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暗花明欢迎您的到来

我在起点与终点之间 两全其美

 
 
 

日志

 
 

二爷买房(原创 小小说)  

2016-03-11 11:42:00|  分类: 学写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爷几年前就说要为表弟买房。

     二爷坐在我家的客厅里,敞开着深色品牌西装,露出里面鸡心领的鄂尔多斯羊绒衫。西装袖口露出的金表彰显二爷过得很富足。他抽着精装“芙蓉”烟,两根焦黄的手指熟练地点燃烟卷,深深地吸了一口,吐出淡淡的烟圈,对我说,珍儿,你二爷奋斗了一辈子,为的啥,攒下这几个钱不就是为了华华吗?华华眼看大学毕业了,不买个房子,怎么成家?没有房子的人,怎么找女朋友?你帮我留意点,选个好小区,我们得有点前瞻性,要选那小学、中学隔得不远的,还得是重点学校的学区房,绿化要好,容积率要小,停车位要多的........。
    我站在桌子旁,为二爷盛了一碗排骨淮山汤,双手恭恭敬敬地端到二爷面前说:二爷您喝点汤暖暖身子,天还冷。
   我露出由衷的佩服的表情,坐到餐桌对面微笑着对二爷说:您对政策了解得很透彻呀,国家为了抑制房价上涨,又是限购,又是提高贷款首付比例,又是提高银行利率,组合拳砸下来,南京的房子从去年开始降价,据说每平方米降了二千多块,您真有眼光,现在是买房的大好时机。华华大学还没有毕业,您就操劳着为他买房子。明天我让建明陪您看房。
    唉,我们可没有这福分。我暗地里想着我们的房贷,车贷,对华华的羡慕之情油然而生。
    二爷弹了弹烟灰,将香烟搁在桌子边,端起汤,拿起勺子搅搅了,吹了吹,喝了一大口,拿起酒瓶转了转,对着灯光看着酒瓶的标签,晃了晃酒瓶说:不是假酒,假酒过不了我的眼。他咧开嘴,露出被尼古丁熏黄的牙,对我笑着说,二爷小时候没白疼你。你爸如果在世,也不会让你们住这二手房啊!二爷摇了摇头,可怜着我们。
   我想起爸爸躺在在病床上无望的眼神,爸爸不到五十岁就去世了,用光了家的存款,人财两空,爸爸临去世时断断续续说,珍儿,爸不对起你........我有泪往上涌。连忙转过身,怕二爷搁在桌旁的香烟燃坏了桌子的烤漆,悄悄地将香烟搁在烟灰缸上。
    五十多岁的二爷在老家郊县搞了一辈子工程,虽然只能算得上农民包工头,但比起乡亲们既算见过世面,口袋里也算得上鼓鼓囊囊。
   我看着二爷常年奔波饱经沧桑脸的,黑黝的瘦长脸上高挺的鼻梁,稍稍内陷的眼眶里精明的眼光,都有着过世父亲的影子,但比父亲当年多了自信和自满。我心里不禁又一热,转身进了厨房,将高压锅里为女儿炖的两只鸽子端了出来。
   看房子绝对是个累人的活,周未两天,建明跑断了腿,陪二爷看了不下十来个小区。好不容易看中了一个二爷和建明都满意的房子,我望着那一大堆售楼部里拿回来的纸袋,纸袋里精美的楼盘不是夏威夷南岸,就是海德堡花园和维也纳森林,至少也是格林小镇,就差没敢吹自己的楼盘是迪拜塔了。照片上的绿化和空地让人感觉到了迪斯尼乐园。我羡慕地对建明说,咱们什么时候也去买个高档小区房,过上诗意的生活。
  建明作了个鬼脸,夸张地两手交替捶着腰说,我滴个老腰哦,快来慰问一下,对我张开双手作拥抱状。我笑着给他加了一粉拳。拿起拖把清理二爷睡过的房间。
   谁知临到交押金签合同时,二爷变了卦,说,珍儿,昨天我想了一宿,寻思这房价还有跌,房价跌百分之十是什么概念,至少是十几二十万啊,二爷我为了这十几万得摔多少汗珠子,跑多少腿,看多少脸色啊!
   我犹豫地说,二爷,要不咱们再等等。
   这一等又是一年。
     前年过年,我们回了趟老家,推杯换盏之际,二爷眼中转动着精明,将手中的鸡肋扔在餐桌上,得意地转过头看着我说,房价果然下降了百分之十呢。珍儿,姜还是老的辣哦,你不得不服二爷吧!
哈哈,二爷用筷子指着菜碗说,建明,吃菜,家养的土鸡城里吃不到。说完高兴地抿了一大口绍兴老酒。
     二爷脸上的沟壑每一条都闪着狡黠的光彩,我不敢说好的学区房价格降得很少,百分之十那是统计数字。
    今年一过年,就接到二爷的电话,神情带着几分焦急地说,珍儿,电视里讲房价蹭蹭的往上涨,是真的么?咱们这儿的房价没有涨啊!莫非只是一线城市涨,咱们县城不涨么?房子的造价都差不多,只是地价不同呀。
     我说,二爷,您老是搞工程、修房子的,供求关系您该懂的,大城市供不应求呀,全是您这种付得起首付,帮得起儿女的小款爷挤得售楼部水泄不通啊!贷款政策放开了,限房令早就取消了,二爷呀,中国人喜欢起哄的哟。
