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暗花明欢迎您的到来

我在起点与终点之间 两全其美

 
 
 

日志

 
 

老大 第七章 商海沉浮 二 (原创 小说)  

2014-09-15 08:56:30|  分类: 学写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大 第七章 商海沉浮 二 (原创 小说) - 柳暗花明 - 柳暗花明欢迎您的到来
 

老大第七章二
 
         我 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鸭,兴致冲冲地从鸡飞鹅叫的农贸市场中挤出来,脚不沾地的往家里奔。走到家属楼路口,又唯恐众人不知道我家有喜事,大声唱起来:我家住在黄土高坡,大风从坡上刮过,不管是东南风还是西北风,都是我的歌,我的歌! 
      “歌你的脑壳”,从家属楼厨房里探出几个围着围裙,手拿锅铲的熟悉脑袋:“大宝,你神气!不就是你家晶晶生了个儿子吗?用得着这么猖狂吗?” “喂,大宝,买的什么菜?哈,哈,又一个男人加入我们厨房大军了!”
       我更来神,仰起脖子嚷道:“你娘的,老子煮了十个月饭菜,才煮出个儿子来,比厨艺,煎炒闷炖五味调和我不怕你们!洗尿布,我只怕比你们还洗得更干净!肖晶晶生崽,我不许医生拿担架推,我自己抱进去,你们哪个有狠和我比?”
     那几个脑袋舞着锅铲敲窗台:“你有狠,你有狠。你是老大嘛!”
     厨房窗口几张年轻的脸上洋溢着初为人父的欢欣,敲着锅铲乱唱:“地道战,嘿,地道战,埋伏下神兵千百万!”


      双手提得满满的,我唱着上楼:“鸡呀,鸭呀,送到哪里去呀,送给我亲爱的老婆吃呀!”
     “儿子喂,爸爸回来了!”将手里的东西放在厨房里,我赶紧走到床边亲亲了粉嫩嫩的儿子,顺带又亲了亲坐月子的晶晶。三十得子,我每天如腾云驾雾一般,伺候晶晶照管儿子,累并快乐着。
     
     “  大宝”,晶晶额头上横绑着毛巾,穿着敞开胸襟的毛衣,脸色苍白靠在被褥上,面带喜色地说:“我弟弟说,我妈答应过几天来看宝宝。”
     “ 真的?”我悲喜交加,快要出眼泪了:“老母亲终于松口了。这是心疼你,才原谅我的哦。唉,人家说浪子回头金不换,我这光辉形象为什么硬是讨不到你妈喜欢。不过,我还是万分感谢你妈,没有你妈把你教育得这么好,你怎么肯嫁给我呢?晶晶对我啐了一口,我作了个鬼脸,转身进了厨房洗鸡修鸭。心里百感交集。

    我说的晶晶她妈教育得好其实是大有深意的,可惜的是晶晶将她妈的谬误当成了真理,又用这真理回击了她妈的谬误。就象王母娘娘经常带着七个女儿偷看人间美景,当七仙女终于抵不住诱惑真的下凡时,王母娘娘又气得半死要将女儿抓回天庭。

    据晶晶说,她妈在她十五岁时的一次贞操教育,让她铭记终生。

     那是一个春天的上午,门前的柳树轻舞飞扬,一只小花猫闲得无事追逐着廊下的几只芦花鸡咯咯乱跑,她和隔壁邻居三妹子、玉秀坐在一起钩衣领边,雪白的棉线在她们手中缠绕跳跃着一会儿就钩成一根麻花辫。三个女孩子边钩花边扯闲谈,说的是肖家牌的风流女郎毛妹子。
        “听说毛妹子最近跟建国好了!”好传播的消息的玉秀说。
        “嗯,她原来不是和四树好吗?她这么朝三暮四啊。”晶晶好好奇地问。
        “哎呀,你们没看到她那个风流劲,小脚裤将屁股包得铁紧。乳罩带子透得清清楚楚。”玉秀既鄙视又羡慕地说。
         “她怎么这么喜欢和男孩子谈恋爱呢,真有那么大吸引力吗?”晶晶幼稚地问。
          “她在社会上混,听说早就失贞了呢。”三妹子更鄙视地说。

