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暗花明欢迎您的到来

我在起点与终点之间 两全其美

 
 
 

日志

 
 

梦(原创 小说)一   

2016-01-05 10:33:00|  分类: 学写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琦梦


         从梦洁的窗口望向夜空,月亮象一枚浮在天幕上的旧钱币,缺乏精彩和活力,一如小镇的日子一般,慢慢地流逝着,从镇东头的秀山升起,落到镇西边的清水塘中。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连个时辰也不差。小镇的月亮知道自己是循规蹈矩的老好人,不敢比都市的月亮,都市的月亮高高地悬在高楼之上,傲视碌碌众生,那光芒也是冷冷的,不屑与灯红酒绿为伍。小镇的月亮是谦虚的,内敛的它瞧不上乡村的月亮,乡村的月亮象个没心没肺的疯女子,敢于亮出又大又圆的脸庞,亮晃晃地照着田野山间。
   小镇的月亮一如小镇的女孩,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过着小富既安的日子。既不被雾霾淹没,也不澄亮清澈。
不过小镇的月亮也自有精彩——快乐时玩着彩云追月的游戏,不安分的时候,整夜整夜地四处游荡,偷窥小镇女孩的秘密。它知道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有很多小镇的女孩子并不那么安分守命。她们常常失眠想入非非,总想离开这平静呆滞的小镇,去到上海过现代化的生活。小镇女孩的理想绝不是到上海去做小姐和打工,她们有时熬夜到天明,是在朝着大学奋斗,那才是她们想过的白领丽人高品质生活。小镇的月亮知道小镇女孩的那些琦梦,不过小镇的月亮不会感到惊讶,千百年来,哪有不惹相思的女孩呢?见到这些失眠的女孩,小镇的月亮总是安详地、静静地伴随她们直到天亮。

     今天, 趁着夜深人静,小镇的月亮像个慈祥的老奶奶,拿着团扇在云层里出没,来到梦洁的窗前,它用清晖轻轻地映照着梦洁,似乎在说,孩子,你睡了吗?你有什么心事,告诉我吧!

      梦洁真没有睡着,只是假寐,脑海里一直想着今天白天同学会的情景,七年不见的刘仪老师仍然如七年前一样撩拨着她的心弦,她不明白为什么,刘仪老师最简单的一句问候,既然可以让她通宵不眠。她在床上辗转着,思恋着,
索性不睡了,在床上侧过身子,伸手摁亮台灯,披衣起坐,赤脚从床边跨到落地窗旁,双手抱着膝盖在柔软的靠垫上坐了下来。黑发如瀑散落在肩膀上,睡衣下摆垂落在地板上,乳白的睡衣如同月光泻在床旁。睡衣只有一根腰带系上,敞开的领口里露出红色胸罩和丰满的乳房。

     她感觉自己的这个姿势很象古代女子在云敛风卷之际,独自凭栏。看月亮在云层里移动,仿佛弄出了穿云裂石的声音,身旁的月光也借着风声在防盗网上弹钢琴,轻轻的夜之声将她带回到七年前。。。。。
  

     七年前,梦洁还是个十五岁的初三学生。假期补课时,学校为了加强重点班的实力,为她们班换了一位语文老师,教导主任介绍说,这位老师才送了初三毕业班,学校又将他留在你们这个年级。当然,教导主任又亲切地说,如果同学们觉得他不能胜任,试讲一节课后,学校可以考虑再换一位老师。 

    这样的介绍在繁忙单调的复习生涯中激起了学生们一点想象,一点期盼。尤其是女同学们,年青的男老师总能让她们多做几个琦梦。毕竟前一任语文老师是奶奶级大妈,与青春期的荷尔蒙相距太远了。

