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暗花明欢迎您的到来

我在起点与终点之间 两全其美

 
 
 

日志

 
 

老大 第七章 商海沉浮 一 (原创小说)  

2014-09-07 09:20:49|  分类: 学写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大 第七章 商海沉浮(一) - 柳暗花明 - 柳暗花明欢迎您的到来
 
       





 李牡丹带着五岁的儿子帅帅到深圳去看陈曦。

      火车过了韶关,山峦渐渐平缓,绿色更加浓烈,阔叶植物象浓妆妇人华丽大方袭进眼帘,令人心动的是每一位美人都各具特色,让人应接不暇又触摸不到,就算将脸贴在车窗旁想与这一队队的美人儿接个吻,她们也只是露个笑脸就闪了。车窗外的阳光白得刺眼,透过玻璃窗也能感觉到搁在小茶几上手背的灼热。车厢里许多人都在脱衣裳,牡丹将帅帅从窗户旁拉到身边:“来,儿子,脱了棉衣吧。穿毛衣就够了。”帅帅正在研究芭蕉的叶子怎么比树还长?两只眼睛凑在窗户玻璃上在火车道旁寻找椰子树。听到妈妈的声音,不安地扭动着身子,两只手象做广播体操一样地伸直,任由妈妈脱衣裳,脑子里还在想象着要喂多少猴子去摘那一片一片的椰子?衣裳从肩膀上剥皮一样地卸下来,帅帅偏着头,将汗乎乎的额头蹭在衣裳上。
  为什么爸爸在这么热的地方工作呀,他不穿棉衣吗?”
    “爸爸呀,里边穿白色衬衣,外面穿深色西装,还得打上条纹领带。爸爸是经理,讲究仪表。”牡丹的语气中透着自豪,将帅帅天蓝色的格子棉衣脱下来放在座位旁。又从背包里拿出一瓶饮料递给儿子。自己也将米色风衣脱了,只穿着一件波希米亚薄毛衫。李牡丹有点后悔不该穿半统靴,湖南的时尚到了深圳也许成了土气。好在带着羊毛裙子,牡丹起身将裙子从旅行箱里拿出来,这是一条咖啡色的薄呢喇叭裙,牡丹将裙子套在裤子上,然后在座位上站起来,双手伸到裙子里边,稍稍弯腰就将裤子褪下来。裙子的长度正好扫在靴子的边沿,与靴子完美结合起来。靴子的好处是将脚踝延伸了,加上高跟使小腿精致而性感,这是裤子永远达不到的效果。这两年不知是谁发明的踩脚裤,风靡全国,胖人穿着双腿更象大萝卜,瘦人穿着又象里面撑着两根细竹篙。女人还是要穿裙子,无论是大摆裙还是西服裙都是上帝对女人的恩赐。牡丹又从旅行箱里拿出一条长长的丝巾绕在脖子上,一个丰韵少妇亮丽起来。
     帅帅不再看外面的风景,拿出魔方躺在在卧铺上玩了起来。
     牡丹靠在窗看风景。 车窗外逐渐出现了小洋楼,从土砖房子到小洋楼,再到外墙包装得很华丽的别墅,越往南走越密集的现代建筑,使人感受到了南方改革开放的火热和随之而来的富足。牡丹虽然不至于住在土砖屋里,但陈曦绝对是在高楼大厦里引领时代潮流,生活方式和思想观念的差距,不由得让牡丹内心里引发一丝恐慌。  再想到与陈曦的七年婚姻,牡丹心中更是忐忑。
     大学毕业后,牡丹分在衡阳一家报社工作,陈曦则回到省城,分在研究所工作。很明显陈曦的条件好得多。更何况陈曦的处女情结将他们的爱情送上了绞刑架,牡丹不愿意被绞杀,就只能逃离,这也是她不愿意回宝庆的缘故。她宁愿一个人在陌生的城市从新规划自己的人生和感情。毕业前夕两人基本处于分手状态。
    牡丹尽管与大宝有过肌肤之亲,可那时年龄太小心智不成熟,对大宝的爱情,只是少女想象中的英雄情结,是爱情的乌托邦。直到遇到陈曦才知道自己理想中的爱人是陈曦这样实实在在的高素质男人。俩人在才华外貌上是那样的吻合,就象一朵云遇到另一朵云,一首诗遇到另一首诗,心灵的撞击如电闪雷鸣。牡丹对陈曦的爱情是成熟和深刻的。
   当陈曦带着殉道者的悲壮情怀再次出现在牡丹面前时,牡丹感动了,她知道陈曦对她的爱情战胜了血液里的处女情结。 象太阳终于驱赶了阴霾,陈曦的爱情再次照亮了牡丹的天空,牡丹义无反顾地跟陈曦调到省城。
