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暗花明欢迎您的到来

我在起点与终点之间 两全其美

 
 
 

日志

 
 

宝庆老大传奇 第七章 父亲游街  

2017-03-28 10:33:41|  分类: 学写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七章 父亲游街

      我象一棵顽强生长的小树,在需要细心灌浇培育的时候,却遇到一场史无前例的风暴,我能长成栋梁之材吗?还是长成一棵仅仅供烧炭用的低劣之材?甚至于在风暴之中夭折,一个旋涡卷入资江河底,沉溺入泥沙之中呢。

       最初的日子很快活,学校组织我们参加各种运动。老师不象从前那么管我们了,课堂纪律乱糟糟的,我顽皮的劣性得不到监管,成了班级的山大王。在老师的指导下,我们学着写小字报,批判我们不认识的大人物。为了便于记忆,我编了个口诀“邓拓莫得脚,吴唅莫得娘,廖沫沙莫得下巴!”男同学们听了哈哈大笑,拍着课桌按着节奏一齐唱,女同学们骂我们不要脸。老师就当没有听见。
     我带着班上十几个男同学组成了“革命风暴战斗队”,每人做了一根梭标,象《鸡毛信》中的海娃一样,拿着梭标站岗。可惜我们的梭标没有铁作的枪尖,而是木头削成的。我用爸爸的朱砂将白木枪头涂成红色,又用妈妈的红毛线做成红樱子,每天我们拿着红樱枪在学校门口站成两排,检查同学们是否戴好了红袖章,没带的不准进校门。
    可惜好景不长,学校很快就停课闹革命。“革命风暴战斗队”无形中解散了,我的中队长职务也自动解除,才神气不到一个学期,我们就成了无人管教的小游民。
  五年级以上的同学都自发地组织到全国各地去串连。
    我在毛伢子家看到他哥哥大毛坨与四五个初中同学在商议要步行去韶山,我拉着大毛坨的衣袖说:“大毛坨哥哥,带我去吧,我走得动,真的,我跑得好快!我跑过两百米冠军!"大毛坨不屑一顾地瞟了我一眼说:“去,一边去!鼻涕还没有擦干呢!赵水师可不是好惹的,还有你妈,你妈骂起人来一下午不要歇气的,我要是带你去,你妈天天到我家来要人,我爹妈还不骂死我。”
   我只好垂头丧气地走回家,恨爸妈不早生我几年。第二天,一条街的中学生都失踪了,家长们拍手顿脚地互相责怪一阵别人家的孩子,又将自己家的孩子骂了一通。又庆幸好在大家一起去的,不会出事故。更好在闹革命不要家里拿一分钱。当然,家里肯定不会给钱让孩子们去瞻仰十几个革命圣地。

   我和隔壁的毛伢子整天在街上游逛,街上的景象令人惊奇,铺天盖地的大字报糊住了低矮的围墙、肮脏的门面,糊满了整个城市。站在东塔山上往下看,宝 庆城象是死了成千上万的人,全城都带孝。隔近看,白底黑字的大字报又象在办毛笔字大展览。停产闹革命的工人、停课闹革命的学生,象一群群乌鸦围在大字报前看别人的罪状。
     街上人流特别多,这一队挤过去,那一队挤过来,都是穿军装戴着袖章的年轻人,他们的脸上洋溢着十二分的热情,动不动就山呼万岁,高喊打倒!  解放牌敞蓬车上,大喇叭成天叫嚷着斗争、斗争、斗争! 车尾有佩枪的造反派将花花绿绿的传单雪片般撒下来,引得一群群的小孩子抢。
   这样的日子真是太刺激了。哪里人多我们就往哪里挤:看红卫兵表演节目,追着造反派队伍后面捡传单,跟着大喇叭喊口号,看到有人贴大字报,我们帮着提浆糊桶,拿刷子,装模作样地站在前面读大字报上的标语:“揪出宝庆市最大的走资派------海云松!   ”“唐振林不投降,就叫他灭亡! ”

      一九六六年的天空真蓝,天上的云有的象小学生背着书包跑步,有的象幼儿园的小朋友围着老师前呼后拥,太阳晒得柏油马路冒烟,我和毛伢子在人群中挤着,满头的臭汗。听人说今天有“宝庆七十二牛鬼蛇神”游街示众,我们俩跑得比天上的白云还快,冲到大祥坪广场等着看热闹。

