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暗花明欢迎您的到来

我在起点与终点之间 两全其美

 
 
 

日志

 
 

阿Q新传(原创----扯协作业)  

2012-10-17 07:59:06|  分类: 学写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魔幻、民间传说、现实主义的胡乱结合

 

    阿Q参加游行回来,心情特别爽,看着蓝蓝天上挂着的太阳也象小尼姑的脸蛋一样红彤彤地可爱。

    这次游行是帮着钱老太爷抗议假洋鬼子在末庄开办酒厂。

      假洋鬼子剪了辫子后没有当成公务员,转而开办合资企业----赵家洋酒厂。他从东洋引进了洋酒制造技艺,一年的产量比钱家米酒厂十年的产量还多。那洋酒没有一点火烧味,清咧甘醇,价格便宜,一上市就受到了末庄屁民们的欢迎。钱老太爷土法酿酒厂眼看就会垮得稀里哗啦,高价从京城里请来的杜康师傅也木有回天之力。钱老太爷鼓动大伙说,洋酒是妖魔化产品,连酒曲都不要,味道又特别好,这正是洋人下的迷药,要我们断子绝孙的。吃了赵家洋酒生下的儿子会长黄头发,膝盖不会打弯,见了上大人不知道下跪,见了洋人就赶着叫爹!国将不国啊!我等末庄屁民一定要与假洋鬼子作斗争,赶走洋酒厂,维护米酒的威严。

    末庄的屁们经过钱老太爷的洗脑,个个担心生下的儿子是黄头发,不下跪,不喊爹!不孝顺!黄头发的人没有见过,只听说书的说过《水浒》中有个赤发鬼刘唐。赤发尚且是鬼,黄发想必比那青面獠牙更可怕。面目可憎,且不会下跪,生这种儿子不是辱没了祖宗么。于是群情激愤,相约八月十五到假洋鬼子开的赵家洋酒厂去抗议。

    阿Q已是被赵老太爷驱逐出来,心里暗暗地骂了许多次:奶奶的,假正经,小老婆娶了一个又一个,俺是真心想娶吴妈,反倒说俺是狗,假正经。。。。如今有这个机会可以去赵家大少爷假洋鬼子的酒厂闹一闹,心里窃喜,先一晚上到钱老太爷门前说,抗议别人倒也罢了,这赵家与我有仇,我愿意将新进的红绸子贡献出来作旗帜,壮钱家米酒厂的威风。

    钱老太爷见阿Q愿意助威,高兴得请秀才老爷为旗帜上写口号。秀才老爷最恨世事变化无常,尤其痛恨废除高考制度,最喜每天喝一小杯米酒。钱老太爷家有米酒招待,故欣然前往。他老人家拈须沉思片刻,极具号召力的标语就写了出来:

宁愿一生不喝酒,馋死也不买洋酒!

宁愿见人就下跪,米酒吃来最有味!

宁愿末庄不长草,酒厂坚决不姓赵!

喝洋酒,卖国贼吃米酒,振国威!

     八月十五,钱老爷指使王胡当头领,聚集了一伙混混,后面跟着许多看热闹的老少并女人们,齐齐浩浩地向着赵家洋酒厂出发,一路上又收罗了许多失业的无产阶级,队伍益发壮大,拖拖拉拉,挤挤挨挨,好不壮观!阿Q因捐助了旗帜,被钱老爷允许站在队列前摇旗呐喊。对阿Q来说,参加游行且站在最前端,这政治待遇是前所未有的,也是从有记忆以来的最光荣的事情,相当于加入政协组织。乘王胡没注意时他又上前了半步,俨然成了游行的首领,两眼不由得放出精光,鼻头也更红了;振臂高呼口号时也比王胡喊得响,口水喷到了手中的三角旗上!

   去赵家酒厂的土路被越来越多的看热闹的屁民挤得水泄不通,发生了严重的拥堵,几个妇人怀中的小儿吓得尖哭尖叫,大闺女们的辫子挤散了,蓬头散发的不成体统,更有两个小媳妇衣襟不知被谁撕开,嘤嘤地哭起来。人群后浪推前浪,前浪被推到了围墙上。

   阿Q与前排的青皮们是那前排的浪人,被挤不过后手忙脚乱地爬到洋酒厂的围墙上。站在围墙上往下一瞧:哈,好大的院子,奶奶滴赵老爷,奶奶滴假洋鬼子。围墙根下有一溜大酒缸。阿Q正好被一泡尿憋得受不了,他双脚一跳,落到酒缸旁边,掀开盖子就往缸里尿了一泡。跟着他跳下的几个青皮后生纷纷效仿,黄尿象箭一样地滋向酒缸。更有几个不怕事的青皮,滋完了尿后,随手拿起压缸盖的石块就往缸里砸,呯!呯!的声音胜过赵太爷家过年放的鞭炮!酒水和尿水飞溅起的浪花象是过小年打糍粑时石舂将煮熟的糯米扯得又白又亮地好看!于是,阿Q们一齐砸了起来,砰!砰!砰!地看谁砸得响亮,看哪口缸破得快当;阿Q们越砸越有劲,比古人司马光砸缸来得更痛快。