       三个女孩说到 “失贞”这个词都不好意思,还不太明白其中的深意。
     晶晶妈坐在簸箕边择菜,听到三个女孩叽叽喳喳地议论,心中突然一凛,索性豁出去:“三个死妹子长成人了?这些事情讲出来象唱歌一样好听呀?”顺手从簸箕里抄出一根紫汪汪的长茄子和一根长满刺的黄瓜,边摆弄边对三个未成年少女说:“毛妹子真不要脸,不但不要脸,命都不要了。男人的那个东西有这么粗,这么长,”她将茄子和黄瓜摆出高射炮的形状,“十几岁的妹子还没长成,与男人发生关系会大出血的,弄不好一辈子丧失生育能力。”
  三个女孩子以为在说悄悄话,没提防老阿姨横空出世,出语惊人。三人面面相觑,羞红了脸。尤其是晶晶更不好意思,这毕竟是自己的妈呀,怎么能在妈面前说这么可耻的事呢。晶晶低脑袋不敢吱声。

     玉秀是个随和的妹子,故意装得象懂事的样子搭腔:“这么可怕啊,那毛妹子怎么还总与男孩子发生关系?”
    “有些女人就是天生的骚货,象武则天一样,垫十层丝绸都要湿透。这些女人是驴子变的。”晶晶妈那口气好似与这些骚女人前世有仇。连女人也成了驴子变的,驴子知道不知道会怎么想。
    三个小妹子听到这里,脸上憋得通红,又怕又好奇,反而生出一些神往来了,暗想这么可怕的事情,为什么毛妹子却乐此不疲,宁愿冒风流人物的恶名?难不成她也是驴子变的?
    三妹子直率胆大,麻起胆子问道:“阿姨,见红是什么意思?结婚为什么要见红?” 
   晶晶妈满脸厌恶地说:“这么粗这么大的东西要放到女人的阴道里去,怎么不痛?怎么不痛得流血。流血就叫见红,新婚之夜如果新娘子不见红,就是在结婚前与别的男人发生过关系,叫失贞。女人的贞节比性命更重要,一个失贞的女孩子不仅名誉坏了,而且没有好男人要。第二天清晨她男人就会剥去新娘的红花嫁衣,往她身上披块白麻布,随她怎么哭泣哀求都不动心,手里拿根破树枝做的鞭子,一步一鞭子,将她退回娘家。更有恶毒的男人,不是在天没有亮时赶走失贞的新娘,而是乘着天光大亮,将一双破鞋挂在女孩的脖子上,让众人围观,以表明自己不是无故休妻,要将这个女孩让他蒙受的巨大耻辱公布于众!”
   “ 娘家听说女儿被退回来,颜面尽失。将门关得紧紧的,任由女儿在门外哀哭也不开门,从窗户里扔出一根绳索,让这不要脸的女儿自寻短路。遇到心疼女儿的父母,舍下一张老脸,在一村人的讽刺嘲笑声中将女儿关在家里,请媒婆作媒,将女儿嫁到天远地远的异乡,不是给死了老婆的男人当孩子的后娘,就是找那些讨不到老婆的老光棍赔上嫁妆说尽好话嫁给他。从此,女孩这一世算完了。”
      三个小妹子吓得脸色煞白,心中无端生出对男人的嫌恨和厌恶。异口同声地说:“我们不要结婚!”
     晶晶妈说:“唉,黄花闺女是金子,结了婚的女人是沙子。可惜没有娘家愿意将女儿养一世。女大当婚,总会落到男人手里去。”
      “那怎么办?娘家为什么要嫁女?不嫁不行吗?”
     “女人啊,生来就是受苦的,遇到一个好男人还可能会怜香惜玉,夫妻恩爱。遇到坏男人就只顾自己快活,整晚整宿地折腾,不把女人当人!让女人遭一世的罪。孩子生了一个又一个,肚子不歇气哦。”晶晶妈拍拍了松驰的肚皮,仿佛在诉说晶晶爸是个大淫棍 。
   晶晶妈接着分析道:“毛妹子在社会上浪荡,会越来越骚,正经男人哪个敢要?只能找瞎眼断脚的老男人,而且,结婚后也会偷人,谁娶她谁倒八辈子血霉。” 
   晶晶妈总结道:“反正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十个里面也找不出一个体贴女人的来。”说着收拾起茄子和黄瓜,起身到厨房里做饭去了。

    三个小妹子纠结了,毛妹子这样的骚女人,如果配上坏男人,他们是快乐还是痛苦呢?


