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暗花明欢迎您的到来

我在起点与终点之间 两全其美

 
 
 

日志

 
 

宝庆老大传奇 第八章 殃及池鱼  

2017-03-31 08:42:08|  分类: 学写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到爸爸戴着高帽子,挂着四类分子的黑牌子游街,我又恨又气,羞恨交加地从大祥坪跑回家,坐在地上哇哇大哭,妈妈并没有象往常一样大惊小怪地跑出来询问缘由,而是在里屋呜咽不已,嘴里碎碎念叨。我哭了一阵,天大的委屈无人同情,只好无趣的止住了哭声。侧耳细听,里屋妈妈的哭声也弱了下去。我从地上爬起来,站在门边悄悄地朝里屋看,只见妈妈双手捧着三根燃香,随着袅袅上升的烟雾,对着领袖像鞠躬下拜。嘴里念叨着:“菩萨保佑!菩萨保佑我家没病没灾!我男人平平安安!”
    我的天啊!妈妈的胆子也太大了,现在是什么时代?是破旧立新,斗私批修的时代啊!
   我顾不得脚痛屁股痛,一步跨进屋喊道:“妈,你赶紧将神龛里的观音菩萨丢掉吧,不然,别人来抄家,你会被斗死的。
  妈妈吓了一大跳,转过身来,脸色煞白,慌张地说:“大宝崽啊!你别乱讲哦,我在这里请主席保佑我们全家。”“妈妈,我早就晓得你初一十五烧香拜菩萨的事,你将菩萨藏在领袖像后面,早就被我看到了。你不要以为用主席像遮住神龛就不会发现,前天李奶奶家的金戒指放在枕头芯子里都被抠出来了,你没听到讲么?
   妈妈的表情就象平时我做错了事一样,她低着头,一把扯过我的衣袖,让我挨紧她,悄声说:“宝崽,莫作声,妈妈晚上就去丢掉菩萨,今后只求主席保佑我们。你在外头千万不能说啊!妈妈不是故意的,妈妈是不敢丢掉菩萨,怕捧着菩萨走在路被执勤的民兵发现,那可就不得了啊! 杂货店的王奶奶眼神不好,把印了主席像的报纸用来包盐,被检举揭发了,剃了阴阳头,进了学习班。如今家里有“四旧”的人个个都左右为难,又不敢交,又不敢丢。”
    我懂事地点了点头说:“妈妈,你放心,我已经大了,以后我来保护你,你不要拜菩萨了。”
妈妈俯下身子摸着我的头,又哭了起来,说:“好崽啊,好崽。你爸爸今天还不知道怎么样啊!”
  天黑的时候,爸爸才回家,回到家里什么也没有说,板着脸,换了衣服,吃了饭就睡觉了。

   从这天以后,爸爸经常被揪上台挨斗,妈妈成日里唉声叹气,晚上爸妈常常被叫到居委会去办学习班,留着我一个人在家里。常常我睡着了,我爸妈还没有回来。
     一天深夜,我被爸妈的说话声惊醒了,我没敢翻身,悄悄地听大人说话。只听到妈妈站在我床边,抽抽泣泣地哭道:“我这一世哪里遭过这种打骂,请假解手都不许,硬是逼我将尿屙到身上,还讲我是故意的,周志红那个臭女人,两个耳光扇过来,她用尽全力,手劲大过男子汉,扇得我牙齿出血。要是以前,她哪里敢打我。看到我讨好都来不及。口口声声水师娘子,水师娘子地喊,甜得赛过蜜糖。”
爸爸坐在饭桌前,压低声音恨恨地骂道:“他娘的周志红,他公公老子那年摔断了腿,没有钱治,屁股在床上睡得生蛆,我整整给他治了半年,吃了几十付药,他才能起床撑着拐杖走路。收他的药费不够草药钱,今天她指着我鼻子骂我是医霸。从前的人讲知恩图报,如今这些人天天讲忠心,忠心都被狗吃了。”
又听得妈妈走到爸爸身旁说:“你脱了衣服我来帮你看看,今天这块牌子是哪个砍脑壳死的做的,硬是用铝丝把后颈勒出血来了。”爸爸吸着气,喉咙里咝咝地响:“你轻点,轻点,去拿点三七粉来。”
    听到这里,我再也忍不住了,一翻身坐了起来,捏紧拳头大声说:“爸,妈,等我长大了,我要帮你们报仇,我要整死周志红。”
   妈妈返身扑过来掩我的嘴:“小祖宗,轻声点,你还敢惹祸!我们家的祸事还小吗?你看看你爸爸,今天差点被铁丝勒死了!”
     “ 血债要用血来还!”明天我去他家里放一把火,烧死他们一家人。我咬牙切齿地说。
       妈妈见捂不住我的嘴,边哭边骂:“砍脑壳死的,你除了惹事,就没有让我省过心。上个月你打碎毛伢子家的玻璃,害得我赔了五毛钱!这个月你敲断三毛家的猫腿说是学接骨,害得你爸爸除了给人赔不是,还天天给三毛家的猫上药。你还敢说杀人放火的话,一家人都活不成了。”
   爸爸披着衣服,手杖戳得泥巴地“卟卟”响:“你再闯祸老子就打扁你!”那口气好象要把这一年受的气都撒到我的身上。
      我不怕妈妈,但爸爸如果钳紧我的手臂 ,想挣脱是不可能的,一餐笋子炒肉少不了。
     家法 -----  细竹枝做成的条扫帚就挂在我床头的板壁上,睡觉的时候那一大把条扫帚正好悬在我的头顶,那东西伤肉不伤骨,抽一扫帚肿起一指高,火烧火燎地疼。宝庆的男孩子个个都尝过笋子炒肉的滋味。
      “我给你们报仇你们还要骂我。”我气极了,大喊一声:“打倒赵福生! ” 将身子缩进了被子里,嚎啕大哭起来。