  赵家洋酒厂的院子里酒水横流,酒香浓郁,引得更多的人跳进围墙参加砸缸大军。阿Q伸手擦了一把汗,将酒水汗水胡噜到嘴边,忍不住伸出舌头将溅到脸上的酒水舔了舔,味道真是好极了。转身一看一地的青皮们正在用那碎片舀酒喝,还有人顾不上砸缸,人头挨着人头地围着大酒缸双手捧着酒喝,后面进来的人看到酒都兴奋得红了眼,挤不上前的人就趴到地上对准流出来的酒水直接用嘴吮吸,哪里顾得了那酒水早化成了泥汤。这洋酒真个妖孽,众人全然忘记了游行的初衷,想必只要有不要钱的酒喝,生个黄头发的儿子也管不了许多!哈,此时不喝还等何时,阿Q捧起面前碎得只剩下一小半的酒缸底座,对准喉咙就吼吼地灌了一阵,直灌得那残酒一滴不剩!

  哈哈!奶奶的,游行真好!喊口号真好,喝酒真好!阿Q心满意足地用油乎乎的袖头擦了一把嘴,将那缸底以打保龄球的标准姿态随手一扔 ,只听咕碌碌---嘎嘎嘎一阵响,那酒缸底盘儿滚到一辆铮光放亮的自行车旁与车轴来了个大尺度的亲密接触。阿Q看到这辆自行车,不由得想到假洋鬼子骑着车在末庄耀武扬威时的得意劲,那天阿Q见这洋玩意儿象狗见到了前所未见的大骨头,顿时双眼放光,垂涎三尺,伸手想摸一下时却被假洋鬼子喝道:“滚开,也不看你那脏手!敢摸我这英国货!英国货,你懂吗?英国? United Kingdom of Great Britain and Northern Ireland !”这一串洋文吐出来顿时使全末庄的人都晕了过去!

    奶奶的,今天假洋鬼子躲到哪里去了?你也怕造反么?怕游行么?想到此处,阿Q上前几步,飞起左脚就踢了过去,那车“咣当”摔在地,他将车当作假洋鬼子,双脚用力踹那车轴,嘴里骂道:“让你骑车,让你威风,让你说洋文!你个狗日的,整日里装模作样,吴妈看你傻了眼!小尼姑看你挪不动腿,踩死你个假洋鬼子!”三五几下将那车轴踹得稀烂方才解恨。只是蹬脚时用力过猛左脚已经重重地扭伤了。

  打的打,砸的砸,不一会儿,赵家洋酒厂的院子里只剩下一地碎片一地泥桨,一地丢弃的三角旗将泥桨染成血红的颜色,红花花的象是钱老太爷的缎子被面,又象是赵老爷小姨娘穿的红花旗袍。心满意足的屁民们扬着醉红了的脸,喷着酒气踩着丢弃的旗帜纷纷散去。

   阿Q趔趄着左脚,赤红了脸,拧着脖子,敞着怀,抄不拢来的烂棉袄上系着的草绳搭拉在裤腰上象一条死蛇。他走在人群的后头。土路旁边有几个给游行队伍送水的女人正准备收拾茶水回家。阿Q火眼金睛瞅到小尼姑这也这群女人中,不由得酒往上涌,一个饱嗝“咚”地打得响亮!他猛然跳前几步,歪着身子一把扯住小尼姑淫淫地笑道:“哈,革命了,游行了,还了俗,跟我罢!”小尼姑见是阿Q,掩面骂道,砍头的,不要脸!摔手跑开了。阿Q喷着酒气说:“害羞了,哈,害羞了,明天娶了你,就知晓快活了。。。哈哈!!”

   更加幸运地是,在回家的路上他捡到了一截烟屁股,这一截烟屁股约有一寸多长,比一般的烟屁股长了一倍多,这足以令阿Q手舞足蹈起来。待到他将那截沾着口水的烟屁股对准日头举照、眯着浑浊的眼睛看到那海绵嘴下边一排极细的蝌蚪文时,拿着香烟的手激动得颤抖了起来,这分明是赵老太爷抽的烟,不错,整个末庄只有赵老太爷有洋烟卷。那天,赵老太爷拄着黑漆文明棍,昂着脑袋走在末庄的泥路上就是抽着这样的洋烟卷。阿Q蹲地路旁真真切切地看到赵老太爷吐出的淡蓝色烟圈一圈套着一圈格外地圆,他抽着鼻头深深地吸了一口,只将赵老爷踢起的灰尘呛到喉咙里,亦觉得那黄色的尘土里有洋烟的香味。