     晶晶和我谈恋爱时还不到二十岁,象纯洁的花儿从未遭受过病虫害侵袭。随着与我的感情日益加深,晶晶感到纳闷,她觉得男人并不是象妈妈说的那么可恶,如虎似狼般的野兽群里也有充满爱心的小绵羊。听说大宝与不少女孩子谈过恋爱,这些女孩为什么喜欢大宝呢?明知他是四类分子的儿子,没有工作没有户口也义无反顾地跟他,一定是对女人特别温柔体贴。妈妈说的十个男人中也难得有一个好男人,看来大宝就是这个好男人。

    在晶晶天真的逻辑里,男人没有几个好的,而好男人恰好被她遇上了。

    我不敢象那个小孩告诉皇帝他没有穿衣裳。藏起狼外婆的大尾巴对晶晶说,我才是那个最爱她最疼她,一生一世对她好的新好男人。
    事实上我也是这么做的,她要星星,我带她郊区去捉萤火虫,陪与她坐在东塔山上看流星雨。她要月亮,我带她到双清公园对着资江指着水里的月亮给她看,告诉她月亮能够将对岸的北塔移过江来。她要将月亮带回家,我拿个脸盆盛满水放在窗台上,指着脸盆里的月亮让她开心。

     晶晶妈恐怖的“坏男人论”,象纸老虎在晶晶这里失去了力量。晶晶不仅体验到接吻的可爱,还领悟到抚摸的可亲,甚至当我将她吻得全身酥软,慢慢地将她的手捉住触摸我的下体时,她发现我的武器并不象黄瓜和茄子那么可怕,多摸几次还能接受这冤家,这让她生出一种奇异的亲切。肌肤相近时她不仅不恐惧还浑身感到发热发麻发烧。非得将我抱紧才更舒服一些。
     但晶晶妈对于失贞可怕的描述,还是使她对最后防线严防死守。直到一年后,我发尽了千般愿,万般誓。将她心哄软了,将她的身子吻遍了,将她的嘴用嘴堵住了,使她欲罢不能时,我才如过过冬的狗熊将辛辛苦苦储存在树洞里的粮食美美地享用一番。

    晶晶妈的“失贞论”又象一颗树苗,在晶晶心里根深蒂固,迫使晶晶对我从一而终,不敢反悔。就算我将牢底坐穿,洞穿大亮后,晶晶还会在等着我。
    这真象关于信仰的教育,越是灌输,越是引起怀疑,最后走向了反面。晶晶过于相信了她妈妈的谎言,她妈妈自己挖井将自己埋了。

      晶晶从小被她妈象珍宝一样捧着,谁知一个不留心这珍宝被我这强盗抢了。那两年她老人家上吊的心都有。直到我的牢狱之灾从天而降,她才无可奈何地将失贞与坐牢作了个比较,她宁愿女儿失贞,也不愿意女儿嫁给劳改释放犯。于是,她打起十二分精神要将女儿另嫁他人。谁知晶晶以汝之矛攻汝之盾。哭着说,你不是说女人一旦失身就一钱不值吗?我既然失身于大宝,他就是一堆臭狗屎我也要吃掉。坚决抵制了相亲活动。
    晶晶对她妈一哭二闹三上吊视而不见。有空就往我家跑,陪着我妈回忆我的童年往事,与我妈臆想着我的种种好处,两个女人的关系在对我的爱中达到高度和谐。

     人说母女是前世的冤家,晶晶与她妈这一对冤家直到我们结婚前还象斗红了眼的牛,不是鼓着仇恨的眼睛敌视着,就是转身跑开,好象从来不认识一样。

       在爱的博奕中爱得多的那位总是率先认输,晶晶妈借外孙出生主动顺梯子下楼,这是对我们婚姻的认可,也是对我这个盗走她宝贝女儿强盗的接受。丈母娘这乾坤大挪移的态度怎么不叫我百感交集,唏嘘感慨呢。
 
