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暗花明欢迎您的到来

我在起点与终点之间 两全其美

 
 
 

日志

 
 

宝庆老大传奇 第二十七章 拔云见日  

2017-05-01 09:50:22|  分类: 学写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命是一团欲望,欲望不满足便痛苦,满足便无聊。而人生,就在痛苦与无聊中摇摆,幸福不过是欲望的暂时停止。 -----叔本华。


     海燕来看我,我将她领到月英房里去,唉,我也没有别的地方可去呀,病房里那么多人怎么方便?外面又下着大雨。当然,这是很卑鄙的事——将前情人领到现情人房里去做爱。谁知月英那么敏感,一下子就知道我将女孩子领到她房里去了,赶来就吵个昏天黑地,打个两败俱伤。害得我一场好事鸡飞蛋打出丑弄怪。
        最傻的女人在吃醋这件事上,也有着无师自通外星人般的遥感技术,哪怕隔着千里万里远,都能被醋味熏得跳起三丈高,非得用眼泪和口水才能稀释片刻。只是这技术非但不能帮她成功,而且越灵敏的吃醋,越象高强度的腐蚀剂将她美好的形象在男人面前腐蚀得丑陋不堪。而聪明的女人一般对醋不敏感,三大缸醋都熏不出她的一滴眼泪,象武林高手一般,一个凌波微步就掠过滔滔醋海。或者一颗心脏早已被醋泡酸,脸上却装着象吃了蜜糖一样露出甜蜜的微笑,这样一来,男人不好意思再给她吃醋,而是将她当作糖果美人捧在手心爱惜。
       我这个江湖浪子看到月英掀翻醋坛子就象从晏家岭算命出来再次遇到刘长子追捕——跑都跑不赢。好在宝平哥来救驾了我才得以脱身。
       我被宝平哥叫去他办公室骂了一顿,骂得轻描淡写,我听后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大宝伢子,到青树坪这三四个月你把我卫生院三个妹子轮流逗了一番,你以为你是吊膀子的高手,你看你给我惹出多少麻烦,膀子不是吊得越多越好,而是样样摆得平才算本事。这里面的学问大得很,够你学一世了。我在这里工作了二十多年,我有这些桃色新闻吗?伢子,你还太嫩了一点!”
     我的天,宝平哥这模样还想当我的老师,想吊膀子也要有女孩愿意跟他呀,你看他这么热的天还捂着一顶皱巴巴的蓝色人民帽,帽舌向左歪着想遮住太阳穴那块铜钱大的亮疤子,八字眉配着小眼睛,眼睛还眨巴眨巴,为了控制眨巴眼的毛病,每说两句话就努力睁一下眼睛。‘欲盖弥彰’这句成语恰到好处地印证在宝平哥的脸上。
     我被他骂笑了,奉承一句:“宝平哥,这方面我要向你学习!”

