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暗花明欢迎您的到来

我在起点与终点之间 两全其美

 
 
 

日志

 
 

除却巫山也是云(二)(原创)  

2008-12-08 12:04:14|  分类: 蓦然回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于一个离了婚的女人来说,四十岁的年龄太尴尬。就算长得十分漂亮的人,到这个年龄也只能算风韵犹存,在姿色上对男性的吸引力十分有限。与此相反的是四十多岁的男人正是黄金时代,除了经历和财富的积聚到了一定的程度,那长相上也显得成熟稳重,微微隆起的将军肚,不仅不令人讨厌,还让人觉得有内涵。比起二十几岁的青头小伙,四十岁的男性是一座丰富的城堡。而四十多岁的女性则是塌陷的废墟。

        四十岁的离异男性在社会上大受欢迎,他们可以选择的年龄跨度相当大,从二十多岁的大龄女青年,到三十多岁的少妇,再到与自己年龄相当的成熟女性,任凭他们按需取舍。

      四十岁以上的女性很少愿意找比自己小很多的男性,找年龄太大的男性,又觉得自己没有老到那个程度,打扮出来自己还算中青年。这样一来在选择时年龄跨度就很小,不过五六岁年龄差距。由此决定了择偶的范围也很小,这可能是离异的中年女性找不到合适伴侣的重要原因之一吧。

      我当然不愿意找比我年龄小的男性,但也不愿意找五十岁以上年龄的。但是我决心再婚。除了感情因素外,更重要的原因就是我是一个人在外地工作,父母弟妹都不在一块,这个城市我没有一个亲人,儿子估计也不会回来工作。我不愿意一个人孤独地走完人生的旅程。

         朋友们对我说,好不容易获得自由,应该好好玩一玩,有谈得来的,可以当情人。或者与网友会一会。

     我却不这么看,首先我决不当情人,我不会去当第三者拆散别人的家庭。情人在人格上是很下贱的,既得不到社会的认同,也得不到真正的爱情。修成正果的有几人呢,我既然光明正大地离了婚,怎么会偷偷摸摸地当情人?再说,找情人,合得来就同居一段时候,到合不来再分手,分来合去的,人的感情经得几下子折腾呀,没有几个回合就成老太婆了,谁愿意找一个老太太当情人,还不得再嫁一次啊!

   再说一夜情,那比当情人更无聊,一点点感情都没有就说上床的事,那不是我这年龄和身分的人做的事。我也不愿意去哄网友花单程车费作全国旅游。这更不在考虑之内了。

      我离异后选择上婚介所,大大方方地谈婚论嫁。

     小刘介绍的铁路上的干部姓杨,比我大一岁,年龄上我很满意,干部身分我觉得也合适,他是中央党校毕业的,文化水平应该也相宜。对于男人的外貌,我因为吃够了花花公子的亏,早有思想准备,就是不计较。那天,在秋天和煦的阳光下,在宣传窗前第一次相见时,只觉得高高大大的他,长得顺眼。和他交谈后,我对他有好感的是他的谈吐很有礼貌,有思想,是个素质很高的人。

     一个下午,我们交谈的是为什么离了婚,还有就是为什么要再婚。我不想谈为什么离婚,他说这是一定要了解的。我只好说了经过。我那不争气的眼泪,又哗哗地流个不停,让我在这个特殊的陌生人面前出尽了洋相。

      在谈到再婚的选择时,我说的是:我要找的是一个对我负责的人,我要找的是下辈子的幸福生活。我有二十年的不幸婚姻,我下半辈如果还能有二十年的幸福婚姻,那么我的人生就只有百分之五十的不幸福。我还说:以我的年龄再婚,双方没有走过生儿育女艰苦,没有享受过青春的甜蜜,连对方年轻的时候是什么长相都不知道,感情上确实很难交融,这是令人心痛而悲哀的事情,是命运让我如此凄惨。人到中年的我,年龄会一天比一天的老去,身体同样只会越来越差,俩个没有感情基础的人,只有深层次的包容,体贴,才能走好人生更为艰难的下半辈子。我要找的是一个相互搀扶走完人生旅程的人。

      他在说到离婚原因时,说到他的前妻也是他的同学,现在还在一个单位工作,长相也不差。主要是个性差异太大,争吵不休,最后上法院离异的。

     说到再婚愿望,他说,他没有我想得那么深,他就想找一个好好过日子的人,再就是不要与他吵架,哪怕是吵一次都不行。

      他告诉我再婚选择很难,说介绍人已经给他介绍过几个了,他看了几个都不是要找的人。他还建议我也多看几个。

     到四点多钟,他说要回家给儿子做饭,就走了。

     晚上,他给我打来电话,先说与我见面的印象很好。接着他提出二个问题:一是他在企业工作,有下岗的可能,我的工作性质比他好。二是他带着小孩,而我的儿子已经读大学了。我的条件比他优越。他问我的看法。

