如退潮的海水般的冰冷。陈曦伸手碰了碰牡丹,牡丹并没有热切的回应,陈曦的手在牡丹的身体上游走,象游走在失去水分的荒原,他的手停住了,嗯,你怎么啦?牡丹难受得说不出话来,没什么,我很好啊!可是,身体有自己的语言系统,肢体柔软度暴露了牡丹内心的苦涩。陈曦叹了一口气说,今天你累了吧,早点休息。他背朝牡丹,轻轻地躺下。这边的牡丹咬着嘴唇,不知要责怪谁。
    三个月以后,牡丹终于办好了调动手续,在同事们的羡慕的眼光中来到深圳上班。一家人终于得以团聚。
    牡丹忙了起来,在特区的竞争环境中,没有谁来带领她,工作要靠自己开拓,有时她忙象机器,从早到晚踩着钟点奔跑,有时她忙得象螺佗周旋在一个又一个采访对象之间。直到有一次她接了一个采访科技型创业人才的任务,才想起手包里还有一张名片,那个叫杜清诚的男士正好符合她要采访的对象。于是,她试着打了个电话过去。那边正好接着电话,并高兴地答应接受采访。
     在杜先生宽大的办公室里,牡丹与工作中的杜先生有了长达两个小时的交谈,杜先生是那么善解人意,配合着采访将牡丹的任务完成得很好。
     一周后,专题见报,牡丹请杜先生吃饭表示谢意。那顿饭完全是私人性质,从点菜到布菜,杜先生将牡丹当作一位高尚的,值得尊敬的女性,以至让牡丹有点受宠若惊,在卫生间的大镜子面前,看到面色红润的自己,牡丹有点不敢相信自己仍然是美丽的。而等她走出来时,杜先生不仅买好了单,还将一个小小的首饰盒奉送在她面前,里面是一条精致的手链。牡丹推辞着不肯接受,杜先生说,你宣传了我和公司理应表示谢意的。
    无论在外怎么风光,只要一回到家里,牡丹立马成了黄脸婆妈。陈曦的坏脾气并没有因为家人团聚和事业有成变得宽容豁达,反而象那些民国时期的男人一样,妻子必须是在家伺候长辈培育子女的。男人的事业和生活不需要女人的介入。时间越久,牡丹越感觉自己是陈曦的家庭用品,象那种老式太师椅,摆在正屋的客堂里,占据一个重要位置,但没人将它放在心上。
   当了陈总的陈曦没有空在家里吃饭,也没有空带帅帅去游乐园玩。深夜归来的陈曦,就着台灯看资料,牡丹心中五味杂陈。据说深圳是个花花世界,陈曦是专注于事业,还是沉溺于花花世界呢。难得的几次恩爱,陈曦不知是出于责任还是出于需要,再也没有情话和爱抚相伴,而是例行公事,匆匆而就,往往不欢而散。
    当婚姻成为一种习惯后,偏离正常轨道的车很难纠正,牡丹有些忍无可忍,但又说不出那里不对,陈曦对帅帅很疼爱,对家庭不离不异。就是没有牡丹希望的温度,阳光总在窗帘外,透不过来。
    当她通过了托福考试,夜里与陈曦商量说想到美国去读个学位。她说,反正你妈妈退休了,可以将她接过来照顾帅帅。
    陈曦倒是没有反对,他将眼睛从文件上挪开,“嗯”了一声说,好啊,很多人在办出国,能进修当然好啦。他站了起来,走到牡丹身边,拍了拍牡丹的肩膀,充满内疚地说:牡丹,我知道你一直很优秀,对不起,我只能给你婚姻,我回不到从前对你的感觉了。你是帅帅的母亲,永远是。
   半年后,牡丹上了飞机,在飞离国土的那一刹,热泪盈眶。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