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暗花明欢迎您的到来

我在起点与终点之间 两全其美

 
 
 

日志

 
 

除却巫山也是云(三)(原创)  

2008-12-11 10:13:47|  分类: 蓦然回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再婚夫妻面临一个很棘手的问题就是怎么处理与前配偶的关系。

     我的一个同学离婚后找了一个女医生,俩人同居,同学进驻了女方单位家属院。可是前妻经常有电话来,籍口是儿子的事需要商量。儿子的事情大过天,他也就天天接电话,接着接着就在某天不辞而别搬回去了。女医生名誉受损,精神痛苦,单位的同事天天看到某人在她家住着,现在叫她何以面对一张张询问的面孔?

     我们身边的一个同事,虽然离婚,但天天侦察前夫的情况,时时了解前夫与现情人发展的进程,搅得前夫不得安宁。前夫是青杏出墙,真理在她这一边,她恨死了第三者,她说:前夫再婚她就要动刀,杀掉那个敢进家门的人。前夫被吵三年,逼急时说:现在我宁愿先死,让你们俩人都落空。

     我离婚前哪里知道有这些事情,只想到离婚了,从此天涯异路,老死不相来往。没有想到大家还有共同的孩子,为了孩子总会与前配偶有千丝万缕的、剪不断,理还乱的联系。

   我因伤透了心,拒绝与前夫有联系。五年来,我没有与他见过面,通过电话。前二年,曾经收到过他的短信,不知他在哪里偶然见到了我,有感而发道:“二年不见了,我们都老了”。我回复了一条“二年前的事情我早已忘记,我只记得二十年前的事情”。二十年前,我们是大学同学,在甜蜜的恋爱。从此这种短信没有再出现过。后来为了儿子的事,也仅限于发了几条短信联系,达不到认真商议的目的。这种不联系,不交往,对儿子其实是不利的。

   儿子在毕业分配的选择上应该得到父母的帮助,俩人应该好好权衡,仔细商量,尽最大的可能去帮助儿子。现在的情况是,我在管着儿子,他就不闻不问。出了问题,发短信埋怨。儿子在困难时,我与我父母一直帮助他,我们汇给儿子三万元后,他仍然不管不顾,我只好发短信骂他。他回复一条“今后此种短信请自觉不发”。儿子呢,谁的也不听,完全靠自己在闯荡,想到儿子才二十岁就一个人在社会上谋生,我心里时时象刀剐一下的痛。

     原来想到儿子读大学了才离婚,对儿子的伤害很小。其实,在儿子的任何年龄离婚,对儿子都会有伤害。而且这种伤害是终生的。对儿子而言,现在的家,不是他原来的家,不是他小时候在这里长大的家。他要的亲情,他要的家的感觉都没有了。

     儿子的父亲并没有与网友“浪漫之女”有结果。而是很快就与重庆郊县的一个有地位,有权力,有美貌、可能也不乏有钱的女县长结了婚。一年后,女县长升职调重庆市工作,他也随之调到重庆去了。以他现在的地位和财力应该是可以给儿子一些帮助的,他对儿子的冷漠态度令我十分气愤。儿子过春节回家,还得两边跑。我对儿子的愧疚之情,常常使我在夜深人静时泪湿被枕。

      杨的前妻在离婚时的态度是不愿意离婚,他们是法院判决的。他离婚三年后才认识我,我内心十分坦然——我不是第三者。可是她也来侦察我的情况。按杨说的就是“只要我找一个,我自己还没有了解对方,她一定比我更兴奋,上窜下跳,早早了解清楚,并且传播到单位人人都知道。”杨离婚后,不敢找同单位的女性。他是东北人,与我一样此地没有亲人朋友,只好上婚介征婚。我那时对杨说过我愿意公开交往,而杨不愿意,原来谜底在这里。

    经过侦察,认识我的人都说我好,我的品质经得起检验。但她还是乘着小儿子上高中的事,到我的单位来吵了一次。小儿子在铁路中学成绩不错,年年免学费二百元。可是考我们学校的高中还是差分,是作为子弟才进来的。将他当作子弟,还享受了种种优惠。这本来是好事,可是杨与她的关系也如同我与前夫一样,深痛恶绝。连儿子读书的事也不与她通气,更不征求她的意见。这样,她借口儿子读高中没有与她商量,她觉得读铁路上的学校更好。一路吵来,见人就诉说,直吵到校长室。她的说法有点冒傻气:我们学校是省重点,高考排名在省里前三十名。住在家里到教室只要五分钟。铁路学校坐车一趟就得四十分钟。让儿子舍近求远,这不是无理取闹吗?我们同事通知我赶紧躲开,说她口才太好,估计我不是她的对手。然后耐心劝导她,与她分析利弊,将她送走。

     好在她只是一时的心理不平衡。四处打听了我们的生活,又从儿子那里了解我的为人后,她的态度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给我打电话,非要与我见面,与我热烈握手、亲切交谈,最后说要与我成为好朋友。别的还好说,成为好朋友我却不敢,一是这种关系太难堪,她在杨这里只剩下痛苦的回忆,我却指望获得幸福,俩人的立场观点正好相反。再者,对他们过去的生活我不想知道,她那些埋怨的话我更不想听。还有就是杨坚决不许我与她有联系。他认为她就是一个“疯子”。

     后来,为了儿子的事,她常常与我打电话,我也耐心地听她诉说,有些不中听的话,我也忍着只听不说,不发表任何意见。我也劝了杨不少次:她是儿子的妈,她的关心和爱是儿子需要的,有利于儿子个性成长。我让小儿子到他妈那里去,也劝杨不要那么对待她。几年来,她一直很感谢我。我觉得她与我一样,是一个直率的好人。她出身高干家庭,有文化,也能干。可她比我的命更差:工作已经内退,失去老公,没有财产,儿子与她不亲。内心里我很同情她、也体贴她的苦处。

    正是由于双方与前配偶的关系都非常不好,我们俩的关系变得单纯,感情上也日臻融洽,杨对我还算宽容,他那古板的个性也在逐渐改变。我也处处为他与他儿子着想,处事大方热情,很多地方令他感动。“下了班就想回家”是他婚后的心态。

  评论这张
 
阅读(346)| 评论(2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