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暗花明欢迎您的到来

我在起点与终点之间 两全其美

 
 
 

日志

 
 

假期随笔——长沙行(一)(原创)  

2012-06-22 22:06:15|  分类: 活在当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题记:我的行程安排是从怀化到邵阳娘家探亲,然后到长沙办事,再上北京儿子家小住。

 

      到长沙办事固然包括为老公的摩托罗拉手机裂屏找省级售后一事。但这决不是我要办的正事。我虽然爱冲动,可以为爱殉情,但不会因为五百块钱冲动到白白浪费几千块一一我到长沙要办的事主要是为父母买墓地。

      回邵阳住了三天,发现母亲更加幼稚了,记忆力衰退得利害,听力也下降得吓人。说话经常不连贯,我说东,她顺口连到西,出口之快象在说相声。我告诉她:“牛牛去马来西亚旅游了。”她说:“好,要为中国足球加油了!”我说:“牛牛在马来西看鲨鱼。”她说:“马上就要下雨?没有嘛!你看外面是大天睛!”她压缩性骨折出院后三个月没有下楼了;行走只在家中,从卧室走到客厅饭厅,用她的话说是“走到食堂”。我一回家,保姆就请假。晚上我睡在她房里的小床上,辗转反侧至深夜两三点,直到母亲起夜,我问她“解大手还是解小手”。她说“解大手”。我听着她摸摸索索地走进卫生间,听到她坐下,听着水响声,一直没有我期望听到的“大手”解下来。老年性便秘困扰了她多年,中药吃了上百副,妹妹从美国寄了不少药。我给她买的中成药,她说这药很有用。于是,我一次带十盒回家。

      早晨,我迷迷糊糊地躺着,母亲坐在床上看着穿红色带金边睡衣的我,露出小姑娘对同伴羡慕的神态对我说:“小鹰,你好象一个公主”。听到这话,我想哭!

 

      母亲是长沙人,想百年之后落叶归根。之前表哥给大舅舅买了墓地,表弟也给大姨妈买了。母亲想与她的亲人在一起。去年她说的“到塔里去”是她糊涂了,那塔确实是寺庙修的,外公外婆的墓被拆迁后,无奈放在寺庙的塔里。我们要买的是湖南省革命公墓对外出售的墓地。

       从邵阳到长沙只消两个多小时,与到杭州出差的弟弟、弟媳汇合后,在长沙大学当教授的大表哥也前来陪同。湖南省革命公墓在长沙市区,从前是湖南省革命烈士陵园。革命烈士大多数是合葬,一整面烈士墙刻着一排排的烈士名字。只有将领们才有单独陵墓。将领们牺牲得不够多,还剩下不少土地,就民用了。陵园苍松翠柏,风景优美,是人生的后花园。在闹市中有这么大的一座清静安宁的陵园,真是托革命烈士的福。我们跟随着大表哥走到一个墓区,大表哥指给我们看,大舅舅的在上边,大姨妈的在下面几排,我想为母亲选个与大姨妈紧挨着的,她们俩同一天参军,天天打电话,感情很好。老公说不行。我不懂有什么忌讳,于是选了一个中间位置的。

       选好后,问:“多少钱?”“四万一千八。”几个人站在那里点头说“行!”谁也没有说贵。表哥来过几趟,与工作人员面熟。那女孩对表哥说,比你去年买的贵了四千。“是的”,表哥脸上露出炒房成功一样的笑容。女孩又说,这边四万的只剩下不到五十个,马上就卖那边七万的;以后就没有卖的了。看来这墓地比房地产紧俏,每平米四万多,不带讲价,赶得上北京中心地段的房价了。好在这革命公墓不会强制拆迁,不然又会象我外公外婆一样,死了多年再开墓破棺,移骨殖进和尚庙。我一面走着,一面观看世人身后的景致;这里都是双墓,先来的在等后到的,也有双双团聚的,更有新坟摆着花圈。我边看边想,我们的人生后花园安排在哪里?祖国的大江大海?还是到这里来陪父母?万一我寿命长点,这里可没有地方了。

       那女孩带我们到办公室,一行人坐了下来。女孩问:“人还健在吗?”我们说:“健在,健在!”“人还健在要八十岁。”我们说:“上了八十,上了八十。”“把身份证拿来登记一下。”糟糕!我只问了表哥要不要长沙户口,表哥说什么都不要。我没有想到要带身份证。于是,要老爸传真过来。

       我再多问一句:“差月份行不行?”“不行,差一天都不行,民政局要来查。去年限制七十岁,今年改成八十岁!”老公又找事:“八十岁之前不许死?”那女孩扔过来一句:“健在要八十岁,死亡的出示死亡证书。”我赶紧打圆场:“这样好,这样好,免得炒墓地。”再悄悄地对老公说:“明年肯定要长沙户口,想进都进不来哦。”老公不再吱声了。

      我对弟弟作了个眼色,俩人走到外面商量:“老妈他们去年办八十寿诞时是做进,不是做满。现在俩人都没有满八十岁,怎么办?”弟弟问:老爸呢?”“老爸实际比老妈要小,现在他们说是一年的。其实老妈可能是三二年,老爸恐怕是三三年的。农历十月过生日,现在哪里到年龄?”回坐后,大家一筹莫展;我在怀化,弟弟在广东,好不容易凑时间,更何况,墓地已经不多了。这时,那女孩对弟弟作了个手势,弟弟赶紧跟到外面。叽咕了几句后,弟弟将表哥叫了出去,请表哥马上回家将大舅的身份证拿来,说是以直系亲属的名义买,可以抵一阵子,等父母年龄一到,再改成父母的名字。这正如房产证更名一样,中国人总是有办法。

     按事前我与弟弟协商好的,为父母买墓地的钱,我与妹妹出一半,弟弟出另一半。这是弟弟体恤我们的意思。交钱的时候,弟弟上前,我赶紧趋后,弟弟说你不要出,弟媳也说我们出就行了。弟弟揽住我的肩膀说,你回家多,我回家少,你多出点力吧,不要出钱了。我不再勉强,轻轻告诉弟弟:“老爸说了,钱要儿子出,不要女儿出。”弟弟笑道:“越老越封建,越老越封建!”

我们大家说,今天多亏表哥,不然,这事还办不好!

       办好了正事,吃了中餐。弟弟与弟媳回邵阳看父母,送走表哥,我与老公留下。
       此行的第二件正事是想到老公单位去争取将他的内退办成正退。老公今年五十五岁,符合企业特殊工种退休的年龄。之前单位有很多人办过。我一直不赞成办成工人退休,依我的想法干部总好过工人,不然为什么人人都想当干部。老公当年为了当干部可没少受罪,光在职进修就花了五六年,从中专读到本科。可是这几年党的政策好,企业退休人员年年加百分之十的工资。更严重的是,这阵子天天都在讲延长退休年龄到六十五岁。难不成老公还要继续拿十年退养工资?老公的单位早就搬迁到长沙。今天星期六,得等到星期一上班才能找人。我为老公设计了三条路,一是正退,二是要求上班,三是要求返聘。——结果都走不通。老公星期一回了怀化,仍然继续他的“有尊严,低收入”的打工生涯。我一人进京看儿子。一一这是后话。

  评论这张
 
阅读(360)| 评论(7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