    语文老师刘仪提着电脑包从容走进教室时,引起了教室里一阵喧哗,瘦高个的他立刻用眼神制止了学生们的兴奋,象聪明的领袖将农民起义镇压于蠢蠢欲动之前。他两眼的扫视全场后,用一个两手往下按的动作,立马将整个课堂掌控在自己的眼皮下。
     梦洁与闺蜜林玲交换了一个眼神,眼神里是相同的感觉————老师显得太年轻了,五官虽然有棱有角的,但前额太开阔,下巴太削尖,开阔的前额把眉眼赶到一处,舒展不开,挺直的鼻梁衬托着厚厚的嘴唇,缺乏江南才子的风流倜傥。皮肤也不够白皙,不象胡适,也不象徐志摩,西装式样教师校服穿在他身上,瘦瘦窄窄的,象日本侦探片中的瘦脸明星。
     刘仪扫视过全体学生后,没有象其他老师初次见面时先说几句拉近距离的开场白,而是挺直身子转身写下自己的名字——刘仪,立马进入了教学。毕竟这是他的第一堂课,他不愿意流于俗套,象胸有成竹的医生拿着手术刀,双手熟练地操作电化教学课件,在光标的点击下,制作得很有特色的课件不住地翻页,伴随着他充满磁性的男中音,将知识点解剖得如同疱丁解牛。不一会儿,学生们被他独特的气质和扎实的专业知识所吸引,渐入佳境。学生们跟随他在语法的逻辑世界里遨游,象看一场日本推理电影,用理性思维掌握了平时全靠死记硬背才能掌握的语法知识。离下课只剩下八分钟时,他在大屏幕上打出一系列的测验题,请学生们抢答,这时他的身子不再僵硬,表情也放松了,脸上露出了机智的微笑,并对学生们的答题给予了幽默的点评。引起学生热烈的参与,甚至于哄堂大笑。
     最后一项是扩展训练, 他不露痕迹地用眼角瞄着贴在讲台上的学生座次表,随意抽查学生。
     李梦洁!当一声点名唤到梦洁时,她应声而起,随着鼠标的点击回答老师的问题。很好,刘仪对她点点头,却没有让她坐下。
   梦洁心里有点小紧张,她是个很内敛的学生,看重老师对自己的看法。尽管初中课书对她而言没有太大的难度,还是担心这个新来的老师拿她当杀手锏。果然,刘仪脱离了电子屏幕,看着梦洁说,这个句子有几种扩展法,除了你回答的这种,你还能说出来其他的么?
   举一反三,全班同学交头接耳地议论起来,这题并不太难,但要回答得有急智也不容易。幸好梦洁脱口而出就举了三个句式,轻而易举就破译了老师设置的密电码。
  刘仪满意地表扬道,看来我们班上的同学基础知识扎实,阅读理解能力也不错。
  刘仪仍然没有让梦洁坐下,以至梦洁站在那里如坐针毡,额头沁出汗水,想象着全班同学都望着自己,她紧张地握着钢笔,手心里湿乎乎的。
  刘仪面对所有学生阐述道,做学问不仅要知道花是花,还要懂得花非花。李梦洁,你能举例说明怎么用这个句式吗?
  梦洁心想,老师这是个层层推进的三段式,刚才自己已经想到了这一点,于是,不慌不忙流利地回答了老师的问题。
 梦洁的回答获得了全班同学的掌声。
  刘仪这才对她作出一个坐下的手势。
 梦洁涨红了脸,坐下后一直不敢抬头。她极少主动侃侃而谈,在班会上,在小组讨论上她总是甘当倾听者。只有最了解她的同学才知道她是个有主见也有内涵的女孩。今天在新老师面前偶露峥嵘,梦洁既激动又羞涩。好象一块璞玉被大师切开,露出了里面的满翠。梦洁象伯牙遇到子期了。
  刘仪最后说,同学们回家再想想,你为什么要运用到这个句式,这就是花还是花,但是,你不是看花了,是会种花。这样,才能把握事物的规律性。
    下课后, 刘仪顺利地在教导处发给学生的评价表格中获得优等。
    梦洁不仅喜欢刘仪的教学,更象找到了崇拜对象。

      无论在什么时代,年轻的男老师永远是女生议论不完的话题。不到一周,梦洁就从闺蜜林玲那里知道刘仪是华东师大毕业的。只是面相显得年轻,其实已经结婚生子,有个两岁的小女儿了。师母也是个漂亮的少妇,是位梦洁一直向往的在银行工作的白领丽人。

