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暗花明欢迎您的到来

我在起点与终点之间 两全其美

 
 
 

日志

 
 

年级组那些事儿---手机风波4(原创)  

2010-01-18 17:00:07|  分类: 学写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露妈妈说:“你们学校的校长和班主任我都搞得定。”“哪个冤枉刘露,我就对哪个不客气”。这黑社会老大式的口吻,不仅激怒了全班学生,也激怒了王永红和与她同坐一车的刘一民。尽管社会上有很多不正之风,尽管校园里也有腐败,但作为一个老师,连这点正义感都没有,为了一点私情,为了一点利益就去颠倒黑白,奉承权贵,怎么对得起“为人师表”这四个字,今后还怎么教育学生?

     她拨通了刘露妈妈的手机,尽量压住怒气说:刘露妈妈,我已经告诉你们,一切等我学习回来再处理,你们也应该正确面对这件事。不然,全班学生不答应,我的工作也无法做。。。哦,你女儿愿意来上课,要进教室,是吧,那好!你们家长要这样做,你们要考虑一下后果。。。

   刘一民从她手里接过电话说:“刘露妈妈,我是年级组长刘老师。我听王老师说了刘露的事情,这个事情不宜这么张扬吧,人家家长听说孩子出了这种丑事,早就觉得无脸见人,低着脑袋带孩子走了。你怎么还去威胁人家掉东西的学生?哪个学生冤枉了你的女儿?老师都没有处理,你就说出这种话,太欠考虑了吧!。。。”说完刘一民就关掉手机,不去听刘露妈妈的解释。

 

 

    班主任培训的第二天,周副校长来看望大家。晚上文娱晚会,玩得很热闹。高二年级出了二个节目,女教师表演唱湖南民歌《乡里妹子进城来》:“乡里妹子进城来,乡里妹子冒(没)穿鞋,何不嫁到我城里去,上穿皮袄下穿鞋。”六个女老师,头上绑着假辨子,腰上系着红绸子,打着赤脚板子,扭着夸张的秧歌子,引来阵阵欢笑。

      王永红与个子矮小的“张宏志”演出潘长江的小品《相亲》,维妙维肖的表演更是笑翻了全体班主任。

       晚会还没有结束,周副校长将王永红喊到一边说:你们班上昨天出了一点事,你班上有个叫刘露的学生,进教室时,班上学生将教室门关得紧紧的不让她进来,她在外面踢门,她妈妈站在过道里骂你们班上学生,引得其他班级的学生围观。

      我看到后,将她妈妈叫到办公室里问情况,她妈也没有说出个所以然,只说刘露与班上同学发生了矛盾。我劝了她几句,要她带刘露回家,等你回来再处理。我又到教室批评了你班上的学生,有什么矛盾,也不能剥夺同学上课的权力,怎么能将同学关在教室外面呢,对吧!

    王永红只得象祥林嫂一样唠叨着,将事情的大概再对周副校长讲了一遍。最后说:周校长,刘露的妈妈据说是你的关系户,又与郑明明家的关系特别好。她在我班上学生面前放出话:“校长和班主任她都摆得平。”你看这个工作我怎么做?

    周校长听了这话也有点生气地说:“她怎么能在学生面前讲这种话,太没有修养了。她是银行信贷科的科长,学校与银行经常要打交道,这是正常的事情,用这个来要胁学校怎么可以?未必学校还怕她?”

      王永红将球踢了一脚,心理上轻松了一点。

 

 

    星期天的下午班主任培训结束了。这是近几年学校组织的大型活动,目的是让班主任有一个交流和放松的机会。白天听报告,晚上娱乐活动,远离家庭和学生,纯粹地过了三天世外桃源的日子,算是长长教学生涯中的一次歇息。

     回家吃了晚饭,郑明明就来了电话,约她去喝茶。她不知是鸿门宴,刻意修饰打扮才出门。

    校门外的枫树下,郑明明正在等着,旁边是她老公与刘露父母。

    王永红心里埋怨郑明明不告诉她实情,告诉她有刘露父母参加她是不会来的。还没有等她将尴尬表情调整好,刘露爸爸一个哈哈就打了过来:“哈,哈,王老师,您好,您好!今天我们特意来赔礼道歉;我们家长做得不好,请您原谅!来,上车,上车!”她只好装出应酬的微笑,与家长握手。

     来到“上岛咖啡”温馨的小包厢里,气氛慢慢地融洽。三个女人都打扮时髦,不免作出相互欣赏的样子,说些应景的话题。两个男人都是成功人士,派头很足。

    话题终于说到刘露,她妈妈只说她在家里说王老师怎么怎么好,好得让刘露崇拜。刘露爸爸干脆说,您比我大一点点,我就叫您“姐”吧,然后就一口一个“姐”地叫。

     王永红接触过的家长不下百位,但这样露骨的奉承还是让她不舒服;手臂上鸡皮疙瘩一颗颗鼓起来。人是环境的产物,她也学习“变脸”技巧,应付着说些刘露的优点。她没有在那些言不由衷的奉承面前昏了头。所以,不管刘露爸爸怎么为刘露解释说刘露心智发育不健全;拿别人的东西不记得退还;在家里也十分幼稚,这么大的女孩还经常坐在爸爸的腿上。她明白家长的苦心,但还是守住了底线——就是刘露必须承认错误,得到班上同学的谅解。对此,刘露家长也表示同意。

     后面的话题就转到热门股票上去了。

     分手后,她悄悄地对郑明明说刘露爸爸好肉麻。郑明明说:生意人嘛,说这些话不要打草稿。我回家后讲了他们不应该说那些话,做那些事。唉,你班上胡琪琪也是的,家长对她说的话,她又到处传。

      星期一上课前,刘露在父亲的带领下来到学校,王永红知道学生们还接受不了刘露,但她不想再扩大事态,先让刘露上课吧,其他的工作再慢慢做。当老师就是做人的工作嘛。

    刘露手里拿着一张作业本上撕下来的双格纸,脸上露着几分傲气,“噔噔”地走上讲台大声念道:“几周前的体育课,我看到小迁的手机从衣服口袋里掉了出来,我就帮她捡起,放在自己的书包里,后来,我就忘记给她。。。”听到这里,班上学生哄笑起来,张强大声说:“别念了,别念了,讲鬼话啊!”

      刘露气冲冲地走下讲台,到自己课桌前,重重地“跺”一下脚,一面坐下,一面说:“去你妈的!”

  

  评论这张
 
阅读(223)| 评论(1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