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暗花明欢迎您的到来

我在起点与终点之间 两全其美

 
 
 

日志

 
 

老大 第五章 拨乱反正 三(原创小说)  

2014-08-04 10:34:51|  分类: 学写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大 第五章 拨乱反正 三 (原创小说) - 柳暗花明 - 柳暗花明欢迎您的到来

 

老大 第五章 拨乱反正 三

 

 

 众多的返城青年,将“四个面向”那栋灰色的楼房围得水泄不通,比过年时买火车票还拥挤,比文革时等待毛主席接见还激动,仿佛今天没办好手续,半夜政策就会有变动,睡一觉起来,返城就变成黄粱一梦。所有人的脸上满是沧桑和疲惫,心中积聚了象海一样深的焦虑和痛苦,眼睛却兴奋得发亮,我们的命运从来不是在自己的手里,而是在一张小纸片上,这张小纸片决定我们户籍和工作。

我让国祥陪我办返城手续。国祥老大的不耐烦,顺手抄起一把扫帚,冲进人群,一面挥舞扫帚,一面大声喊着:“站好,排队,站好,排队。”我紧跟其后,没有他那么凶,这几天回家,我一直沉浸在激动之中,我对于进卫生院工作早就心满意足了。

我伸手将军帽向后转,脑袋一偏,带笑不笑地嚷道:各位兄弟姐妹,按下乡年龄排队好不好,我十三岁下放的,哪个在我前面,站上前来,老子好好看看你。看到我们凶神恶煞的样子,众人敢怒不敢言,只得纷纷让路,排成两行。国祥象座铁塔,横着肩膀拦着窗口骂道:娘的,老子下了十来年乡,安排一个集体单位,这是什么政策?那么多下了三个月乡的招到国营单位去了。快点,给我兄弟先办,晓得你们明天又是什么政策。

那个戴眼镜的办事员从一排排厚厚的宗卷里拿出一九六九年回乡人员名册,用手指摁着我的名字,眼睛翻出了镜框轻蔑地瞟着我看,嘴里说着:“十三岁,你十三岁下放的?”顿时,我神色愤懑,狠狠地咬紧牙关,我受不了那鄙视的目光,凶巴巴地说:“十三岁怎么啦,是我自己想下去的吗?”那女办事员没有顾及我的凶样,赶紧低头帮我开具证明。

我看到一九六九年的我 —— 那个半大的无辜孩子,小学四年级停课闹革命后就没有进过课堂,被注销了城市户口,跟着四十五岁的妈妈下放到农村。十年后的今天,我长成了一个高高大大的青年,一个满身创伤满身缺点一无事处的青年,既没有文化也没有一技之长的青年,一个在犯罪的泥坑旁陷进去多次的青年。

苍天啊!大地啊!是谁让我变成了这副模样?这副连我自己都厌恶的模样。我在黑色的染缸里浸泡了十年,我还能改变吗?我该怎么面对自己?

幸好,幸好我还年轻,我要悔过自新,我要学习上进。我只需要一个环境,一个让我立足的环境。十年是一个大染缸,我从里面挣扎出来,可想洗白自己并不容易,但我有重新做人的勇气。

在下放名册排在我前面的那个叫李永福的老人,登记的年龄是七十八岁,一个七十八岁的老人被送到乡下,既改造不了思想,也没有机会等到返城的这一天。还有我的爸爸,他是多么期盼我能有点出息,可是他含恨而逝没有看到我返城的日子。

我手中捧着那张迁移证明挤出人群,汗水和泪水洇湿了那张小纸片。我长吁了一口气,仰头望天,天真蓝啊,蓝得不见一丝云彩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照在身上,感觉暖暖的院子里的花都开了,黄色的那朵最艳丽夏天真好。

爸爸的大徒弟志强哥高高瘦瘦,面相清秀,戴着眼镜,穿着白大褂,象大城市的医生,说话斯斯文文,有条不紊。他坐在办公桌前翻看到我的履历表,他发愁地说:“大宝,我倒是想带你,可当正规医生最起码也得卫校毕业,你这文化程度只能在卫生院做清洁工,怎么办?你还会写字吗?看得懂报纸吗?”

我搔了搔脑袋,想了想,顺手拿起办公桌旁的一张旧报纸,念道:……把全党工作的着重点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是一个伟大的战略转变。全体干部、全体党员和全国人民要动员起来,跟上客观形势的发展,在思想上来一个大解放。当前,摆在我们经济战线面前的任务,就是把主要精力集中到生产建设上来。在新的一年开始的时候,我们从第一天起就要抢时间、争速度、加快前进的步伐。……”

 志强哥面带疑惑,象在我身上看到了奇迹,问:“你怎么认识这么多字?”

