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暗花明欢迎您的到来

我在起点与终点之间 两全其美

 
 
 

日志

 
 

宝庆老大传奇 第二十六章 悲伤海燕  

2017-05-04 17:08:55|  分类: 学写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海燕,海燕,别哭了,别哭了。大宝这种男人不值得留恋,早点分手也许还是好事呢。”
    海燕哭得梨花带雨,四角印着蝴蝶的小手绢被眼泪浸泡得拧得出水,瘦弱的双肩随着抽泣声微微耸动,一抽一抽地哽咽:“月亮,你不知道,你不知道,象晴天霹雳一样,我哪里想得到啊!”
    “海燕,这有什么想不到的,大宝本来就是一个花心男人。你们离开差不多半年了,他在青树坪卫生院找个妹子,太正常不过了。反正你已经下乡了,干脆分手就是。我知道你对他感情很深,但是,有什么办法呢?当一切拥有和执着成为一种伤害时,放弃便是最好的归宿。这句话你听说过吗?
    “可是,可是,呜,呜........我这回去看他,他还是与从前一样,对我还是那么好,那么、那么亲热,看到我去了,他高兴得、不得了的样子.........”
      “有一种男人对身边所有的女人都很好,但是,他对任何女人都不能专一。大宝就是这种人。说实话,这种男人被任何女人遇到,不是遇到幸运,而是遇到魔鬼,一个化妆成美男子的魔鬼。海燕,我看到你一步一步陷入魔鬼的手掌,我早就为你捏着一把泪,这一天迟早会来的。”
“月亮,只要和大宝在一起,我就象吃着蜜糖,别人传闻的有关他的坏话,我一句也听不进去,现在我心里象吃着黄莲,黄莲苦得象海水那么多,我被泡在苦海里无法自拔。”
         “海燕,太过于重感情的人受到的伤害最大。对你而言是初恋,一旦失恋肯定痛彻心扉。而大宝可以是逢场作戏,有了新人忘了旧人。你又何必呢。”
          “所以我必须得找到他才心甘啊!”
         “这么远你一个人就跑到双峰去了,万一他不在,你不是空跑一趟吗?”
        “嗯,自从大年初三他从石山寨下去算命,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心中一直很惦记,饭菜都吃不出味道,睡觉也在梦里想着他。这次我请假回来,就是要非得看到他不可,他到底是躲我还是躲风,我心中没有一点底。他这人没有长性,我是知道的。
      那天下着大雨,下车后,我举着一把油布伞,提着一篮子鸡蛋,找到半天才找到地方。将近中午了雨还没有停。好在找到了他,大宝真象他们讲的是天上的飞龙地下的蜈蚣花猫狸的脚。如果不是摔成这样,到哪里去寻他?”
 “ 他住在哪里?”
 “ 住在卫生院后面的一间小房子里,弄得很干净。墙壁上还贴着刘三姐的电影海报。”
    “你没有发现他有什么不对吗?”
  “他,他似乎,好象有点点紧张”,说:“海燕,你怎么招呼都不打一声就找到这里来了。下这么大的雨。“。然后站在那里犹豫了片刻,似乎下了一个决心,抑制不住内心的欢喜,让我等他一下,说是要去订饭买水果,转身走进了雨幕之中。你不知道,他跑回来时衣裳都淋湿了,将我手中的东西接到手中,就带我上那间房子了。
      一面走,我一面告诉他:“春节后,我下乡了,这次回来探亲,才听你妈说你摔断了脚,何平哥把你送到这里来。我本来只有四天假,赶紧就坐车来看你。你还好吗?”
   这时我们已经坐了下来,他从开水瓶里倒水给我喝,又倒了些水给我洗脸,我接过他递来的毛巾擦脸时,他回答:“好多了!”站起来走几步路给我看,他走得一瘸瘸的说:“从今往后我成为残废人了,你还敢跟我么?”边说边露出笑容,我感觉他看到我来,眼睛眉毛都在笑。
      看到他那个样子吓得我要死,真以为他从此变成残废人,等我想清楚我刚才见他时并没这样瘸才晓得他故意吓我的。我破涕为笑,用拳头捶他,他一把抱住我说:"海燕,你真好,我每天都在想你.......,"说着就将我往床边抱.......。
