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暗花明欢迎您的到来

我在起点与终点之间 两全其美

 
 
 

日志

 
 

老大 第七章 商海沉浮 八 (原创小说)  

2014-11-03 14:27:13|  分类: 学写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晶晶,我回来了。”我将脏兮兮的牛仔包放在门边,一面与晶晶打招呼,一面从鞋架上取拖鞋穿。脱下张开嘴的旧皮鞋时,一股阴馊馊的臭味冲了出来。晶晶没有象往常一样笑着迎上来接我的包,仍然坐在沙发上,冷冷地看着我。嘴里应了一声:“嗯”。
     这一声“嗯”象一个冷馒头梗在我的心口。两个月前我给她打电话说我关了店子去追货,她问我为什么?我说被骗货了,她问骗了多少,我说骗光了。她也是这么“嗯”了一声,就挂了电话 。
    我进了门,站在她面前,她坐在沙发上,手支着左腮,偏着头瞟着我,仍然是风韵少妇,时尚装扮,只是看我的眼睛带着几分怨恨。我在广东追货寻张老板两个多月,体重瘦下去十几斤,胡子拉碴,衣裳不整,一副落魄模样。
   “晶晶,小虎呢?”我迫不及待地想见儿子。
    “在我妈那边!”晶晶的眼光在我身上上下棱巡,终于停留在的我手上说:“你的项链和戒指呢?”
     我一面给自己倒水喝,一面声音嘶哑地回答道:“丢给当铺了,变成两个月的饭钱和车费。”想到我那小指头粗的金链子和比指甲盖还大的几个四方金戒指只当到原价的两成,我的心又揪着疼了一下。
    “看来你真是输了个精光!”晶晶咬牙切齿地说。
     我无暇顾及她的态度,肚子咕咕叫了:“晶晶,我还没有吃饭。”
     “没有饭了,自己下面吃吧!”她将手放下,身子坐正了,冷馒头的声音变成了硬铁砣扔了过来。
      晶晶对我没有半点关心和安慰,甚至连点面子也不给我,是我始料不及的。我们是共过患难的夫妻啊!
      我转身到卫生间洗漱,然后到厨房打火下面。待我将冰箱里的剩菜拌在面条坐在桌子旁狼吞虎咽地吃着时,晶晶终于排好兵布好阵,向我宣战了: “你找张老板找了两个多月,连个人影子都没有找到吗?”
 “嗯,能找的地方都找了,找不到了!”我抬眼看着她严峻的表情,又转眼看着碗底的剩汤,几颗辣椒碎片就象我心情。
   子弹嗖嗖地从沙发上射过来:“那天我碰到老王的老婆,她告诉我,你的店是小黄和张老板合伙做了你的笼子。张老板先君子后小人,哄得你这个蠢猪团团转。借你一次钱,你就将他当恩人,人家是放长线钓大鱼。你知人知面不知心,讲你娘的江湖义气,坐牢还没有坐明白,江湖义气害死人啊。你为什么坐牢你也忘记了,我看你这一辈子最终要死在女人手里,十八岁你就当流氓犯游街,到哪里你都要找女人,有了几个臭钱就养情人,你以为世界上的女人都象我这么蠢呀。“晶晶一口气发了一梭子子弹还嫌不够,又搬出了证明人证明我是天下第一恶人。
    “老王的老婆与我分手时裂着缺了牙的嘴摇着头说:晶晶,大宝这种男人啊,终归是败在了女人手里,他是自作自受,你们娘俩可怜哦。”晶晶骂着骂着声音从刀子变成了哀乐。我用筷子和碗底的辣椒作战,死牛任剥般地听她发泄。
   “ 我早就看出小黄是江青,一心想篡党夺权祸国殃民。既然你喜欢那样的妖精,将我当作贺子珍打入冷宫,那你早点明说呀,早点与我离婚,带着她远走高飞。现在她当林彪,叛国投敌了,搞得你破了产,你还有脸回来见我?”
      江青贺子珍林彪一齐来了,我是谁?
     我底气不足,无力应战。放下饭碗,打出投降旗说:“晶晶,你别无事找事了。做生意有赚有亏,我被骗了货,也尽力去追了,也许是我命中该有这一劫,相信我,我会东山再起的!”我收拾了碗筷,进厨房去洗碗。
     “我就是太相信你了,从十几岁就跟了你,现在我终于清楚了,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假如你真狗改得了吃屎,我妈当年为什么会投井上吊不许我跟你。她就是晓得你这个人本性坏了,你是庙里的菩萨,表面装了金,里面还是一包稻草。”骂我的话一直追到厨房里。洗碗声也盖不住。
   听到她将老岳母也搬来进攻,我也来气了,将手中的碗哗地弄得哗哗响:“晶晶,做人要讲良心,这么多年我亏待过你吗?亏待过你家里人吗?不要看到我现在破产了,你就落井下石啊!”将碗码好放进碗柜,我转过身面色凶狠对她说。
   晶晶从沙发上站起,几步冲到厨房门口,一手叉腰一手指着我的脸:“你还在我面前讲良心,我帮你带崽守活寡。你在外面养情妇逍遥。如果你是做正经生意亏了,我二话不说陪你求爷爷拜奶奶沿街讨米。你亏在情妇手里,还要我同情你吗?肖晶晶要是还象过去那么蠢,被你大宝当猴子耍来耍,给个套子我就往里钻,等再和你同甘共苦三年五载,东山再起时,你又去养情人,我在这世界上还活不活?不如乘早让我背着恶名声,放你一条生路走。看哪个愿意陪你东山再起,你就去找哪个?”说完,不等我还嘴,她转身冲进卧室,从床上拿起一床薄被子、一个扁枕头扔在沙发上,自己转身进卧室“啪"地一声关了门。
 