    男人心中的处女情结,象血液中的顽疾,爱情只是一次有效的透析,过不久这顽疾还会抬头,而爱情的力量不可能永远持久。随着爱情的平淡,处女情结象杀不完的病菌又会冒出来干扰俩人的感情。
   陈曦的爱情里面掺杂了太多的怜悯和责任,象上帝赐给了人们土地,同时又让人们劳作一样,牡丹肩负着沉重的包袱和陈曦结婚了。
   一段不对等的婚姻总有一方如履薄冰小心翼翼。陈曦不再是那个牡丹狂热的追求者,倒成了挽救那条冻僵了的蛇的农夫。这种居高临下的感情让陈曦更象解放大军救牡丹于水火,没有他的挽救,李牡丹就会如同折枝的牡丹,别说美丽,连性命也休了。陈曦将自己想象成一个伟大的骑士,为了心爱的女人作出巨大的牺牲,这牺牲的代价是要心上人从此对他绝对服从俯首帖耳言听计从。当他爱情的奴隶。
     牡丹高傲的头颅要在陈曦面前低下,是牡丹所受的教育里面不允许的。牡丹从来都是很自我的人,她讲究人格的独立 和平等。宁愿玉碎也不愿意瓦全。当年大宝被屈打成招,牡丹宁愿牺牲初恋的感情也不能原谅大宝的屈服。在与陈曦的爱情中她凛然承认自己的过去,并不要求陈曦的原谅,而是信心满满地以为陈曦一定会理解她的少女情怀。当陈曦不能接受她时,她独自一个到陌生的城市去生活,象一只受伤的猫,夜里独自躲在屋角舔伤口,黎明后又昂着高傲的头在屋顶踱步。
   生活本来就是一堆一堆令人厌烦的柴米油盐堆积起来的日子,牡丹和陈曦都出身于书香门弟,喂不活一群‘油子鸡’。结婚生子后,衣食住行的矛盾层出不穷。陈曦象恶毒的奴隶主,总在苛求和指责,从前的处女情结化身为大男子主义,尤其是对儿子爱到无以复加的地步,陈曦的神经质是牡丹的灾难,牡丹在他的眼里仿佛是狼外婆、坏后妈,经常虐待他的儿子,他要当儿子的保护神,只要回家他就四处巡梭,寻找牡丹虐待儿子的证据。
    陈曦:“你怎么弄的,帅帅的毛衣袖子怎么湿了?"陈曦的责怪是不容置疑的。
牡丹:"哦,帅帅玩水来着。"赶上来给帅帅换衣服。心里想,倒霉,又挑刺了。
陈曦:“你做事怎么不留点心,感冒了怎么办?”
牡丹:“我在做饭,没有看到,你看到了,怎么不给他换一换,非要叫我吗?”心想,为什么不能公平地对待我!你就会坐着看报喝茶!
陈曦气愤地:“我来换,要你这女人做什么?”将手中的报纸往茶几上一摔,将帅帅吓得哭了起来。
牡丹也气了:“我怎么没有留心,你留了什么心!”潜台词——我怎么能低下高贵的头。
陈曦:“没带好孩子你还有说的?你这女人怎么这样差劲?”
牡丹:呜.........除了指责,你还有什么?
  吃饭时, 陈曦伸筷子在菜碗里拔拉了几下,夹了两根豆角放在嘴里,叹了一口气,什么也不说,倒点汤吃了碗里的剩饭,将碗搁下。
   牡丹象受气的小媳妇遇到恶婆婆,一天下来不知哪件事做错了,诚惶诚恐,象个长了天花的美女,再也寻不回美丽的容颜。甚至看到陈曦板着的脸孔就恐惧,心里委屈得要哭出来。
   直到晚上上床前,陈曦一面脱衣服一面才将谜底揭出来:街上的盐不要钱吗?你用点心好不好!你看孩子也瘦,我也瘦,就不知道想办法将饭菜做好一点。应付,我看你做事就知道应付!
     牡丹变成了只会狡辩的怨妇:“我什么时候应付了?哪样菜咸了?哪样菜又淡了?你的口味是根据情绪而变化的吧!你是不满意我这个人,而对我事事不满意!你对我这么不满,为什么要与我结婚?呜.......”
   在生活中遇到矛盾的牡丹不是就事论事地吵架,更没有想过要将柴米油盐弄得艺术一些。陈曦的处女情结堵住了她的嘴和心。只要吵架,她就想到陈曦对她的嫌弃,自己是犯了原罪的夏娃,要永远受苦。
   牡丹更恐惧于陈曦的优秀,怕陈曦更优秀后离她而去。她一直生活在矛盾中,她后悔自己向陈曦坦白过去和大宝的事情,这自以为是的美德毁了她的幸福也将陈曦拖下了苦海。她爱的陈曦不是眼前这位陈曦,可眼前这位陈曦她不得不爱。她只能在陈曦面前退缩,也许后边就是悬崖,她将退无可退。她痛苦如海一样地深!

