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暗花明欢迎您的到来

我在起点与终点之间 两全其美

 
 
 

日志

 
 

老大 第四章 江湖十年 十(原创 小说)  

2014-07-26 14:22:13|  分类: 学写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大第四章江湖十年十(原创) - 柳暗花明 - 柳暗花明欢迎您的到来
 

老大第四章江湖十年十

   
  “海燕,海燕,别哭了,别哭了。大宝这种男人不值得留恋,早点分手也许还是好事呢。”
    海燕的哭得梨花带雨,一抽一抽地哽咽:“月亮,你不知道,你不知道,象晴天霹雳一样,我哪里想得到啊!”
    “海燕,这有什么想不到的,大宝本来就是一个花心男人。你们离开差不多半年了,他在青树坪卫生院找个妹子,太正常不过了。反正你已经下乡了,干脆分手就是,我知道你对他感情很深,但是,有什么办法呢?
   当一切拥有和执着成为一种伤害时,放弃便是最好的归宿。这句话你听说过吗?
    “可是,可是,呜,呜,,,我这回去看他,他还是与从前一样,对我还是那么好,那么、那么亲热,看到我去了,他高兴得、不得了的样子,,,”
      有一种男人对身边所有的女人都很好,但是,他对任何女人都不能专一。老大就是这种人。
         海燕,你对老大的感情真深,这么远你一个人就跑到双峰去了,万一他不在呢,你不是空跑一趟吗。
        嗯,自从大年初三他从石山寨下去算命,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心中一直很惦记。这次我非得看到他不可,他到底是躲我还是躲风,我心中没有一点底。他这人没有长性,我是知道的。
      那天下着大雨,下车后,我举着一把油布伞,提着一篮子鸡蛋,找到半天才找到地方。将近中午了雨还没有停。好在找到了他,大宝真象他们讲的是天上的飞龙地下的蜈蚣花猫狸的脚。如果不是摔成这样,到哪里去寻他?
 “ 他住在哪里?”
 “ 住在卫生院后面的一间小房子里,弄得很干净。墙壁上还贴着刘三姐的电影海报。”
“你没有发现他有什么不对吗?”
  他,他似乎,好象有点点紧张地说:“海燕,你怎么招呼都不打一声就找到这里来了。下这么大的雨。然后站在那里犹豫了片刻,似乎下了一个决心,抑制不住内心的欢喜,让我等他一下,转身就去订饭买水果。你不知道,他跑回来时衣裳都淋湿了,将我手中的东西接到手中,就带我上那间房子了。
      一面走,我一面告诉他:“三月份我下乡了,这次回来探亲,才听你妈说你摔断了脚,何平哥把你送到这里来。我本来只有四天假,赶紧就坐车来看你。你还好吗?”

      这时我们已经坐了下来,他从开水瓶里倒水给我喝,又倒了些水给我洗脸,我接过他递来的毛巾擦脸时,他回答:“好多了!”站起来走几步路给我看,他走得一瘸瘸的说:“从今往后我成为残废人了,你还敢跟我么?”边说边露出笑容,我感觉他看到我来,眼睛眉毛都在笑。
      看到他那个样子吓得我要死,真以为他从此变成残废人,等我想清楚我刚才见他时并没这样瘸才晓得他故意吓我的。我破涕为笑,用拳头捶他,他一把抱住我说:"海燕,你真好,我每天都在想你,,,,",说着就将我往床边抱,,,,。
     说实话,我们久别重逢,真象干柴烈火,立刻就热吻在一起了,迫不及待地动作起来,衣服都脱得手忙脚乱,正在滚床单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拿着钥匙“咔嚓咔嚓地”开门,一边高声大气地喊着“大宝,开门! 大宝,开门!打什么反锁呀! ”是一个女子的声音。
       我吓得双手发抖赶紧扯过衣服来往身上套。大宝也对我作了个手势,示意我快点,然后恨恨地一跃而起,慌乱地穿衣服。这时,门外的那个女孩提高声调更凶巴巴地喊:“大宝,你在吗?你不开门,我拿脚踢啦! 呯!呯两声巨响,女孩用腿踢门了。
   这个卫生院的房子是很旧的板壁房,拿脚踢门整栋房子都在打颤,加上窗户外面风雨交加,那种摇摇欲坠的感觉真有点吓人。
    大宝没有办法,只得大声说:”月英,莫吵,就来了。“ 匆忙间打开了门。门开处一个高大健壮的女孩满脸胀得通红带着一身雨水冲了进来,她用力撸了一把头发上的水滴,气愤地说:“果然屋里有妹子啊!”再一看那凌乱的床单,心中立刻明白怎么一回事了。跺着脚上的泥水,转身问大宝:“她是哪个?”
  大宝脸色很难看,脖子上的青筋气得鼓了出来,冷冷地说:“是我宝庆的朋友,来看我的?怎么啦,你不准啊!”后面哪一句:你不准啊!声调很高,很凶,一副不将她放在眼里的样子。
     我知道他心里恨的是这个叫月英的妹子,坏了我们的好事。
       大宝接着摆出一副无赖的面孔说:“这是月英,在卫生院工作。这个房间是她的。我睡在病房里。”

