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暗花明欢迎您的到来

我在起点与终点之间 两全其美

 
 
 

日志

 
 

老大 第二章 乱世少年 二 (原创,小说)  

2014-06-16 18:14:57|  分类: 学写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大 (原创,小说) 第二章 (二) - 柳暗花明 - 柳暗花明欢迎您的到来
 

第二章    乱世少年


                                                                                     二、

    

        虽然说爸爸的坏分子帽子是解放初期就戴上的,但那时政治风气没有文革时期敏感,只是历史问题。波及面也没有文革时期这么广,我还是个孩子,没有污辱和指责降临到我的身上。

       随着文革的深入,  爸爸经常被揪上台挨斗,妈妈成日里唉声叹气,每晚爸妈不是挨批斗就是学习。我们家从病人尊敬的神医家庭,变成人人唾弃的四类分子家庭。一家人笼罩在愁云惨雾中。
  
      我想知道是谁导致了我家的灾难?一天晚上,听妈妈学习回家对爸爸说,今天居委会要她检讨作为四类分子家属是怎么过着剥削阶级生活的?还讲主任上台打了她两个耳光。妈妈边哭边说:“我这一世也没有挨过打,今天她当着那么多人打我,还 骂我剥削病人吃得胖得象猪一样,,,,”

   我家的剥削阶级生活无非是一些患者接好骨后,给我爸爸送点烟酒,鸡鸭鱼蛋之类。
  人口少,还有外水收入,比起一般家庭我家经济上算是优越的,尤其是伙食开得不错。街坊四邻早就嫉妒得眼红,凭什么四类分子家天天有蛋吃,隔三差五还吃肉。劳动人民却一年四季见不到晕腥。

     我问妈妈哪个是居委会主任。妈妈讲就是那个住在回栏街的周小红。我捏紧拳头大声说:“爸,妈,等我长大了,我要帮你们报仇,我要整死周小红。”

     妈妈扑过来掩我的嘴:“小祖宗,你还敢惹祸!上个月你打碎毛伢子家的玻璃,害得我赔了五毛钱!这个月你敲断三毛家的猫腿说是学接骨,害得你爸爸除了给人赔不是,还天天给三毛家的猫上药。你再去惹祸,一家人都活不成了。”

     爸爸用手杖戳得泥巴地“卟卟”响:“你再闯祸老子就打扁你!”那口气好象要把这一年受的气都撒到我的身上。

    我不怕妈妈,但爸爸如果钳紧我的手臂 ,想挣脱是不可能的,一餐笋子炒肉少不了。

     家法 -----  细竹枝做成的条扫帚就挂在我床头的板壁上,睡觉的时候那一大把条扫帚正好悬在我的头顶,那东西伤肉不伤骨,抽一扫帚肿起一指高,火烧火燎地疼。宝庆的男孩子个个都尝过笋子炒肉的滋味。

      我给你们报仇你们还要打我,有本事去和红卫兵打啊! 我气极了,将身子挪到门口大喊一声:“打倒赵福生! ” 转身就跑。身后传来我妈的骂声:“剁脑壳死的,跑到哪里去! ”


        我跑到街口四顾茫然时,看到爆米花的刘老头来了。刘老头并不常来,据说他家解放前是开染坊的,他家的院子里有很高的象电杆似的木杆子,用来挂染好的布匹。现在他挑着机器四处爆米花。他的到来,是孩子们的节日。听到爆米花的那声象放炮似的闷响,孩子们会吵闹着向家长要钱,如果那天家长心情不错,孩子就会马上量好米拿着脸盆排队爆米花。
     今天我想吃爆米花是没戏了,只好蹲在旁边看热闹。
     爆米花真是个技术活,要有爆米花机,套胎布袋,风箱、支架、铁煤炉,扳子、钢管等工具。刘老头拿出一个大碗,正好装一斤大米或者玉米。将量好的玉米放到那个黑乎乎椭圆形机器里,用钢管和扳子将锅头拧紧,锅头上方有个气压表。刘老头将爆米花机架在支架上左手摇着手柄均匀地烧,右手扯着风箱,眼睛不时瞟一下气压表上的数据,过一会儿他会停顿下来,用铁钎拨一下煤火,烟煤在铁钎的拨弄下“蓬”地窜出蓝色火苗,尔后又变成红色。约摸十来分钟,刘老头站起身来,一手提着手柄,一手用钢管套住锅头开关处将爆米花机放到套有铁皮和废轮胎的布袋外口,左手按稳手柄,右脚踏机膛,右手用力一扳,随着一声闷响,浓雾起处,喷香的爆米花顷刻涌向布袋尾部。这种刺激的场景,最使我惊奇和向往,我感觉看爆米花比看我爸爸接骨更精彩。
     主人听到响声,马上站到布袋跟前拿着脸盆接米花。
     刘老头提着布袋将爆米花倒出来。一斤米变成了一脸盆爆米花。脸盆上方飘荡着热腾腾的香气。爆好米花的孩子边走边往嘴里一把把地塞米花,贪婪的小孩子常常悄悄地从米缸里多抓两把米,这样一毛钱的加工费就能变出更多的米花。想放糖精还要再加二分钱。
     闻着爆米花的香味,我肚子咕咕叫,馋得流口水,想吃爆米花又不好意思到地下捡,看到一条黄狗在地下舔米花吃,我追着那狗踢,一追追了半条街。
     无聊之极,我只好从后门绕到毛伢子家楼上和他下军棋。直到天黑了我妈喊哑了喉咙我也不应。我妈抖着一身肥肉寻到毛伢孩子家 ,向我保证不打我,我也不肯回去,要她答应明天爆米花吃,我才跟她回家。

