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暗花明欢迎您的到来

我在起点与终点之间 两全其美

 
 
 

日志

 
 

宝庆老大传奇 第十六章 血证青春  

2017-04-13 10:00:06|  分类: 学写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夜有点深了,院子里静悄悄的,家家户户都关门熄灯。小床上的儿子发出微微的鼾声,后屋里俩个女儿睡沉了,没有了动静。牡丹爸爸李刚穿着汗衫短裤轻轻地从床上爬起来,没有拉亮电灯,而是从枕头旁摸出手电筒摁开,走到门后将俩个女儿挂着的书包取下来,拆开蚊帐,放到自己睡的床上。他的动作惊醒了牡丹妈,她翻了个身说:“你在做什么?”

   “ 没做什么,看看妹子的书包里放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唉,无非是些旧小说,牡丹除了看小说,还有什么呀?半夜三更翻书包干嘛!”

   “你真是个糊涂娘,你没有看到大妹子最近好大的变化吗?”

   “什么变化,拿铝梳子烧热把刘海烫卷了吗?我骂过她了,她看到旧《上海电影》杂志上那些女明星,什么蝴蝶呀,王丹凤呀,白杨呀,穿着旗袍烫着卷发,羡慕得不得了。女孩子嘛,就是虚荣心重。”

   “你看看她最近交的朋友,经常喊她出去玩,回家又晚,还特别兴奋,这妹子心早就不在家里,不在学习上了。这几年你在“五七干校”劳动,不晓得宝庆城里有多乱。那天她回家跟弟弟妹妹说,她学会了骑单车,还化妆成男人照了西装照片。你没想想,是哪个给她在照相,是不是有可能和春桃的哥哥或者芙蓉的哥哥们在一起鬼混。你这当妈的要提高警惕性。”

    李刚这么一说,牡丹妈惊出一身冷汗,联想到牡丹这一年里发育得特别快,胸部饱满得要挣开衣服,尤其是入夏以来,不象别的女孩子穿背心式乳罩,将胸部裹着紧紧的,而偷偷地在缝纫机上对着旧裁剪书学着做薄薄的背带式乳罩,将胸部裹凹凸有致,那乳罩肩膀上细细地带子从的确凉衬衣外面看得清清楚楚。这妹子怕是有点名堂了。牡丹妈连忙翻身坐起来,两人一起仔细地翻阅牡丹的书包。

   黄色的帆布书包里面里的东西被倾倒在床上,弄出了响声,七零八碎腾出的灰尘飘落在被单上,教科书中果真夹了本旧小说,那不厚的小说还保留着卷了边的封面,名字叫《秋海裳》,李刚翻了翻内容,说,都是些不健康的东西。难怪她老师给她期末评语里有“要注意意识形态领域里的阶级斗争”,这妹子尽看些才子佳人,谈情说爱的东西,容易走火入魔。

   “啊,老李,你看这张纸是什么?”牡丹妈妈将文具盒打开,抖出里的一支钢笔,一支圆珠笔,一支铅笔,两块三角板,将垫文具盒的一张横格纸掀起,底下居然藏着一张折成“又”字形的小纸条。牡丹妈将小纸条折开,用手电筒照着看,那是从数学作业本上撕下来半只巴掌大的小纸片,上面有牡丹的字迹,写着的是:“赵大宝,李牡丹两人相爱,永远不变心!”下面是圆珠笔签的名字,牡丹签名字迹绢秀,男孩签名字迹粗劣,两人的名字上还盖着两个大拇指按上去的血指纹。

    牡丹妈倒抽了一口冷气,吓得捂住胸口说:“这死妹子,和那个写血书了?这还得了!”

    李刚也气得发抖,顾不得收拾床上的书本,坐在床边的凳子上喘气,埋怨道:“这都是看旧小说看坏了,你呀,一心只晓得工作,对女儿一点也不用心。现在社会风气不好,十五六岁的妹子早恋的很多。血书都写了,只怕不是一天二天的事了。”

牡丹妈气出了眼泪,说:“怎么办,我去喊牡丹起来,你问她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刚到底是当领导的,城府很深,说:不在这一时,先观察两天,了解一下男孩是哪个再说。今天晚了,别把一院子的人都惊动了,这不是什么好事。睡觉吧,明天还要上班。