   
     出狱后我没有辜负晶晶对我的一番爱心,我早就发誓一定要让她幸福,让她妈的预言破产。现在看来,如果我没有成为先富起来的人,晶晶妈那么好强的人是不会认这门强盗亲的。

  
         前年春天,我哼着“绿岛小夜曲”离开洞庭湖中的小岛,揣着劳改释放证到公安局重新上好户口。两手空空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上的裂纹想饭碗,卫生院的工作被开除掉了,卫校的函授文凭发挥不了作用,自己行医没有资质,医术也不够,爸爸留下的秘方还在青花瓷坛里边,只能先放着以后有机会再说。
        唯一的希望是狱友老高写给我的那封信。在昏暗的灯光下,在再也听不到妈妈唠叨的空荡荡房子里,我再次拿出这根救命的稻草:“........大宝兄弟,出狱后,我到了武汉的亲戚开的化工厂工作,我本来是学化学的,理论上很熟悉,实践上我还在慢慢学习,现在担任技术员。半年前,老王出狱后也到了武汉,在我们公司搞销售。公司效益不错,产品畅销到整个中南地区,目前需要大量的销售人员,你社会经历丰富,头脑灵活。如能来我这里发展,我热烈欢迎,有关食宿问题,我帮你想办法解决.......”
    我摸着瘪瘪的口袋,厚着脸皮向晶晶要了五十块钱,坐绿皮火车到了武汉。初出远门的我,弄不清楚武昌和汉口有什么区别,在武昌站下了火车才知道汉口还有很远,晚上没有公交车,靠走路是走不到的。只能明天慢慢的坐车去找他们。
     我在车站旁的小馆子里吃了一碗面条,走在灯红酒绿的大街上分不清方向,武汉的高楼大厦,行人的穿着打扮都不是宝庆小城能够比的。漫步在陌生的城市,我生出一些幻想,仿佛我走在天上的街市,轻飘飘的随着匆匆的人流漫无边际地飘忽着。听说人是由女娲娘娘造的,她开始很有兴趣,照着自己的模样拿着黄泥巴抟土造人。累了以后就用柳树枝沾着泥巴往人间洒泥点子。据说女娲娘娘亲手抟的人是贵人。而泥点子变的人就是无数的贱人。我无疑是泥巴点子变的,可能是一星小小的泥巴,被女娲娘娘随便洒在地上,滚了几滚,翻了几翻,变成一个最小的小人物。我的人生注定不安稳,随波逐流,不知命运会将我扔到哪里,我抬头望天,街灯汇成银河,我在武汉能落得下脚吗?
     在街上绕了一圈,我不敢找旅社住宿,又来到火车站,看到有人出租草席,三块钱一夜。我上前租了一床,在售票处的屋檐下铺开那床无数人睡过的草席凑合了一夜。

     
     社会上早就传闻知识就是力量,知识就是财富。看到老高时我差点认不出这个西装革履满面红光的中年男人就是那个与我在劳改农场结下友谊黄皮寡瘦的兄弟。高教授在化学领域的才华转化为生产力,为他带来了财富。而我是来投奔他想分一杯羹的。

    晚上,老高约好老王带我到一家美食城喝啤酒,老王似乎没有老高那么得意,仍然是一脸的落寞,满头的白发,毕竟他原来是高高在上的领导,现在是求人的销售人员。落差很大,加上年龄大了,工作可能很吃力。

    长江边的腥风是从洞庭湖穿越过来的,闻到这熟悉的味道,看着一桌子美味佳肴,想起在菜园小屋里偷煮死猪死鸡吃的日子,我们三人惺惺相惜,一切尽在不言中。

  所谓狱友,和战友相同的是都是在特殊的场合共同生活过。但狱友比战友更情深,因为他们共的是患难、是耻辱,共的是人生中最苦涩的日子。对于一个人来说,坐牢的日子必然是人生最低谷,是感情最脆弱,人性最绝望的时期,而在这期间相互之间的一点帮助,给予对方的一点温暖,在人的记忆中犹如钻石恒久远,光亮永不灭。

    我本是社会最底层的人,只要有一丝希望,就想要抓住。听老高介绍了基本情况后,我拍着胸脯说,销售不就是多跑路,多吃苦,多看脸色吗?现在开放的社会是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我不仅要挣到生活费,还要挣来做人的尊严,挣来晶晶妈妈对我的认同,挣来晶晶跟我一世不后悔。我将杯中酒斟满敬老高:高哥,你给我一个平台,我要在这里演绎出人生的精彩,那怕累死累伤,我也要对得住你。活了二十七年,我什么苦都吃过,就是还没有吃过做生意的苦,我相信,在自新农场修过防洪堤的人,什么苦都吃得下。你看我的吧!

     有老高担保,老王引路,我没日没夜地在武汉三镇和周边市镇奔波。最初真的很难,人生地不熟,普通话也说不好。我的成功在于我能低得下头,能比别人更勤快,更能磨嘴巴皮。如果下到县里去,我每天规定自己跑两个县城,如果在武汉市内,我要跑两三个单位。目标就是多挣钱,挣了钱结婚生子。

    一天我跑到孝感,去见一个大客户,那个中年胖子腆着肚子,老气横秋,双脚旁若无人地交叉着伸在桌子上。我递过去一根香烟,他不象别的牛人,爱理不理的接过来放到桌子上。他象没有看见,手都不伸。我拿烟的手停在空中,象捧着一根燃着的柴火,一直烫到心里,还不敢扔掉。出了他的办公室,才将笑脸跌下来。心里骂了一句,娘的尸,非得赚到你的钱老子心里才舒服,我就不相信天下有不要钱的领导。走到门口,我将那烟递给门卫,套出了负责人的家庭住址。心一横,到商场买了台洗衣机就往他家送。待他老婆眉开眼笑地收下洗衣机后,第二天,我再去他办公室,轮到他给我发烟了。