       宝平哥气得哭笑不得,眼睛眨巴得更利害:“大宝伢子,你要招报应的!你娘的,你在我这里住了三个月,每天女病人增加了十几个,什么骚的臭的你都敢往我卫生院引,坏了我的名声,还要我帮你收场!”
      骂完后,宝平哥象当妈妈的人一样,孩子不听话,轻轻地打一下屁股,然后再拿出一颗糖哄着孩子别哭。他由白脸变成红脸,语调也变得亲切而激动仿佛我们是天生的好兄弟,这变化只在一瞬间,我还没有回过神来,他就抑制不住地眼角扯成了月牙。以前我只知道宝平哥长得猥琐,不知他什么时候学会了变脸这门绝技,估计是当了院长以后操练的。他从旧樟木办公桌旁站起来,兴高采烈地用三根手指头‘扣扣扣’地敲着脱了漆的桌面对我说:“大宝,告诉你一个天大的好消息,今天你爸爸的大徒弟、我的大师兄志强哥打电话告诉我,全国上山下乡运动结束了,所有知青全部返城。宝庆各单位都在办理子弟返城手续,志强哥现在是"东红方"卫生院的院长,他让你马上回宝庆去。”宝庆人总是将“东方红”卫生院叫做下河街卫生院,宝平哥打着官腔,“东方红”三个字象唱歌一样被他唱得很自然。
     这真是一个大炸雷,震得我发愣,我一时回不过神来:“ 真的吗?真的吗?可是我,我负案.........”
     宝平哥象伟大领袖,一挥手就抹去我所有的过错,表情由猥琐变成自负,眼睛眨巴的频率加快了三倍:“破财消灾,破财消灾,志强哥已经找人开后门,摆平了你们弄炸药的事。大宝,你的灾星过了,灾星过了,我算过,今年你要行大运,二十年大运,往后一马平川........” 宝平哥将右手揣在胸前,三根指头无意识掐算着,眨巴眼睛搬运着周易八卦,他忘记前次说我有牢狱之灾的事了。
    “好啊”!我激动地说,“我现在就走!”
 “  慢”,宝平哥抛弃了周易,双手一按,回到领导身份:“志强哥说,按政策你和你妈的户口可以迁回宝庆,你可以作为下乡知青安排回卫生院工作。你赶紧到‘四个面向办’去看转户口安排工作的手续怎么办?师傅的四类分子帽子已经摘掉,平反的通知下来了,是志强哥拿着。你从此有前途了。今天没有车了明天趁早回去吧。你的腿伤基本好了,和月英谈恋爱弄出的事你赶紧处理好。再也不能惹事了,听到吗?”
     宝平哥这番话说得清清楚楚,真是当领导的料。看来人丑点不要紧,只要有官当就好。
    “听到了,听到了!”我手舞足蹈,忘记感谢他的大恩大德,踉跄着冲出了办公室。
    天啊!我晕得分不清天南地北了,我象发狂一样跑到卫生院外面,外面的山野田园都被雨水淋得湿沥沥的,洗得干干净净焕然一新,所有的灰尘烟雾枝叶都化成了碧绿葱茏。青蛙在田里、溪边露出绿色的脊背,鼓着肚子唱歌,小鸟洗净了羽毛给青蛙伴奏,大水牛被雨水冲去了牛牤和苍蝇高兴得‘哞哞’叫!蜻蜓和蝴蝶在山花间穿梭般地舞蹈,不甘寂寞的萤火虫忘记了时间,提着灯笼四处巡查。
    我迎着雨后的微风跑到田边,跑到山上,跑到山顶,任由泥水飞溅水珠摇落,我站在山顶大声喊:“我要回城了!我要有工作了!啊!啊!”一种悲怆涌上心头,我蹲在地下大哭,“呜哇,呜哇!”我一个人站在山顶,山顶上的松毛树在风中舞蹈,我哭了又笑,笑了又哭!我踢踢这棵树,摇摇那棵树!我抱着一棵大树哭,树皮粗糙得蹭着我的脸,我用头撞着树干,撞得脑袋嗡嗡响,这才知道一切都是真的。
    十年了,十年啊!我过的是什么日子!从一九六九年全家下放,到七九年的今天,从十三岁到二十三岁,我在农村劳动,在社会上飘泊,尝尽了人间的酸甜苦辣,成了有名的稀巴烂的坏青年。我被人用刀子捅,也打断过人家的肋骨!我被追捕摔断了脚现在还没有完全痊愈,我还象个采花大盗,害了不少年轻的妹子。我游过街、进过拘留所,我进派出所就象进电影院。我差不多气死了爸爸。我这样的人,还有今天,还有回城安排工作的一天啊!
    霏雨初霁,天仍然阴沉着,厚重的云延伸到天边,云的边缘放出白光,再厚的云也拦不住身后的太阳,今天不出太阳,明天太阳一定会出来。可这时候,天地一色青灰,雾气缥缈处,远处的树林显得模糊安宁静谧忧郁冷静深沉。
    我坐在山上等,等到快要黄昏时,天际终于出现了奇迹,太阳象个红色的大球,瞬时从乌云中跳出来,原来的黑云都变成金色,变成了灿烂金光。
   啊,我的太阳,我的太阳你终于出来了,我还年轻,我只有二十三岁,我还有大好前程,我要回去,让妈妈夕阳红灿灿,告慰爸爸的在天之灵。
    我坐在山顶直到天黑才慢慢地平静心情,走回卫生院。
   进了卫生院的大门,看到人们异样的目光,我才意识到今天中午发生的事情人们还当作笑话议论。我隐约记得海燕似乎来过,月英似乎吵过,但那已经离我很远了,远得象是一个世纪之前的事情。十年时间象个沼泽地,我在这里搁浅,我在这里沉沦,我在这里挣扎,我与沼泽同流合污,今天我终于脱离了灭顶之灾,拔出脚来,再也不愿意回头看这可怕的魔鬼般的陷阱,这十年间对我好的、不好的人,这沼泽地一切的恩怨情仇在我心里已经结束了。我的眼前打开了一扇门,那里有一个新世界在向我召唤,我要大步地跨越沼泽地,迎接新世界。
     “ 大宝!”一声呼唤又将我拉回现实,面前站着的是月英。月英明亮的大眼睛为我哭得红肿了,月英红润的脸蛋为我憔悴了,月英艾怨地盯着我,我的心中顿时充满了怜悯,辣手摧花说的就是我呀。
     哦,月英,月英是我在这里养伤期间无微不至照顾过我的女朋友,她单纯、直爽、有农村女孩的忠心和泼辣。我不会忘记患难之中交往过的女人,可这些女人并不一定是我要的女人。她们只是落难公子在赶考途中遇到的小姐,与公子私订终生后花园,让公子享受一段邂逅的幸福。时过境迁公子会偶尔怀念她们,怀念她们的善良无私多情,为了让落难公子进京赶考取得功名,她们不仅献身,还扶上马送一程。
      是的,我忘不了你们,石山寨的海燕,青树坪的月英。
     想到这里,我心中充满内疚,脸上露出笑容。我不会破坏我今天的好心情,一定要将这妹子哄得开开心心。
     “哎呀,月英,你帮我打好饭了吗?我都饿死了!”
     月英余怒未消地嚷着: “大宝,你今天要和我说清楚,那个宝庆妹子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她到底是你什么人?”
  “哎呀,月英,走走走,到你房里去,先让我吃饭嘛。你不怕把我饿坏了,饿坏了我你不心疼呀!”我连推带揉的将她推到房里,关上门,桌上果然有她为我打好的饭菜。我转过身用嘴封住她的嘴。直到她软下来。
     我在她耳边说绵绵情话:“傻妹妹,你真是个傻妹妹,人家那么远来看我,我总要应付一下嘛,我和她只是朋友关系,你看,我没有着跟她回宝庆去,送都没有去送她,是不是?”我掐着她的小耳朵,象掐着一小片山茶花。
   “ 你吵得太凶了哦!不许再吵,听到吗?再吵,我就不喜欢你了”。我舔着她的大眼睛,尝到了泪水苦涩的滋味。
  “ 你真是个小傻瓜,当着那么多人说我只喜欢你一个人,这样的话也能当着人说呀!”我的脸贴到她脸上,让她感受我的爱意。
   “你还说怀了我的崽,让我摸一下到底怀上没有,没有怀上的话,我们今天怀,好不好?”我索性嘻皮笑脸,一边说,一边动手。她煞风景地在我身下挣扎,不依不饶说:“为什么要反锁房门,床单怎么乱了?”
     这点小事难得住我大宝吗?哄她象哄白痴一样,我将她拥到床前,抱住她说:“傻瓜,人家一个宝庆妹子打扮得那么漂亮,跑到乡下来,不怕别人看热闹啊,人家还没有坐稳,门口就围着一群人象什么话?不关紧门怎么行?俩个人坐在床边说话,她又淋了点雨,床单乱一点就是有名堂?你疑心太重,哈哈,你是疑心生暗鬼哦,自己每一次都把床单弄坏了吧?来来,我们俩人来滚床单!”不由分说,我就死死地压住她。