     家庭和事业两座大山,已经崩了一座,这一座也摇摇欲坠了。
      我长叹一声,心在淌血,拿着被子枕头进了小房间。
 
    无聊地在家呆着,无钱,无事做,天天看肖晶晶冲进冲出,冷脸对我,热脸对电话机。

    我有饭吃饭,锅里没饭,就饿着。

    拉开窗帘,阳光有七种颜色,哪一种颜色是我的?

    我靠在罩着蕾丝花边沙发罩的绿色绒布沙发上,双手扣在脑后,两眼茫然地看着前方,无聊地听着双卡收录机里传来台湾歌手苏芮声嘶力竭的叫喊:“是我们改变了世界,还是世界改变了我。”
   我弄不清楚“谁改变谁”这个关系,只知道肖晶晶被这个花花世界彻底改变了。
   这次回到宝庆,比我当年坐了三年监狱回家的局面还惨,那时候我年轻,有重获新生的喜悦,有重新开始生活的盼头,有晶晶对我的爱情。而这次回家,却象个输光的赌徒,浑身上下透着狼狈不堪落荒而逃的败兴气息,家里原本没有撕破的窗户纸已经洞开,阴冷的风呼呼地吹进来。

   晶晶回来得越来越晚,回家后故意将水开得哗哗响,踢凳子,开柜子,拿东西,嘴里还哼着歌曲。我的房间象死一般的寂静,尽管空气中充盈着她的声音她的气息,我却象一只可怜的狗得不到主人的青睐。从她眼睛里看到的都是“离我远点、离我远点”。
   我娘的,我不过是亏了钱,不是得了传染病。你肖晶晶何必非得将我打入十八层地狱呢。

       今夜为什么这么安静,明明听到她进来了,怎么不用水?也不换睡衣了?我悄悄地起身立在门后,从门缝里往外看,客厅没有开灯,她借着星光点点蹑手蹑脚地提着我在武汉给她买的那个大包包往外走,包包鼓鼓的,里面似乎装着换洗的衣物。原来她是回来拿东西的,要到外面去过夜。
    听到脚步声下了楼,我提着鞋子打着赤脚跟了下去。在楼梯转角处我停了下来,从砖砌的格子花窗前居高临下地往外看,只见她走到家属院门口时,一个男人的身影闪了出来。正是前次回家时送晶晶回家被我打过的的李鬼。我迅速地跟了上去,阴风吹进了家,今天是大结局的时候了。

       那李鬼骑上单车,等晶晶跳上后座搂着他的腰,单车就往邵水桥方向驶去。眼看着就要不见人影,我赤手空拳怎么追?我立刻环顾四周,几米远处有个杂货店的老板正好在放单车,情况紧急,我不管那么多了,乘他弯腰准备上锁时,一个箭步冲过去一把扭过把手,将单车抢过来,嘴里说着:“老板,借单车给我骑一下!”飞身上车就追上去。后面传来惊慌的呼救:“你是哪个?抢单车呀,抢单车呀!”呼天抢地的嚎叫声追着单车跑。