   电话那边二爷声音嘶哑,沮丧地说,珍儿,敢情这又是政策抬的,咱们百姓姓哪是政策的对手啊!二爷这两年走麦城,工程做一个亏一个。现在的农民工不比前几年了,屁股翘到天上去了,哪个家里都有饭吃,喊声不做就要结账走人。前几年工程不做完,谁给他们结账?我们没有拿到公司的钱,怎么会给钱给他们?现在世道变了,《劳动法》为什么只保护农民工,不保护我们包工头?亏损的是我们这些当老板的,我们比孙子都不如。公司是国有大企业,既不按时给我们结账,还扣我们的保证金,扣我们的税,查我们的质量.........。
    唉,我明天就上南京来,再不买房,钱亏光了。华华女朋友家催着结婚呢。
    我笑着对建明说,丈母娘经济来也,我去买菜,你去买酒买好烟,你记住,二爷如父!我小时候.........
   建明打断我的话头说,说了一千次,我知道,你小时候二爷让你骑在他脖子看龙灯,给你买了辆儿童自行车!
       待二爷揣着银行卡风尘仆仆地上南京来时,房价比二爷第一次看房时差不多翻了个跟头。二爷连喝酒的兴趣都没有了,瘦脸更瘦了,头发虽然染黑的,发根处全是白茬子。肩膀也塌了下去。西装还是前几年那套品牌西装,已然与二爷一样有点过时,金表也随意塞进袖子不再显摆了。二爷黑着脸连连跺着脚说,唉,政策害人啊!跌了还盼跌,涨了又怕涨,只怪二爷贪心了。现在贵了也得买呀,谁知明天又是什么价呢。
    建明在旁边说,中国人都喜欢追涨杀跌。
  我翻了他一个白眼说,你是说你的股票吧。
  建明听到“股票”二字,就象谁踩了他的痛脚,愤怒地将拳头伸到我的眼前,大声说,待我股票解套,我就与你离婚。
    二爷吓了一跳,停下筷子沉着脸说,离婚?离婚了房子怎么分,孩子怎么分?别拿离婚当玩笑开!
  我笑道:二爷,他这是表忠心呢,他的股票,一百年也解不了套。
   建明又陪二爷跑了两天楼盘,我下班后肩背手提买菜做饭。以至女儿高兴地说,二爷爷来了真好,天天吃大餐。
   可他们带回来的全是坏消息,好点的楼盘贵得只敢看不敢问,中等的楼盘抢光了!连名字土气的“天下一家”,“幸福大道”,“湖天一色”的二手房都所剩无几了。  
   二爷的脸色越来越差,住在我们家一个星期了,天天一个人出去看盘,大有不买好楼房决不还乡的壮志。
  我和建明小心翼翼地陪着好烟好酒,内疚得象我们没有及时发布楼房信息,负有重大责任。
    华华大学毕业后是建明介绍的工作,单位离我们家不远,华华的女朋友是我闺蜜做的媒,俩人关系正处在如胶似漆阶段。二爷不知哪根神经牵得痛,想将我们俩家的关系弄得更密切,昨天居然相中我们家楼下一套二手房。
    是了,是了,二手房中介就开在我家楼下,二爷进进出出定是被那“物廉价美,住了不悔!”的广告吸引了。
    二爷抽着烟说,珍儿,我是做工程的,我知道新房子里面的毒气大得很,样样超标。住过五六年的二手房最好。我拿装修的钱买环保家具,更划算些。今后孙子生出世了对孩子的身体也有好处。新房子对婴儿不好,好多婴儿得白血病都是新房子惹的祸。
   二爷说的话怎么象那个中介胖女人的口吻?不容我们插嘴,二爷又接着说,我今天在你们周围走了走,才十分钟就到了街区公园,公园现在免票了,这就弥补没有小区的不足。老人有地方散步,孩子有地方玩。现在的小区到处停着车,比没有小区还危险。你们开车送孩子上学不过二十几分钟,我看也很方便。当年你爸给你们在这里买房,也算有眼光哦。
  我与建明面面相觑,作不得声。我们是希望过小家庭生活的人。与表弟住在楼上楼下,今后小两口吵架,我们家也不得安宁。二爷上我们家吃饭会象在自家餐厅。因为华华他们是不会做饭的九零后。
   我讪讪地建议道,二爷,你再看看,其实我们房子不是小区,连推个婴儿车的地方都没有,到公园要过两个十字路口,出门就是菜市场,环境不好。
  二爷叹了一口气说,票子越来越毛了,我也越来越老了,做不动了。将就还买得起就买吧。
  二爷起身上卫生间。我与建明瞬间崩溃。
 今天又匆匆忙忙赶着回家做饭,饭菜上桌了二爷还没有回来,女儿直喊饿了。我纳闷地想,中介就在我家楼下,二爷一早去签合同,这时候怎么还没有回来?拿起手机打过去,电话那头二爷的声音变了调,恨恨地说,他娘的,房东坐地起价,昨天说得好好的是二百五十万,今天要加十万。说是同意了,他就过来签合同。
 我让建明赶紧下去了解情况,建明回来说,二爷在中介坐了一天,抽了两包烟,吃了一碗方便面,还没有想清楚这房到底买不买!

   说天黑,天真的就黑了,我们等着二爷拿主意。桌上是快要凉的饭菜。

  ( 各位亲们,给二爷出个主意吧。)
  评论这张
 
阅读(309)| 评论(2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