   百炼成魔,我早已刀枪不入。我在心中鄙视自己、唾弃自己:“大宝,你还是人啊,你这个畜生!你糟蹋了这么多好妹子,你要遭雷打火烧的!”我一面赌咒自己下地狱,一面带着月英上天堂。
月英将白日的泼辣化作了夜晚的疯狂,我享受着她青春的肌体,幸福的呻吟,热情的喘息,和攀上珠峰后的大呼小喊,如果说海燕如月光一般妩媚,月英则如阳光一样火辣,我驾着青春的风火轮象个战神,摘取了天堂里所有的桂冠后大胜而归。
    我小心地用外排的方式解决怀孕的问题。尽量不留下后患。
    事后,月英情意绵绵地说:“大宝,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你可不能抛弃我,不然,我死给你看!”
 什么叫傻女人,傻女人就是事前任由你哄,你的每一句承诺她都当真,你说愿意为她摘来星星,她的眼中全是星光灿烂,你说她是你的女神,顿时她就以为自己是校花县花市花,你说你在这世界上只爱她一个,她就以为她拥有唯一被爱的资本。傻女人就是在你热情如潮水般消退后还在你面前喋喋不休要你履行承诺的人,傻女人是手中拿了十根粗麻绳要将你捆成棕子放在锅里煮熟让她一人独自享用的人。
  呸!我最恨的就是这样的女人,扫兴,无比扫兴。动不动就是‘你要对我负责哦’。我又没有强奸你,两厢情愿的事负什么责。我条件那么差,从不隐瞒,也从不强求你们嫁给我,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钓嘛!什么“死给你看!”完全农村妇女的作派。你真的是贞女,就将自己的贞洁留到结婚那个夜晚。拒腐蚀永不沾!
   不过,今天我心情太好,好到看到老母猪也是双眼皮的美女,何况身边的月英是跟了我一个多月的青春少女,是我催开的花朵,我笑着说,月英,别说什么死了死的,要高高兴兴快快活活地活啊!来,我再让你当我的人,当我最最爱的人。一个翻身,我又将月英带到山峰看美景。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