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暗花明欢迎您的到来

我在起点与终点之间 两全其美

 
 
 

日志

 
 

假期随笔——长沙行(二)(原创)  

2012-06-22 20:14:22|  分类: 活在当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且说星期六下午,我与老公找了家宾馆住下。.这宾馆叫158,是全国连锁店。室内尚算干净整齐,就是简约到洗澡找不到淋浴液,刷牙没有牙膏,更没牙刷——环保得彻底。既然洗清水澡,不要清口气,价钱就便宜点罗,可老公说一点也不便宜。我安慰老公这198元的价格绝对长沙市最低。不信等一会儿到后面那家日本人开的“大和”去咨询一下就晓得了。

     睡了一大觉起来,暮色苍茫。我们到湘江风光带去看毛主席。那时候的毛润之先生是一大帅哥,雄姿英发,壮怀激烈!写过很多婉约派诗词,特浪漫。站在桔子洲对岸的江边,遥望那“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青年才俊《沁园春.长沙》脱口而出。望着巨幅大理石头像,叹服于雕塑家的大手笔。。。。打住,打住!让时光留在湘江边,不要往后走,往后想。就是湘江,就是风华正茂青春好年华——伟人从未出现。。。。没有红色政变。。。。。

 

     第二天是星期天,老公想去找摩托罗拉的麻烦,我则主张先去湖南省博物馆,拜访一下西汉女尸辛追夫人。下午再去找老摩。这就象大战之前得吃点肉,谈判之前得先喝杯香茶一样,我先得让精神愉悦,再去经历痛苦。

    湖南省博物馆最重要的文物是马王堆汉墓中的千年女尸,1972年湖南省长沙市东郊一座古代墓葬的横空出世,让“马王堆”成为一个响遍全世界的名字。有人把它誉为中华民族的地下文化宝库,西方人称之为东方的“庞培城”。尽管地下文物不断面世,但马王堆的文化光芒依然丝毫不减,它在诸多领域的“独一无二”使它成为当之无愧的国之瑰宝。而马王堆汉墓保存完好的女尸也受到全世界的关注,她就是轪侯利苍的夫人辛追。

     我曾经二次拜访过这位吓得人死的二千年前的美女。现在博物馆不收费了,我还想再去看一次。我牵挂着那二千年前的大树做成的六吨重的外椁,那么粗壮的大树至少生长了一千年,我深情地遥想着三千年前的自然界,那些自由的没有被打扰的森林,和那些伟大的工匠——这些工匠才是真正的伟人。我忘不了第二层棺椁上的漆画,那些灵动的精灵们象在无数个银河系上舞蹈,又象在星云的旋涡里滑冰。我想再次欣赏漆画那优美的线条,丰富的层次,抽象的意境。如果将这漆画放在卢浮宫里展出,所有的抽象派,印象派大师立马变得呆滞,笨拙。他们的画最多只能算儿童习作。我还想看一看被那小男孩偷窃过的“素纱禅衣”,我记得从前是彩色的,极其美丽的花纹,不到500克重的抿着大襟的汉装。我想象复原了的南国美女辛追夫人穿着这件夏装,在长沙侯面前钗佩叮当,迎风而立,徐步而行,飘然若飞。忽忽千年。

     老公的优点就是出行喜欢趁早,一般提前二三小时。五点半钟就催我起床,到楼下问服务员:“听说湖南省博物院要扩建,什么时候停止开放?”小妹子说:“今天是最后一天,明天就不对外开放了,要想看女尸,请三年后再来。”哈,谁叫有福之人?舍我其谁?我与女尸有个约会!快快约会去!

 

       吃过简单的早餐,转过一条街道就是烈士公园西门,再往前走几百米就到了省博物馆。只见一些人从公交车上下来往这边跑,排起了队,我们也赶紧站到队伍里。老公高兴地说,还说我催你,前面都排了这么多人了。我前前后后一看,都是年轻人,估计是大学生,正好放假,又听说马上要闭馆了,就一窝蜂地跑来参观。一问身边的男孩,果然如此,是湖南大学计算机系的大三学生。看看时间才六点二十五分。老公说等到八点半才开馆,太难等了。我说有世博垫底,我不怕等。上海世博一个英国馆都等二小时,进去不到十分钟就结束了。我在这里等二小时,至少要看二小时,合算。

      老公上前看了看,回到队伍里说,前面至少有三五百人,后面呢?不断地有人加入,身后已经是曲曲折折的长队。老公说,电子屏上显示昨天有一万多人参观。

     不是说限人数吗?