    我们久别重逢,真象干柴烈火,立刻就热吻在一起了,迫不及待地动作起来,衣服都脱得手忙脚乱,正在滚床单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拿着钥匙“咔嚓咔嚓地”开门,一边高声大气地喊着“大宝,开门! 大宝,开门!打什么反锁呀! ”是一个妹子的声音。
       我吓得双手发抖赶紧扯过衣服来往身上套。大宝也对我作了个手势,示意我快点,然后恨恨地一跃而起,慌乱地穿衣服。这时,门外的那个妹子提高声调更凶巴巴地喊:大宝,你在吗?你不开门,我拿脚踢啦!“ 砰!砰!”两声巨响,妹子用腿踢门了。
   这个卫生院的宿舍是很旧的板壁房,拿脚踢门整栋房子都在打颤,加上窗户外面风雨交加,那种摇摇欲坠的感觉真有点吓人。
    大宝没有办法,只得大声说:”月英,莫吵,就来了。“ 匆忙间打开了门。门开处一个高大健壮的年青妹子满脸胀得通红带着一身雨水冲了进来,她用力撸了一把头发上的水滴,气愤地盯着我看说:“果然屋里有妹子啊!”再一看那凌乱的床单,心中立刻明白怎么一回事了。跺着脚上的泥水,转身问大宝:“她是哪个?”
  大宝脸色很难看,脖子上的青筋气得鼓了出来,冷冷地说:“是我宝庆的朋友,来看我的?怎么啦,你不准啊!”后面哪一句:你不准啊!声调很高,很凶,一副不将她放在眼里的样子。
     我知道他心里恨的是这个叫月英的妹子,坏了我们的好事。
       大宝接着摆出一副无赖的面孔转过头对我说:“这是月英,在卫生院工作。这个房间是她的。我睡在病房里。”
     这时候,我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觉得在别人房里做这事太难堪了。心中还在暗自怪大宝,象个猴子一样毛手毛脚,急忙急躁,太出丑了。
    呜.......,后来我想了半天,订饭买水果可能是借口,去找这个妹子拿钥匙才是真的。哪晓得拿到钥匙没有十分钟,这个妹子就冲进来了将我们撞了个措手不及。
    我十分不好意思,红着脸说:“对不起,没有经过你允许,就进来了。”
       谁知那妹子气得胸脯一起一伏,脚一跺,指着我对大宝说:“她是你什么人?我是你什么人?你,你当着我们俩讲清楚!”
     月亮,我这才知道情况不妙,这个妹子可能是大宝在青树坪吊的膀子。而且看她的表情,他们根本就不是一般的关系,可能、可能已经,已经发生了、关系!而且已经公开,因为她踢门的时候,隔壁左右的房间有人出来看热闹,她也不怕!
   哦,月亮道:“月英这么说,是逼着大宝二选一了,看来她胸有成竹,或者可能她根本不清楚你和大宝的关系,只是看到床单起了疑心!那么,大宝到底承认你是他的女朋友?还是那个叫月英的是他的女朋友?”
    呜.......呜,海燕哭得鼻头发红,眼睛肿得眯成一条缝,从小将她带大的奶奶去世时她也没有哭得这么伤心。
   月亮恨恨地猜测着:“他肯定又编了一套假话吧,他怎么会说老实话,说老实话他还叫大宝吗?他不过是打太极拳,化解一下眼前的尴尬。这种卑鄙的男人你就是在床上捉到他,他都有理由说他们是在试一下床板牢不牢!”
     嗯.......当时,我盯着大宝,又羞又气地问:“大宝,她是你的女朋友吗?”
     大宝无比烦燥皱着眉头,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邪里邪气地说:“你们都是我的好朋友。“
他昂着脑袋板着脸,粗声粗气对那个妹子说:“月英,你出去一下好吗?等一下我给你解释。”
     那个叫月英的妹子,粗鲁得狠,横着眼睛瞪着我,好象要我一口吃了的样子,高声说:“还有什么好解释的,我先整死这个偷人婆,再和你算账。”话没说完,死女人一步冲上前来,扬着手对着我的脸“啪、啪”扇了两个大耳光。嘴里骂道:“偷人婆,快点滚开! 我和大宝早就成了夫妻,我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你们这些臭不要脸的骚货,来一个我打一个,来两个我打一双! 不要以为你是宝庆妹子,我就怕你们! ”
    呜呜,月亮,我根本没有提防就被死女人打耳光,我从小到大哪里挨过这样的打,受过这样的委屈啊!而且还有那么多人围在门口看热闹。我气得发晕,叫道:“大宝,打死这个臭货!”