     大祥坪已经有很多人集合好了,男男女女紧紧密密象一排排的树林,准备开批斗会。我们在大人的腿与腿之间钻来钻去,一路用脑袋碰着大腿,肚子和屁股,引来一阵骂声:“挤死呀,赶着去投胎啊!”我们不管,只顾往前挤,看到最前面有一排民兵拿着步枪站岗,才不敢挤了,站到左侧边人少的地方,踮着脚研究那枪是真枪还是假枪。毛伢子讲是步枪,我讲是鸟枪,毛伢子讲鸟枪不能上刺刀,我不吱声了。
   好不容易等到全场起立,三呼万岁! 领导讲了话,群众们群情激昂,高呼打倒后,才等到主持人一声威严的大吼:“将牛鬼蛇神押上台来! ”
 顿时,秩序大乱,后面的人都往前面挤,前面的人也踮着脚看热闹,那场面比电影院散场时还要拥挤。
      七十二牛鬼蛇神是哪些人?有本单位的吗?有街坊邻居吗?弄不好是自己的亲戚?无数人好奇心大发,围观是为明天的谈资作准备,看到别人遭罪,让人想到罪有应得。谈论他们可以佐餐,可以显摆自己见多识广。也会有人惋惜,说谁谁还算好人,怎么就反动了。这么一说,显示自己也是好人,同情心强。还有一些人希望看到从前趾高气扬的某人,被踏上一只脚。似乎打倒了他们,自己就威风了一样。
     只有人群中的孩子是来瞎胡闹,乱起哄,看热闹的。
     闹哄哄中,一队戴着高帽子、挂着牌子的人低着脑袋鱼贯走上主席台,不一会儿就将主席台站满,以我小学三年级的文化,也能看懂高帽子上写着的是身份,胸前挂的牌子上写的是人名字和罪名:地主分子,刘根木。最大的走资派,张学斌。流氓犯,杨贵花。。。我们争着将第一排的牛鬼蛇神名字念出来。
     杨贵花是个女的,除了胸前的木牌外,脖子上还用细麻绳吊着一双绣花鞋。杨贵花出来时,全场沸腾了,所有人都往前挤,剃着阴阳头的女人成了万人围观的荡妇,这时如果有石头,让每人拿一块砸她,杨贵花必死无疑。幸好有民兵武装部维护秩序,杨贵花只是被人骂作,“偷人婆 ”。“偷人婆!”的喊声不绝于耳,关于她的绯闻迅速传遍整大祥坪上空。隐私成为公开的丑闻,自尊踩在泥里,这是最初的广场文化。
      我知道这些牛鬼蛇神亮完相后,就会排成队去游街,连忙拖着毛伢子往广场外走,我们得赶紧在马路边站个好位置,牛鬼蛇神在我们面前走过,才能看得清清楚楚。
       在九井湾路口回民食堂前我们找到一个垃圾桶,这个垃圾桶是木头做的,象个箱形高脚板凳,我脱了鞋子,蹬着木箱往上爬,毛伢子推着我的屁股帮我使劲,费力爬上去后,我紧紧地靠在垃圾桶旁边的大樟树上,伸手将毛伢子也拖了上来,俩人站在垃圾桶上,惊险得不得了,垃圾桶象在跳舞,毛伢子也抓住了大樟树的枝条,将一只脚腾空踮着,我们手拉着手,尽管减轻体量,我打量这棵大樟树,看我们是否爬得上去,要是我们头上方的那个树杈能上得去,我们岂不是看得更远?
      果然,不久,游街的队伍就过来了,马路两边人山人海,戴着红袖章的民兵纠察队在用力维持秩序。

     将批斗游街当作娱乐活动,用别人的痛苦和耻辱来满足自己施虐心理,看过去的领导成为人人喊打的落水狗,是那个时候最普遍的阴暗心理。
 
     我和毛伢子不慌不忙地数着从我们身边走过的牛鬼蛇神,一、二、三、四、五、六。。。。好象指挥官在操练队伍一样。   
  这些人表情都不好看,老的老,瘦的瘦,一付愁眉苦脸的死样。偶尔几个女的又剃了阴阳头,男不男女不女。数着数着,我们俩都厌倦了,却还舍不得走,想将七十二牛鬼蛇神数完。

      突然,抓住树枝的毛伢子叫了一声:你爸爸 在那儿呢!
      我吓了一跳,两手一慌,与毛伢子同时摔下地。从地下爬起来,忘记了穿鞋子,顾不上摔痛的屁股,赶紧挤到街边,跟着游街的队伍往前钻,天呐,那队伍中间低着头跟着队伍往前挪着步子的,真是我爸爸哪 !
      爸爸的脖子上挂着一块木牌子,上书“赵褔生”三个大字,红笔在名字上打了一个大叉,象两把大刀架着脖子。头上戴着报纸糊的象尖斗笠似的高帽子。帽子上四个大字是“四类分子”。
   爸爸的瓜皮帽子不知哪儿去了,花白头发乱糟糟的被高帽子压住,他边走边咳,眼泪鼻涕双流,因为手被捆在后面,只能任由眼泪鼻涕从鼻尖往下淌。胸前的衣服都糊满了脏东西。
    要不是胸前“赵福生”三个字,我可能就认不出这个脏兮兮的老头,是我那威风凛凛的爸爸。    
    我自诩为革命小将, 来批斗牛鬼蛇神丑恶嘴脸,刚才高呼口号,我也跟着举起手臂。哪曾想看到的却是自己爸爸的狼狈相。这不仅污辱了我的自尊心,也摧毁了我对爸爸的崇拜和爱戴。毁了我幼小的世界观。
      爸爸不是革命派而是牛鬼蛇神?我的脑子转不弯来,在我十岁的脑子里,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四类分子,从来也没有人告诉过我爸爸是坏人。我眼中的爸爸是个神医,是个受病人尊敬的好医生。我也曾跟爸爸去过卫生院,那里的叔叔阿姨对我很亲热,谁都知道这个卫生院全靠我爸爸的接骨本事撑起来的。

     看清楚爸爸在游街队伍中,我又气又羞,满脸涨得通红 ,眼泪不争气地流了出来。我捏紧拳头转身就跑,毛伢子在后面喊着:“大宝你跑到哪里去呀!你的鞋子还没有穿呢!”我没有理他,跑啊,跑啊,一路上脚被玻璃渣子划出了血也没有感觉。脑子里反复着几个字:牛鬼蛇神,牛鬼蛇神! 我冲进家门,摔门踢桌子,坐在地下哇哇地哭起来,哭了半天才看见妈妈也坐在里屋的床上哭。

      原来文化大革命是要革我们的命啊!
  
   我的快乐童年结束于一九六六年九月二十三号,宝庆七十二牛鬼蛇神游行示众这天。
  从此我进入了苦难的少年时代。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