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暗花明欢迎您的到来

我在起点与终点之间 两全其美

 
 
 

日志

 
 

七年又七年(原创)  

2008-06-23 09:20:07|  分类: 岁月静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七年(原创) - 柳暗花明 - lahm181818的博客

又到五一,睛着天,熏风吹得游人醉,是外出旅行的好日子,自驾游真热闹,景点真热闹,可惜我与我可怜的高三学生们,只有一天假期哪儿也去不了。睡觉、上网、网络也热闹。打开QQ,你在,我问你:又到“五.一了,我们聊了几年?”你告诉我:七年了。你说:在网上,能聊上七年的不多,数着:第一个网友叫“午夜狂奔”,是一个同性网友,早就不见了;第二个网友是个小女生,要你辅导数学,也不见了。我是你的第三个网友;第四个网友不记得是谁?第五个不知道了.....只有我留下来,一直与你聊着,七年了.....  

02年,儿子刚上大学,婚姻岌岌可危,心灵空虚加痛苦,感情没有地方存放,总在受伤。有病无病独自呻吟,我学会在网上泡着,不时更换网名,有时,扮纯情,叫:“甜雪”.有时扮文雅叫:“静水流深”,有时扮性感叫:“今夏可穿吊带裙”、、、、、五一那天,在“碧聊”里,一个名字吸引了我―――“无心爱了”。我心正伤,无心爱了,有心就有爱吗?于是,与你搭腔:“朋友,别伤心了,爱要走,就让它走吧.”

“我没有伤心啊!”

“你的名字?”

“这是一个朋友的网名”。

接着网上查户口:四十二岁,东北人,做生意的。我说:我是湘妹子,四十岁,教书的。你说对湖南不了解,我就说:我是李谷一她妹妹,宋祖英她姐,快乐大本营是我策划的。”与你胡侃了一阵子。那天,我昏天黑地聊了六、七个网友,也记住了你。半个月后,在“碧聊”里,我又遇到你,你换了名字,叫:“豪门”。你主动向我打招呼说:一直在找我,天天在“人到中年”的房间发贴子。你把复制的贴子给我看:“湖南的甜雪你在哪里?”我说:我们才聊一个小时吧,我有什么值得你找的?你说:那天我安慰你,觉得我是一个善良的人。你的话令我很感动,我们加了QQ成了好友。

更熟悉后,我们以兄妹相称,我规定你得叫我“老妹”我叫你“老哥”。我高呼反对网恋,网友相见必定会见光死,一开始就得明确身份,永远不见面,永远都思念,何必给自己带上枷锁。你欣然同意。“老妹”叫得自然亲切。

不久我这个老妹开始欺负你,用湖南人的方式调侃东北人,你总是让着我,配合我。我说你们不洗澡,你就说三年洗一次。我说你脸上起腻子了,你说得用锨往下抠。我说:你真是东北农民,你说:对,很土的那种。我说:哥哥得给妹妹买糖,你说:送你一个破碗,领着你去要饭。我说:我还要花衣裳,你说:都给买。我没有哥姐,与你聊天感到被呵护,可以放纵,可以撒娇,听着我那些无聊之聊的网络故事,你总给以点评,话少,切中要害。我有时胡说,编着故事与你玩,你总能接上话,就象说相声,开心得我们自己对着电脑大笑。你也有捉弄我的时候,那天你突然说:“那个弄玉那里去了?”“那个弄玉啊,”“就是我QQ里的网友啊,”“女孩子怎么叫弄玉呢,这个名字不好。”怎么不好?“弄玉与吹萧是一对嘛。”你故意问:“什么是吹萧?”我很为难地说:“吹萧就是吹乐器”“那很好啊”,“不好,女孩子吹萧,还有别的意思。”“什么意思?”“你非得要我解释,我哪里敢解释。最后你哈哈大笑,说自己十六岁就看了《玉浦团》那里会不知道吹萧的色情意味,你是故意装聋作哑,引我解释,看我的笑话。作为男人,你那点坏,一点也不逊色。

后来彼此说到自己的感情经历。说到初恋,婚姻,你说,你等初恋的女友四年,而她在你读大学的时候离你而去。我就笑话你:为什么没有早早地把她搞定。你说:结婚后的事情,不要在结婚前做。你还说,你从来没有过情人,就是在外国做生意,也没有做过有负妻子的事情,我知道你是一个有担待的男人。

我们聊着,就象二个小孩子相识,相知。我告诉你,张国荣死了,你问,张国是荣是谁?我会笑话你连大明星也不知道。

我告诉你,我对东北的了解是十岁看的《林海雪原》。你说,你现在也没有看过,你不喜欢文学,我与你,真的没有共同语言。网上聊天,以文字交友,打字的感觉很重要,与你聊天,没有文学色彩,抒情的东东很少,反而觉得稳重的你最好。

 忽然有一天,QQ里不见了你。你到哪去了,在玩失踪吗?