    深圳越来越近, 帅帅的魔方滚在身旁,靠在被子上睡着了。牡丹将脱下来的棉衣搭在儿子身上,将他摊在卧铺外的小手轻轻地放拢,让他的睡姿好看一点。心想,这五官多象陈曦啊。——“母以子贵”,牡丹想起陈曦说过的这句话。不由得深深地叹了一口气。难道维系爱情得靠儿子吗?牡丹看着儿子可爱的面容,沉睡孩子长长的睫毛象两片嘴唇在轻轻翕合,象是在诉说梦中的故事。
   从自一个伟人在南海边划了一个圈,深圳就象一股龙卷风,所到之处将人才尽数吸走。南方各城市医生、老师都以到深圳工作为新的追求。而国有企业科研机构也派出技术骨干先行探路,将科研与市场相结合。陈曦所在的研究所派他“下海”办企业,将研究所的新产品推向市场。这正是八十年代出现的双轨制,一方面在计划体制内拿工资,一方面试一试海水的深浅,在市场经济中搏一搏。陈曦就这样成了弄潮儿,两年下来,效益明显。研究所的奖金来源于深圳公司,陈曦成为了功臣,行政级别也上到了副处。正是春风得意的年龄,大有作为的时代,陈曦成为时代骄子
 来接站的果然不是陈曦,而是他的司机小刘。小刘说,陈总有个会还没有散,散会后还要应酬,让你们先住下,自己在外面吃点,也可以上超市买些菜自已做了吃。
     陈曦住在公司为他租的公寓楼,两居室的房子家具电器齐全。
  直到夜深陈曦才回家,进得门来的陈曦果然象牡丹说的那样,穿着白衬衣,深色西装,打着条纹领带。他脱掉西装,松了领带。能将白衬衣穿出伟岸来,非得有修长挺拔好身材。比起大学时代那个瘦高个青年,陈曦多了几分成熟男人的坚毅和稳健。牡丹满面笑容地迎上前,接过陈曦脱下的衣服挂起来。
     看到已经被牡丹收拾得窗明几净的家,陈曦心情大好,俯在床边亲了亲宝贝儿子,嘴里说着,儿子,爸爸回来了,我儿子长大了哦。帅帅揉了揉眼睛,翻了个身,嘟囔了一句“爸爸”,终究没有醒来。
    牡丹说,谁叫你这么晚回来?别吵着他,累了一天了。
    陈曦转身与牡丹相拥,露出少有的温柔,亲爱的,辛苦你啦,晚饭吃的什么?
    牡丹嗔怪道:我们能吃什么,就在楼下吃了个肯德基。帅帅愿意吃。
    嗯。陈曦今天不愿意讨论肯德基的营养问题。他心情不错,签下一个大单,一年的任务超额完成了。
    更何况陈曦为牡丹带来了好消息,《特区报》要招编辑,让牡丹过几天去面试。 这双重喜讯使他们回到新婚的夜晚,喜悦冲刷了劳累。久别胜新婚的意义是他们早已告别了青涩、羞涩初爱,对爱的经验日积月累成了个中高手。象柔道推手丝丝入扣,棋逢对手将遇良才,如歌如泣如诗如画。
    这又是婚姻的七年之痒,他们的爱情深如海洋,又有巨大的海底裂沟,他们的性爱有时如烈火干柴,有时匆匆应付。这正是牡丹一面期待一面抗拒的悲喜剧。
    今夜,陈曦已经是成功男士,娇妻爱子,事业蒸腾都是美好性爱的壮阳药。他一时强壮有力,威风凛凛,杀气腾腾地长驱直入,一时又极尽温柔地辗转反侧,绵绵不绝左右安抚,仿佛蜜蜂在戏弄花朵,看到花蕊里有甘露沁出而上下舞蹈,看到花蕊微微张合而激动不已。
    而牡丹在这一时刻感受到陈曦的爱是那么缠绵和深切,弥漫于整个心身,一切委屈和不快都被巨大的快感驱散得干干净净。一切的梦幻和憧憬在自己最深遂最隐秘的部位实现了。浓情蜜意来自于风云际会,生机勃勃的力量和湿润滚热的亲密驱散她内心的孤苦和悲凉。
 窗外特区特有的高楼和更高的手脚架上点点灯火透过窗帘象萤火虫在室内闪烁。
     望着陈曦沉沉睡去,牡丹的心里涌上一股幸福的暖流。可爱的儿子,有成就的老公。爱的家。
     牡丹闭上了眼睛,不想明天。甘愿于一腔痴情中品味沧海桑田。

