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暗花明欢迎您的到来

我在起点与终点之间 两全其美

 
 
 

日志

 
 

老大第八章 中流击楫 一 (原创小说)  

2014-11-15 12:43:29|  分类: 学写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大第八章  中流击楫 一 (原创小说) - 柳暗花明 - 柳暗花明欢迎您的到来

 



          老城区的早晨是从菜市场开始的。晨曦微亮,一抹红霞带来睛朗的一天,忙碌的小贩们各自出好自己的摊位,做起生意来。谁的摊位摆在哪里,都是约定俗成的,农民进城临时贩菜,就得摆在市场后面的坡地上,一些精明的居民,会绕过贩子们的菜,去买农民挑来的新鲜菜。但上班一族就顾不得这么多了,农民进城的菜赶不上趟,只能买贩子的。市场是贩子们的天下,左邻右舍的贩子在这里做了几十年生意,象一个单位的同事一样熟悉,豆腐西施的老公得了癌症,大家要凑分子去看病人,老油条这两天没出摊是到舅舅家喝外甥女儿的喜酒去了,有人问起,旁边的贩子都清清楚楚。就连附近天天来买菜主妇,贩子们也都熟悉了,边做买卖边和老主顾聊上几句家长里短,生意做起来都开心些。

    说起市场,其实就是一条黑乎乎的油腻小巷子,地面被各种菜水肉油染得又黑又亮,菜场特有的烂菜叶和臭肉坏鱼的腥味隔着两条街都闻得到。摊位是用木板搭成的架子,长短高矮不一,是业余木匠的手艺。上面罩着大型遮阳伞,遮阳伞大多是厂家的广告伞,国内各厂家的名字和商标就写在两侧,相当醒目。抬头看,市场是红色蓝色的遮阳伞组成的一条混龙,同样高矮不齐,象是运动会上各国运动员举着的破烂万国旗。两边的摊贩对门不过五六米,没有生意时对面扯淡不必高声,巷子长不过五十来米,且象一段萝卜干绕了三道弯。出摊在街旁,后面的门面反而变成仓库式的作坊,生意做不到门面里去,只有几间早点铺有人进去下米粉吃,充作早餐,边做生意边吱溜吱溜地吸粉条。进市场口子旁是两个卖馒头的男人,俩人从不说话,摊子对街摆着。年轻点的河南小伙剪平头,穿着件深蓝的长工作服,他的馒头放在一辆小四轮里,四轮车周围用广告纸喷着麦香馒头几个美术字。车棚子旁边挂着一个电喇叭,电喇叭播放的是“同步传声”的河南话:“老面馒头,五毛钱两个!”年龄大点的老头子戴顶油腻的白帽子,穿着夹克衫,操着宝庆话——“馒头啊,老面馒头啊!”他的馒头卖五毛钱一个,比河南小伙做得大个。海燕妈每天都买河南小伙的馒头,五毛一个的太大,一个馒头吃不完。一个小馒头加上一碗自己熬的八宝粥严严实实,饱肚子得很。她对车旁小桌子上放着纸杯装的豆浆和稀饭瞧都不瞧一眼,将两个馒头放在方便袋中,就往市场里走去。

    迎面而来的是鸡鸭摊,开膛破肚修好了的白条条的鸡鸭排得整整齐齐搁在铁笼子上边的架子上,一律脖子朝下着垂着,长长的鸭嘴快要吊到地下了,脖子上的杀口中淌着血水,一滴滴地流在地下,形成一汪血污水。几个鸡鸭摊的老板娘看到海燕妈走过来象看到了财神菩萨,立马打起了精神招呼:“刘老板娘,今天要买点么子菜?”第一个摊子的老板娘手中拿着一把镊子象鸡啄米似的拔着鸭脖子上残留的毛梗子。见染着黄头发,穿着黑红格子风衣的海燕妈走过来,停下手中的活,笑着打招呼:“刘老板娘,买只鸡回去!”又矮又胖的海燕妈果然迈开碎步移过来问道:“今天有老鸭么?我女要回来,买只老鸭炖汤吃。”老板娘忙说“有,有!你早,帮我开个头秤,便宜给你,六块钱一斤。“老板娘做了多年的鸡鸭生意,手指在热水里泡得浮肿,头发缝里都是鸡毛味。听说海燕回来,又接下话来:”哟,你家海燕今天回来呀,那硬要多买点好菜,海燕生意做得那么大,一年才回来几次哦。”海燕妈说:“是呀,是呀,哪天不买好菜呢,我海燕抱崽回来给我看呀。”老板娘惊得嘴巴象鸭子嘴说:“海燕不是生了两个女么,敢生三胎呀,不做生意了么,计划生育不整死她呀!”海燕妈无奈地一笑说,“捡的崽,捡的崽!医院的熟人帮她捡的私崽崽。做生意的人没有崽还是不行哦。要撑门面的!”“那是,那是。”老板娘附和着说:“带的崽也是崽,一样的亲。带嫩崽累人,多买点好的给海燕吃。”