     孩子与父母斗法,最终总是以孩子的胜利告终,孩子战胜父母,不是孩子强大,而是父母的爱足够化解孩子的委屈。
     一觉醒来,爸爸还是那个威严的好爸爸,妈妈还是那个慈爱的好妈妈。

  
   
      不久就复课闹革命了,我在洛阳洞小学读书,早晨,我与毛伢子一起上学,毛伢子爸爸是走资派,他也成了狗崽子。
走到回栏街时,后面几个高年级的学生冲上前来,不由分说就将我俩推倒在地,对着我们踢了几脚,嘴里嚷着“打死狗崽子!”“打死狗崽子!”
      毛伢子吓得大哭,我也被打得生疼,半天才爬起来。看到毛伢子那个没有出息的样我就烦燥,我想起一句流行语:“血账要用血来还!”我对毛伢子说,不要哭了,等我们长大了,一定要报仇。
      这是红二代第一次给我们的下马威,后来几乎天天不在上学路上,就是在放学路上,我们都被打、被踢,被从后面的同学撞到地上,然后撞我们的人跑到远远的地方哈哈笑。
    毛伢子除了哭什么也不会,真是个窝囊废。

       挨了几次打以后我就想出了办法,我在书包里放了几个鹅卵石,哪个打我,我就挥着书包还击,我奉行“打不赢也要咬一口”的原则。
       我人小被打的次数多,难得有几天身上没有伤。可也有几个高年级的同学被我书包打中后,身上不是淤青就是红肿。后来只要有人骂我一句“四类分子崽崽!”我就主动出击,即使明知不是对手,挨打也在所不惜。那些被我打的人不好意思说是被小同学打成那样,只好编故事说我继承了我爸爸的法术,会发功打人。

       从此,在学校谁也不敢打我。

      我要爸爸教我法术,爸爸说他不会,拿出一本中药汤头歌要我背。我对那些中药名一点兴趣也没有。
   

        学校到处是批判老师的大字报,校长也成了牛鬼蛇神,红****小将站在校门口维持秩序。上课的第一天是重选班干部。班主任老师说:学校这个大舞台,无产阶级不去占领,资产阶级一定会去占领。教育要为工农兵服务,班干部要工人阶级出身的学生当。她将成分好的学生名字写在黑板上,让同学们举手选举。成分不好的同学,羞耻地低下了头。比起成分不好的同学,我们这些狗崽子们更加低人一等,仿佛父辈的罪过就是我们的错误。老鼠的儿子只能打洞,就别想有出息了。
    几个前班干部因为成分不好趴在课桌上呜呜地哭。我的小组长也被撤换给一个流鼻涕的女同学当。那个女同学平时总被我欺负,我嫌她头上长虱子,又拖着两条鼻涕,现在组长的位置被她取而代之,只不过因为她爸爸是大队书记。真把我气炸了。
    “哭死!哪个稀奇当干部!”我低声地嚷道,知道自己在学校也被老师和同学嫌弃了。

      更让我感到奇耻大辱的是一个月后,学校组织学生去瞻仰革命**韶山,我欢喜地向妈妈要了二块钱,妈妈还给我煮了几个蛋。我兴高采烈地早早赶到学校,却在上车时被老师叫了下来,老师吞吞吐吐地说:车子坐不了,你们几个下一批去。
       我一看,同时叫下来的三个同学都是黑五类的儿子。

        四类分子崽子是我的标签,这一世我都会低人一等。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2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