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暗花明欢迎您的到来

我在起点与终点之间 两全其美

 
 
 

日志

 
 

染料(原创)  

2009-06-12 11:21:09|  分类: 蓦然回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七十年代,我们城市搬迁进了二个大型企业,这可不是一般的企业,这是遵从毛主席“备战、备荒为人民。”“三线建设要抓紧。”的指示,从大都市上海搬迁到内地三线来的企业。之前,我们这个湘中的小城市也有一些省城长沙下放来的大型国企,那些长沙妹子、伢子们穿着打扮很时髦,他们用派克式大衣、小脚裤、马桶包勾住了小城青年的目光。我们戏称他们为“长沙佬”、“水佬倌”。现在又来了“上海佬”,而且不止一两个人,是整整几百上千的青年人,这就注定会给小城带来更大的轰动效应,会颠覆小城人的生活方式。这两个企业一个叫“湘印机”,一个叫“二纺机”。是生产印刷机械和纺织机械的工厂。两个工厂将原来城郊的飞机场占了,修了厂区和家属区。这样在星期天我们就能在街上看到“上海佬”。

      上海话我们一句也听不懂,但我们知道上海佬的穿着是领引全国潮流的。 那是革命的年代,穿得很朴素,女同志的衣服都是直身的,腰身一个折子都不掐,除了军黄色,就是黑与灰。高跟鞋是七十年代后期才慢慢出现的。但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时髦,比如女“上海佬”头发不是象我们一样扎起来,而是剪成“柯湘头”,“柯湘头”与平常的短发是有根本的区别的,那区别就在于要将后面的头发夹到耳朵上再弯到脸颊前来,就是这一点点不同,使发型有变化、有曲线,使脸蛋变得妩媚生动。她们的内衣也不象小城里的人,小城市的人怕羞,穿的是背心式的内衣,尽量将胸裹得很紧,生怕人家看到胸部发育,走路都是含胸佝背的;她们穿着半透明的“的确凉”衬衣,里面是只有二根带子系着的文胸,从后面看,文胸的背带忽隐忽现,直身的衬衣里身材凹凸有致,平添了几分性感。

    “长沙佬”和“上海佬”带给我们这个小城的文化冲击主要是影响了一大批少男少女们的穿着打扮,我们这些十三四岁、十五六岁的少男少女们以穿着打扮得象“上海佬”为荣;“水佬倌”虽然是贬义词,但就是有一些青年偏以当“水佬倌”为自豪。一时间“人人都穿细脚裤,满城尽是柯湘头”。如果有幸认识上海佬,还可以请她们在回家探亲的时候带些上海的衣料和“有机玻璃”扣子呢。

   “上海佬”很会生活,她们自己做衣服,自己剪头发,根本瞧不起小城市的手艺人。我们没有条件都从上海去买衣服,就只能向上海佬学习,自力更生了。我那时有十四五岁,正是爱美的年龄,一心想模仿“上海佬”成为城里的摩登女郎。记得我只有一件毛衣,是我姨妈托人从新疆买的一斤玟红色的毛线织的,是姨妈送给我十岁生日礼物。我朝思暮想的就是能再有一件“阿尔巴尼亚”针的毛衣。可家里是不可能再给我买毛线的。我妹妹弟弟还都是穿我的旧衣服哪。想奢侈时髦只有自己想办法。我就打起我爸爸的主意,我爸爸有一条很旧很旧的毛线裤,旧得几乎不能穿了。我向他讨要,说将这条裤子拆了,还能织一件背心。不知怎么的我爸爸既然答应了。这条裤子的原色是米黄的,现在旧得看不出什么色彩。我爱时髦心切,又挖空心思想出了主意,将毛线染色,染成比军绿色浅一点的明绿色。就是我博客现在的这种色调。上街花一毛钱买来一包染料,用一个旧锅煮沸了水,将染料放进锅里,再将拆好的毛线放进去煮。边煮边搅拌,半个小时后,毛线就变成了新的。现在想来,当时的羊毛质量怎么那么好,可以用沸水煮,那纤维还闪放着绿莹莹的光。不久,我就有了一件最时髦的“阿尔巴尼亚”针的毛线背心了,这件背心一直穿到我婚后。

   “上海佬”以精致细微取胜,他们时兴穿“懒汉鞋”,懒汉鞋不稀奇,当时风靡全国,时髦就时髦在鞋面必须洗得泛白,双层的鞋边得刷得白又亮。我们又赶紧跟风,鞋边只好在洗后涂上一层牙膏。(白鞋粉是以后发明出来的。)与此同时还时兴的鞋子是网球鞋,有“白网鞋”“蓝网鞋”和“香网鞋”(就是咖啡色,也叫秋香色)。我好不容易买了一双“香网”,这鞋配着铁灰色“三合一”料子窄脚裤和请“上海佬”带来的小西装领的米黄色“的确卡”上衣,臭美极了。可那鞋穿久了总要洗吧,洗了又穿什么呢?我那双“懒汉鞋”的前面快露出脚趾头了。我就将洗好的、鞋面泛着白色的鞋子放到煤火上去烤干。

    我将家里架锅的铁架子放到灶上烤鞋。铁架离煤火很近,我想快点烤干,又将封火的盖子打开,煤球的焰火腾了起来,看到鞋子冒出来白蒙蒙的水汽,我庆幸我的主意不错。可是,不一会儿,鞋就发出了焦味,我赶紧将鞋撒下,可是还是留下了焦痕,鞋边的胶也有点融化了。

     这可怎么办呢?不仅自己没有了鞋穿,爹妈回来还不被骂死。我紧张得要命,急中生智,想起了染料。从隔壁陈妈妈那里借了一毛钱,买了一包咖啡色染料染鞋。这次我不敢煮,怕将胶鞋煮化,只是用开水泡了一阵子。这鞋终于混过我爹妈的眼睛,他们一点也没有发现我将鞋烤坏。只是没有过多久,那烤焦的鞋面还是率先烂开了花。

   我有了儿子以后,不想让他重复我们小时候又爱时髦又没有钱的困顿窘迫,基本上是有求必应。现在的年轻人动辄几百上千元的花钱,怎么时髦怎么来,也没有人骂他们“水佬倌”。他们哪里知道我们那时候为了一点低级时髦而受的罪哦。

 

  评论这张
 
阅读(314)| 评论(5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