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暗花明欢迎您的到来

我在起点与终点之间 两全其美

 
 
 

日志

 
 

宝庆老大传奇第二十八章 青春校园  

2017-05-08 09:37:02|  分类: 学写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芙蓉、我亲爱的朋友:

   收到你的来信,我真是高兴极了,听说你终于从农村招工回城,离开了艰苦锻炼三年的农村!我真为你感到高兴。从此,艰苦的生活将成为我们难忘的回忆,甚至可能成为永久的财富,让我们铭记这难忘的蹉跎岁月吧!那山那水那里的贫下中农,会长存在我们的心里。记得我离开知青点时,同伴们还留在农村,就象我上了诺基亚方舟,他们还留在洪水中一样,我的天空霞光万丈,他们仍然乌云压顶啊。那种悲喜交集的情绪至今难以忘怀。

   同样感到高兴的是,春桃也有了正式工作,虽然只是招工到她爸爸工作的理发店,也比在资江桥下摆凉茶摊好得多呀,当理发员也是干革命工作,有一分光发一分热。我知道春桃只读过初一,将学过的知识都还给老师了,不会写信,你代我向她问好。

 幸亏有了好政策,全国知青都返城招工。我们这一代人历经磨难,终于脱离了苦海,“十月里,响春雷”我们终于等到了春雷,我们是时代的幸运儿。你说你进的只是一个衡器厂,很不满意,我相信你会在新的岗位上做出成就的。但我更希望你再复习一年,芙蓉,以你的聪明才智,无论如何,你一定要再参加一次高考,我会将复习资料邮寄给你的。你要有信心有决心,去争取一个最光明的前途。

    芙蓉,大学校园里起床的广播换成了李光曦演唱的祝酒歌————    来来来来,来来来来,来来来来来来来来,十月里响春雷,亿万人民举金杯,知心的酒儿浓又美千杯万盏也不醉。。。。

每天早晨我们喝着美酒起床!我们的心情也真象喝了美酒一样的舒畅!说实话,读大学一年多了,我和同学们都还没有从接到录取通知时的兴奋中清醒过来,做梦都没有想到我们能成为恢复高考的第一届大学生,成为天之骄子!

亲爱的芙蓉,我这次给你写信,是有一个重要的消息要告诉你,我恋爱了!芙蓉你知道,曾经何时,我早已认定自己是一颗不幸的种子,蒙受着永生不能发芽的痛苦!可未曾想到,生活把我沉入了海底,我却从海底捧出了珍珠!

整整十年,我们处在文化沙漠中,恢复高考后的学子们象在沙漠中跋涉的苦行僧看到了甘泉一样扑向书本,以至于星期天的图书馆象菜市场一样拥挤,而我也象早起的鸟儿清晨就到图书馆去觅食。校园林荫道旁的大玉兰花一朵朵送浓郁的芬芳,阳光透过树枝照在学子们的身上,青春理想爱情学业跳跃在空气中组成校园交响曲,我们都是这美妙音乐中的一个音符,优美活泼欢快,我们没有理由不快乐,是不是?

在去图书馆的路上,女孩子们象燕子一样活泼,又象迎春花一样灿烂,男孩子们稍显矜持,步履稳重,手拿着厚厚的讲义。

象刚刚从漫长的黑夜里走出来,我们的脸色仍然苍白,衣裳也很简朴,但脸上一律洋溢着欢快热情的青春气息,充满着自信,仿佛国家的前途、人类的命运都在我们手里。

图书馆门口排着队,我手里拿着一个带把的陶瓷碗,里面有从食堂买的两个馒头和一分钱咸菜,这是我的早餐。图书馆的老师满脸笑容按时来开门,嘴里说着同学们不要挤,你们都有座位的。同学们象挤进电影院一样挤进图书馆,我迅速地进到阅览室,找了个座位放好书包,再从容地从书架上拿来一本《诗刊》,我要将《诗刊》中的好诗歌都抄录下来,芙蓉,你想想有多少同学想抄诗歌啊,不早点来就得等别人抄完。这是我每个星期天的精神食粮,我已经抄了厚厚的一大本。我就着咸菜吃馒头,眼睛看着崭新的,散发着油墨香味的诗刊》。