   这二个问题,我的朋友,我的父母后来也反复说过,要我慎重考虑。

     我是一个缺乏社会生活经验的人,对什么思想上的志同道合,感情上的相互爱慕看得很重。对经济问题反而欠深思,他不是说过他儿子读高中和读大学的钱他都存好了吗,经济上应该没有问题了吧。他在单位也属于中层领导,下岗只会让工人下岗吧。还有,一个十四岁的男孩子,只要我真心待他,不会很不好相处。我就回答他:可以相处。

    这样我就与他交往起来,我感到他是与我完全不同的人,做事很认真,很仔细,生活上一丝不苟,穿着上干干净净。讲话很有原则,字写得非常漂亮。与我谈的都是实际问题:比如:假如我们在一起,今后住在哪里?(他儿子要上高中当然住在我这边方便得多),比如:今后他不想让我做饭,那么厨房得重新装修,灶台得砌八十公分高。还有今后谁买菜,谁做饭?钱是AA制,还是共同花?

     说了有十几天吧,就是讨论这些问题。当然在讨论中也增进了了解。有好次,我觉得受不了,这种商业谈判一点意思也没有,尤其是到他家看过以后,我更想打退堂鼓了。

    他家与我家一样,都是前配偶净身出户,他前妻不要财产,以此抵小孩的一切费用。我这边是我没有拿存款,儿子的学费俩人共同负担。住房归我。他先到我家,看了后说:一个女人,能把家打理成这个样子,相当不错了。他重点看的是厨房。

     三天后,我去他家,我与他的房子面积差不多,都是三房二厅。他家里简洁,温馨,没有多余的摆设。他拉开衣柜让我看,衣服挂成一排,裤子挂成一行。虽然有几件名牌,但过时的衣服舍不得丢,也挂在那里充数。看得出他不是一个很富裕的人。再看他的厨房,天啊,灶台铮亮的,比我们学校最爱干净的老师家里的厨房还干净得多。

     我推测他个性固执,生活节俭,会过日子,勤快能干,是个主事的人。我怎么能适应这种人呢?我这人,生活随意,个性浪漫,见到石头有话说,老少和三辈。同事们从来不叫我姐,都叫我老兄。我与他反差太大。我恐怕我适应不了他,他也难以宽容我。

      我打退堂鼓时,他不同意了,他说:我要看看我到底严谨到什么程度,你又大意到什么地步。

       过几天,我做了一餐饭,他带着儿子来吃,基本上他就不吃我做的菜,他有准备地带了一些菜来。他让我到他家吃饭,他的菜做得很好,对我而言,我好象从来没有将白菜也炒得那么好吃过。还有他特意为我包的水饺,北方人对水饺的讲究更是南方人想不到的,那芹菜切得象头发丝一样,只剩下香气了。想到与这个人一起生活,从此就不要做饭了,真有点意外之喜。

     在犹豫中交往,彼此心中都有很多的戒备,有些看不惯的也看在眼里,不会说出来,只会问自己,他是这样一个人,我能否接受呢?从习惯上看他不抽烟,不喝酒,不交际,家务事比女人做得还好。这些都是别人看着好的地方,我并不看重,我宁愿男人不会做家务,但要豪爽大方,重感情,讲交情,大大咧咧的最好。

     我想了很久,我喜欢的这类男人都还在家里,被老婆爱着不会放手的,偶然有一二个妻子去世了,那做介绍的早就挤破门,怎么会到婚介所来找对象呢?

       想通了这一点,经过协商我拿了二万元,重新装修了我的房子。我心中也打小九九,房子是我的,他不说拿钱我也不必不高兴,万一他拿了钱,俩人不合不来,真还懒得与他扯皮。

    直到房子装修好,他才拿了一万元,买了两样家俱,换了一台电脑。我们年龄一样,置办的东西也差不多,我用东西不仔细,当然是他的东西比我的好,他的东西搬了过来。我的东西好的放到他那边,差的处理给收破烂的,我一万多元钱置办的家具和电器,最后处理时,才回来六百元。我看着那用心血置办的东西被处理掉,眼泪都流了下来。

     中年再婚,与年轻人谈恋爱相比真是差了十万八千里,年轻人是一张白纸好写最新最美的蓝图。我们呢,打碎一个旧世界已经精疲力尽,再建一个新世界是艰难谈判的结果。就象粘贴过的瓷器,哪里掩得过道道裂痕。内心里多了的很多期盼,双方都愿意认真地对待,是最大的动力。还有一些中年人的残留的激情变成了新融合的感情,成为新牵挂和吸引。那一段时间,同事们都说我沉浸在爱情之中,我真是哭笑不得,他们哪里知道其中的甘苦。

    半年后,在他儿子初中毕业时,我们办了几桌酒,让朋友和同事做个见证,就开始了我们的再婚生活。

    事实证明,有些方面我实在是太幼稚了,结婚后所经历的事情,真让我又重新读了一回社会生活大学。

 

  评论这张
 
阅读(331)| 评论(1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