    十五岁的梦洁两腮飞着红霞,圆圆的脸上婴儿肥还没有褪尽,胸部已经发育得很饱满,腰身也显得浑圆,她对自己的身体和长相均不满意,于是常常低头沉思,将心思都用在学习上。她羞于在大庭广众中出头露面,只是在周记里写下自己对学习的感悟。刘仪对这个听话懂事的学生也没有过多的关注,只是在周记批阅中写下自己的评语。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梦洁成为最盼望发放周记的学生,老师给她的评语,象对她学习最大的奖赏。每一篇随笔和作文她都抒发着充沛的感情,好象老师成了自己的笔友。文字的交流胜过语言千万。她沉浸于自己的小情感,悄悄地享受着与老师神交的快乐。
       对内向稳重的梦洁来说,比她大十来岁男人无疑是最凶恶的情感杀手,太老成了父辈,没有吸引力,同龄人太幼稚引不起她的崇拜。成熟而有内涵的刘仪成为最有魅力,最有想象力的对象,情窦初开的她对成年男性的暗恋,没掺杂半丝非分的奢望,只是一味的喜欢。梦洁喜欢刘仪微微敛着的眉头,喜欢刘仪充满磁性的声音,喜欢刘仪低头操作课件时耷拉在额头的一缕短发,喜欢刘仪转身在黑板上板书时瘦削的背影。就连刘仪中规中矩而不是龙飞凤舞的书法,也是她喜欢的。
    晚上,复习完功课以后,她总是如今夜一样坐在玉色蝴蝶的坐垫上,望着窗外云海里漫游的月亮。脑子里象放卡带,重演着上午的语文课,刘仪讲的每一个细节她都铭记在心,每一个重点她都能演绎,有时她会将刘仪的某个手式反复播放,象是在欣赏电影中的经典片断。
    后来,她在自我欣赏的电影里加上了即兴创作,她导演着刘仪站在她的课桌旁,一络黑发遮住了前额,俯下身子为她指点着教科书上的某处疑难,如同为其他同学解惑时一样,刘仪伸出干净修长的手指,点着书本说道:这个词有三种意思,你想想,在这里用哪个好?
刘仪偏着脸问她时,使她想起谆谆诱导这个词,她应当以孜孜不倦的态度来回应。可她心中明明知道该用到A答案,却故意说,我觉得B虽然绕了一点弯,但也能准确地表达词意啊!于是,刘仪露出惊讶的表情,嘴唇张大眼睛瞪圆了说,李梦洁,你怎么会有这么弱智的想法?她趴在课桌上,望着刘仪的嘴唇狡诘地笑了。她最想看到刘仪惊讶时张开嘴唇的表情,为了这性感的表情,她宁愿牺牲自己的智慧。

当然,这只是她的想象,是她在夜晚做的感情游戏,到了白天,她仍然是端肃的坐在课桌前的好学生,耳朵里捕捉着刘仪每一点信息,眼神却静水流深。如果刘仪点名让她回答问题,她一如既往地滴水不漏,获得刘仪满意点头和同学们的称赞。这时候,她获得的满足不仅在知识的准确性上,她更在意刘仪赞赏的眼神,这温暖的眼神可以陪伴她度过漫漫长夜。

    再后来,她的电影里总是出现一个固定的镜头,在大漠风尘中有一个介乎于刘仪和父亲之间的白马王子,卷起一路黄沙疾驰而来,将她一把提上骏马,绝尘而去,离开这个半工业化的沉闷小镇,至于到哪儿去?前路渺茫,不得而知。
     整整一年,   刘仪陪伴着她的失眠,又陪伴她入睡,象窗外的月亮一样忠诚。

     刘仪发现梦洁是从成绩单上,这个圆脸黑眼晴的懂事女孩,三次月考的排名象逆流而上的鲑鱼,从中游直往上冲。尤其是语文成绩,基础知识部分几乎完美无缺,每一个试题陷阱她都能巧妙地避开,思维的严谨性让刘仪刮目相看。
    一次课堂上,刘仪在投影仪中打出梦洁的试卷当作范本分析。当他说道,李梦洁同学对这道题的解答,近似标准答案,连老师我也难以做到时,站在讲台上的他看到梦洁的脸庞绯红,眼晴里闪烁着感动的泪光。仿佛透过晶莹的泪水告诉他,我的努力,只有你懂。