        三个月以后,牡丹终于办好了调动手续,在同事们的羡慕的眼光中来到深圳上班。一家人终于得以团聚。
       可是陈曦的坏脾气并没有因为家人团聚和事业有成变得宽容豁达,反而象那些民国时期的男人一样,妻子必须是在家奉送长辈培育子女的。男人的事业和生活不需要女人的介入。时间越久,牡丹越感觉自己是陈曦的家庭用品。
   陈曦与牡丹再也没有诗情画意,也不作生活上的交流,当了陈总的陈曦没有空在家里吃饭,也没有空带帅帅去游乐园玩。深夜归来 躺在床上的陈曦,就着台灯看资料,似乎忘记了身边睡着的是半年没有见面的妻子,牡丹心中又有了五味杂陈。据说深圳是个花花世界,陈曦是专注于事业,还是沉溺于花花世界呢。牡丹睁着眼睛一动不动地躺着,象个宫女等待君王的召幸,她已经忘记了自己是一个有温度的女人。有几一直等到陈曦起身进了卫生间,一阵水响,复又出来,偶尔当他依偎在牡丹身边时,牡丹的体温仍然冰冷,陈曦匆匆行事,两人不欢而散。
  这样的日子又过了两年。
    牡丹有些忍无可忍,但又说不出那时不对,陈曦对帅帅很疼爱,对家庭不离不异。但就是没有牡丹希望的温度,阳光总在窗帘外,透不过来。
  有一天牡丹说,陈曦,我想去考托福,到美国去读个学位。反正你妈妈退休了,可以将她接过来照顾帅帅。
  陈曦没有将眼睛从文件上挪动,“嗯”了一声说,好啊,很多人在办出国,能进修当然好啦。
   半年后,牡丹上了飞机,陈曦没有来送她。在飞离国土的那一刹,牡丹热泪盈眶。
    
  
  评论这张
 
阅读(572)| 评论(4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