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暗花明欢迎您的到来

我在起点与终点之间 两全其美

 
 
 

日志

 
 

“五.一”断想(原创)  

2012-05-01 21:46:18|  分类: 活在当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电视报道:“五.一”劳动节,有百分之三十的劳动者没有休息,仍然在劳动着。我也是这百分之三十之一,尽管我今天在休息,但在这个小长假里,我只休息了一天。从多少年以前我就没有正常地休息过。许多人羡慕老师的假期,其实只要看看自己的孩子有多少休息时间,你就可以推测出老师有多少休息时间。比我更累的是那些农民工们,他们何曾有过休息日,永远都在老板们的督促下赶着工期。还在那些真正的农民,“五一”期间,正是农忙季节,农民们正在没日没夜地劳作。如果这样计算,“五.一”没有休息的劳动者,远远超过了统计的百分之三十。

     在我们这样的法制国家里,《劳动法》规定了劳动者有休息的权力,规定了节假日加班要发双倍或者三倍的工资。作为一个正式的教育工作者,我比农民工以及农民们幸运的是,我在加班的日子里能够拿到补课费,按课时发放的补课费,达不到国家规定的双倍工资的标准。更让我汗颜的是,补课费不是来自财政支出,而是来自学生家长们的额外支出。而上亿的农民工们,有过双薪或者三倍的工资吗?占人口百分之五十的农民们,除了农忙与农闲的区分,谁关心过他们的休息日呢?

 《义务教育法》颁布和实施了很多年,可是,中小学家长们的负担仍然在加重,有的来自学校的各项收费,有的来自家长们强加给孩子的学习负担。我们的学生们是世界上最苦最累的一代。

 

     我教政治课,这不是我喜欢的学科,也是所有学生都不喜欢的学科。我一直想将这门学科教出一点意思来,我仔细地寻找着课本与学生思想的契合点,力图唤醒他们的政治觉悟,民主意识。可是他们还是认为课本上讲的知识是假的,除了高考以外,与他们没有任何关系!他们拒绝权威,嘲笑虚伪。只对我的真诚报以适当的尊重。“五四”时期,“德先生”和“赛先生”就来到了中国,那时候的年轻人是多么的热血,诺大的校园摆不下一张课桌,学生们走向社会参加革命,去寻求国家的民主和自由!“文革”调戏了一代青年,事实告诉他们,他们被利用了,青春和奉献都是错误的。“八九”再一次地镇压了青年对国家的热忱。随后的校园恋爱、考研、出国、考公务员、就业代替了青年对国家的前途的关注。“少年强,则国强;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屹立于世界,则国屹立于世界。”而我们的青年却在逃离,能出国的,走了,不能出国的,思想上放弃了。

 

      打开我教了三十年的课本,我悲哀地发现,仅仅从选举权来说,我们能直接参与的选举只是选村长和居委会主任。如果想当人民代表,从十八岁开始到退休之前大约有八次机会。这是最基层的人大代表选举,当选的机会占选民的几千分之一。我只能无语,转而羡慕西方的大选和台湾的大选,民众能够走上街头,议员们能对台上的发言者扔鞋子来发达自己的不同政见。我将一些真实的事实告诉我的学生,我认为这是我的责任。假如不能改变现实,至少不能掩盖事实。民主的路还很长,我希望我的学生们自觉地走下去,而不是象他们的祖辈一样当奴隶。

 

       湖南电视台金鹰频道正在播“泰坦尼克号”后续故事,我一下就被吸引了,被感动了。被那绿树丛中整整齐齐的墓园所感动,被确认遇难者身份的工作人员严慎的态度,科学的精神所感动,被那全社会对死者无比同情与尊重的人道主义精神所感动。对生命的尊重延续了一百年!甚至于死难者的孙子还在骄傲地使用着爷爷的小提琴,继续地拉“上帝的爱与你同在”。

       “中国的泰坦尼克号”——一百年后的中国大连的沉船事故却正好相反。1999年11月24日,16:21时,一艘载有302人的渡轮“大舜”号在烟台小山子岛东北约10海里处起火。人民海军从接警到出兵整整花了3个小时,从出兵到抵达现场又花了将近4个小时。302位共和国公民,在离祖国大陆1.5海里的地方,在解放军的眼皮低下,只有22人生还。央气象台预报室主任曾在访谈中说:在西方国家出现灾难的时候,第一个出现的是记者;在我们社会主义中国,第一个出现的必定是人民解放军。可是,当人民解放军出现的时候,300个公民已经被死神煎熬了足足7个小时。姗姗来迟的解放军官兵见到的是数百具人民群众尸体。面对伸出来的手,没有一个军人下海救援。

    救援过程不被公开报道。事故很快就被遗忘,唯有亲人在痛惜。博友“一个臭皮匠”的哥哥就是在这场事故中失去生命的!她曾经悲伤地说:谁应该为我们的哀伤买单,是谁漠视我们的痛苦后,还要无耻地每年往我们的伤口上撒盐?

     中国啊!你在追求什么?这差距岂止一百年!道德的差距又岂能用一百年的时间赶上!

 

     窗外下着大雨,许多有休假的劳动者正在作小长假的旅游,在大大小小的景点前排着长队,购买比世界上平均价格贵得多的门票,享受着劣等的服务,承受着旅游中的强迫购物。然后怀着兴奋和愤怒的感情回到工作岗位上。

 

     我在键盘上玩着文字,这是我的爱好。我很喜欢写所谓的“扯文”。这些文章充满幽默,能给朋友们带来欢笑。我认真学习了扯协的领导们对扯文的规范和要求,我很感动他们认真的态度。我个人的肤浅认识是,“扯”有时象一只小手,为善良的朋友挠痒痒,让您开心,快乐,博得您的会心一笑。有时,它象一道闪电,将黑暗“扯”破一个口子,让沉闷的胸口透一口气。更多的时候,“扯”是一把漂亮的雨伞,累的时候,停下脚步逃避到它下面休息。面对残酷的现实,用讽刺或者自嘲地口吻来面对不想面对的现实,道着“天凉好个秋”。

 

       博客是我的精神后花园,我羞于自己的文字能力,也耻于自己肤浅的思想。但史铁生说过:“我希望未来的写作是所有人的一期假日,原不必弄那么多技巧,几十亿自由坦荡的声音是无论什么技巧也无法比拟的真实,深刻,新鲜,我希望写作是一块梦境般自由的时间,有限的技巧在那儿死去,无限的心声从那儿流露,无限的欣赏角度在那儿生长。”

     于是,我不知羞耻地写着,有时,写着“扯文”,有时,象今天这样,写着沉重的心声!

  评论这张
 
阅读(340)| 评论(7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