    我追到邵水桥西头,看到那两个人将车拐进一个小巷子,我下了车,将车推着进了小巷。他们在一栋农民的出租屋前停住了车,上了楼。我也将车停下,倚在车旁看着楼上哪间房子亮灯。一会儿,三楼的一间房子亮了灯,两个人影子在灯下隐约闪动。再过了一会儿,灯熄了。 
  这时我反而异常冷静,看着无人进出黑森森的小巷,对着肮脏的墙壁,抽了一支烟。扔掉烟头,我才从容地上楼。几步走到那间房子前,一脚踹开了门,床上的一对狗男女吓得尖叫。我冷冷地说:“叫什么叫!老子又不是武松!”
   听到我的声音,吓得抱成一团的男女迅速分开了。肖晶晶自知理亏,借着一点微微的夜光,抖抖索索地将被子掩着身子,乘着黑摸索着穿好了衣服。那男人也穿好了衣服,坐在床边。
   “肖晶晶你出去。我要跟这个对家打一把牌!”我一只脚跨在一只板凳上,手扶着板凳把手说。
    谁知肖晶晶这个爱情至上主义者只怕羞不怕死,穿好了衣服反而死猪不怕开水烫。本应羞愧难当的她一步跨下床,站在我面前,双手插腰,毫无畏惧地迎着我说:"大宝伢子,剁脑壳死的,跟到这里来了?你今天想鱼死网破了吧!好,我告诉你,我就是喜欢他,要跟他,你不怕你崽没娘,就杀了我们两个。你要是还念点旧情,就放我们一马!"
    那小白脸李鬼却没有肖晶晶有骨气,从床边往下一溜,双膝一跪对着我抱拳说:“老大,大哥,我和晶晶是真心相爱,我也晓得你是个有情有义的人,饶了我们吧!”
     我手一松将脚下的板凳踢倒在地,骂道:“你娘的,你二十几岁的人找少妇,有什么真心?你玩我的老婆,我今天当着肖晶晶的面要你的命!”一步上前,我就扼住了他的手,往后一翻,就将这李鬼撸倒在地。
   谁知肖晶晶这个骚货又是一声尖叫:“大宝,你要杀他,就先杀我!”双脚跪地,双手搂住我的腿!将我往后拖。
   武松杀嫂是因为武松不爱潘金莲,宋江杀惜是因为阎婆惜是他用钱买的小妾并无感情,又没有生下一儿半女。我面前的晶晶是我相恋十年的妻子,是儿子的母亲,我怎么下手杀她?何况我自己也是个劣迹斑斑的流氓,我凭什么挥得出正义之剑。想到这里,我松开了手,对跪着的二人喝道:“起来!今天我们讲个清楚。”

  面对蓬头散发,衣裳不整却一脸视死如归的晶晶,我长叹一声,心如刀割地说:“晶晶,我大宝不是什么好人,但对你是真心的。今天你执意要离开我,我负你在先,没得话讲。只是希望你今后过得更好,不要上当受骗!这个人比你小这么多,又没有结过婚,会对你好吗?会对儿子好吗?你要想清楚!你愿意跟我回家,我们俩个既往不咎,我决不打你。你硬是不开窍,被鬼迷住了,我们就去离婚!”
    又对着那膝盖发软,嘴唇哆嗦,贼眉鼠眼躲在床角的李鬼说:我与你无恩也无怨,你搞了我老婆,害得我破了家,我饶不了你。如果你只是想玩玩少妇,我们俩到邵水桥下面的桥洞子里去单挑,生死由命!如果你对肖晶晶是真心,今天我只要你断手断脚就放你一马,成全你们,愿意断手还是愿意断脚随你选。说吧,你是要和我单挑还是要断手断脚?
        我象一只恶狼,恨不得撕碎捣毁狼窝的入侵者。
      房里一直没有开灯,窗户外一点微光映得那李鬼的脸黑惨惨的,他转头看了看肖晶晶,仿佛要听肖晶晶一个承诺。肖晶晶更是一脸紧张,生怕这李鬼与我去单挑。如果这小子对她只是玩弄,肖晶晶哪有脸跟我回去,出了这个房间就会从楼上跳下去。肖晶晶也知我是亡命之徒,决不会轻易放过李鬼。她长叹一声说:“大宝,我们俩人的缘分尽了”。又看着李鬼,象当年宁愿与她妈决裂也要跟我一样,眼神坚毅地说:“小李,你要是被他打断了腿,我养你一世!”
    那李鬼知道今天不放血怎么也过不去。反正左右不是人,到邵水桥和我去单挑,他不仅会失去肖晶晶,还有可能被我打死。不如舍去一条腿,换来肖晶晶对他死心塌地的爱情。想到此,他硬着头皮横下一条心对我说:“大哥,虽然晶晶比我大几岁,但我是从来没有谈过恋爱的人,对她绝对真心,我要是负了她,天打五雷轰。既然大哥肯全我们,我就留条腿给你!”说着,双手撑地抬起身子坐到床边,挺直了脊梁,咬着嘴唇,扭过头去,将一条腿悬空搁在板凳上。可惜那条腿不争气地哆嗦着抖得板凳“咔咔”地响。
     我心一横,就象从前我父亲给接坏了腿的人正骨似的,对准那搁在板凳上的一条腿,突然间飞起脚用力跺下去。只听得“咔嚓”一声断裂骨头的声响和“啊!”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我转身拉开门大步离去。身后传来晶晶放声悲哭!
 
   
   
   
     
  
 
  评论这张
 
阅读(698)| 评论(4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