      这话入耳,海燕妈心里受用,女儿海燕样样都好,就是没有生个带把的崽伢子,现在捡个私生子带,总比别人骂绝户头好。于是,准备将自己的生意给老板娘做。在做生意之前,海燕妈还让老板娘分享一点隐私,她凑近去说:告诉你哦,那个小毛毛是黄花女生的,生下来才三天就抱回来,红头发色,几多健康,给了他妈二千块钱营养费呢。

      老板娘更加恭维了:当然啊,你家海燕眼光高得很,打了引产针的毛毛要不得,带大了也是白痴哦。黄花女生的崽最聪明。以后是个接班人!二千块钱对你家海燕来讲,只是九牛一毛,不算多,不算多。

        但要做海燕妈的生意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她先提了条件:“我不买你杀好的。你帮我现杀,不要放到柏油里去褪毛。你帮我放到开水锅里褪好毛,我先去买菜去,买好菜我来拿!”老板娘连忙点头讲:“要得要得!我的东西你只管放心。”说罢,打开铁笼子,伸手到里面捉出一只本地麻鸭,拿根塑料绳子在鸭脚上绕了几圈,又翻开鸭脚掌送到海燕妈眼皮底下:“你看,这只鸭子起码喂了两年了,脚上起了这么厚的老蹼,是吃包谷的放养鸭子,不是圈养的饲料鸭,骗你的不是人!”海燕妈接过鸭子,翻来翻去用嘴将鸭毛吹开看肉色,又摸了摸嗉袋里面空空的,这才满意地说:“就拿这只鸭子算了。”老板娘将鸭子勾在秤上,秤尾翘得高高的。海燕妈不放心地凑过去看秤星子:“五斤一两,算五斤。”老板娘笑骂道:“娘的,不看到你是老熟人,我硬要七块钱一斤。一分钱都不少。”海燕妈掀开外衣,从内衣口袋中摸出布钱包,小心地拉开拉链,从里面抽出三张十元的票子递给老板娘,嘴里说着:“贵得要死,娘卖肠子的,一只鸭子三十块钱,不是我女今天回来,我硬是不买,看你们赚哪个的钱!”老板娘道:只怪国家物价涨得快,我们也莫得钱赚!你刘老板娘都买不起鸭子,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钱吃到肚子里才是真的,放在银行里是票子!”

    老板娘麻利地将鸭脖子一扭,手里的刀片横着一勒,鸭脖子将及切进去一指深,象武林高手一样杀人不见血。挥手扔进一个半人高的圆口大肚坛子里,这才传出鸭子沉闷的扑腾声。她转身拿起大铁勺往锅里添水,煤火已经很旺,锅里的水要不了多久就会沸腾,那鸭子在坛子里还得扑腾一阵才会断气。海燕妈看到老板娘做完这一切,才放心地说:“你快点帮我弄好,排骨都五块钱一斤了,害死人哦”。一面看着脚下的路,往旁边的牛肉摊子走过去。