     撬开了第一家,就有第二家客户,慢慢地认识的人多了,名声好了,订单自然就来了。
    订单就是对我最大的奖赏,拿到订单我就请老高和老王喝酒。得了提成,我就抽空回宝庆探亲。晶晶的肚子和我的钱包都鼓起来的时候,我们奉子成婚了。

    结婚后,我一边跑业务,一面积累人缘资源。一年后,我在武汉已经路路通了。
    这天老高约我和老王吃饭。酒足饭饱后,三人抽烟喝茶,老高深谋远虑地说出自己的打算:哥儿们,我们在武汉辛辛苦苦几年了,帮着老板做成了这么大的事业,老板没有薄待我们,但是再做下去,我们也只是打工仔,拿的是工资和提成,发不了财。你们有没有想过自己做?
   老高的话正中我的下怀,我早就算出了这个行业的利润,进货和销售的渠道我手里有一大把,关系很铁的客户也不少了。我说:做梦都想啊!
    老王说,我们三人自己出来做是可以的,手中也有了一些积蓄,老高开工厂,我和大宝俩人开销售店,都做得起。问题是,虽然说人多力量大,但做生意讲究是竞争,我们兄弟可不能在竞争中自相残杀啊。你们说呢?
    老高说,我也在考虑这个问题,我们三人是在洞庭湖同舟共济过的,可不能在市场经济中呛水翻船,我们做的是同一个行业,但一定要开分做,要成为永远的兄弟,就不要在生意上竞争,在经济上扯皮。我现在最担心的是大宝,毕竟你文化水平低些,业务也还不够精。大宝,你有什么考虑?
    我喝了一口茶,清了清喉咙,说,两位老兄照顾我这几年,我大宝终于混得象个人,三十而立,我娶妻生子立起来了。现在国家政策好,我跟着两位哥哥学了两年,不会差到哪里去,你们放心吧,我们三人在武汉三镇各据一方,一定会将生意做大的。我孤身一人闯荡社会,资金方面可能还不足。既然不打算给老板做了,我就赶紧回家。我老婆下个月正好生孩子,一来筹款,二来照顾老婆坐月子。等晶晶坐完月子,我就再来武汉自己开店。

     三人把酒话桑麻,至晚尽欢而散。

     我心里暗暗敲着小鼓,进货需要一笔款,租门面需要一笔款,周转需要一笔款,三笔款大约需要十万元,熟人那里先货后款能解决一部分问题,除掉手中这两年挣的四五万元,还有四五万元的资金缺口。如果尽着布裁衣服,店开得偏僻点,进货少点,也得要六七万才成。无论如何我还得借两三万元。实在不行,我就得再跑一年业务,挣到钱再说开店的事。
      回家两个多月,我暗暗打听借款的渠道,我的朋友事业都在起步阶段,几个上班的也都才娶妻生子。经济紧张,二妹子告诉我,在我认识的人里边,只有一个人早就是万元户,现在恐怕几十万都有的。“你敢去借钱吗?”二妹子露出诡异的笑脸,绞着双手说,“这个人是石山寨的海燕。她嫁到株洲去了,在南大门服装城开批发店。”他叹了一口气说:“当初你嫌人家单位不好,抛弃了她,没想到现在她成了富婆吧。假如,当初,也许,唉!可惜了啊!”二妹子那神态象我有眼不识金镶玉。
     我也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想起海燕对我的种种好处,尤其是她温柔的性格,善解人意的体贴,这是娇气的晶晶万万不及的好处。可是,唉,我对二妹子说了真心话:“只怪邓爷爷说什么摸着石头过河,早点告诉我们可以搞个体经济,办私人企业呀,我不早就和海燕一起创业了。人没有长后眼睛,后悔来不及了。我现在怎么能向海燕开口,假如海燕借了钱给我,我又怎么向晶晶解释得清楚呢?算了吧!什么人什么命啊!”
    二妹子请我吃了一顿饭,两手一摊说,老大,你是创业了,想做大。我呢,还在上班,挣死工资,婚都没结呢。对不起,兄弟帮不了你。两手抹嘴,脚底抹油,走了。

       晶晶妈能借给我钱吗?她家有钱借吗?
    
      我盛起炖好的鸡汤,撒好胡椒面,端到床边喂给晶晶吃,将一勺鸡汤喂到晶晶嘴里时,我笑问,妈什么时候来呀! 
  

   

      
    
      
  评论这张
 
阅读(544)| 评论(3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