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暗花明欢迎您的到来

我在起点与终点之间 两全其美

 
 
 

日志

 
 

宝庆老大传奇 第十五章 少女之心  

2017-04-12 19:22:33|  分类: 学写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牡丹从大宝手里接过红色笔记本,暗红的塑料封面上是一幅端着步枪的“海岛女民兵”照片。女民兵的脸不知经过了多少脏手抚摸过,黑得使人联想到海岛太阳的巨大威力。发黄的页码象水泡过似的蓬松,每一页都象晒干的萝卜丝翻卷着,牡丹象翻一付旧扑克牌般地往后翻看,全都是歪歪斜斜的钢笔字,整整一大本,似乎是用钢笔抄了一本小说。她将笔记本合上,问:“哦,抄的书,这得费多少时间啊。”

  “哪来的书,写什么的?干嘛要抄书?”牡丹虽然喜欢看小说,手抄本却还是第一次看到。

   “抢来的,好多人等着看,听说这是禁书。买不到。晓得你特别爱看书,就从胖子手上抢过来给你看,听说是世界上最好看的书。”大宝满面笑容,讨好地夸大着自己的功劳,象是夺宝归来

     牡丹笑道:“一本书也要抢,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要将小事也搞成打、砸、抢。抢来抢去,有什么意思。”将手中的笔记本扬了扬:“不过,看在你是专门为我抢的份上,原谅你算了,盗书者,不为偷也!”

    “别讲古文了,就是为你去杀人,我也敢做。快看吧,来来,你坐到这里。”大宝站起身,将身上的军装脱下来垫在沙地上让牡丹坐着,自己站在路灯的暗影下。牡丹说:“我拿回家明天看吧。一下子看不完啊!”大宝说:“不行,胖子还等着呢,我说过只借三个小时,今天晚上十点钟之前一定要还给他的。你不知道,半夜都有人排队等着看,比过年买肉的队伍排得更长。”

    牡丹撇着嘴说:“从来没有见过按小时排队看书的事情。”

  边说边坐下来,大宝见牡丹坐下,不敢在路灯下挨着女孩子坐,走开两步,坐在沙地上两手托腮,看着晚霞一点一点地沉入水中,月亮从双清亭的檐角慢慢地露出来。

  牡丹重新打开笔记本,跳过扉页《曼娜回忆录》,往下翻看:今天,我打扮的確很漂亮,苗條的身子,上身穿一件水紅色的網紗上衣,下身穿一件黑色肉紗裙,露出半截雪白的大腿,腳蹬一雙米黃高跟皮鞋。”

   牡丹顿时生出十四五岁的女孩最容易萌发的羡慕之心,高跟鞋,只听说过,连照片都没有看到过呢。

 “表哥徐少华一身白色西装......”

  牡丹更为感叹,西装,而且是白色西装!她的眼里出现了一个英俊的美男子,穿着笔挺的西装向她走来。这么漂亮的青年男女,她们是要恋爱么?


在这段时间里和我的表哥少华產生了爱情。他是从福州回来度假的,今年二十二岁,他总是带着微笑,瀟洒的高个,嘴上长出黑色的胡子,显示出男性成熟的象征,他那发达的头脑给人以机智的印象。

    说实在的,所有的这些并不那麼吸引我,而真正吸引我的是表哥那鼓鼓的下身,两腿之间夹着,透过紧身裤子还能看得到的雄壮的**。一想到这里,我的**就激烈的发热,痒得好像**里有甚麼东西,马上就要涌出来一样。我们接触后,感到他还算一位有礼节,并且很开朗的男性,他的嘴很能说,我常常坐在他的身旁,让他讲一些有趣的故事。记得有一回,我装做害怕,靠近了他的身子并排坐下,我看得出他对我十分动情,但还不敢对我放肆,我深深的理解他。

    自从我爱上他以后,我这颗心整天在受着一种折磨,只要一接近他,全身就有一股说不出的感觉——多想让他的*********呀!有一回,我用手故意装作无意的样子,放在他的大腿根部,慢慢接近了他那鼓起来的地方,他一下子就把我抱进了他的怀里,用那颤抖着的嘴唇吸住了我的嘴,又狂狂吻我的脸和脖子,放肆的吻着,我受不了这样热辣辣的狂吻,一把握住了那又鼓又高而又特别硬的地方——真硬呀!