 这一期登了著名诗人雷抒雁的一首小诗,我非常喜欢。

星星——
   仰望天空的人\总以为星星就是宝石 \晶莹,透亮,没有纤瑕。 \飞上星星的人知道 \那儿有灰尘、石渣,\和地球上一样复杂。
   看着这首小诗,我陷入了沉思,星星也是这么不堪一击吗?夏日的夜晚,我经常独自与星星对话,思绪飞得很高,宇宙波与心电波仿佛能够交流,在星星面前,意识特别清明,我看着星星,星星也在向我眨着眼睛,于是,我有什么想法都会向它倾诉。可诗人却拿了一把柳叶刀,剖开了星星华丽的外表,翻出了灰尘和石渣,我感到一种受骗的痛苦,为什么?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难道诗人您,真的飞上星星?还是警告我——纯洁就是幼稚,就是无知的别名!
    我将笔记本往前翻,看到早些时间抄的诗人另一首诗:
   《掌中红莓》——
   如果我能把心托在掌上\象红红的草莓\托在厚厚的绿叶上\那么,你就会一目了然\你就会说\哦,多么可爱的红润\ 
     可是,如果我真的把心托在掌上\象红红的草莓\托在厚厚的绿叶上\那么,定会被可恶的鸟啄破\我该怎么说呢\该怎么表达这裂心的痛苦?

