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暗花明欢迎您的到来

我在起点与终点之间 两全其美

 
 
 

日志

 
 

爱上妖精的唐僧(原创 小说)  

2015-11-08 09:18:45|  分类: 侃扯作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唐僧坐在大树旁,看白马慢悠悠地吃草,四周寂寥,西方路上无比苍凉。一时心里涌出几缕伤感:我从何处来,要到何处去?为什么我要奔走在这荒郊野岭,含辛茹苦,饥寒交迫?
上西天取经是我的使命,本我却在哪里?尘世的欢娱为何与我无缘?
佛家修炼,为的是普度众生,众生中为何不包括我自己?
即然出家人要压抑自己的七情六欲,为何又让我长成七尺伟岸男儿?雄性激素整日在我周身奔腾,时时提醒我,我是一个男人!
佛啊!即便用僧袍遮掩我健强的肌体,用斋饭扑灭我升腾的欲望,还是不能够让我灭绝内心深处的向往,每日里我都在与自身搏斗,我该怎么办?
难道出家为僧为的是要用佛家理念压抑心中的妄想,在痛苦中才能达到涅磐?

普度众生,谁来度我?

   唐僧正在走火入魔间, 突然眼前一亮,只见从山凹里转出来一个少女,说不尽那眉清目秀,唇红齿白。左手提一个青砂罐,右手提一个绿磁瓶,袅袅娉娉迎面而来。

   啊,这不是那年入京途中见到的那个红衣女郎吗?唐僧的心猛然被牵到梦里,梦里正是眼前这位让人朝思暮想,却又时时让人自责一一大逆不道,万恶不赦的梦中女郎。

   唐僧忆起第一次出山门。
那年他十九岁。从金山寺进京,在一个客栈歇息,远途劳累的他坐在客栈的板凳上撩起僧袍擦汗。那时他的僧袍是褐色的粗棉布,上面尽是风尘的印记。而他年轻的头顶上,戒疤却闪烁着青春的光亮。这时,从厨房里走出一位红衣女郎,那女郎双手托着一只檀色木盘,盘子里盛着一碗氤氲着热气的香茶,她腰枝轻盈地摆动,象一幅移动的水墨画呈现在他眼前,客栈里板壁桌椅都成了背景,红色的衫裙愈移愈近,被鲜活的身体鼓动着,象一面旗帜飘扬舞动,直到占领他的整个眼球。

  仅仅只是打了个照面,整个世界就在他面前崩溃!

  那红色的粗布衫裙婉如初升的朝霞,照得他眼前一派绚丽,穿过他十几年单调灰暗修行的生活,搅起他一腔热血,顿时,从入寺后就诵读的戒律,粉碎得如同窗棂上的灰尘,卷卷经书隐匿到客栈的板壁里不见踪影。
    唐僧心中升起一个妄念,世上最美好的东西就是女子的身体。
  那端着青花粗磁碗圆润的双手,每一个指尖都让他心灵战栗激动,那是他从未见过的活生生的舞蹈着的小精灵,兰花轻翘时指尖如竹笋般纤细饱满,使他产生抚摸的冲动:假如让我握住那双小手,从此我不愿修行,只愿为你砍樵挑水,浇园劈柴。凡人的日子这时成了他永远不及的梦想。
   而当那女郎走近,透过氤氲的热气看到她冰肌如玉,杏眼含春,微微的香汗湿润脸庞时,他整个身子被定住了,竟然痴痴地望着那女郎,全无一点矜持和出家人的尊严。那女郎轻启朱唇说道,师傅远道劳累,请用一碗热茶时,他仍然如触电般目不转睛地盯着那女郎。以至那女郎羞涩地低头一笑,将茶碗放在桌上。他这才猛然醒悟,惭愧不已,双手合十,躬身道谢:“多谢施主”。
   这时只听后厨叫声:“宝钗,叫你送碗汤也磨蹭半天,快来择了这些青菜。”女郎方转身离去。他仿佛看到女郎离去时,回首对他嫣然一笑。

    从此,唐僧的夜不再是青灯黄卷,红衣女郎常常从经书的字里间行慢慢浮上来,在他的书页中捧出一碗香茶,再对他嫣然一笑。

   这时候的他,总是放下书卷,带着赎罪的心理,来到寺院的院子里仰望夜空。看星星时,他想的是:巧云弄织,飞星传恨,银河迢迢暗度。看月亮时,他又叹息道:桂月徒留影,兰灯空结花。

