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暗花明欢迎您的到来

我在起点与终点之间 两全其美

 
 
 

日志

 
 

途中(二)(原创)  

2012-11-28 10:42:41|  分类: 学写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

 

 

刘伟良带着微笑坐在了张译心左边的空位上,张译心往右边挪了挪,回了刘伟良一个微笑。刘伟良的微笑里说的是“我来了”,张译心的微笑里说的是“谢谢你!”他们表情的暗号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那带给他们缘分的鸡贩子大大咧咧地坐到了后面刘伟良刚刚离开的地方,最后一排原先坐着四位乘客,现在正好坐满五位。

瘦削男人松了一口气,重新将旅行包放在地上。他妻子怜惜地拿着纸巾为孩子洇去额头上沁出的汗珠。

大男孩仍然在虚拟世界拚搏,对身边的事不闻不问。

女孩玩腻了,手机里那首情歌还没有唱完。。。。

 

汽车颠簸着重新上路 。乘客在速度中寻求安慰。

 

刘伟良没有行李,只拿着一个手包,里面装着订单和票款。他做着一个地区的报纸发行工作,是那种向学生推销的学习报。他常年奔走于各个学校,与教师、教导主任打交道。他安慰家人说自己做文化工作,打交道的都是有学问的人,可他推销的报纸甚至一份他也不打开看,卖报纸与贩鸡都是为了谋生。他混迹于知识界,在这个以貌取人的社会里,他不得不穿得体面一点。

在这个地区,他是一个外地人,没有朋友,一年才回家二次——在学校放假的时候。他的工作是烦琐的,没有一点社会地位,与公司职员根本没法比。教师和教导主任将他看成搞推销的,——事实上也是,——有时被人往外撵。与那些往办公室推销文具的人没有区别。

一些钱要等到学生交上来才能收到,还得给经办者一些回扣,收入也不高。可他能够做什么呢?他早年教过书,那是在乡下的学校,工资很少。他现在有点后悔,那时年轻,只想出来闯一闯。他留恋家庭生活,他有妻子有儿子,妻子虽说是一个普通的农村妇女,儿子也只上了职高,可至少一家人在一起。他做过很多事情,不与文化搭界的事更做不好,他只能做这点小事,他到了中年,疲倦了。他是一个衣冠楚楚的穷人。

今天他心情不错,收了一笔大点的款子。

 

安顿好自己,他用带方言的普通话与张译心搭讪:“你到哪里去?”张译心答道:“我到安江,你呢?”“我到洪江。”“嗯。”

洪江在安江过去一个多小时路程,他们是两小时的旅伴,百年修得同船渡。两小时的缘分对彼此有好感的一对男女可能只是擦身而过,可能是一出即兴短剧,还可能是一个长长故事的开始,张译心和刘伟良会有故事吗?

 

张译心主动问:“听口音你是外地人?”

“是,我是陕西人。在你们这边做点小生意。”他不愿意将自己的工作说出来,他耻于承认自己地位低下。他要在女人面前装得体面,象他的着装一样。

这个女人对他是有吸引力的,她裸露的、白白的、滚圆的手臂离他不到十公分,她的身上散发的少妇特有淡淡的体味勾出了他的欲望。他忙乱的生活中没有女人,他是一个性寂寞的男人,可他需要女人,尤其是在漫漫的长夜里。

想要而不能得——他是一个痛苦的男人。

很少有机会能这么近距离地接触女人,欲望在他心里一点一点地燃烧,他挺直了腰杆,故事才拉开序幕,他不能唐突。

“你们这边的物产很丰富,气候也好,我很喜欢这里。”

“我们这里山青水秀嘛,交通也方便,不比大城市差。”

  “山青水秀人更美呀。。。”刘良伟微微笑着看她。

“你在南方几年啦?习惯吗?”

  。。。。。。

 相谈甚欢的俩人越谈越亲切。

 张译心打量着身边的男人,他是那种北方人的长相。四方型的脸给人舒舒服服的感觉。眉宇间透着中年人的沧桑。她不禁将这人在心里与自己的老公作比较:老公是那种没有文化的粗人,有点鲁蛮但热情开朗,在火热的油锅前用力颠着大勺,哼着流行歌。眼前这个人象个知识分子,显得有点深沉,也许更有男人味吧!她只是凭着本能猜想,在美容院她接触不到男人,她对男人没有经验。“是个小老板罢。”她在心中对自己说。再将自己的判断说出来:“你是个老板吧,做什么生意?”