   芙蓉,你知道吗?看到这里,我想起了我的初恋,想起了大宝,想起他带给我的屈辱和痛苦。每当想起他,我就会后悔我的年少无知,我是一个迷恋星星的少女,看不到星星上的灰尘和石渣,我是那个把心捧出的爱情至上的傻瓜,任由那只可恶的鸟,啄破了我的心,——“该怎么表达这裂心的痛苦?”
    有些痛苦不能表达,只能一个人在夜深人静的时候默默咀嚼。
    芙蓉,想到这里,我泪水象早春的露珠,凝结在睫毛上。   
    我扭头看窗外, 窗外有小鸟在树枝间跳来跳去,显得那么快乐,还有几只小鸟在叽叽喳喳,好象在说着绵绵的情话,春天到了,万物正在复苏,可我的爱还有春天吗?
    有时候我的信念相当强大,有时候我的心情十分忧郁,我游离在这两种情绪中,乐观和伤感,激昂与徘徬,盼望新的爱情又惧怕爱的来临。
       窗外的小鸟,你们有没有忧伤?
       身旁有脚步声停留。
  请问:这里可以坐吗?
    我抬头看见了一位男生站在我面前,我迅速地扫视一下,他个子高大,肩膀宽阔,一身蓝色人民装洗得发白,象是小了一号,遮掩不住他的长手长腿。他戴一副黑色宽边的眼镜,浓密的黑发压住宽宽的额头,有一张棱角分明的脸,深邃的大眼睛,宽厚的嘴唇,正在微微低着头向我我询问。
    我也回应一个客气的微笑,这才发现时间虽然还早,但阅览室已经坐无虚席,想找个座位真得请同学挪一挪,每张大桌子四周可以坐八到十个人,我的对面早已坐了几个同学,大家都在默默地看书做笔记。我这边正好可以再容纳一个同学。请坐。我将书包往身边拢了拢,给他让出一个座位。
    他看了一眼我手中的《诗刊》,说,你也喜欢雷抒雁的诗吗?他最近发表的一首诗你看了吗?
  是纪念张志新烈士的那首吗?我用眼睛询问,是的。我们不约而同地说:《只有小草不会忘记》,然后相视一笑。
  他坐下来,打开自己的笔记本,我偏头扫了一眼,那上面也是分行的句子,他轻轻地用好听的普通话朗诵起来:
  只有小草不会忘记,\因为那殷红的血,\已经渗进土壤;\因为那殷红的血,\已经在花朵里放出清香!
    是的,只有小草不会忘记,写得多好啊,我激动地吟诵起来:“只有小草在歌唱\在没有星光的夜里\唱得那样凄凉\在烈日暴晒的正午\唱得那样悲壮\象要砸碎焦石的潮水\象要冲决堤岸的大江……”不由自主地我提高了声音。
   他惊诧地看了我一眼,对面坐着的同学也抬起头望着我,我知道我太激动了。溢出的泪水让我的双眼发亮,冲动的语言给我的脸上抹上红晕,我不好意思地低头,我不是刘胡兰,我也不是张志新。我是那棵渗透烈士鲜血的小草,心花沁出一缕清香。
   我们不再说话,各自抄写自己喜欢的诗。
   然而, 我的心被这诗撩拨了一下,象一阵春风吹在坚冰上,虽然不足以解冻,但带来了一丝温暖。
   我有点抄不下去,随意地翻着笔记本,重温曾经喜欢的句子.....
    第二个星期天的早晨我走进图书馆时,看到他比我来得更早,灰色的讲义夹摆放在桌子上,旁边是一个比我的白色陶瓷碗大一号的绿色陶瓷碗,他没有看书,而是在张望进来的同学,看到我走进来,马上欠身用眼神招呼我,将头偏向自己的桌前,暗示我坐在他身边。
   窗外的紫薇花越来越灿烂,阳光也越来越温暖,小鸟的鸣叫越来越热烈。我们的默契如冰河下的暗流一样汹涌,坚冰即将打破,春天已经到来。
    有一天,他早早为我占好座位,自己在翻书抄笔记,见我进来后,马上停笔,欠身让我坐下,我看到一双明亮的眼睛看着我,这双眼睛里有很多内容,最近,眼睛里要说的话越来越多了,但我们仍然只是坐在一起阅读,平时没有任何交集。今天他欲言又止,轻轻地咬了一下嘴唇,最后红着脸说,请你看这首。他手中的笔记本里夹着一枝钢笔,他打开钢笔分开的写满诗行的那页悄悄地推到我面前,我感觉有点不同寻常,伸手将那蓝色十六开笔记本慢慢移到眼前,他眼睛看着面前的杂志,嘴唇轻轻地说,我写的,送给你!我怦然心动,看那大笔记本上面的字迹虬劲潇洒,有的字力透纸背,好象感情已经不是纸与笔能够承载得了。
《迷恋》——
用一生品你\象读唐诗宋词元曲\把你的倩影捧在眼前\竟然需要不怕牺牲的勇气\将记忆丢进忘川\悲伤却海潮般漫上心岸\相思是一种再苦没有的药\也是一种再重没有的病\感情应该和时间没有关系\和了解也没有关系\是你美丽的强电流 \击倒了我\思念如鞭\脉搏一样舞蹈\原来\爱是忘记疼痛\忘记卑贱\忘记时间\一种犯傻的感觉。
  这分明是爱恋的表达啊。我沉吟着不敢动弹,似乎周围所有的目光都射在我的脸上,我绯红了脸,他真大胆,为何不在离开的时候将笔记本递给我呢?而是这么迫不及待。这几个星期我们很默契地坐在一起,我早就对他有好感,他的身影甚至常常进入我的梦中,但是,芙蓉,你知道,我不敢有这样的奢望。今天,他大胆地向我表达了,我心中沉淀已久污浊,刹时被这巨大浪头冲击得无影无踪了。我翻开笔记本,在他的诗下面,草草而就了几行潦草的字迹,从桌子上向他手臂旁推了过去:
    我愿是高原的一条小路\等待你某一天 快乐光临\ 我愿是苍山一棵野草\等待你某天  俯身抚摸\ 我愿是高原的阳光空气\我愿意是洱海的水草和鱼\只要可以等你,我愿意!
  他将笔记本移到眼前,手里拿着笔,另一只手托着腮,静静地看着我写的回诗,象在欣赏一条游动的鱼,我看着他的脸,他的脸象阳光下的麦子,放着柔和的微光,他的嘴唇不再抿紧,微微地张开着,露出了一排整齐的牙齿,焕出了会心的笑容。他就那么含着微笑读着我写的诗,舍不得从字里行间跳出来,在心里默默地背诵。象跋涉到了山顶的登山者在尽可能地享受阳光。许久,许久,他才悄悄地抬头注视着我,那眼睛里含着晶亮的宝石,折射出海一样的深情。他伸过手,将宽大的手掌覆在我拿着书本的手上,温度从手中传导过来,里面有千言万语,我默默地感受这久违的男性的体温,体会着他的承诺。
   于是,我们恋爱了。他叫陈曦,是长沙本地人。他父亲是右派,下放在湘西农村,受过很多苦。难怪他心很细腻脸却很刚毅,甚至有些沧桑。这正是我喜欢的那种有经历的年轻人,而不是那些充满优越感的八旗子弟。
   芙蓉:亲爱的朋友,我一件很难启齿的事情要向你请教。
   昨天晚上,我和陈曦一起散步,我们沿着校园大道慢慢走着,我穿着一件白色连衣裙,你还记得吗?几年前我们是多么盼望能穿上连衣裙呀,现在终于美梦成真了。
    这条连衣裙有一根细细的腰带,将腰身收得妥到好处,下摆象个喇叭口,旋转时开出一朵美丽的花,脚下是一双托人从上海买的孔雀造型的塑料凉鞋。陈曦上下打量着我,说道,婀娜多姿呀。是的,我的婴儿肥早就褪去了,在农村锻炼时脸上的晒斑也消失了,青春最美的自然红润与苗条的身材集中到我的身上,爱情焕发出的迷人气息笼罩着我,在路上走着时,有不少男生都会转过头来对我行注目礼。
   我看着陈曦,陈曦将白衬衣扎进裤腰显得身材更修长挺拔。夕阳映在他的脸上,描绘出柔和的线条。
   我们走出校园,路上三三俩俩地都是年轻的同学,还有一对一对的恋人。夜色象个魔术师,展开一张黑毯笼罩了所有恋人的秘密。无数的小路通向学院岭,这座灌木丛生的山岭承载着年轻人的爱情。走上梯田式山岭陈曦找了一处僻静所在,在两棵一人多高的阔叶林下面,陈曦从讲义夹里拿出两张大报纸铺在地上,拉着我的手坐下来。我们靠着树干坐着,树冠象一把展开的大伞,绿叶是缕空雨伞上的花纹,透过树叶有星星点点的月光斑驳照在我们身上,我们的白衣服变成了树叶状的月光装。
     陈曦在我的耳边轻轻地说,牡丹,亲爱的,为什么你与其他女孩那么不同?你的聪慧伴着诗意的忧伤,你的眼睛象深不可测的深潭,那里面不仅有盈盈的爱意,有时还露出一丝决断,有时又露出一些徘徨,我真愿意象一个探险者,发掘出你珍藏的宝贝。
     陈曦将头转过来,轻轻地吻着我脸。继而又温柔地拥抱了我,慢慢地他加大了力度,抱得那么紧,我听到他重重的喘息声,甚至身体的某一个部位顶在我的腰肢上。
     我的心象被火点燃一样,坚冰融化了,化成了一江春水,我的嘴唇象玫瑰在夜色里盛开,吐露出迷人的芬芳。身体里有温泉涌出,遍体如酥,陈曦象勇士越来越勇敢,我则如春风越来越温柔.......
   芙蓉,每每到这关键 的时候,我就会奋力挣扎,违背内心的召唤,捧着发烫的脸,站起来,大口地呼吸着空气。
    而陈曦则象个捞不到月亮的猴子,抓耳挠腮露出苦笑。继而又从背后拥着我说,牡丹,你真好!在我心中你就是圣洁的女神,你看,月光下你穿着洁白的连衣裙好象圣女一步一步走上神坛。
   其实,这个情景剧已经在我们中间上演了许多次了。每一次我都无比内疚,我真想大声喊出来,我不是女神!我是早开的桃花,已经残红遍地。
   芙蓉,我该怎么办?我能埋葬过去的经历,却修复不了心灵的忧伤,我能扼杀肉体苏醒,却不能阻挡灵魂的呐喊! 
   我怎么能带着这累累伤痕去面对陈曦纯洁的眼神,我怎么能带着无尽的羞耻去接受陈曦的由衷的赞美。
    即使陈曦能接受我肉体的伤痕,又怎么能接受我灵魂的欺骗?
  芙蓉,我真想原原本本地向陈曦坦白十五岁时发生的一切,我不能靠欺骗得到爱情,我不能获得纯洁的肉体,但我要保持干净的灵魂。
    可是,芙蓉,我是多么害怕失去陈曦呀!
   芙蓉,请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


                                                                                         你最亲爱的朋友:牡丹
                                                                                               于一九七八年秋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