   牛肉摊上的遮阳伞是红色的,有一排奥运会赞助的字样,海燕妈想想好笑,奥运会怎么会赞助卖牛肉?  卖牛肉的老板娘年轻漂亮嘴巴甜,遮阳伞将一张笑脸映成一朵红玫瑰花,水红色的睛龙衫上罩着新换的干净围裙,看到海燕妈走过来,笑嘻嘻地招手:“刘妈,刘妈,今天的牛肉好,只十块钱一斤,快来买,要炒的还是要炖的,过来看呀,要哪块!割哪块!”边说边将挂着的一排牛肉用刀撩开,拿着刀子往肉上比划。海燕妈小心着脚下血污水,绕过一堆堆烂白菜叶子和青黄色玉米壳,看了看挂在铁钩上的牛肉说:“牛肉十块?又涨一块钱了?今天碰到神仙了,端午过完了,东西还涨价。”年轻的老板娘一手拿着磨刀杵,一手拿着锋利的解肉尖刀在磨刀杵上擦得'嚓嚓"响,用下巴努着街那边的摊子悄声说:“要买注水的牛肉,到那边去,便宜,只要八块钱一斤。我们进的是回民的牛肉,保证不打水,就是要贵二块钱。嫌贵买便宜的去!刘妈你总不会上那个当吧!快来,切哪一块?”快嘴利舌的年轻老板娘,用货真价高打动了海燕妈。海燕妈早已跨越了买劣质货的低档消费阶段。

     待到称好牛肉,海燕妈又往市场里的菜摊上走,与买菜的小贩们讨价还价。海燕妈不是在乎几个小菜钱,只是讨价还价早已成为生活的一部分,生活的乐趣就在于今天的小菜便宜了几分钱。便宜的几分钱能证明自己有本事。她在瘦老头摊上买了尖山椒,准备炒个山椒牛肉丝。再到胖胖的豆腐西施摊子上买了一块钱水豆腐,到肥头鱼摊上买了半斤小鲫鱼,鲫鱼豆腐汤的食材就齐了。又转到市场后面农民挑来的小菜篮子上买了西芹菜,白蘑菇,西红柿,香葱生姜芫荽菜,又到水果摊子前买了香蕉、红提,这才打回转去拿修好的老鸭子。

    买鸡鸭的老板娘蹲在大水盆前,手指间夹着小刀在给鸭子过细,鸭子的绒毛断梗在温热的水中飘浮。见海燕妈提着大袋小包买好了菜,招呼说:“刘老板娘,东西放在我这里,等几分钟就好了”。海燕妈将东西放到她身后烧水杀鸭的屋子里。走到市场门口站着休息看热闹。

      海燕妈是市场上第一拨主顾,她买好菜后市场上才热闹起来,阳光已经照亮了市场旁边店铺的墙壁,墙壁写着潦草的电话号码,是卖迷药的,美女征婚的小广告旁贴着法院的布告,布告上的照片最上方的打有红叉,这是判了死刑的罪犯。有两个男人围着布告看,其中一个大声地念着宣判词。 不远处的人行道旁摆着几个临时衣架,上边挂着一排花花绿绿的衣服。地下摊着一大块塑料布,上面也堆满了衣服,几个准备进菜场的中年妇女在架子上挑来挑去。一个男人在忙碌着帮顾客挑选衣服,另一个中年男人手里拿着一件女式衣裳对着行人吆喝:"走过路过,机会不要错过,出口转内销的断码时装! 每件十块,不论大小,一律十块!"海燕妈听这男人的声音有点耳熟,上前一步仔细看,似乎是与海燕谈过恋爱的大宝,这大宝在她家住了半年多,象母子般地在她家生活过。那时候大宝经常去接她拖的板车,帮她推下河线的大上坡。大宝虽然人黑了老了,一脸的沧桑,声音却丝毫没变,响亮中带点磁性,比一般人高二度。

    十几年前,大宝进了卫生院工作,嫌海燕进搬运公司单位不好,两人分了手。为此,海燕心中对大宝有千般恨万般怨,在家里从来不提大宝的名字。家里人更知趣,就象海燕是黄花女没谈过恋爱和李老板结婚,那里会提从前的事情。

     当了大老板的大宝伢子怎么会在菜市场练摊?

    海燕妈揉了揉眼睛,恐怕自己这两年老眼昏花了,不相信地又跨前一步:“大宝,你是大宝?”歪着脑袋打量着,清楚地看到这真是当年的大宝。

    “你是?。。。刘妈?。。。刘妈!”大宝同样犹豫了一下,眼前分明是海燕妈妈,却比当前住在她家时年青时尚了许多,那时候海燕妈象男人一样皮黑肉粗,穿男式工装,皮肤象永远没有洗澡般的每道皱纹里都嵌着黑泥沙。眼前的刘妈穿金戴银,脸色虽是黑黄,却少了皱纹,多了富态。不过,人的眼神怎么都不会变的,刘妈的眼神里仍然流露出几分诚恳。

