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暗花明欢迎您的到来

我在起点与终点之间 两全其美

 
 
 

日志

 
 

年级组那些事儿---- 分班 (原创 小说)  

2009-11-17 14:31:26|  分类: 衣食父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是红枫中学本学年的第一次会议,会议的一个重要内容是宣布本学期的人事安排,尤其是新组建的高一年级的人事安排,更引起大家的关心。当不当班主任,在哪个班主任的班级任课,都关系到今后三年的种种处境和待遇。从高三下到高一,好比再婚嫁人,重组家庭,心里只想在这个新的小家庭里再过三年好日子。

当事人自己重视,学生家长们也很关注,敏感的学生家长早就在打听,托人帮自己的孩子找个可心的班主任。一些老师们也为自己的同学、朋友的孩子操着心。管教学的周副校长在上面宣布,下面忙着做笔记的老师不少,有的是看自己与谁搭当,有的是看自己关系户的子弟放到哪个班好些。

校长宣布散会,人群如潮水般往外涌,下了行政楼,走到文化广场便分成三三俩俩,有的人到教学楼的办公室去整理开学用品,有的匆匆匆回家给孩子做晚饭,有的聚集在文化广场意犹未尽地讨论着会议的内容,还有的掏出手机,赶紧向朋友通报会议的信息。

刘一民走在最后,他犹豫了一下,慢慢地踱出三楼会议室,转身再上了一层楼,来到四楼阳台,掏出一支烟,吸了一口,想起“淡淡烟草味”那首歌,男人嘛,就得有点男人味道,除了烟味、酒味,还得有点汗味,他现在正好是烟味夹汗味,二毒俱全。南方的天气,下午四点多钟的太阳有如四十岁的男人,虽然日过中天,但威风不减。他穿的是法国“梦特娇”T恤衫,这牌子的衣服只能在空调室里穿,天气热时不透气,天气冷一点又冰凉。这又一次证明“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是多么正确。这衣裳只有在地中海沿岸国家,恒温二十四度时才能穿出它的品味,让中国人在八月的骄阳下穿着它哪及穿全棉园领衫惬意,坐在没有空调的会议室穿它更象“叫化子穿西装----受洋罪”。

他在行政楼四楼的阳台上吹了一阵凉风,踱到阳台边,俯瞰校园:重点中学的建筑总是相似,一看就知道学校的级别。新的高大的行政楼、能装备六十个班级的教学楼、豪华的图书馆、现代化的实验楼围住中间一个大大的文化广场。就象一个扩大数倍的四合院。广场中间的音乐喷泉环绕着一个抽象派的雕塑。这雕塑是不锈钢材质的,一个象鸽子又象鹰的飞鸟,闪着金属的光泽,展着翅象是向上飞翔又象是向下俯冲。刘一民想着一些同事对学校近年来搞形象工程负债累累心怀不满,指着这雕塑说学校是个“鸟学校。”刘一民觉得这话太刻薄。学校还算中规中矩,但确实也有一些“鸟”人,有些“鸟”事。他今天就得去处理一些“鸟”事,平常的事变成了“鸟”事是很烦人的,要将“鸟”事处理好,变成好事,又得烧死不少脑细胞。

刘一民是刚刚宣布的高一年级主任,看到文化广场上的聚集的同事们似乎看到才上网的菜鸟,自己则是江湖英雄的级别,对于人事安排他早就心中有数,他与周副校长等人在一个风景优美的度假区整整规划了三天,周副校长是刘备,他则象诸葛亮似的运筹帷幄将高一年级五十位老师们安排到十六个班级。现在同事们关注的事情,只不过是在讨论他谋略的结果。

 家长们听从了邓爷爷的话“教育要从娃娃抓起”,越抓越细,学校的领导与老师犹如他们的发小,人人的脾气秉性都了如指掌。不仅要进重点学校,更要进重点班级,最好这个班级的老师个个都是精英,这些个精英还得是太阳系的行星,只围着他家的小太阳转。

这就给分班工作带来极大的难度,过去只要从教学的角度配置老师,现在还得从社会角度玩平衡木,其复杂程度不比“神七”上天简单,其中的奇巧布局可以得国际大奖,因为精英们总是粥少僧多,得用“系统工程”来配置。