      可是,毕业来得太快,快得没有让语文老师刘仪发现班上一个平常女生对他的单恋。也快得让梦洁来不及大胆表白一下对老师的好感。甚至于闺蜜林玲都没有发现梦洁的心思,只是在放学路上挽着她的手,象撒娇似的不住地说,梦洁,你真是老师说的心有灵犀一点通啊,你是怎么做到一通百通的呢?你的成绩在年级排名上了一百多个名次啊!
这时候梦洁总是微笑着说,上课认真听老师分析呗。林玲失望地踢着一颗小石子说,我一看到刘老师,就想入非非,你不觉得他长得象韩剧里的男生李昌镐么?大衣领子竖着,毛衣上围着灰色间红色的格子围巾,多酷啊!今后我要找男朋友,就找刘老师这样的。梦洁说,我没怎么注意呢,我听课了。其实梦洁内心早就将刘仪定位于日本影星宫泽明了。她觉得韩剧的男生太奶油,配不上刘仪的内涵,刘仪是理性的语言逻辑学家,只有日本小说家新星一的气质堪比刘仪。

  中考了,梦洁考上一所重点高中,离开了小镇去到县城求学。县城比小傎离上海更远,可是离梦洁到上海去的梦想更近。高中三年,梦洁仍然是个听话努力的好学生,并且以较高的分数考入了华东师大。这时候的梦洁,脸上早就裉去了婴儿红,脸型不再是圆乎乎的,而是象美国早期影星赫本那么明丽动人。手臂与腰肢都瘦了下去,身材匀称,走起路来多了几分袅袅,当她身着米白色西装,足蹬高跟鞋,理着干练的齐耳短发,夹着讲义走进图书馆晚自习时,总会有男生凑近她身旁说道,请问,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大学四年,与梦洁套近乎的男生不少,可与刘仪气质相近的男生一直没有出现。读大学之后,梦洁的失眠之夜刘仪的影子变得模糊,取而代之的是与刘仪神似的男生,深沉的眼睛,瘦削的身材,俯身与她对话,温暖的气息吹到她的头发上。可是,一到白天,身边的男生都显得过于年轻而单纯,殷勤地她套近乎,没有她期待的距离感,——能让她仰视的距离,因而没有一位男生能达到梦洁对心仪男人的想象。所谓交往都达不到心有灵犀的层次。直到大学毕业,她还单着。
     这倒正合父亲的意,父亲没有儿子,指望她挑起家里的大梁,继承家里的产业。招郎上门。这也正是小镇特有的风俗,略有家世的无男孩子家庭,都是通过招女婿生个与自家同姓的孙子来承传嗣姓的。梦洁是长女,她理应当继承祖业。而家里早在十年前,就修好这栋单独别墅,等着毛脚女婿上门呢。

  生活总是不按常理出牌,往往在某个看似平常的日子里,生活偏离了固有的轨道,变得面目全非。假如梦洁知道以后出现的事情,她会往着那条险峻的山路去探险么?

