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暗花明欢迎您的到来

我在起点与终点之间 两全其美

 
 
 

日志

 
 

宝庆老大传奇 第十三章 镜中少女(原创 小说)  

2014-06-25 11:07:15|  分类: 学写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大  第三章  少女之心 (原创  小说) - 柳暗花明 - 柳暗花明欢迎您的到来
 



             翻开那发黄的扉页,命运将它装订得极为拙劣,含着泪我一读再读,却不得不承认,青春是一本太仓促的书。——席慕容

                                                                              
            
             

                十三岁的牡丹刚刚开始发育就遇到一件很可耻的事情,这件事情将她从少女梦幻推向现实。


       那时候,牡丹家住在家属院里,家属院的房子格局都差不多,前后两间房子,再后边是个小厨房,小厨房的后边是家属院围墙。厨房与围墙之间有一米多宽的空隙。
     牡丹家的隔壁是小海家,俩家厨房后的空地原来是相通的,厨房旁的小水沟从牡丹家绕过小海家,洗菜时俩家人倒水都得注意不把垃圾倒在水沟里。厨房里飘出的香味混在一起,拿着饭碗走两步就可以进到小海家的饭桌上夹菜。后来俩家人在厨房和围墙分界处搭了块一人高的木板,隔开了空间,多出一间小杂物间。用来放煤球和烤火的木炭。牡丹家小杂物间腾出一点点地儿,放个澡盆洗浴。
  小海比牡丹大两岁,浓眉大眼,前额的头发如怒发冲冠,张扬的翘起,如铁丝般粗硬。黑黑的脸膛,上唇长出一层绒毛,站在俩家共用的台阶上,双腿总在动弹,抖得裤腿象扇风,双臂伸不直般地弯曲,走起路来,头住前伸,四肢可笑地不协调,象憋久了尿似的紧张。
       小海经常从屋里绕到台阶上,从台阶上进到屋里,来来去去,转着圈子不知该做点什么。
       初一时俩人一样高,如今小海比牡丹高半一头。
   牡丹放学时路过小海家,小海正倚在门口玩玻璃弹子,左手握拳,将弹子从大拇指与食指处挤出来,象挤肉丸子似的,借着手的力道,左手的弹子啪地击向右手掌摊着的弹子,两个弹子撞击着,听着脆响玩。小海眯缝着眼睛瞟见了牡丹,将身子从门框上挪正,边敲弹子边喊:“喂,要不要看书。”背着书包的牡丹高兴地说:“什么书?借给我看。”小海将两手的弹子归拢到左手上,握拳一挥,做了个自认潇洒的动作,将抖动的一只脚收回去,看了看牡丹,又倚回门框,再将左手的弹子抛到右手掌里,看弹子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漆黑的眉毛微微一扬说:“等一下给你。”

    牡丹回到家,坐在绿方块格子的床单上,对着书桌上的镜子端详自己。她弟妹们跟着母亲到五七干校去了,父亲也在很远的郊区上班。牡丹经常一个人在家。一个人在家的牡丹没有事就喜欢照镜子。

     文革时期学生们是没有家庭作业、没有课外活动的,大多数女孩子都帮家里做家务,做手工。牡丹不要做这些,她天天看小说,照镜子,她和镜子里的自己对话。镜子里的牡丹眼睛黑葡萄似的亮晶晶,她转动眼珠对自己作鬼脸。她想,照像的时候眼睛里有三个亮点是最漂亮的眼睛,我的眼睛在相片中怎么只有两个亮点呢?看来,我算不上最漂亮。然后,她又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微笑,她记得《红楼梦》中最常见的表情就是微微一笑。她抿一下嘴角,再抿一下嘴角,她对脸上的酒涡很满意,却恨自己长了两颗小虎牙,她对自己飞了一个媚眼,骂道:虎妞,你是虎妞。又情不自禁地伸手捂住嘴唇,重新对着镜子练微笑,直到练得既露出两个小酒涡又不露出小虎牙的境界,出现她想象中的微微一笑,这才心满意足地起身到厨房热饭菜吃。