   阿Q捧着这半截洋烟卷开心极了,哼着“小寡妇上坟”,就在土谷祠的西墙根下坐了下来。

    酒后一枝烟,赛过活神仙。阿Q在那精光油亮的破棉袄上擦了擦手,拿出打火石点着了这半截洋烟,美美地吸了一口,对着太阳吐了一个烟圈,心想着要比赵老太爷吐的烟圈更圆,可那烟圈歪歪斜斜地散开了,象吴妈零乱的头发。这未免使他懊悔,懊悔得想起自己对一切圆形极为忌讳的年代。好在现在革命了,光光的癞痢头是革命领袖的发型,令人崇拜。想到这里他再重重地吸一口,赵老爷的唾液在这烟圈上,借着赵老爷的灵性一定能吐圆,他心里祈祷着两眼望天,那天上的太阳似乎是小尼姑的鲜红的嘴唇,阿Q撮起乌黑的嘴直接就亲了过去,“啵”地一下,又喷出一股浓烟,这口烟简直就是一个巨大的圆圈,在阿Q的面前飘洒开来,笼罩着他的头顶,他飘飘然,昏昏然地飞升了。

     飞升的他赶着就要上天去拥抱太阳,他用美声唱道:啊,我的太阳!多么辉煌灿烂的阳光!

   可太阳似的小尼姑红红热热的够不着,他扯着云彩似的的锱衣袍带,对着蓝天呼唤:“我要娶了你!”小尼姑用万丈光芒刺了他一下说:“你有房吗?你有车吗?你是公务员吗?做你的大头美梦吧,你以为参加了游行你就不是阿Q了吗?钱老太爷给你发房发车了吗?”

     阿Q楞住了,傻呆呆地说:“我是农民工,我也是有尊严的。相信我,我会发财的,上回到南方去就我就发了一回财,游行的旗帜就是我捐的!”小尼姑又眨着金光眼说:“万元户也叫富?今年的PPI是多少知道吗?本月的CPI是多少知道吗?没有一点科技水平也想追求有信仰的人!呸!”

   阿Q还不死心:“让我跟你走吧!我只要跟着你、跟着你我就幸福!我对幸福的理解最具体,我对幸福的回答就是跟着你!”小尼姑热辣辣地说:“你是狗吗?跟着我干嘛!”阿Q想,原来做狗就可以跟着你了,那么我做狗吧!他试着“汪、汪”地叫一两声,竟然引得小尼姑“格格”地笑,说:“你是狗了哦,你是狗了哦!”阿Q大声地向全宇宙宣告:“我愿意做一只小狗,永远在你身旁,你那粉红的小脸好象红太阳,你那美丽动人的眼睛好象晚上明媚的月亮。我愿流浪在天空,跟你去念佛,每天看着那粉红的小脸和那美丽金边的衣裳。我愿你每天拿着皮鞭不断轻轻打在我身上!等到日头落到西山后,小尼姑你变成月亮,我就成了天狗,可以吃月亮!末庄的夜空上一轮血红的月亮慢慢地被天狗吞吃,那模样是何等的壮观,何等的惨烈,那就是我,是我阿Q在与我的新娘小尼姑圆房!”

   一旦将自己想象成狗, 阿Q就享受到做狗的好处,做狗比做人好多了,做人总被人嫌、被人欺。做狗倒是讨人喜欢,做狗可以接近小尼姑,做人小尼姑看着都嫌脏。他不由得将那条疼腿当作尾巴摇了摇,果然又引得小尼姑哈哈大笑说:“你真象狗了,真象狗了!你变个哈巴狗吧,我正想要只小狗做伴!”

  阿Q将身子缩成一团,将头发撸乱,学着狗儿叫了起来:“汪汪,汪汪!”他初学狗叫,生怕叫得不象,脑海里回忆起土狗的叫声,想象不出哈巴狗是如何叫的,只得将喉咙逼细了,仿佛猫儿似的“汪汪”起来。正恐怕小尼姑还不满意时,脑袋却重重地挨了一脚:“起来!你这蠢货,困在这里叫春吗!”阿Q睁开眼睛,回复到人的模样,张眼一看,原来是钱老太爷带了数个巡警手里拿着铐子凶神恶煞地看着他,他慌忙爬起说:“钱老太爷,俺游行了,俺没有偷懒,俺砸了假洋鬼子的酒缸,还砸了他的自行车,你看,俺的脚都瘸了!”

 谁知钱老太爷说:“我要你们去抗议赵家洋酒厂,只是要你们表明末庄人不喜欢洋酒的态度!谁叫你们去喝洋酒,砸酒缸,扩大事态!以我的力量怎么敢与假洋鬼子抗衡!现在这局面叫我如何收场!我只得惩罚你们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混混告诫天下。哼,哼!阿Q!你们喝洋酒,砸酒缸,今后生出的儿子都是黄毛!不会下跪、不懂孝顺的混蛋黄毛!你们这群蠢货,只有阉割了你们,才能绝了后患!”

    说完,喝令巡警们将阿Q架起拖走!

   阿Q吓得醒了酒,一路挣扎一路叫嚷:“不要阉我,我要娶小尼姑生儿子!不要阉我,我是忠于钱老爷的,我是革命党!”

 

  评论这张
 
阅读(604)| 评论(10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