在几天不见你的日子里,我若有所失,在一个月不见你的日子,我开始心痛,有牵挂,有思念。我告诉自己,只是一个网友,你有许多网友,我也还有许多网友。网上聊天,只要上网,就要与人聊,每天都可以找新网友——只要愿意。可我还是找出你手机号码,给你打电话:“老哥,是我,我是甜雪。”电话那头,遥远的黑龙江,听到你的声音,“甜雪,是你,我在忙。。。。关了机”。我发现自己泪流满面。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没有出息。

在二个月没有见你的时候,我再次拿起电话。。。

第三个月、第四个月,在我快要忘记你的时候,QQ里那个小图像亮了。你若无其事地叫:“老妹!”我气极了,发过去一个铁锤,说:“我打死你!我要打死你!”你宽容地发来一个微笑:“你打吧”!你告诉我,你做生意去了,你在收山货。每年要收几个月,那些地方是没有网络的。我说:商人重利轻离别。你说:人要生活。于是我向你汇报:我认识了一个记者叫“我爱下雨天”我们聊得可好啦。我还认识了“四川大哥”,是重庆的一个校长,我们吵架了。我还认识另一个记者“长相知”,他与你一样,在网上发贴子找我的,还有。。。一大堆的网友。你说:好好聊吧,还有什么故事?讲来听听,我只好埋怨你,为什么不给我留言,不给我发短信,不给我打电话,你淡淡地说:我喜欢这种牵挂的感觉。你还说:你是我千辛万苦才在聊天室找回来的,我是不会放你走的。。。

 

再次相逢,我对你有种失而复得的惊喜。再不见你的时候,我学会了习惯。期间,我打字的速度提升得很快,网络不是一个专一的场所,聊天对象天天能换,暑假,我认识了一个湖南的网友,聊得很好,一个假期彼此交待了从小长到大的经历,与他聊天,比与你聊天更深切,更动情。只是,我心里总有一个位置留给你,就如初恋,就算再找一百个情人,你还是那第一个人。

春去春又来,花谢花会开,你经常失踪,我仍然到处玩文字游戏。有一天,你上线了,告诉我,你在外地,中国的最北端“加尔各达”。你说,同事们都到洗浴城去了,你一个在房间里上网。我问:你为什么不到洗浴城去,你说:不愿意做那些事情。我问,你出来多久了,你说二个月。我忽然有一种同情,觉得你不容易。“想老婆了吧,”我调侃你,“想老妹了!”你调侃我。很自然,我们聊到性,聊到其中的渴望与压抑。我甚至劝你,到洗浴城去,放松一下。你坚持不去,四十来岁的男人,长期在异地经商,欲望象火一样燃烧时,总是用——“忍一忍”去扑灭。这比起那些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的男人显得多么崇高和纯洁。

第一次,我产生了奇怪的想法,到洗浴城去的男人恐怕不都是坏男人吧,他们只是发泄自身的欲望,与婚姻与感情毫不相干。哦,难道真的性与婚姻的忠诚不是一个概念?自然的生理欲望与社会角色完全可以分离?尽管如此,我仍然对你的坚守发自内心的尊敬,你的妻子一定幸福。

有一天晚上,你打来电话说:在外地,一个人,想老妹了。没有网络,就打电话过来。我请你十五分钟后再打,立刻从朋友家打的回家,接着电话,长途加漫游的电话。一个小时,聊着我们的话题。我说,怎么不给家里打电话,你说:打了。那不一样的。

第二年,聊到我的婚姻,我是那么的伤心,说到我的想法。你一直劝我,但是没有阻止。我愤然到衡阳找第三者,我报复式地主动与网友见面。你问得仔细,我说得详细,象赴汤蹈火一般悲壮,象精神错乱一般失去理性的约会,我通通地向你汇报了。一行,二行,数十行字发了过去。你无语下线,我对着屏幕伤心。直到十几分钟后,你的头像再次亮起说:“我在网吧上网,刚才去买了一瓶烧酒,一口气喝了!我心里的感觉,就象我的亲妹妹被人侮辱的了一样。”我大哭,泪水洒落键盘。