   大宝一步跨上前,伸手扼住月英的手臂,厉声说:“月英,你不要发癫。”
     呜,呜,我真是又恼又羞又气。到这地步,我不打她我还是宝庆妹子吗?乘着大宝抓住她的手,我站起来就往她脸上头上抓,十手如九爪金龙,一把抓住了她一缕头发,作死地揪,将她揪到床边俩人一起翻倒在地,大宝慌忙又来摁住我,三人打作一团,慌乱中将热水瓶打翻了,哭声骂声喊声热水瓶爆炸声引起更多人来看热闹。一条走廊挤得水泄不通。后面的人踮着脚挤前面的人,嘴里嚷着:“来了个宝庆妹子呀,看看。”
     有人手里端着饭碗打着哈哈说:“大宝伢子真有狠,成双成对的吊膀子”。
     还有流着鼻涕的孩子从人丛中钻进来说:“我要看,我要看大宝哥哥的婆娘。”
     两个护士模样的年轻妹子,捂着嘴笑,其中一个走上前来扯起月英说:“月英啊,不要放泼嘛。有话好讲,有话好讲。”
  那个月英真不要脸,从地下爬起来,拍着肚子当着众人对我讲:“偷人婆,告诉你,我这里怀着他的崽,你还好意思到这里来,来喝三朝酒呀!”
    又雄纠纠地对大宝说:“大宝,你老实点告诉大家,你是不是对我讲你根本没有女朋友?这一生一世你只爱我一个!”说着满脸潮红,双手一拍:“今天你表个态,有她没我,有我没她!”
     这真是青树坪卫生院百年难逢的大笑话,所有人都不带一点同情心地看热闹,唯恐乱子不大,听到月英的话,更是笑翻天了:“哈,大宝伢子时来运来,讨个婆娘带着崽来了。哈哈!”
    大宝气得脸色发青,尴尬地笑着对周围的人说:“误会,误会!来个朋友她就吵成这个样子!”
   我无地自容,捂着发烫的脸,披头散发,想起我们石山寨的妹了怎么能么能让乡里妹子欺负,将心一横,收敛了眼泪,不饶人地开骂了:“不要脸的死货,抢人家老公还有理由啊。你跟他生崽,你生得出来,我摔得你死!”骂着骂着,胆量反而增大了,一串串地从小听来的脏话痞话象太阳下晒的辣椒酱呛得人死。
 正在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众人嚷道 :“唐院长来了!”
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分开众中进来了。大宝狼狈叫一声:“宝平哥。”
     唐院长对那个死女人说:“张月英,你个没有结婚的妹子讲话不注意影响,你还要不要面子,还不快点去洗脸。”
   又对大宝说,“大宝,看你做的好事,跟我来一趟。”
   再转身对众人说:“上班的上班,休息的休息,一个医院弄得乌烟瘴气的,散了吧。”
    众人这才一哄而散。
    大宝看到救星来了,转身好言好语地劝慰我:“海燕,你先回去,过两天我回宝庆来。这个妹子有点病,天天吵着闹着要嫁给我,你不要理她,她讲的话都是造谣。”
    我想,这里毕竟是她的地盘,我站的是她的房子里,大宝走了,我也无处可去呀,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吧!
     呜呜,月亮,你说我怎么办啊! 我只好一路哭回来了。
    海燕,怎么办只有你自己决定。我感觉要看你爱大宝有多深,爱一个人,是接受而不是忍受,是宽容而不是纵容。海燕,你个性很软弱,大宝这个人你能原谅一次,你能原谅一世吗?背叛有了开始就没有结束,今天你来向我倾诉,以后你会象祥林嫂一样,永远当一个受气的女人。
      呜呜,可是,可是我不能失去他,失去他我依靠哪个呀?
    感情久了,不是爱,是依赖,当失去时,那不是痛,是不舍。当分别来临,你失去的不是某个人,而是你的精神支柱。大宝能和你好这么久,一是他没有归宿无处可去,二是你家里能接纳他。不然你们早就分开了。要一个男人定心,先要有安定的环境。现在你已经下乡,他也不可能再住到你家,甚至不一定能回到宝庆,你不能为他提供安宁的环境,怎么管得到他。你们象漂浮在不同池塘里的浮萍,自身难保,又怎么能别人遮风避雨呢。
     对,我是将他当成我的精神支柱。没有他的日子我都不知道是怎么过的。但是,现在这样,我也不愿意再跟他了。