一个班级的老师就象一个九人的作战小组,每一个战士的摆放都有讲究,不能将精兵强将都放在一个作战小组,不然家长们就会集中火力攻击优势堡垒,学校就招架不住。一个优秀的班主任必然带着一二个才毕业的新老师。语数外教师也得三拖一,就象计划经济时买菜,一条大鱼得搭配二条小鱼,不要就是三条中不溜秋的提不劲的草鱼。家长们来选吧,一蓝水果中总有几个歪瓜裂枣,你想吃个红苹果,就得带个虫眼儿。

唉,刘一民这个年级组长,在开学前简直就得象一个身经百战的战士,在出征之前得披挂整齐,让敌人找不到半点破绽。

刘一民抽完一支烟,整理了自己的思绪,下楼了。

刘一民没有往枫树下面走,枫树下的小广场是通往家属区的必由之路,也是民间的信息传播中心,谣言制造中心。今天这二株大枫树“树欲静而风不止”,每一片叶子都在传播会议的信息。人事安排总是有人欢喜有人愁,愁的人要将愁放大十倍变成牢骚,说领导们有眼不识金镶玉,将这么一个满腹经纶的才子安排教普通班,真是大材小用。并预言这届新生素质不会好到哪里去。而分到教好班的老师们却心安理得,认为领导慧眼识英雄,人尽其才,一付舍我其谁的表情。他们不想分享别人的牢骚,只想插翅从枫树顶上飞过去,掠过那些牢骚怪,回家与老婆偷着乐。

这二株高大的枫树有几百年的历史,这个地方的地名就叫枫树坪。红枫中学也是以此命名的。此时,枫叶还没有变红,到了深秋时红枫象学校的旗帜高高飘扬,走在马路上、坐在公共汽车里都可以看到。那红红的枫叶又象火焰映红了这一片天空。到枫树下去读书成了这个城市学子的理想。

刘一民沿着校园大道出了校门,校门外摆着一溜折扇似的红榜,这是今年高考录取的学生名单,从清华北大到复旦科大,再到本市的普通二本院校,几百名学生的名字就是那折扇上的梅兰竹菊,是本市的名人名画,引来不少市民围观,有些录取到重点院校的学生家长,每天黄昏后夫妻双双散步来到红榜前,不为别的,就为一次一次地看自己孩子的名字,一次一次地听听别人的羡慕声。

刘一民也如同这些家长一样,每一次看到红榜上的名字都很自豪,这些学生是他与他的团队带出来的,一千多个日日夜夜,比打仗还紧张,看到学生们三年的成长历程,就象看到自己的儿子从零岁长到三岁,点点滴滴,他都可以如数家珍。只是他不喜欢将学生比作梅兰竹菊,将老师们比作园丁。而喜欢带点悲观色彩将学生比作泥巴,老师是烧砖匠,经过三年的奋力工作,将一坨坨泥巴,不,一个一个学生在学校这个模子里教化成型,烧制成砖送到高校去为国家添砖加瓦。应试教育下,学生的个性没有了,自由的泥巴变成了方方整整的型材。

三年工作烧出的合格产品很多,得到了领导的表扬和奖励。三年一轮,又到高一,面对新鲜的散发着泥土气息的泥巴刘一民觉得自己不止象烧砖匠,甚至象屠夫,将学生们的天性砍杀掉。再想到自己才从大学毕业时是多么的天真,充满激情和理想,这十几年不也是被社会这个大屠宰场将羽翅都拨得精光了吗?鸿鹄变成了燕雀。刘一民绕过看榜的市民,与几个熟悉的家长打了招呼,来到不远的红枫宾馆。他约请了管教学的周副校长和年级副主任郑明明,要在晚上的分班会议前最后通一下气,以做到万无一失。

刚订好包厢,周校长和郑明明就来了。周校长是管教学的副校长,长得象韩国前总统金正日,又象唱“牡丹之歌”的蒋大为,戴着高级超薄树脂眼镜,一派儒雅。每次K歌,大家都请他唱“牡丹之歌”,这歌也变成了他的保留节目。

副职相当于如夫人,想扶正还得继续努力。副职们自己不愿意听到“副”字,这个字眼很不好,显示着想更上一层楼还有一点距离。同事们也心知肚明,多一个字,就多出一颗钉子,将副职钉住,提醒他的权力范围有限。社会上少了“副”字,才能多些和谐。“副”字在当面称呼时早被省略,同事们一律称几个副校长为校长。校长则学习中央领导称下属为“某某同志”不称姓,只称名字,显得亲切。