“我在乡下看过很多小说,语文程度至少达到了初中吧。”我内心忐忑故作镇静地拔高自己的文化水平。

我这个年龄的人在十年文革中大都没读过什么书,就算高中毕业也不一定能认识多少字。念报纸是我的强项,在拘留所我念报纸比别人都念得通顺,我念过一年报纸呢。

我只要能当志强哥的徒弟就满意了,这是我在家和妈妈商量好的。也是我今天来医院报到要达到的目的。

“你背过汤头吧,听说师傅生前留有秘方在你手里?对不?”书生模样的志强哥但本质上还是个接骨师,在他心目中秘方比院长重要,我必须和他交换了。

“汤头我背了十几个,秘方嘛,爸爸告诉我他都给你们几个徒弟了。” 

志强哥笑道:“十几个方子也叫背汤头啊,大宝,你的时间都到哪儿去了?你真想从医吗?”

我作出个表决心的姿态说:“志强哥,不,不,院长,我一定好好工作,你收我当徒弟,我保证扎正,兄弟们都回城安排正式工作了,哪个还会去混社会呀。你放心,我会争气的。爸爸确实还有几个方子在我手里,我出师的时候就交给你。好不好!”

志强哥知道我在社会上混了十年,各路酒肉朋友一呼百应,也不敢怎么得罪我,碍于死去爸爸的面子他也得接受我当徒弟。何况还有爸爸的秘方象倾国倾城的美女在前方招手引诱着他。

“这样吧,你现在的身份和工作只能是打杂,但我不安排你做打杂的事,你帮我打下手、当徒弟。但是没有文凭不行,现在是文凭时代。你得考个卫校或者医专的的成人高考函授班。至少卫校毕业才能转为医生。这是必须的,如果考不上,毕不了业,你永远是医院的勤杂工。我也没有办法帮你了。”志强哥的派头象是医学院的教授,其实他也是江湖郎中出身。读了个函授中医,也许是文凭不响,他才如蛟龙困海,在这小小卫生院工作吧。

现在我才真正地知道,没有文化是我的硬伤,就算回城安排工作,象我这样的四类分子子弟也只能从事社会最底层的职业。我们和下乡知青不同,他们至少读完了初中,有基本的文化素质,而全家被遣送农村的我们,孩子们不论多大年龄是没有读书资格的。

我不甘于从事最简单的苦力,一方面是因为爸爸是个有名的接骨师,我要继承他的事业,另一方面我有条件抓住最后一根稻草——中医的师徒相授。我还年轻,可以拚命学习取得最基础的文凭。我要利用这些条件为自己创造一个光明的前程。

我双膝一跪,喊了一声“师傅!”

“师傅,我保证在两年内考上函授班,我晚上不睡觉也要用功学习。”

 星期天我坐在家里看书,听我妈和邻居聊天,我妈今年象变了个人,年轻了十岁还不止。

“哈哈,张姨啊,你看我老糊涂了吧,今天煮饭又忘记放水了。”我妈的语气中没有丝毫懊恼,还打着哈哈好象做了一件好事。我妈最近经常主动找人说话,而不象以往动不动就将门关得紧紧的。 

“哟哟,赵姨啊,你看你高兴得分不清东南西北了。你家今天吃什么菜呀?”张姨很会搭讪,挑逗我妈说话。

“我买点豆腐小菜吃。我家大宝喜欢吃豆腐。”我和我妈户口返城后,有了粮票豆腐票,我妈说话理直气壮的,不象从前没有豆腐票,从不与邻居结伴买菜。

“你家大宝上班了,工作累不累呀!”

“工作好得很好啊,跟着老头子的大徒弟学医,还要考什么卫校,天天看书看到半夜。”

“哎呀,赵姨,你真是苦尽甜来哟。明年大宝再帮你讨个好媳妇,你就准备当奶奶吧。”张姨说好话不要付钱,尽挑着我妈喜欢听的说。

“哪里呀,好几个妹子追求我家大宝,他现在要读书,不想谈。”

“那是,以你家大宝的人才,宝庆这一城妹子,还不是由他选!以前常常来的那个海燕妹子蛮好的,现在怎么不来了?”张姨怎么也得探听点小道消息到街坊中去散布。

“唉哟,海燕是个好妹子,又漂亮,个性又好。可惜呀,招工招到搬运公司。张姨,你说是不是,这妹子进了搬运公司,长得再好,几个毒太阳晒下来,也变成煤球了。我家大宝讲仁义,还要去找海燕妹子,是我拦着不准去,我讲,大宝伢子,咱们好不容易有了户口有了好工作,不能再增加负担,海燕一家爸爸坐牢妈妈拖板车,还有两个弟弟在读书,你哪里负担得起,何况你还想进步,想读书,以后书读出来,进大医院当医生,拖板车的妹子怎么配得上你呢、要找,我们也要找个家里条件好、单位好的,是不是?海燕妹子是好,妈妈以后认她当干女儿吧。我天天在大宝耳朵边念叨这些闲话,大宝才没再作声。”

张姨冷笑一声:“赵姨,你真会做人,恶名声自己担着,那海燕看到大宝有了好单位就翻脸,只怕也不会再上你家门,认你当干妈了。”

妈妈讪笑着说:“当不当干妈无所谓,找对象还是要门当户对是不是。”边说边颠着一身肥肉进屋做饭去了。

我妈说的没有错,海燕爸爸被判刑后单位开除了他的公职,海燕招工进不了粮食局,结果只能进搬运公司。知道我返城,海燕也没有来找过我,我确实也听了我妈的话,没有去找她,我和海燕自然分手了。

