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暗花明欢迎您的到来

我在起点与终点之间 两全其美

 
 
 

日志

 
 

年级组那些事儿---手机风波2 ( 原创 )  

2010-01-12 14:05:58|  分类: 学写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高二文理分科后的第一天是入学教育,王永红走进教室,就发现几个女孩子特别显眼,她们凑在一起高声谈笑,目中无人。其它女生象害怕传染病一样往前面坐,离她们远远的。她们穿着时髦的小背心,画着眼影,涂着睫毛膏。手指上指甲油闪光铮亮,手腕上有串链,也有镯子。其中印象最深的是一个耳朵和脖子都挂着大红珠子串成的耳环与项链女孩。红色的珠子,黑色的背心,白皙的皮肤,配在一起时尚又艳丽。那对纯洁的大眼睛,象格瑞兹油画《打破的水罐》中的少女。只是她纯洁的眼神与妖艳的打扮很不协调。点名时她记住了这个女孩叫刘露。

    王永红的“慢”是绵里藏针,她用面部表情与眼神来维持班级的纪律,用声调来控制局面,“不怒自威”。在她的扫视下,班纪很快安静下来,那几个女孩的声音也被她的眼神压了下去。按照年级组的安排,她组织学生学习《中学生行为规范》,从第一条学起,直学到“女生不许烫发、不许穿奇装异服、不许戴项链耳环。”“男生不许穿背心拖鞋。”她也没有对号入座将规范当作上方宝剑杀她们几个的锐气,只是和颜悦色又稍稍加重一点语气地说:我们有一些同学在假期时穿着随便一点,时尚一点,这些我很理解,毕竟我们都是青春期爱美的孩子。不过现在开学了,学生会每周都会检查仪表行为,希望同学们按学校的规定做,不然班级文明分就会被扣很多。同学们进我们这个班,对班级的老师都是慕名而来,那么也请对自己要求严格一点,在两年的文科学习中为我们自己创造一个好环境。

     第一周,她“静坐钓鱼台”,座位也让学生任意组合。她知道现在的学生很聪明,更狡猾,没有抓住他们的手,他们是死不认错的。她不动声色,记录着一点一滴,以便后发制人。她发现那几个女孩都按规定穿着校服,但手指上的指甲油还在,耳环变成了耳钉,藏在浓密的头发后。她给她们留着面子,装着没有看见。又过了几天,才找她们谈话。

     她当了多年的文科班班主任,知道这样打扮的女孩在学习上是没有什么心思的,她们的心思用来谈谈时髦的恋爱,追追心仪的明星,逛街购物,看时尚杂志。这样的表现,免不了被老师批评,被同学们疏远,被父母埋怨,青春期变成了叛逆期。她不想一开始就引发她们的逆反,只想在这两年时间内相安无事。考大学是那些戴着眼镜上课还看不到黑板的学生的事。她们除了靠专业特长能够上大学外,就是父母图个好环境交了不少捐资费送到红枫中学来混毕业证的。 

   她很客气与她们谈话,一般性地询问家庭情况啦,个人对学文科的打算啦,学过什么特长啦,过去的成绩基础等等。特别还夸奖刘露的气质不错,身材象个运动员。最后指出她们这一周小话讲得太多,编座位时,要将她们的座位分开坐。

   这几个女孩做出心服口服的样子,没有什么异议。走的时候,刘露还很有礼貌地说谢谢老师。

   在以后的日子里,刘露们的表现一直不错,上课时,除了将小镜子放在书本后面时不时的照照外,没有太出格的地方。语文课上,她发现刘露的朗诵得有声有色,声音潜质很好。课后特意与她谈话,建议她学“播音主持专业”。这些成绩差,表现不太好的女孩平时很少得到老师的关照。现在老师掘地三尺,发现了她还是有含金量的沙子,她对老师有着知遇之恩的感激,叛逆不再对着老师。王永红还特意请她父母到学校来沟通了一次。可她父母对她的前途早有安排,说刘露只要上一个银行专科学校,单位就可以安排就业。而“播音主持专业”毕业后并不好找工作。她只好将刘露的才华放大,作出十分遗憾的样子,对她父母的安排表示理解。

    四个女孩中有两个不久就到外地学专业去了,只剩下刘露与另一个叫胡琪琪的女孩天天泡在一起,胡琪琪学的是健美操专业,每天早晨要训练跑八百米,上课难免会迟到。稍有批评,她就会顶嘴。她妈妈也来学校诉苦,例举了女儿种种“叛逆罪”;前天,不许她穿高帮靴到学校来,她就不来上课,逼家长为她请假。在母女俩的斗争中,妈妈从来都是输家。最终她将高帮靴穿在校服外,趾高气扬冲进教室,咖啡色的靴子配着深蓝色的校服,被她穿出了时装效果。

      这个女孩在高一时就与班上另一个男生谈恋爱的事她早有耳闻,据说老师不在时她敢将腿搭在男生身上。好在这个男生辍学当兵去了。暂时她还没有其他的目标,她也就很少去触动她。

     班级的管理,学生的学习都按部就班地进行着。王永红舒心日子没过几天,班上就出了盗窃手机的事,而且矛头指向刘露。

 