       这时候,我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觉得在别人房里做这事太难堪了。心中还在暗自怪大宝,象个猴子一样毛手毛脚,急忙急躁,太出丑了。

        后来,呜,我想了半天,订饭买水果可能是借口,去找这个妹子拿钥匙才是真的。哪晓得拿到钥匙没有十分钟,这个妹子就冲进来了将我们撞了个措手不及。

        我十分不好意思,红着脸说:“对不起,没有经过你允许,就进来了。”
       谁知那女孩气得胸脯一起一伏,脚一跺,指着我对大宝说:“她是你什么人?我是你什么人?你,你当着我们俩讲清楚!”

      月亮,我这才知道情况不妙,这个女孩可能是大宝在青树坪吊的膀子。而且看这女孩子这表情,他们根本就不是一般的关系,可能、可能已经,已经发生了、关系!而且已经公开,因为她踢门的时候,隔壁左右的房间有人出来看热闹,她也不怕!

   哦,月亮道:“月英这么说,是逼着大宝二选一了,看来她胸有成竹,或者可能她根本不清楚你和大宝的关系,只是看到床单起了疑心!那么,大宝到底承认你是他的女朋友,还是那个叫月英的是他的女朋友!”
    呜,呜,海燕慢慢地沉溺到自己的故事中去了,痛苦反而随着故事的发展而淡化了。

   他怎么会说老实话,说老实话他还叫大宝吗?他不过是打太极拳,化解一下眼前的尴尬。这种卑鄙的男人你就是在床上捉到他,他都有理由说他们是在试一下床板牢不牢!
     当时,我看着大宝,眼泪溢出眼眶说:“大宝,她是你的女朋友吗?”
     大宝无比烦燥地说:“你们都是我的朋友。月英,你出去一下好吗?等一下我给你解释。”
     那个叫月英的女孩,好象要将大宝一口吃了的样子说:“还有什么好解释的,我先整死这个偷人婆,再和你算账。”
     这个死女人一步冲上前来,扬着手对着我的脸“啪、啪”扇了两个大耳光。嘴里骂道:“偷人婆,快点滚开! 我和大宝早就成了夫妻,我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你们这些臭不要脸的骚货,来一个我打一个,来两个我打一双! 不要以为你是宝庆妹子,我就怕你们! ”
    呜呜,月亮,我根本没有提防就被死女人打耳光,从小到大哪里挨过这样的打,受过这样的委屈啊!而且还有那么多人围在门口看热闹。我气得发晕,叫道:“大宝,打死这个臭货!”
   大宝一步跨上前,伸手扼住月英的手,厉声说:“月英,你不要发癫。”
     呜,呜,我真是又恼又羞又气。到这地步,我不打她我还是宝庆妹子吗?乘着大宝抓住她的手,我站起来就往她脸上头上抓,抓住了她一把头发,作死地揪,将她揪到床边俩人一起翻倒在地,大宝慌忙又来摁住我,三人打作一团,慌乱中将热水瓶打翻了,哭声骂声喊声热水瓶爆炸声引起更多人来看热闹。一条走廊挤得水泄不通。后面的人踮着脚挤前面的人,嘴里嚷着:“来了个宝庆妹子呀,看看。”
     有人手里端着饭碗打着哈哈说:“大宝伢子真有狠,成双成对的吊膀子”。
     还有流着鼻涕的孩子从人丛中钻进来说:“我要看,我要看大宝哥哥的婆娘。”
     两个护士模样的年轻妹子,捂着嘴笑,其中一个走上前来扯起月英说,月英啊,不要放泼嘛。有话好讲,有话好讲。
  那个月英真不要脸,从地下爬起来,拍着肚子当着众人对我讲:“偷人婆,告诉你,我这里怀着他的崽,你还好意思到这里来,来喝三朝酒呀!”
    又雄纠纠地对大宝说:“大宝,你老实点告诉大家,你是不是对我讲你根本没有女朋友?这一生一世你只爱我一个!”说着双手一拍:“今天你表个态,有她没我,有我没她!”
     这真是青树坪卫生院百年难逢的大笑话,所有人都不带一点同情心地看热闹,唯恐乱子不大,听到月英的话,更是笑翻天了:“哈,大宝伢子时来运来,讨个婆娘带着崽来了。哈哈!”
    大宝气得脸色发青,尴尬地笑着对周围的人说:“误会,误会!来个朋友她就吵成这个样子!”
   我无地自容,捂着发烫的脸,披头散发,嘴里不饶人地骂:不要脸的死货,抢人家老公还有理由啊。你跟他生崽,你生得出来,我摔得你死!
 正在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众人嚷道 :“唐院长来了!”
一个穿着白大褂人进来了。大宝狼狈叫一声:“宝平哥。”
     那人对那个死女人说:“张月英,你个没有结婚的妹子讲话不注意影响,你还要不要面子,还不快点去洗脸。”
   又对大宝说,“大宝,看你做的好事,跟我来一趟。”
   再转身对众人说:“上班的上班,休息的休息,一个医院弄得乌烟瘴气的,散了吧。”
    众人这才一哄而散。
    大宝看到救星来了,转身好言好语地劝慰我:“海燕,你先回去,过两天我回来。这个妹子有点病,天天吵着闹着要嫁给我,你不要理她,她讲的话都是造谣。”
    我想,这里毕竟是她的地盘,我站的是她的房子里,大宝走了,我也无处可去呀,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吧!