离婚那天,我到聊天室,取了一个“从此天涯独旅”的名字。你看着我的名字,什么也不说,只打了四个字:“老妹!老妹!”你在心疼我,我知道,你在心疼我!而我的同事,在聊天室里为我唱歌,在她们唱完后,你一一对她们说:“谢谢!”“谢谢!”那一夜,在聊天室,你一直什么也不说,就这样陪着我。

秋风萧瑟的时节,回到一个人的家,打开电脑,二行清泪洒落键盘。心里突然脆弱得想抓住点什么,那怕一根稻草,我很想与你见一面,那怕就见一面呢。见后即成永恒,或者永远,我不去想,只设想你到上海来,或者到长沙来,我再到上海或者长沙,我们从自己的城市出发,各走一半路程,节省时间。你说:“老妹,不要这样,我什么也无法给你。”你又犹豫地说:“到过年后,那时候有空。”你还说:“很想真实地看到你。”那一阵子,我的感情一度失控,总在聊天室对别人说:我的网友在黑龙江,很远,很远!

窗外开着桃花,胭红如血,隔着玻璃触摸,只冰凉着指尖,可望而不可及。   

                         

半年后,我再婚了。我坚持不找网友,那种痛,那种爱,那种伤我承受不了。我走进婚介所,找了附近人。立马就能见到,就能了解,就能柴米油盐。

我找的先生是黑龙江人。在我们这个小城,这可能是唯一的一个黑龙江人吧。

你说要与我的先生聊一下,视频里,你们聊得很好。你告诉我,还不错。我知道你放心了。

慢慢地,我们聊得少了,我也不太上网了,聊天室也不进了,我过起了真实的家庭生活。你还是半年做生意,半年在网络上玩。有时候,我会上线问你:“找了什么网友,什么漂亮MM。”

你把相片发过来,说:辽宁的,想与我见面呢。我心里酸酸地说:“去见吧,离得近啊!”在我的心中,离得近是一种多么巨大的幸福,两地分居的夫妻心是稳稳的,两地分离的网恋是另一个世界的情愫,精神的蜘蛛丝,薄如蝉翼,却又勒得人心沁出丝丝血滴。

“不去,没有意思。”发过很多次相片来看,好玩一样。这个是准备离婚的,那个是与老公关系不好的。幸福的家庭总是相似,不幸福的女人也总是相似啊,那么多相同的网络故事,你成了最好的听众,那么多空虚的心灵,都在找寄托,她们都愿意与你约会,都愿意一夜情深。网络上寂寞的少妇、多情的女人,比现实中的怨妇们还多,还大胆!女人,你的名字叫弱者!

第四年,第五年,还在聊着,平常的话题。我还在问:最近有什么网友?漂亮MM发过来看!一次,二次。终于,你开始吞吞吐吐,拖拖拉拉,含含糊糊。我明察秋毫,宣布政策:坦白从宽.从实招来。“三十多岁,记者,皮肤很白”“然后?”我追问。“然后到哈尔滨。。。。”

哦,哈尔滨,二百公里?还是一百公里?世界上最远的距离是我与你网恋,却不能去看你!你不一定喜欢她,但她却是你的附近人。

“然后?”我穷追:“就开房”、、、、“然后”、、、再坦白。。。。坦白成黄色故事。你在偷情后,让我分享你的偷情过程,听故事的我成了意淫犯。

我没有半点妒忌,只是说,可别变成情人,可别影响家庭。你说,不会的,只是玩,玩玩,玩玩。那语气透着了玩世不恭!是啊,这世界都开始玩了,玩约炮,玩一夜情,为什么不玩呢,你是个精力充沛的男人,还善解人意,还小有资产,为什么不玩。

你说:她们都喜欢我,都愿意。你还说:“真想见到真实的你、、、、 ”这句话仍然透真诚。

 我感叹网络改变了你.曾经的你,传统、固执,坚守着自己的本份。现在的你仍然爱着妻子、爱着家、只是也爱着玩了。

你说:你是我在网上唯一真正关心过的人。没有说过那个字,只说:“关心!”

人生百叹:此情只待成追忆.再回头已百年身。


又几年过去,你在上海定居了。我们不定期地聊着,聊得漫无边际,聊着我们自己的话题。

去年我告诉你,我到上海看世博会。你说,我来接你!我说,不要,我们之间不需要见面。感情存在心里,那个小小的角落里永远安放着人生的一段美好的网络恋情。见面了,便俗气。

你不再坚持,没有再说那句话:我想真实地看到你!


 

 

七年(原创) - 柳暗花明 - lahm181818的博客 (写于2008.5.1)

  评论这张
 
阅读(307)| 评论(1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