   牡丹妈清理好女儿的书包,熄了手电。夫妻俩静静地躺着,谁也没有合眼。


宝庆老大传奇 第十六章 血证青春 - 柳暗花明 - 柳暗花明欢迎您的到来


        端午节后,牡丹一直没有大宝的消息,直到春桃那天悄悄地将她叫到外面说:“我哥哥要我找你去一下,说是有事。”

“什么事呀?好象大宝出事了。”“啊,什么事?”牡丹急急忙忙地与春桃来到她家里。

   牡丹在春桃家阁楼上见到大宝。

   房子里除了大宝,王爱国还有胖子、国祥和另外俩个年轻人。小小的屋里人挤人,一屋子烟雾缭绕。大宝的表情有点焦虑,样子很紧张,人也憔悴了不少。牡丹在这么多男孩面前极不自在,低着头,站在屋里没有吱声。有人站起来,腾出了张椅子。大宝说,牡丹坐这里!牡丹偏着身子坐下,用眼睛发问,这是怎么啦?

   大宝露出与平时不一样的表情,有与年龄不相称的冷峻,又象虚张声势的大胆:“我们和张家冲打了一架,张家冲的李四毛捅了我一刀,我伤好了以后,前两天打断了李四毛两根肋骨,李四毛这个不讲义气的杂种居然跑到派出所报案。他娘的派出所说,你们这是坏人打坏人,以毒攻毒。高家巷和张家冲都是宝庆的流氓集团,你们这叫流氓内讧。”

“哪晓得正好遇上大行动,打击流氓集团,派出所点名要抓我。我算什么流氓?打群架就叫流氓啊!”

  “哦!”牡丹感觉大宝另一面的呈现在她眼前,象是个无赖,尤其是骂娘的时候,牙齿咬着嘴唇恨恨的样子与街道上那些没有一点素质的老男人差不多。原来大家说的流氓集团,真是这样的,今天你打我,明天我杀你一刀。牡丹在这个小阁楼里第一次感到与大宝之类的人在一起没有安全感。

  “现在我要出去躲风。”大宝接着说。

   牡丹很紧张地问:“你要到哪里去?”

  “宝庆我是难以安身了,我要去找我的亲娘,到辽宁朝阳市去。”

   哦,辽宁,朝阳市,牡丹记得太宝曾经说过自己的身世,“朝阳”这个词变成一个地名,她记得很清楚。

  原来大宝的这些同伙聚集在这里是在商讨大宝的出路。象是被特务发现的地下党,得想办法让他逃到解放区去。

   这时有人在楼下叫:“爱国,爱国”。国祥说:“何平来了。”

   见到上楼的人,大宝叫了一声:“三哥。”转而对牡丹说:“这是我亲哥。”牡丹打量这年轻人,何平剃着平头,比大宝高一点,浓眉大眼,模样更稳重,一看就知道是头目级的人物。

   何平一来,所有人都安静下来,似乎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商量。何平并不理睬牡丹,对大宝使了一个眼色说:“妹子出去买包烟来。”

大宝知趣地对牡丹说:“我送你下楼去,买包烟。”

   整个气氛象是在搞地下工作的一群人被当局发现后筹备逃亡的情景。牡丹生怕这时候冲进来一群警察连她在内统统用绳子捆起来。

   楼梯很暗,大宝反常地没有牵牡丹的手,看得出他的内心也很恐惧,不知自己的出路在哪里。下了楼梯牡丹才看出不对劲,大宝走路腿有拐,似乎还很痛,在楼下,大宝说:“牡丹,你明天上午来送一下我好吗?”

   牡丹含泪点了点头。又担忧地问:“你的腿好了吗?”大宝挽起裤腿给她看说:“好多了。”牡丹见他膝盖上方包扎着厚厚的纱布,看不出伤来。说道:“你要注意一点啊。”就满怀伤感地回家了。


   第二天上午,牡丹来到春桃家里,春桃父母都上班去了。阁楼上只有大宝一个人在。见牡丹来了,大宝露出喜悦,但心情仍然显得有点沉重,他让牡丹坐在桌旁,自己从抽屉里拿出几颗图钉,将桌上放着的几张报纸拿起,走到屋里唯一的一张木窗前用报纸比划着窗户的大小。那窗户没有玻璃,中间是木雕的百鸟朝凤的图案,糊着灰白的裱纸,经历了春夏的裱纸脏兮兮地破了几个洞,看得见外面邻居家在楼道摆放的煤球炉。他拿图钉将报纸钉在窗户上。两张旧报纸将窗户密封住,整个房子立刻暗了下来。