我妈是那种热情好客喜欢认干女儿的人。但真的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就此一时彼一时了。我从一钱不值到身价百倍,我妈准备张罗着给我找对象,她心里知道我是个没有定性的人,想让我成家安下心来,过安分日子,别看我妈表面唱高调,内心里其实忧心忡忡的,她太了解我了。

我却什么也不想,只想着怎么努力学习参加成人高考读函授班拿文凭。

我白天上班跟着院长师傅学技术。晚上在灯下看书,准备用一年时间将初中和高中的课程看完,去参加考试。我和毛伢子、二妹子、大祥、建设仍然是最好的朋友。但我们不再打架滋事,而是在一起谈天说地,展望学徒出师成家立业的好日子。

  吃过饭,我去找二妹子借课本。

 二妹子家住在肖家牌,从前躲风的时候我在肖家牌混了将近一年,熟悉得很。

“美酒飘香啊歌声飞 朋友啊请你干一杯 请你干一杯,,,,”我一路高歌蹬、蹬、蹬地冲上肖家牌。

  “二妹子,二妹子”,我一路喊,到了跟前才看到铁将军把着门。

 一个妹子的声音说:“隔壁没有人,二妹子上班去了。”

二妹子招工进了湘印机,湘印机从上海搬迁到内地来的三线企业,全是上海人,档次高得很,进这样的单位在我们这个湘中工业城市中那是相当地骄傲、相当地有身份。给个大学读都不一定愿意换。糟糕地是我忘记了他们厂里是星期四休息而不是今天。

循着声音望去,二妹子隔壁家里的门是开着的,一个美女坐在椅子上拿着有机玻璃钩针钩花,见我进屋放下正在钩着的花窗帘,站了起来说:“哎,原来是大宝!”

“啊呀!”我大吃一惊,这就是二妹子邻家的黄毛小丫头吗?时间之手真能创造奇迹,创造美!

你是晶晶呀。长这么高了,嗯,长这么漂亮了啊。我有几年没有看到你了?两年?还是三年?真是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

晶晶不过是两三年没见真出落成西施、貂蝉王昭君,站在人群中绝对鹤立鸡群,而且一颦一笑之间又觉得她很亲切很阳光,看到这么漂亮的妹子,我的小心脏不禁怦然而动,眼里冒出光来。

“二妹子不在家没有关系。晶晶其实我也是来找你的呀!”
“找我做什么?”
“你不晓得,我进下河街卫生院工作了。我想考函授,要借书。只是我们不够熟悉,不太好意思向你借,先看二妹子有没有书,既然他没有在家,只好麻烦你了,你高中的书还在吗?”
晶晶的眼睛亮晶晶,睫毛忽闪忽闪的,眨一下就对我放一下电。电得我浑身发麻。她见我来借书,起身给我倒茶,我眯着眼睛欣赏她美妙的背影,一条深绿色百褶裙被她穿得婀娜多姿
“大宝,你们现在都扎正了,晓得要读书了,我的书我自己还要看,我也要考电大。”
“你考什么电大呀,你可以直接考大学呀。”
“我也进厂了。”
“什么,你才多大,就进厂了?”
“我叔叔说,现在机会好,赶快进厂。万一考不上大学又没有进厂,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你进什么厂呀?”
“我进二纺机,过几天就办手续!”晶晶不无自豪地说。
“你好大?”
“我十七。还差几个月就十八岁了。”晶晶扬起下巴,显出少女天真的情态,将我看呆了。
“你叔叔在哪里,这么有权?”
 “我叔叔在四个面向办工作。”
“有个有本事的叔叔硬是不同。十七岁就进这么好的厂子。”我由衷地羡慕道。
面对这个似乎一夜之间长大的小妹妹,我舍不得放手。说:“晶晶,这样子好不好,我们俩合看一套书,我从你这里借二本书看一个星期就送给你。然后再借两本,我们轮流看,既可以促进我认真看书,我们还可以一起做题目,相互学习,好不好?”
“那好吧!”晶晶大方的同意了,似乎帮了我一个大忙!有一种奉献精神笼罩在她脸上呈现出圣洁的光芒。
晶晶还不会对男人设防。她不知道借书是男女关键交往最好的借口,借一次还会还一次,一借一还就创造了两次见面的机会,并且,书的内容还可创造很多交流的话题,可以讨论也可以争辩,在讨论和争辩中会发生思想的碰撞感情的交流。更重要的是借书是个高尚的借口,含蓄而文雅,是纯精神面形而上的活动,不带一点物质色彩和低级的勾引,最能被年轻女孩的认同。我拿着晶晶的两本数学书,一路高歌下了肖家牌,“来来来来,来来来来,来来来来来来,舒心的酒浓又美,千杯万盏也不醉。。。”

 
走到马家巷子还没进家门,妈妈哭哭啼啼地迎出来,一把将我扯进屋说:“不得了啊,青树坪的月英妹子吃农药了!”
 
  评论这张
 
阅读(293)| 评论(3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