   不久复课了,早晨,我仍然叫上与毛伢子一起上学,毛伢子爸爸最近也被揪了出来,他是水泥厂最大的走资派,毛伢子成了狗崽子。
  我们俩完全没有从前那么神气。而是沿着街边垂头丧气地慢慢走,书包在后头一颠颠地击打着屁股。路上的碎石子象与我们的鞋子有仇,被我们踢得飞起来。走到回栏街时,后面一阵风响,几个高年级的学生冲上前来,不由分说就将我俩推倒在地,踢了几脚,嘴里嚷着“打死狗崽子!”“打死狗崽子!”打完就一齐跑了。
      毛伢子被打痛了,坐在地上大哭,我也被打得生疼,半天才爬起来。看到毛伢子那个没有出息的样我就烦燥,又想起那句话:“血账要用血来还!”我对毛伢子说,不要哭了,等我们长大了,一定要报仇。
      这是红二代给我们的下马威,往后,每天不在上学路上,就是在放学路上,我们都被打、被踢,被从后面跑来的大个子同学撞到地上,然后撞倒我们的人跑到远远的地方与他们的同伙哈哈大笑。
    毛伢子除了哭什么也不会,真是个窝囊废。

     仇恨入心要发芽,我奉行“打不赢也要咬一口”的原则,等到长大再报仇,不知猴年马月了,我可不能象我爸爸妈妈那样只会在家里唉声叹气,平时低着脑袋夹着尾巴说话都不敢高声。  
   我在河边寻了几个不大不小的鹅卵石放在书包里,有人打我,我就挥着书包还击。当然这是在人少的时候,如果是几个人围着我打,我就瞅空子跑掉,或者咬着牙齿忍受。
     被打的次数多,难得几天身上没有伤。可也有几个高年级的同学被我书包打中后,身上不是淤青就是红肿。后来只要有人骂我一句“四类分子崽崽!”我就主动出击,即使明知不是对手,我也会与他们对打,最后打败了也在所不惜。我的强悍慢慢地在同学中出了名,我的口头禅是:“不怕死的就来!”同龄人见我打架象发疯一般的搏命,一般不敢再来惹我。那些被我打的人不好意思说是被低年级小同学打成那样,只好编故事说我继承了爸爸的法术,会发功打人。这样一来,我不仅恶名声在外,更有法术护身,  从此,在学校谁也不敢打我。甚至有些大男生看到我仰着脑袋朝天走大路,他们反而溜边走街角。
        毛伢子总是亦步亦趋地紧跟着我,为的是少挨些打。
      我要爸爸教我法术,爸爸说他不会,拿出一本中药汤头歌要我背。我对那些中药名一点兴趣也没有。
      学校到处是批判老师的大字报,校长也成了牛鬼蛇神,小将们戴着值日的袖章站在校门口维持秩序。就象去年我们拿着红樱枪维持秩序时一样。
    老师也换成了工宣队派来的瘦竹蒿男老师,喜欢我的女陈老师不知调到哪里去了。老师一来就换选班干部。几个前班干部因为成分不好趴在课桌上呜呜地哭。我的小组长也被撤换给一个流鼻涕的女同学当。那个女同学去年总被我欺负,我嫌她头上长虱子,又拖着两条鼻涕,现在组长的位置被她取而代之,只不过因为她爸爸是大队书记。真把我气炸了。
    “哭死!哪个稀奇当干部!”我低声地对哭的同学嚷道。知道自己在学校也被老师嫌弃了。
      更让我感到奇耻大辱的是一个月后,学校组织去瞻仰韶山,我兴高采烈地向妈妈要了二块钱。妈妈还给我买了一双新的黄跑鞋。我带着妈妈煮的几个鸡蛋天还没亮就早早赶到学校,却在上车时被老师叫了下来,老师吞吞吐吐地说:车子坐不了,你们几个下一批去。
       我一看,同时叫下来的三个同学都是黑五类的儿子。脸都气青了。
        太阳刚刚升起来,照在学校的旗杆上,空荡荡的学校里,一个人也没有,连鸡都还没有出窝。我不好意思这么早回家看妈妈的脸色。慢慢游逛,走到教室后门时,我想了个主意,推开破窗户,垫了两块烂砖头,踩着爬进教室,从门角落里拿了一把长竹扫帚,丢出窗外。我拖着扫帚偷偷地走到老师宿舍,将老师晾在走廊上的一件上衣戳下来,丢到地上踩了几脚,一把捞起,跑到垃圾堆旁,将那件灰色人民装上衣丢到煤球堆里。嘴里恨恨地骂道:老子就是四类分子崽崽,怎么样!老子就是要干坏事怎么样!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