    海燕,人生是一场盛大的遇见。要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而我们,可能是在错的时间遇到了错的人。这是错上加错,知道吗?来,振作起来,洗过脸,我陪你吃点饭!月亮站起来,鼓励着女伴。
      在月亮家里,海燕终于慢慢地平静下来了。
      吃过饭,海燕的痛苦随着她的倾诉告一段落,她将一地黄莲收纳到内心的仓储,待孤独时当零食咀嚼,半年多时间,错爱浇灌出的黄莲太多,多得她得用一辈子的时间品尝苦味。
      她关心起好朋友月亮了。什么叫在错误的时间遇见错误的人,难道月亮和国祥也分手了吗?坐在月亮的床边,海燕抖动着才洗好的手帕,将这方小小的手帕晾晒在床栏上,问:
     “月亮,你和国祥也准备分手了吗?”
      月亮很平静地说:“我们已经几个月没有见面了。没有工作的时候,我们能够风雨同舟,谁知天晴了,招工回城了,便各自散了。我们现在各有各的生活,曾经相爱,现在已经互不相干了。感情原来是这么脆弱,经得起风雨,却经不起平凡。”
    我们不过是两只流浪的小猫,在风雨中相互取暖,一旦有人收留,我们就各自寻找自己的幸福去了。
    为什么呢,你们不是好了一年多了吗?你从小没有爸妈,是你舅舅带大的,你舅舅代表你家长,你舅舅同意你和国祥好的时候,你不也是很高兴吗。
    “海燕,爱情是虚幻的,生活是现实的。那时候,我是个孤儿,依靠舅舅生活,想找个靠山,明知国祥家里条件差也和他在一起,是看他身强力壮,在社会上也有势力,对我很忠心。今年招工政策是回父母所在的单位,他父母连单位都没有,只进了一个办事处厂子,你想想,他都二十六岁了,进这么差的厂子哪里还有机会跳出来。又哪里有钱结婚呢。而我进的是湘印机厂,是上海搬迁到宝庆的国营大厂,是我舅舅卖了两头猪,找“四个面向办”的关系开后门才进去的。两个人的地位一下子就拉开了,我没有了爸妈,总得为自己好好打算吧。
    月亮,你这么做是不是对不起国祥啊!他可是将你当宝贝,他家里再困难,只要你说要什么,他就给你买什么!你几件好看的衣服,都是国祥给你买的啊!大宝可从来没有给我买过一件衣服。
  唉,海燕,几件衣服算什么,我还没有让他赔我青春损失费呢。你不知道,我身边的上海人是怎么过日子的,他们又细心,又讲究,精明得不得了。上海女人找对象肯定将经济条件摆在第一位。现在有新政策,没有结过婚的上海人在外地工作,如果找到上海当地人结婚,户口可以迁回上海。好多上海妹子三十岁都不结婚呢,非得找个上海男人,那怕是离异的、大自己十来岁的,郊区的、个子矮得象箩筐的,都愿意嫁。就象我们这边乡里妹子只要能嫁到宝庆来,宁愿找个瞎眼跛腿的一回事。上海妹子只要能回上海,那是什么都在所不惜。那怕在厂里谈了八年的男朋友都可以马上分手。海燕,社会就是这么现实,感情当不了饭吃,日子过好了,感情自然会产生。日子过得不好,再好的感情也会寡淡。
     可是,月亮,分手是相当痛苦的事情。分手会是一辈子的分别啊!我真害怕,从此,我再也见不到大宝了,就算见到,他也不再是我的那个他了。呜.....呜,海燕的眼泪又如塘坝开了闸,她将晾晒在床栏上的小手帕拿起来捂在眼睛上。
    是啊,为什么说物是人非呢,你要孤独很长一段时间,躲在一个阴暗的地方为自己疗伤。好在你可以回到知青点,到集体中去玩去疯去闹。最好是接受另一个人的追求,开启另一扇门。发现另一个世界。
      心,不伤不碎。我才不愿意带着一颗破碎的心去和另外一个人谈恋爱呢。海燕拿开眼睛上的小手帕,整个脸都痛苦得变了型。
     海燕,你马上就会招工,你一定要争取进你爸爸的单位粮食局。千万不要进搬运公司,进了搬运公司,大宝不会要你的。因为他也可能返城,他返城就会进他爸爸的卫生院,这叫一步登天,你不知道今年右派分子、四类分子都评反了吗?
     你别只晓得哭了,失恋使人成熟,你快点关心自己的前途吧,看有什么关系能够开后门,就去找啊!
     你如果有了好单位,大宝会到你面前来求你的。那时候,你可以给他一个白眼,也可以给他一个笑脸!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