     没有,可能最后几天不限了。

      与湖南大学的学生们聊聊天,就到了七点。学生们的手里有数张身份证,是为同学们带的,一个寝室派一二个同学先来吧。谁知电子屏上显示一人一证一票,他们给同学打电话,说带不了票得自己来。

      不久,来了许多旅游车,一车车的外地游客许是在导游的嘱咐下,下车都往前跑,瞎了眼似的看不到排队的行列。人越来越多,越来越拥挤,气氛混乱。老公又到前面看,回来说:“前面有武警把着。”我说:“去叫武警维持秩序啊!前面原来只有两列队伍,现在都成四列了,好多人在插队呢。”

      老公说没用的:“我对哪些武警们说,‘我给你们提个建议,你们得流动着走走,光站在前面是没有用的,你们要维持一下队形,不许别人插队。’那些武警懒得理。我又找到他们小头目说了一遍,他说,我们领导要我们站在这里。”

      快要八点钟了,前面的队形变成了六列,不断有人走过我们身边走到队伍前边,除了武警,博物馆的工作人员还没有上班。“这样不行,你得再去找找武警,不然这队就白排了。”我摸摸酸腿,心有不甘地说。

      老公又上前去了,回来后气愤地说:“几个武警象木桩子式的站在前面,我说的话他们根本不听,前面人山人海,没有队伍了。起码挤了几千人。”

       八点钟提前开馆。只见插队的人陆续往前面走,不见队伍动一点。我说:“不行,我得往前看看。”老公说:“你去插队吧,我站在这里。”我一脸的严肃:“我都排了这么久了,我要当道德楷模。”

      我松松站麻的腰腿,顺着队伍往前走。最前面确实有武警在维持秩序,只不过他们只管着前面二十米,确切地说,管着十米的队伍。只要你在二十米处站进队伍,在十米处形成两列队形,你便可以进去了。这插队的成本也太低了!我不由得气愤,站在十米处看着那些不断插队进来的人,没有人喊一声“不要插队!”没有人喊一声“不要站在我的前面!”

      一个班长模样的武警看到我站在队伍外,对着我吼道:“站开!不许插队!”

      姐的怒火中烧,怒发冲冠了:“我六点半钟来的还站在后面,八点钟来的都进去了,你还说我插队!”

      那小班长军姿站得笔挺,背对着我说:“你说你六点钟来的,谁证明你!”

    “我老公证明,湖南大学的学生证明!”

  “六点钟来的人早就进去了!”

  “六点钟来的人,还有多少都在后面站着!”

    “你老公在后面,你怎么到前面来了?”

    “我就来看你们是怎么维持秩序的!我老公喊你们三次,请你们到后面去维持一下队形,你们站在这里不动!”

          小班长气了,大声说:“你又不是我的领导,你凭什么让我去? ”

       我更气愤更大声说,“我是人民,你们是人民的子弟兵!你们站在前面象木头桩子一动不动,听不进人民的意见。你们这叫不履职,至少没有履好职! ”

      我的周围特别安静,那些心怀鬼胎的人显得非常平静!

      小班长绷不住了,他自穿老虎皮以来还没见过老百姓敢当面骂他的。只见他脸紅脖子粗,两手高举,大吼一声:“全体停止进馆!将这个人给我拖走!”

    七八个武警围了上来。姐我大喝一声:“谁敢!!”

    武警们镇在那里没有一个人上前,我周围的人没有一个人吱声!

    那小班长转身狼狈地走了。围着我的武警也慢慢走开。我往后面找到老公,激动得胸脯起伏,语无伦次将这事告诉他。老公说:“你怎么能这么说话。”我说:“气坏了,顾不得了!”然后缓过劲来放低语调说:“我怕他们真的以妨碍社会秩序抓我,你万一没带手机,就找不到我了。咱俩今天就永別了!”老公拖着我往前走,说,“这社会不能当好人,插队去!”我见湖大的学生们还老实地站着,后面的队伍仍然蜿蜒数百米。拧着身子想坚持到底,不肯插队。

    老公不管不顾地硬拖着我向前走,再次来到二十米处,这时,博物馆的工作人员上班了,他们不断地将两列队形以外的人驱赶。老公将我推到队伍里,不到三分钟我们就进了馆。我抬头看时间,九点差十分。

 

       十一点我们从博物馆里出来,看到外面的队伍比较整齐,只有两列队形。小班长还在十米处的太阳下晒着。武警们流动着巡查。这里队伍静悄悄!我寻找湖南大学的学生们,没有看到,他们进去了。我走过我们站了二个多小时的建设银行,走过烈士公园西门,队伍还在延伸,一直到五百米处还有人不断加入。估计他们得等到下午三点以后,而闭馆的时间是下午三点。这时,有两辆推车过来,上面有志愿者的旗帜,几个大爷大妈给队伍里的学生们发矿泉水。我靠近队伍对一个大妈说,给我一瓶水吧!那大妈翻起眼睛看着我,鄙视地说:“排队去!”

  评论这张
 
阅读(310)| 评论(7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