   今天的同学聚会,象一颗石子,打碎了梦洁平静的生活,坐在月光下的梦洁,脑海里又开始重播白天的情景剧。

  主持人宣布自由活动后,同学们三五成群的四散开来,她从卫生间里走出来,迎面遇到刘仪。在卫生间洗手池旁相遇的男女未免有几分尴尬,俩人相视一笑,并肩走了出来,不约而同地说,大厅里太吵了。俩人又相视一笑,就近在大堂的沙发上坐了下来。身旁有走来走去的同学,三三俩俩的在说话。刘仪打量着梦洁意味深长地说,李梦洁,你长大了。梦洁微微一笑,摸着自己的脸庞,大大方方地说,是啊, 婴儿肥都褪干净了。
说完这话,她想起初中时自己经常低头脑袋,既怕发育的胸部太过显眼,又为自己红扑扑的脸蛋感到羞惭。
刘仪说,你们毕业七年了,小姑娘变漂亮了。
谢谢老师的夸奖,还要继续努力呢,她露出一个调皮的笑脸。
确实,梦洁上了大学后,再也没有发育期的自卑,而是充实自信,仿佛自己真正成为了天之骄子,可上九天揽月。如果不是父亲坚决让她回到小镇工作,她早已成了上海的白领丽人。
刘仪也微笑了一下,接着问道,李梦洁,你现在做什么工作?
梦洁脸色暗淡下来说,就在镇中心小学教语文。都是蒙老师您当年教导,让我爱上了教书这个工作。只可惜我又回到小镇上,没有进到上海去。上海的小学至少要研究生文凭呢。
嗯,是啊,当年我也是因为家庭原因没有考研,失去了进上海的机会啊。
刘仪上下打量着梦洁,露出了梦洁熟悉的赞赏的眼神,你这气质打扮与上海姑娘没有任何区别呢。小镇有小傎的优势嘛。
可是,老师你几乎没有什么变化呢。其实梦洁早就感觉到比起七年前,刘仪更消瘦也更忧郁了。
刘仪的赞赏的目光如昙花一现,额头上很快浮现出一抹暮色,声音低沉的说,我已经老了。在这小镇教书,消磨着生命,只有看到你们才感觉到生活的价值。
梦洁说,老师怎么悲观了,从前不是一直告诫我们要直面生活吗?
刘仪叹了一口气说,少年壮志不言愁吧,而今始愁滋味啊。
梦洁打量着刘仪,刘仪参加学生聚会仍然穿着学校发给的西装校服,西装很整洁,领带打得也很规范但头上却掺杂了几星白发,眼角间竟然有了放射状的皱纹了。
  梦洁不禁脱口而出:老师,你才比我们大十来岁呀。你还不到四十呢。
刘仪的口气象个长辈,我都三十五了,我女儿都九岁了呢。
梦洁觉得比起七年前老师与她有着更深的代沟了。从前那个趾高气扬,充满自信,象电影导演一般掌控着课堂教学的刘仪老师到哪去了?梦洁想起了从前自己一夜夜的相思,眼前这位未老先衰的落魄男人,他是自己少女时无比暗恋的那个充满魅力的日本影星式的偶像吗?
梦洁的心脏猛然象被尖刀剐一下,紧缩成一个拳头撞击着胸腔,她不禁捂住了胸口,站起来说,老师,我到那边走走。匆匆地逃离了刘仪身旁。
 梦洁走进大厅,见林玲与几个女同学坐在一旁正在叽叽喳喳的议论什么。林玲见梦洁进来,连忙招呼说,梦洁,坐到这边来,等下吃饭我们几个坐一桌。

梦洁坐到林玲身旁,林玲问,刘老师和你在讲什么,看你的脸色好象有点苍白呢。
梦洁答道,没有说什么,就问了几句工作什么的。刘老师的情绪好象有点不太对。
哦,那是自然啊,你想想,才三十多岁就死了妻子,一个男人带着个小女孩过日子。好难哟。一个叫冬梅的女生同情地感叹道。
梦洁大吃一惊,难怪刘仪显得那么忧郁,忧郁得使她想起普希金流放时写的那些诗。原来老师他遇到中年丧妻的人生之大不幸啊!梦洁不仅为自己刚才对老师的误解而心痛,老师在悲伤之际仍然打扮得整整齐齐的来参加七年前的学生聚会,并对自己有礼貌地称赞,其实正是老师具有良好的教养和修为啊!
听说老师的妻子得癌症时,老师衣不解带地伺候了一年多呢。另一个女生悲伤地羡慕着刘仪死去的妻子。
听说,师母是老师的高中同学,感情很好的。
要不是班主任刚刚告诉我们,我们班上的同学没有人知道呢。假若知道,我们班会发动捐款吧。
才三十多岁就去世了,花样年华啊。
小女孩好可怜哦。
中年丧妻,刘老师受的打击才叫大啊!
听着同学们惋惜的议论,梦洁静悄悄的坐着,心中懊悔着刚刚逃离老师身旁的举动。也许自己多陪老师坐一坐,听听老师讲出内心的苦闷和悲伤,老师心里会好受一点,只是老师会对她讲么?按老师的个性,是不会将痛苦摆在脸上嘴上的。那必然是梦洁自己想从安慰老师的角度得到一点精神上的满足吧。
同学会后面安排的活动梦洁只是淡淡的参与。直到散席也没有机会再与刘仪说上话。

     月光越发清辉映照,明月西斜了,反而比上半夜显得大而亮,象块纯洁的玉发着幽幽的光亮。
       梦洁起身拿起手包,翻看着同学会发的通讯录,找到刘仪的手机号码。望着那个陌生的号码,她仿佛看到那个三十五岁的男人带着一个九岁的小姑娘,悲凉地行进在人生路上。
      她想上前去搀扶一把,她敢么?

 


   
     
     


  评论这张
 
阅读(307)| 评论(2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