    这时,从远处有人走过来,我急忙将手松开,表哥也看到了有人,马上站了起来对我说︰"曼娜,我们走吧。"我点点头,也站了起来,两人并行走着,不知不觉走到了树林深处,我们背靠一棵大树坐了下来,我听到了他的心跳声 …… ”

这么长一段露骨的描写,看得牡丹面红耳赤,刚才的羡慕和好感荡然无存,她羞愧得恨不得将书扔掉,当着大宝的面看这些下流话让她感觉无地自容!

她从来没有产生过与曼娜类似的感觉,虽然和周围的女生相比,自己敢于和男生谈恋爱,但对男孩和女孩之间性的吸引力还没有感受,对男孩的生理结构一点也不了解,更缺乏想象力。看到“小钢炮”的比喻,更加恐怖,无法想象那是什么东西。

  牡丹家里没有哥哥,弟弟还不到十岁,父母子女之间特别严肃,从来不作世俗的交谈。而学校里《生理卫生》课早就改成了农业基础知识,农业基础知识中有一章叫做:“母猪的生殖系统”。一些调皮的男生在老师进教室时,就一齐敲着课桌喊:“母猪的生殖系统。”那位来上课的中年女校医满脸通红,说了一句:“这节课自习!”气得扭身走了,夹在讲义中的一幅挂图也没来得及打开挂在黑板上方。母猪的生殖系统到底是什么样子,谁也没有兴趣去了解,一节课在吵吵嚷嚷中很快就过去了。牡丹和同学们对所有动物的生殖系统都不懂。

  她和大宝在一起,大宝也没有那些奇怪的突起。

  她再往下看,整本手抄本在上演赤裸裸的动作片,文字的描写转换成了电影画面,直接作用于大脑,跳越了视觉刺激,神经象闪电挥动着又麻又辣的鞭子,燃烧着牡丹,她心存恐惧地望了望大宝,似乎大宝成了曼娜的情人少华,她成了曼娜,他们也有可能做那样不要脸的事。可是大宝并没有看她,而是坐在不远处沙滩上,托着腮帮子看着资江河水。暗影里戴着军帽的剪影是个英俊男生。他眼睛虽然在夜晚看不清楚,但那表情应该是平静和安详的,似乎他今晚的任务就是陪她看小说。

  她安下心,咽下一口口水,刚刚涌上来的潮热被她打压下去了。

借着路灯昏黄的光亮,低头接着往下看,下面的内容更让人不能容忍,这个叫曼娜的漂亮女人,居然在不久的时间就与两位男青年发生关系,而且不时有“真幸福啊!”这样的词出来,牡丹觉得太恶心了,怎么能够随随便便地和两个男孩做这种事情呢?如果说与表哥少华是真心相爱,没有结婚就做难堪的事情还能接受,可是,她才与表哥好了没多久,就移情别恋了,这个曼娜肯定不是个好女人,是个交际花!是个对爱情不忠的坏家伙。牡丹不愿意再往下看。气愤地说:“我不看,这不是好书。一点也不好看。”站起身来,将书丢在大宝手上。

大宝连忙说:“好看,真好看。你看完吧。牡丹恨恨地瞪了大宝一眼说:“我不看了。我要回家。”

   其实大宝拿到手抄本就已经看过了。大宝拿到这本书时如获至宝,在他十八岁的年龄正需要这样的书来诠释他的行为,对异性的不端被人叫流氓,而这本书中这些行为不仅是合法的,更是可爱的,是值得效仿,甚至大加赞赏的。他内心深处对曼娜多情和性感无限向往,对书中描绘的随意浪漫男女关系很是羡慕,假如......唉,那将多么美好啊!