见此情景,牡丹想到了《红岩》中江姐在小房子里刻写《挺进报》。地下党在逃避特务的追杀。

   钉好窗户,大宝转身拉着牡丹的手,俩人相拥坐在桌前,大宝说:“牡丹,我这一去不晓得什么时候回来?我们什么时候还能见面?我一天也不愿意离开你......”说完苍白的脸上显出恋恋不舍,声音有点哽咽起来。

   牡丹感觉生死离别就在眼前,不禁也呜咽起来,扑在大宝的怀里说:“我等你回来。”

   大宝说:“牡丹,我知道各方面都配不上你,但我是真心喜欢你的,你与其他的妹子完全不同,和你在一起我好象到了另外一个世界,和社会上完全不同的世界。只要和你坐在一起,我就忘记了我是个什么样的人。就变成和你一样的生活在小说中的人。我真愿意象你希望的那样成为英雄人物,可是我又不能去当兵,只能帮朋友们去打架。你看,打架打成这个下场了。”大宝笑着自嘲,晃了晃受伤的腿。

   牡丹紧紧地握着大宝的手,什么也说不出来。她理解大宝的心。大宝其实很勤快也很善良,可是他没有地方去展现他的聪明才智,只能与朋友们在一起混社会。

   牡丹关切地说:“你今后不要去打架好么,万一打成残废怎么办哦。”

   大宝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已!万一打死、坐牢也只能听天由命!你晓得我家是四类分子,在社会上就没有地位,如果朋友要我帮忙我不去,我就成了可怜虫了,任别人踩死我全家。现在的社会上哪有什么道理可讲,靠威信才能在社会上站稳脚跟,我们势力大了,相互帮忙,离开家里我也有吃有住,不用回到乡下去当农民。”

“我不是不听你的话,而是有口难言,你是干部家庭的子女,哪里能理解我的痛苦,从前我不敢跟你讲这些,怕你瞧不起我,在你面前充英雄好汉。其实我也想象你一样,好好读书,好好做人,可是,我的命不好,只能这么混日子!”

“可是,你现在在宝庆呆不下去了。”

“那没有办法,是李四毛这个杂种不讲义气,本来打架是生死自负的事情,他居然到派出所去报案,今后他别想在社会上混了。除非呆在家里不出头,走在街上,象条癞皮狗,谁也不会理他。”

   一番推心置腹,又拉近了两人的距离,执手相见泪眼,难分难舍,看来大宝真的要一去不复返了。牡丹心如刀割,哭声更大了。大宝捂住牡丹的嘴说:“别作声,隔壁有人呢。”

  他从桌子里拿出一本黄色封面的作业本,从中撕下一张说:“我们写个保证书好么?”

牡丹点了点头。

于是,牡丹用圆珠笔写道:“赵大宝,李牡丹俩人相爱,永远不变心。”写毕签上自己的名字。大宝拿过纸笔也写了自己的名字。

为了表忠心,大宝又从抽屉里拿出一把削铅笔刀,将中指割出血,挤出一滴,按在自己的名字上。牡丹见状同样效仿。只是感觉那刀割得太痛,血印又太淡,比起革命先烈自己太过于娇气。

   写完血书,俩人胸中无比悲壮。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这时,就是为大宝去死,牡丹也是愿意的。


   大宝不要牡丹为他去死,而是用力地将牡丹牵向床前。这是王建国睡的小床,阴暗、肮脏充满汗味。牡丹感觉不能近前,本能地后退,大宝却不象在双清公园那夜那么温柔,而是十分野蛮地强拖,好象这是最后一次机会,是他策划的一个重大行动。刚刚写完血书脑袋还没有清醒过来,牡丹终于被大宝压倒在床上。最后一刹那牡丹本能地挣扎时,大宝又一次捂住她的嘴:“别作声,隔壁有人。”


  事毕牡丹慌张地看到一滩红色,“啊!”地吓了一大跳,大宝说,别怕,这不止是你的,也有我的。牡丹看到大宝腿上的纱布渗出很多鲜血,心想他可能比自己更疼痛吧。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