“做点批发生意,各个县都有一些零售点。”他没有说错,他批发教辅资料,他是教辅资料发行员。“你呢?你是公务员吗?”他小心地试探着。

“ 我在美容院做美容师。”

“难怪你这么漂亮。”他高调地赞美她。近距离地观察后他知道她个子不高,姿色平平,只是很会收拾自己。可赞美是必要的,何况是对着自己喜欢的女人。

“美容院好啊,天天与美打交道,工作轻松,环境好。”他宁愿她是美容师而不是公务员,这使他少了自卑感,他的心情格外地好了。她淡淡地笑道:“还好吧,不太累。还学会了很多养生的知识。”

 

汽车爬上大陡坡,乘客和车一起到了山顶,山和树在他们的脚下,伸手可以触摸沾满灰尘的树枝。一个急转弯,一块石碑反射着阳光,上面用鲜血般的红漆写着醒目的大字:“小心!!此处发生多次事故!”

 

男歌手还在悲怆唱着:

孤单 被热闹的夜赶出来
  却无从告白
  是你留给我的悲哀
  哦 ~爱 

让我变得看不开
  哦~ 爱

 让我自找伤害
      。。。。。。。

也许是这歌声、也许是他脸上的沧桑感打动了她,张译心突然觉得他象个兄长,是她想靠一靠的肩膀,她不禁诉起苦来:“也就是外面看着还好罢。其实,我们做美容最讲究服务态度,天天对着顾客陪小心,那些有钱的顾客,,,唉,,,任何女人进了美容院都感觉自己是女王。。。我们是什么气都只能受着。。。”她伸出自己的手,白白的、细细的手,可并不娇嫩:“我们的手天天在热水里泡着,在按摩液里泡着,,,有时要轻轻地按脸,有时要重重地按肩。。。那些有钱的女人是来享受的。。。她将手伸到他面前:“我们是靠手吃饭。我们是劳动人民!”她激动得忘记了矜持,回复到一个农村女子的原生态。

他有点情不自禁,轻轻地触摸了一下她的手,手迅速地闪开了。他红了脸,觉得自己有点失态,尴尬地移了一下身子。

她红了脸,亦觉得自己有点失态,赶紧转移话题,将语调降低了说:“。。。那象你们当老板的,日子过得那么滋润。”

他有点装不下去了,女人的话搅动他的一腔苦水,他难得遇到一个倾诉对象,他们是一样的人,活着,郁闷着活着为了什么。

“哪里有滋润的日子过,到处乱跑,收账。。。说好话。。。一年到头不能回家,象野狗一样!”

 象野狗一样!说出来他才知道他的生活竟然这么糟糕。他悲凉地同情着自己。悲剧就是要将美丽撕毁给别人看,就象打碎一个精美的瓷器,然后告诉别人:这是泥巴,这是一钱不值的泥巴——何况他的生活从来没有美丽过。

他要在她身边上演悲剧,要加强悲伤的力量:“我一年到头在外面跑,家里根本管不了,我老婆,老婆跟我感情不好,她,听说她有相好的。。。儿子也没有出息。。。”他的眼睛湿湿的有流泪的感觉。

她的眼睛里也似乎有了泪光,不知是为他,还是为自己。她低声地透露自己的秘密:“我老公他在深圳打工,一年也只回家一次。他还年轻,他要是耐不住寂寞我也没有办法。”

在这闷热拥挤的汽车内,周围的嘈杂他们一点也听不见,象两个同病相怜的知己,只有相互安慰才能活下去。他们开始同情对方,同情对方就是同情自己。刘伟良将身体慢慢地向她靠近,在这狭窄的空间里只要挪过去五公分就能感觉彼此的体温,张译心没有拒绝他的靠近,他们感到到了对方大腿的热度。他们的灵魂也在靠近,或者他们的灵魂已经融成一体了。空气中流动着暧眛的成分,他们的眼神复杂起来,多了些内容。

他将头转向她,脑袋偏得低低的,口中的气呵到她仔细擦过PP霜的脸上,轻轻地问:“你寂寞了怎么办?”

 

 

  评论这张
 
阅读(412)| 评论(1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