  “周校长,这几年的社会风气硬是越搞越差,先是想办法进来,录取后又要选班,我这里的条子都有几十张了。”周一民拍一下随身带的手包。

周校长靠在沙发上,慢悠悠地说:“学校的情况传播到社会上去,张三眼睛大,李四嘴巴小,都是自己人议论的,自己不说,哪个晓得呢,现在学生家长选老师就象在市场上选小菜。搞得我们的工作很被动,我们对家长说,我们是重点中学,所有的老师都是选拔过的优秀老师,可家长哪里相信。硬说我在打官腔。我们几个校长的条子加起来,只怕有几百张。”

郑明明是一个风姿绰约的三十多岁少妇,是财政局长的夫人。“我这里财政局的子弟要考虑的也有几个。”她给周校长端上一杯铁观音。周校长“嗯”了一声,说:除了特别需要关照的,其他的人还是按老办法,让班主任们按相同分数相互调整吧。反正老师们都配置好了,家长再选也只能按自己孩子的特点选了,尽量满足他们的要求。

菜上好了,三人坐到餐桌前,刘一民给周校长盛了一碗山菇肉片汤:“有个紧急情况得先商量一下,招聘来的刘老师刚刚给我打电话,他调不过来,县里说他要私自走就开除他。如果学校让教委出面给县里说好放人,他还有一个老婆调动问题,他老婆是企业的,在市里找不到单位,他说除了学校帮他老婆安排一个岗位他才来。他打退堂鼓,宏志班的班主任哪个来当?”

“宏志班的班主任不能大意,”周校长喝了一口汤说,“宏志班是国家教育扶贫的重要项目,我们办了三届,三届学生的高考升学率都达到了百分之九十以上。上面对我们学校很满意,社会反映也特别好,贫困的家长只要子弟考进了宏志班,说话都大气点。我们必须对家长和社会负责。”

刘一民说:就是因为政治上要挂帅,经济上又没有甜头,才没有老师愿意当这个班主任。宏志班的学生都是贫困生,哪一届宏志班的班主任都会组织老师们为学生们捐点衣物,为生病的学生捐点款。当宏志班的班主任只有贴钱的份,他们说自己是“丐帮”帮主。

周校长皱着眉头说:是张新华说的吧,这么优秀的学生交给我们教,我们不以为是学校的信任,自己的荣幸,还说是“丐帮”帮主。有幸“得天下英才而教之”,是当老师最大的愿望嘛。这话让宏志班的学生听到,学生心里会怎么想?说这样的话,师德水平就差了。

刘一民忙说:这也是开玩笑的,是看到别的班学生家长中秋送月饼,过年送挂历,才这么说的,他的心理上总有点不平衡。张宏志班上有一个大眼妹经常肚子疼,晚上送医院都送了几次,守夜也是他守的,医药费也是他出的,也不好意思向学生要,这个女学生家里只有爷爷奶奶,爹死娘改嫁。

郑明明笑道:“是啊,我上他们班的课,情况我都了解,学生们对张宏志还是有感情的,是知道感恩的。”

“张新华怎么叫张宏志了?”

刘一民笑道:他当宏志班的班的班主任,大家都叫他张宏志,张新华听惯了,自己都搞不清楚自己叫什么,去年年终评审时,填表时将自己的名字也写成了张宏志。

周校长也笑了,“我们的这些城里的学生,家庭条件好的,要是有宏志班学生的一半努力就不得了。那个女学生录取到哪里?”

刘一民说:录到北师大,免学费的师范生,四年后要到农村工作。八年不得调离农村的面向指标,进校要签约的。

周校长说:那也好,现在工作难找,四年后的事情,哪个料得到。不错,不错了。

吃完饭,三个人坐在沙发上继续商量,刘一民递了一根烟给周校长,是精装的“芙蓉王”,被周校长拦过来,周校长说:抽我的,周校长抽的是软装的“芙蓉王”。刘一民笑道:“校长的烟硬要高档些。”招生这一阵子,大家抽的都是好烟。

周校长说,那个几次来应聘都通过的李老师呢?我们想办法与县里联系,把他调来算了。

“他呀,他算得上市里的一块英语王牌,他来当宏志班的班主任那当然好啰。宏志班的学生大多数是农村初中毕业的,英语是弱项。可他提的条件学校太难达到,所以几年都调不来,他要学校安排他老婆当校医。”

“硬是有蛮牛皮,学校的非教学人员已经超编几十个了。哪里养得起哦。”“唉,”周校长一付受难的样子:“能干的老师难对付,上面的领导难对付,调皮的学生难对付,中学校长硬不是人当的。”