      三周前,她在班上说了那番话后,期待着一个好的结果,可一周过去了,她讲的话就象唾沫飞舞在空气里,无影无踪。再一周,她只好硬着头皮如此这般又说了二次,说一次语气就加重一次,直说到:“如果这个同学不愿意悔过,没有任何改正错误的表现,到被发现的那天,你会后悔莫及的。全班同学也不会原谅你。”这样的话又象是唾沫砸在冰上,没有回响。她心中的那点温情也变得冰凉。这种无声的轻蔑,激起了一些同学的愤懑,班级掉东西的同学似乎组成了一个民间侦察团,誓将那个潜伏的“敌人”揪出来,以小迁与张强最积极,班长龙嫒嫒也在其中,王永红从他们的蛛丝马迹中察觉到死水微澜,甚至暗流汹涌。

    终于在周四时,疮里的脓流了出来。

    周四课间操时,班长龙嫒媛与小迁将王永红叫到一边说:“王老师,我们有重要的事情告诉你。”她立即将她们带到办公室。龙嫒嫒一个晴天霹雳打来:“我们在刘露的书包里找到了小迁的手机!”

   原来隔壁高二1班张佳与刘露住在一个小区,她们经常一起上学。上周她就看到刘露拿着一部粉红色的诺基亚手机发短信给明星投票,今天早晨,她又拿这个手机在她面前炫耀,让她听下载的歌曲。张佳与小迁是初中同学,小迁的手机掉了,张佳是知道的。张佳就留心看了手机上的刮痕与小迁说的是一样的,今天一早就将此事告诉了小迁。小迁与班长乘做课间操之机翻看了刘露的书包,果然找到了自己的手机。现在手机就在小迁的手里拿着。

   王永红忙问:班上的同学知道了这件事吗?她俩说:刚才下楼做操,我们对有些同学讲了。估计很多同学都知道。

     大火烧起来,“王永慢”一下子变成了快速作战的消防战士,她顾不得批评俩个女生方法不当,事情还没有眉目就已经满城风雨。当机立断对俩个女生说:你们马上将手机放到刘露的书包里,将书包放好,什么也不要说,先上课,一切等我来处理。你们是没有私自翻看同学书包权利的。

    她板着脸孔站在教室门口,学生们看到她的表情,不敢议论,赶快坐下。

   上课铃响后,她回到办公室立刻拨通刘露父亲的手机,她先询问:“请问你们最近给刘露买了手机没有?”刘父说:“没有,我们对她要求很严格的,家长会上老师说过学校规定学生不许用手机,我们就将她的手机收了。”她平静地说:“现在刘露出了一点事情,请你和她妈妈马上到学校来一趟,越快越好。”刘父问道:“出了什么事情?”她回答:“见面再详细地告诉你们。”

   刘父不知就里,见老师这么急,与刘露的妈妈不到十分钟就赶来了。王永红将大致情况对他们说了一下,强调了在班上多次地给了改正错误的机会,以及这事将会带来的后果。保留了班长翻看书包一节。刘露的父母十分惊讶,他们万万想不到女儿会做这种事情。刘父脖子上青筋暴出,火爆脾气上来了。刘母是个漂亮女人,这时又恨又愧泪水盈眶。王永红知道他们都是有身份要面子的人,可这时却不得不撕破面子,她顾不得对他们仔细解释,只说:“求证事实最要紧,毕竟这关系到一个女孩的名誉。”说完她就走到教室,打断老师的上课,让刘露拿着书包出来一下。将一片哗然留给教室里的学生。

   当着刘露的面,刘父打开了女儿的书包,将书包里的东西一件一件往外拿。课本中间俨然放着那个粉红色的诺基亚手机,还有两个MP4,几件小首饰。刘父对刘永红说:“这些东西都不是我家里的,也不是我们给她买的。

    刘父愤怒的指着那些东西问刘露:这是谁的?

    刘露冷冷地说:“我不知道!”

   王永红将刘露带到办公室后,就察颜观色,想象中的刘露会惊慌失措,哭哭啼啼,羞愧难当。可直到书包里翻出东西来,刘露还是面无表情。这令她大吃一惊,不知这女孩的定力为什么这么好。难道前“克格勃”的阴魂附到了她的身上。

    人赃俱获,让刘露与她父母无话可说,才可能有着后面的处理,这第一步她已经做到了。

   听到刘露说:“我不知道”时,她心中的冰变成了火:“不是你拿的,难道还是别人放到你书包里不成?”她语气严厉地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能解释一下吗?”

    刘露傲然说:“这个手机不是我的,我不知道怎么到我书包里来的。”

   她只得使出杀手锏:我们不会冤枉一个好人,要不要我拿出证据,这些天你拿这个手机给谁看了?

   刘露昂首向天,一声不吭。

   刘父恨恨地吼道:“你这么大的人,十七岁了,做出这种事情来,要负法律责任的,你知道不?你这书还读什么,跟我回家。”刘父将手机与MP4递给王永红说:“老师,真对不起,请将这些东西退还给同学。我带她回去。”又对女儿骂道:“丢人现眼的东西,走!”

     刘母这时也只得哽咽着拖起女儿,拿着书包往外走。

 

     王永红站在办公室门口,看着这一家人离去的背影,只愿他们一去不复返,刘露不再回到班上来。

 

 

 

   

 

 

  评论这张
 
阅读(196)| 评论(2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