     吃过饭,牡丹在煤球炉上烧了一壶热水准备洗澡。
    打开厨房后门,夜幕降了下来,空地上黑古隆冬。没有屋顶的杂物间,借着屋檐拦雨,却不能遮风。她缩回身子,将桃木脚盆提到厨房里,厨房有小灯泡,没有冷风吹。只是得注意不要把洗澡水弄得地下到处湿沥沥的。
   脱光衣服的少女,下意识地打量自己的身体,在六瓦微弱的日光灯下,她看到自己胸前有乳芽萌出,象两粒小小的、不成熟的米黄色的葡萄。她双手交叉抚摸自己的小乳房,那里面有软软的硬块,象是两个小塑料盘子衬在里面,她按了按,里面鼓鼓的疼。
      慢慢地在脚盆里坐下去,双手往身上浇着热水,牡丹奇异着自己身体的变化 。她想起一本旧杂志的封面有一幅外国油画叫《泉》,一个美丽的裸体少女右手从头顶绕到脖子后,扶着一个深色的陶罐底部,左手托着陶罐前端 ,整个人随着右手的上举呈现优美曲线,腿自然踮起来,小腿绷得紧紧的,象在做柔软的瑜珈体操。画面下角那朵含苞未放的雏菊是她的象征,头顶上的绿叶,脚下的清泉,幽静的山都增加了这幅画的意境,使人联想到生命的源泉,少女的纯洁.............
    牡丹从脚盆里站起来,学着那个美丽的少女将毛巾绕到肩上,将水从肩上浇下来............

      突然,门啪的一声开了,冲进一个男孩,是小海! 小海从来不会好好走路,只是一味地往前冲,愣着脑袋不看路。冲进门后,男孩脚下踉跄了一下,抬起头看到灯下的裸体。顿时,吓慌了手脚,手中的书象扑棱的鸡飞到地下,慌忙转身就跑。牡丹“啊”地一声尖叫,捂住胸口,抬头看到小海慌乱的背影才知道自己没关好大门。


       从此,牡丹再也没有理过小海,路过小海的家门,牡丹总低着头匆匆而过。远远地看到牡丹,小海也立刻闪到屋内。
       这次偶然的错误,导致两个少年男女的内心产生奇异感觉。牡丹不能责怪小海的莽撞,小海也不能责怪牡丹没有关好大门。小海从此知道了少女诱人的体态,启动了男孩子对异性的向往。而牡丹不再理小海,是少女应有的羞耻感。

      转眼到了夏天,宝庆的太阳很毒辣,干燥的空气在太阳的直射下膨胀得将人笼罩在热腾腾的蒸笼里,学生们是没有草帽的,背着书包晒太阳,背上象多了一个热气球。牡丹粉色花的确凉衬衣湿得紧贴在背上。脸庞红扑扑的流汗,汗水流到脖子里刺刺地痒。
     吃过晚饭,牡丹到厨房后的空间里去洗澡,脱了衣服,看到自己的身体又长大了一岁,发育得更成熟了。乳房已经象个小菜碗扣在胸前,下体的三角区黑绒绒的软软的突起来。。。。
   突然墙外有人厉声说:“海伢子,你爬到柴火堆上作什么!” 牡丹听出这是小海爸爸的声音,她扭头一看,看到高处露一双贼亮的眼睛,那是小海,小海正趴在自家高高的柴火堆上偷看隔板这边的牡丹洗澡!

      “啊”地一声惨叫,牡丹吓得从脚盆里跳出来,冲进厨房拿着衣服捂住呯呯乱跳的胸口,呜呜地哭了起来,她越哭声音越大,家属院都被她哭得摇晃起来。
    夜里,牡丹听到小海被他爸爸狠狠揍打时的嚎叫声。

       第二天放学后,牡丹刚进家属院的大门,就看到小海站在她面前,用一双仇恨得要喷出怒火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她。牡丹侧过身子低声说:“站开! ”小海更逼进了一步。那神情象恶霸地主黄世仁逼喜儿就范时一样,牡丹吓得后退一步,高声说:“站开,流氓! ”小海听到“流氓”二字,眼睛更是红得要滴出血来,挥着拳头冲上前两步,将牡丹的头发揪住,将她整个身体摔到院墙上,抡起拳头对准牡丹的脑袋就打。牡丹只觉得眼冒金星,头嗡嗡地响,双手舞动着挣扎着,嘴里骂着:“不要脸,死流氓! ”家属院里的人们围了上来,看热闹的看热闹,扯架的扯架。
        邻居李伯伯赶来将小海拖开。李伯伯对小海吼道:“小海你这是作什么?为什么要打人家妹子。你爸昨天打少了你啊!”
      小海板着扭曲的脸,那张脸更黑了,放着油光,他咬牙切齿骂骂咧咧,恨恨地走开。
      牡丹永远无法理解小海为什么要打自己,小海偷看女孩洗澡,在文革时期已属流氓行为,挨爸爸的臭打也是罪有应得。凭什么要恼羞成怒将气发泄到牡丹身上?

      牡丹心中除了仇恨就是要报仇。她期待着一个英雄,一个英雄来帮助她打死这个小海这个臭流氓。
  

    


  评论这张
 
阅读(155)| 评论(2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