   待认出海燕妈时,大宝的脸上露出一丝狼狈,不过他很快就调整了表情,当作遇到街坊般地打着招呼。海燕妈上下打量着大宝,想当年大宝虽然四处躲风,但还是宝庆城的时髦青年,时兴什么就穿什么,海魂衫,飞机头,小脚裤,尖皮鞋。现在眼前的大宝,怎么象个郊区农民似的,脚下是解放鞋,身上是旧夹克,满脸风尘,眼角起了鱼尾纹,黑发中掺着白发,分明是个潦倒的中年汉子。

  “哎哟哎,大宝伢子呀,你不是在武汉发了大财吗?怎么在这里摆地摊了啊!“海燕妈无不揶揄地说,眼神也放出刻薄的飞剑。

    大宝露出一丝苦笑:“我在这里给朋友帮忙,没有事,来耍的。”
“哎哟,来耍的?大老板还要化妆成农民啊!”海燕妈故意上下打量,瞅得大宝手脚没地方放,将穿着解放鞋的脚往里缩,只恨地下没有缝钻不进去。只得硬着头皮转移话题,搔了搔脑袋说:“刘妈,海燕过得还好吧!”
    海燕妈正等着大宝问这句话呢。伸出戴着三个金戒指的手将大宝拉开几步,来到人行道旁边梧桐树下,故作亲切地说:“大宝,你是当大老板的人,我们海燕啊,只算是个小老板,在株洲南大门才开了几间门面,请四五个帮手,比不得你啊!我家海燕生了两个女,一个崽,啧啧,我那两个外孙女不晓得有好逗爱哦。大宝,听到讲你娶了个工作单位好的漂亮妹子肖晶晶,你生了几个崽?”海燕想看看大宝怎么落到这个田地,借机嘲讽几句解解气。打起精神准备扯淡。
  大宝却不想纠缠下去,又不便挣脱走开,只得跟着来到梧桐树下站着应付说:“一般,一般。生了一个崽。”
海燕妈已经看出大宝不象个有钱人,更要在他挑了百斤的肩膀上加一肩,问:“大宝,你恐怕有几百万了吧,这么讲义气,到菜场门口练摊,不怕丢面子啊!人家还以为你破产了呢?”
   大宝红了脸,支吾着说:“刘妈,你忙,我还有点事,这里人多,我去帮忙了!”不待海燕妈回话,象鬼追着似的跑到人丛中接着吆喝起来。
    海燕妈瞪了一眼大宝的背影,转身去拿修好的鸭子,边走边念叨着骂道:“哼,哼,短命鬼,有眼无珠,你也有今天!现世现报,还想骗得过我,耍,耍,捆起肚子有现成的吃还差不多。”
   卖鸡鸭的老板娘听到海燕妈一路骂声,伸起腰杆,将修成白白胖胖的裸体鸭子装进塑料袋,又将一小袋鸭血也装了进去,以备用来炒血鸭。扬起头笑道:“刘老板娘,哪个得罪你了哦!"
  海燕妈讲:“没有骂哪个,短命鬼明明在摆地摊,硬要充硬扎,讲是在耍,当我瞎了眼啊!”
  “哦,哪个呀?“老板娘好奇地问。海燕妈往人行道旁一指,那个大宝伢子!从前的熟人。
  “ 哦,你讲他啊!”
“怎么?你也认得?”海燕妈奇怪地问。
“大宝伢子,怎么不认得!小时候就是有名的水佬倌,到处打架,吊膀子。常常在我们院子里和一帮年轻伢子混。你晓得么,现在他背时得狠啊!”
  “怎么背时的,快讲讲?”海燕妈顾不得拿东西,凑到老板娘身旁,老板娘没有歇气,随手抄起一只鸭子,又拿着镊子夹子鸭毛梗子,两人在鸡鸭摊子前交头接耳起来。
“这个大宝伢子呀,从牢里出来就跟着两个能干人做生意,一个是学院的高教授,一个是四个面向办的刘主任,你听说过刘主任吗,十多年前知青求他回城的人不晓得有好多。他老婆天天到我们这里买菜,价都不还哟,家里条件蛮好的,后来才晓得是个贪污犯!收了不少知青家长的钱。大宝跟着这两个人到武汉去做生意,发了不小的财。啧啧,大宝老婆肖晶晶那是穿金戴银呀!刘老板娘,你晓得的,现在的妹子比不得从前老实,男人不在屋里头,自己老老实实在家带崽。这个肖晶晶呀,风流得很,天天去跳舞,跟着一个姓李的小白脸搞到一起。肖晶晶用大宝赚的钱养小白脸啊!全宝庆的人都晓的。”