刘一民带点讨好地说:“不想当校长的老师不是好老师。你是一人之下,全校之上,比起那些职业技术学校的校长和老师们招生的难处,我们学校的日子还是好过的。我听人说,电大今年只招到几十个学生,日子过不下去了。”

“你们是只看到强盗吃肉,没有看到强盗挨打哟。”周校长又给刘一民弹出一支软“芙蓉王”。

刘一民接过烟说:到底哪个来当宏志班的班主任呢?是年轻有为的刘老师,还是年富力强的李老师?这俩个老师都要解决老婆的问题。”

周校长说:“我先考虑一下,再与校长商量。明天报名你们安排哪个先顶替一下。”

看到校长担担子,刘一民松了一口气,调侃说:“依我的意思先调过来上班,再给他们介绍第三者,搞散他的家庭,现在给老婆调动工作比找个老婆难多了。小郑啊,你认识的美女多,这第三者就归你介绍啦。”

“那我改天给嫂子介绍一帅哥你没有意见吧!”郑明明说:“我明天就约嫂子上街,先帮你用空钱包再说。”

“报名的事只好请小郑先辛苦一下。”刘一民接着与郑明明开玩笑:“只怕宏志班的学生看到小郑这么洋气漂亮,以为是电影明星,不敢跟你说话。”

郑明明用手扇着烟雾说:“现在女孩子都喜欢帅哥,要不你来帮宏志班报名。那些乡里妹子看到你,晚上都不想家,都想你。”

俩人开心地斗了一阵嘴,看看时间近七点钟,才打住了话题,准备开分班会。这个会要开到天亮,为的就是要连夜弄好,明天一早张榜公布,明天上午九点开始分班报名,不知情的家长,晚了一步信息的家长,没有满足要求的家长,想再选班也来不及了,生米做成了熟饭。

七点多一点,十六个班主任都整整齐齐地按时来到宾馆的小会议室,个个都心怀鬼胎,其实不是鬼胎而是人胎,通过这个会议要将这些孩子分到不同的班级去。就象新生儿分娩到不同的家庭一样。

刘一民宣布开会。周校长说了分班的纪律:一是,宏志班录取的学生不再参加分班,也不进一个学生。其他班学生按成绩排队分班。

二是每个班的学生成绩都是平均的,也就是十几条船是同时启航,谁划到前面,就是谁的本领,今后学生成绩与老师的绩效工资,高考奖都要挂钩,请各班主任自己把好关。

三是,大家都有亲戚朋友同学,如果个别要换班的,你们只能用同等成绩交换。不然就不许换。

年级秘书小朱将录取学生的初中毕业生登记表抱来,除了宏志班的档案交给了刘一民,其他学生档案都堆在大圆桌中央。十三个班主任坐成一圈,按学生成绩将初中毕业生登记表发了一轮,从一名到十三名,再从十四名倒过来发第二轮。将几百个学生分成了十三份,再将十三份表格摆在一边。编了十三个号码,班主任抽签,抽到哪一份,哪些学生就是你班上的学生了。

抽到第一名学生那一叠名字的班主任笑咪咪的,好象抽到了一个清华的学生一样。抽到后面几个签的只怨自己手气不好。

抽完签后,大家马上翻看自己手中的名单,有的关系户在自己班上,有的想放到自己班的却被分到别的班。有的想找语文老师当班主任的,分到了数学老师的班上,有的外语差的却分到了地理老师班上。但班主任们谁也不愿意吃亏,只愿意同等分数交换。

刘一民几个也将一些关系户适当地按家长的意愿安排到班上。

乱了一阵,得到消息的家长,有的打进电话,更有来到宾馆会议室敲门,看来就算你老师是孙猴子躲藏到天边,也跳不出如来佛般的家长的手心。

分好班,夜已深,大家都轻松了,也不想回家打扰家人,开了房间睡觉,不想睡觉的,正好凑角子打牌。

刘一民刚来到房间里,他的同学老王就打来了电话问情况,听说自己的儿子分到数学老师班上,连声说“谢谢。”“谢谢”说完,再说“还有一个事情要拜托老同学,我那个小崽子有点调皮,要请班主任排座位时把他排到前三排。改日,我请你与班主任聚一聚。”

刘一民哼哈了几句关了手机,就听到电视剧里正在重播《武林外传》,那个红得发紫的大嘴影星姚晨扮演的郭芙蓉第一次出场,就震倒了同福客栈所有的江湖好汉,只听得小女侠武林盟主莫小贝带着哭腔狂喊“你杀了我吧!”

 

  评论这张
 
阅读(393)| 评论(4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