    他知道他的一颗向佛的心已经被那红衣女子偷取了。

    他同意担负西天取经的重任,正是希冀通过苦苦磨炼,去掉他的心魔。

     谁知在他与徒弟经历了四十四难时,红衣女郎又出现在他面前。
     真个是远看未实,近看分明,那女子生得:冰肌藏玉骨,衫领露酥胸。柳眉积翠黛,杏眼闪银星。月样容仪俏,天然性格清。体似燕藏柳,声如莺啭林。
梦中的女郎在这荒山野岭突然出现,唐僧顿时恢复了男儿本性。当听闻那女郎对八戒说说:“我这青磁罐里是香米饭,绿磁瓶里是炒面筋,特来此处无他故,因还誓愿要斋僧。”时,唐僧知道机会来了,当下顾不得身份,慌忙跳下石岩来到女郎面前,合掌当胸道:“女菩萨,你府上在何处住,是甚人家,有甚愿心,来此斋僧?”
唐僧发出这一连串问话,旨在多与这女郎接近说话。近前端详眼前女郎,其实与他客栈里遇到的红衣女郎相貌迥异。眼前这位更显得成熟妖娆,当她说道:”父母在堂,看经好善。。。。愿将此饭斋僧,如不弃嫌,以表芹献“时,眼角眉梢向唐僧抛出无限爱意。
  在唐僧的心中,只以为那位客栈女郎长大嫁人了而已。他的一腔痴情仍然如初。那位女郎名唤渔娘,那么这位女郎是叫小静还是叫春风已经不再要紧,要紧的是她内心与僧的关系是那么的贴近,她说出了在客栈时没来得及说的话,没来得及表达情意。她宁愿不将饮食送给丈夫也要给唐僧吃。这才是佛教的牺牲精神,将自己最后一颗粮食奉献给神明,奉献给众生。
唐僧知道在这位女郎眼里,他身上的僧袍已经成为一个象征,成为一个信士崇拜的偶像。他心中为宗教而献身的神圣之情与男性荷尔蒙的热血汇合在一起。即刻为了这个女郎而死,他也是愿意的。
唐僧感动了,道旁荆棘牵漫,岭上松楠秀丽。薜萝满目,芳草连天。影落沧溟北,云开斗柄南。万古常含元气老,千峰巍列日光寒。在这艰难的取经路上能遇到这样的红颜知己,能够与自己交谈,有共同的信仰,这是多么大的造化啊!
唐僧自幼没见过母亲,没有母爱抚育。如今见这女郎款款细语,体贴温暖,一股从未有过的暖流从内心深处腾出,仿佛母亲将乳汁输入他的身体,他回复了一个男子的纯真,那是一个无邪的幼童,知道将得到的一个香梨回报母亲。他怎么能够夺取爱人的饭食呢,那是她要送给亲人的午餐啊。
唐僧无论如何也不能要吃这饭了。他整顿僧袍,抖落掉上面的尘土,端肃仪容,走近女郎,亲切地劝慰道,我若是吃了你的饭,你丈夫知道岂不会打你骂你!这让我于心何忍呢?

这饭在当下已经不是饭食了,是俩人表达感情的载体,俩人心中全无自我,都在为对方着想。这种惺惺相惜的情意溢于言表,更发自内心。

那女郎一脸的真诚,再三说道,就连丈夫知道这饭给唐僧吃了,不仅不会责怪她,夫妻情分上更比平常不同哩。说完这话,女郎的脸上又如春风吹过,羞涩得绯红了。
唐僧听到夫妻情分一词,心中一动,眼里流露出景慕来,尘世的夫妻是多么的美满,我却此生无缘。就连抚摸一下眼前的女郎也是妄想啊。他心中尘世的欲念又涌了上来。纵然给我赤金的袈裟,也不如一介布衣,能享受夜夜拥有娇妻的幸福啊!
这时,他暗暗地叫这女郎为呓语了。他成了一个爱呓语的人喃喃念叨,请你度我,请你为我洗涤罪过。我的罪过因你而起,已经万劫不复了。他的眼睛开始为这美人儿剥去衣裳,露出浑圆的肩膀了,碍手碍脚是那宽大的僧袖,他恨不得脱掉这枷锁,象一个农夫用粗壮的胳膊搂住自己的爱人。

正当唐僧在意念中与送饭的女郎风云际会之时,半空中一声睛空霹雳,师傅,这是妖精!!话声未竟,那猴子腾空而下,抡起金箍棒,当头一棒将那女郎打死在地,青磁罐和绿磁瓶片片稀碎,爬出些虫子青蛙、癞虾蟆,满地乱跳。那女郎真个化风而去,留下一堆白骨。
唐僧惊吓得翻倒在地,眼睁睁看着意中人被悟空打死,不禁惨然,指着悟空怒吼道,你!你!你怎能如此恶毒?
那猴子哪解风情,火眼金睛里只看到红粉成骷髅。说道,师傅,这不是漂亮美眉,这是个妖精,名叫小刀,专用那眼睛勾人,你若动念,三魂七魄就被她勾引去了。
那猴子又叫道:啊呀呀!师傅呀,刚才你动了凡念吧,你看你这脸色,由红转青,由青转白了。
唐僧这时早已肝肠寸断,五脏俱焚,心知这呆子将一切女子都当作妖精,妖精者,红颜祸水也。而在他的心里,即便是白骨也曾经是诱人的红粉佳人。而能在梦中与佳人相约,红粉骷髅他也是甘心的。
这时他的心中唯有一个念头,赶快到西天去面谒如来,请求让僧道们娶妻生子,重返人伦,象那西方基督教的传教士一般,让心中的信仰与尘世的幸福并存。

  评论这张
 
阅读(457)| 评论(4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