"哦,还有这一出啊,这个大宝可是个亡命之徒,晓得了还不打死他们啊!"海燕妈伸出舌头,仿佛看到了故事的结局。
“唉,哪晓得大宝在武汉也养二奶,俩个人都不是什么好货色。”老板娘一脸的嫌弃,鸭子嘴撇得扁扁的。
“哦,那还差不多。我说呢,大宝能改邪归正,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那这俩个人只好和尚不讲癞子没头发了。”
“这还其次呀,俩个人各搞各的鬼名堂,不揭穿就相安无事。哪个晓得大宝在武汉找的二奶带着人将他的货骗光了。骗得他一根纱都没有。连大哥大,手里的金戒指,脖子上的金项链都进了当铺才回到宝庆哦。你讲,这是不是做绝了。”
“活该,砍脑袋死的背时鬼。哪个叫他不扎正。三年牢白坐了啊!”海燕妈憋的一口气这才呼出来。露出了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
 “是呀,是呀,等到大宝象个叫化子回到宝庆,肖晶晶就公开和小白脸进进出出了。这个大宝也不是好惹的,将他们捉奸在床啊,你猜怎么办?
  “怎么办?凉拌!诈小白脸一笔钱吗?哪个小白脸哪有钱?有钱怎么会当小白脸!只好打他一顿算事!”
 ‘猜不到吧,打是肯定要打的,不过比打更狠。听到讲那天大宝将小白脸双手别在背后,提着板凳问那他要手还是要脚,那个小白脸吓得浑身打颤,结结巴巴地讲要手。大宝将板凳踢倒,反手将小白脸的一条腿别在板凳下面四点方框子里,悬空搁起,一脚下去,活生生地将人家的脚跺断了。”
“ 啊哟,背时鬼好狠的良心,”海燕妈拍着胸口说:“还有这一出呀,那大宝和肖晶晶只好分手了。娘卖肠子的,大宝也太狠了点,那小白脸残疾了没有?”
 老板娘将鸭子翻了个身,边拔毛边说:“没有听说小白脸残疾。只晓得大宝被扫地出门,身无分文。住在冷库的朋友志强那里。帮志强出地摊,俩个人带笼子卖服装。志强给点饭给他吃,生意好就给几个零花钱给他。他们在市场门口摆地摊 卖衣服卖了两个月。你晓得他们的衣服从哪里进的?
不晓得!
     是从香港走私来的,他们的朋友大祥十几年前逃港,现在跟他们发货,一发就是一个集装箱,都是些香港收破烂的旧衣服,好高级的大衣只买五十块一件,差点的单衣买十块。生意好得很,听到讲里面好多死人穿过的衣服。这个事我们市场的人都晓得。”
   “哦,哦!”,海燕妈一时又想起大宝曾经对她恭敬有加,亲热得很。心里又有点不过不去了,眼神复又转回温和,到底是劳苦人出身,心底善良。说:“唉,这个大宝没爹没娘了,混到这一步,也真惨啊!”
   老板娘见海燕妈心有不忍,禁不住怀疑道:“刘老板娘啊,听你刚才嘴巴里念叨的话,你好象蛮恨大宝的,怎么又同情他了,你和他有过节?”
   海燕妈急忙讲:“没有,我和他前世无怨,现世无仇的,从前有亲戚在他老爹手里治过骨伤。与他爹娘算个老熟人吧。看到他哄我说在这里耍,才有点气,总不能把我老人家当蠢宝,是不是?”
   海燕妈今天一大早听到这个新闻,既为女出气解了恨,又施展同情可怜虫的母性,心满意足地说““哎哟,讲了这么多闲话,早饭都冷了。”伸手拿起自己的买的菜和鸭子,嘴里说着“谢谢啊,下次再来。就往外面走了。”

   边走边想,哼,原来如此。等海燕回来,好好告诉她,哪个跟大宝哪个没有好下场。
   
  评论这张
 
阅读(778)| 评论(6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