  他希望牡丹读《少女之心》能获得和他一样的感受,这本书如果能叩开牡丹的“少女之心”那就达到了他的预谋,坐在资江边等牡丹看书,他象被晚霞烘烤,也象被月亮沐浴。脑海里一时狂野一时文静,狂野时万马奔腾,文静时象在等候满园的牡丹花一瓣一瓣地绽放。

  也许牡丹才十五岁,性心理完全没有开启,性意识尚未萌芽。也许女孩和男孩对性爱描写的生理反映不一样吧。看过《少女之心》后,牡丹仍然含苞未放,公园的门还锁得紧紧的,牡丹在门外徘徊,不敢越雷池。

  大宝期待的满脸潮红,含情脉脉没有在牡丹的脸上出现,他无不失望地说:“好吧,我送你回去。我们往双清公园这边走。”他不由分说伸出胳膊将牡丹肩膀往左边一揽。牡丹不知道大宝在她之前已经看了《少女之心》的手抄本,获得的感受和她完全不一样,让她往双清公园走是有企图的。牡丹家住在广场,往双清公园回家是绕道,她不敢回家太晚。可又不好总是违背大宝的意思,也就自然跟他穿越双清公园走工业街回家。

  天早就黑了下来,夜晚的双清公园没有路灯,白天曲径通幽处,晚上一片黑茫茫。牡丹是个近视眼,进了大门后大宝就拉住她的手:“往这边,往上边。”紧紧地抓住她的手为她引路。大宝那热乎乎的手今天怎么热到牡丹的心里去了呢?心脏怦怦跳动的响声自己都听得到。尽管牡丹很讨厌手抄本,但强烈的语言信号仍然在她脑海里轰鸣。俩人手拉手地走上一条阴森森的小径,小径的尽头有一座假山,在假山嶙峋的乱石旁,大宝停住脚步,松开拉着牡丹的手,揽住了牡丹的腰,另一只手也围了上来,双手紧紧地抱住她。俩人的重量几乎都靠在了假山上。大宝的双手再往上伸,捧住了牡丹的脑袋,将自己的嘴唇压了上去,刚看过性爱描写的牡丹身体的反映与平时有了不同。以前大宝亲她吻时,牡丹每每咬紧牙关,不让大宝温热的舌头伸进她的口腔。而今天她居然有了回应,仰着脸蛋,张开了嘴唇,舌头象两条鱼在嘴里交欢。

 接着大宝的手伸进了她的衣裳大宝解开了她外衣扣子,慢慢地将手伸进去抚摸……。牡丹扭着身体不让大宝上下其手,象过去一样俩人纠缠了半天,象一对小虫子在打架。

   可今天,大宝好象不甘于接吻和抚摸,因为他的手往下伸了……。

  牡丹感觉到了大宝的异样,有东西顶在她的腹部,象曼娜说的小钢炮,又热又硬的刺激着她的身体,耳边是大宝奇怪的气喘,手在不顾一切地野蛮撕扯……。

 一个炸雷将牡丹打醒,潜意识中的贞洁盾牌冲了出来,指挥牡丹将大宝的双手死命地拉扯出来,不让他有进一步的企图,她隐约地感觉到大宝想要做的是什么了,十分害怕……。

  大宝挪不开牡丹的手,换了一种方式来达到企图,他握住牡丹的手往自己下体摸,让牡丹碰到到那个热乎乎的硬东西。

  贞洁盾牌又指挥牡丹死死摁住大宝的手说:“不要,真的,不能这样,我要回家了。”说完挣脱了大宝的怀抱往前跑。

   大宝有点狼狈,“嗯”了一声松了手,无可奈何地追上前与牡丹一起往前走。

  牡丹是慌乱的,大宝似乎也有点慌乱,俩人都不再说话,大宝再次伸手牵牡丹,牡丹往旁边闪了一步。

   走到一个开阔一点的地方,一弯新月正吐出玉色的辉光,整个天空都沐浴在月色之下,脚下的路也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出淡淡的白色,在朦胧的月光下,他们看到了一排松树后面的草地上有人影在动。渐渐看出那是一男一女俩人在草地翻滚。

  看到这幅画面,大宝又上前紧紧地揽着牡丹的腰肢,在牡丹耳边说,你看,他们多好啊!

  说着上前一步,象条大灰狼跳在牡丹面前,拦住她,再次抱住她……。离开了树木遮掩的假山,大宝动作不敢那么激烈。

  牡丹浑身的躁热被夜风一吹消散了不少,纠缠过后的冷静令她再次挣脱,跑了几步走上了往园外去的路。大宝没有办法只好跟了上来,送她回家。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