     呜呜,月亮,你说我怎么办啊! 我只好跑回来了。


     海燕,怎么办只有你自己决定。我感觉要看你爱大宝有多深,爱一个人,是接受而不是忍受,是宽容而不是纵容。海燕,你个性很软弱,大宝这个人你能原谅一次,你能原谅一世吗?背叛有了开始就没有结束,今天你来向我倾诉,以后你会象祥林嫂一样,永远当一个受气的女人。
      呜呜,可是,可是我不能失去他,失去他我靠哪个呀?
    感情久了,不是爱,是依赖,当失去时,那不是痛,是不舍。当分别来临,你失去的不是某个人,而是你的精神支柱。大宝能和你好这么久,一是他没有归宿无处可去,二是你家里能接纳他。不然你们早就分开了。要一个男人定心,先要有安定的环境。现在你已经下乡,不能为他提供安宁的环境,怎么管得到他。

     对,我是将他当成我的精神支柱。没有他的日子我都不知道是怎么过的。但是,现在这样,我也不愿意再跟他了。
   
   海燕,人生是一场盛大的遇见。要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而我们,可能是在错的时间遇到了错的人。这是错上加错,知道吗?来,振作起来,洗过脸,我陪你吃点饭!


      在月亮家里,海燕终于慢慢地平静下来了。
      吃过饭,海燕的痛苦随着她的倾诉告一段落,她关心起好朋友月亮了。什么叫在错误的时间遇见错误的人,难道月亮和大祥也分手了吗?坐在月亮的床边,海燕问:
     “月亮,你和大祥也准备分手了吗?”
      月亮很平静地说:“我们已经几个月没有见面了。没有工作的时候,我们能够风雨同舟,谁知天晴了,招工回城了,便各自散了。我们现在各有各的生活,曾经相爱,现在已经互不相干了。感情原来是这么脆弱,经得起风雨,却经不起平凡。”
    “我们不过是两只流浪的小猫,在风雨中相互取暖,一旦有人收留,我们就各自寻找自己的幸福去了。”
    “为什么呢,你们不是好了一年多了吗?”
    “海燕,爱情是虚幻的,生活是现实的。今年招工政策是回父母所在的单位,他父母连单位都没有,只进了一个办事处厂子。而我进的是汽车制造厂,是省级单位。我父母怎么会同意我跟他谈恋爱。海燕,我告诉你吧,自从我进厂以后,作介绍的排成排,我屋都被挤破了。

     可是,月亮,分手是相当痛苦的事情。我真害怕,分手会是一辈子的分别啊!从此,我再也见不到大宝了,就算见到,他也不再是我的那个他了。

     是啊,为什么说物是人非呢,你要孤独很长一段时间,躲在一个阴暗的地方为自己疗伤。好在你可以回到知青点,到集体中去玩去疯去闹。最好是接受另一个人的追求,开启另一扇门。发现另一个世界。
      心,不伤不碎。我才不愿意带着一颗破碎的心去和另外一个人谈恋爱呢。
     海燕,你马上就会招工,你一定要争取进你爸爸的单位粮食局。千万不要进搬运公司,进了搬运公司,大宝不会要你的。因为他也可能返城,他返城就会进他爸爸的卫生院,这叫一步登天,你不知道今年右派分子、四类分子都评反了吗?
    你别只晓得哭了,失恋使人成熟,你快点关心自己的前途吧,看有什么关系能够开后门,就去找啊!
     你如果有了好单位,大宝会到你面前来求你的。那时候,你可以给他一个白眼,也可以给他一个笑脸!

   海燕从虚幻的感情世界走向了现实世界。与月亮商量起找人招工回城的事情。
 
  评论这张
 
阅读(255)| 评论(4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